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独宠小哑巴[娱乐圈]——月之熙

时间:2020-03-24 16:51:59  作者:月之熙

   文案:

  影城送外卖的小哑巴第一次见到偶像真身,刚激动的冒星星眼就被偶像大人一把拽到道具床上咚了,还还还……被亲了!
  吓惨的小哑巴赏了偶像一个小粉拳。
  雷影帝:很好,你做替身,陪我演场强×戏。
  小哑巴:……Σ(°△°|||)
 
  软萌指数:★★★★★
  甜宠指数:★★★★★
  超超超霸道影帝攻×温润呆萌傻白甜受
  PS:甜文♂生子♂主受♂日常♂攻宠受啊
  一句话简介:影帝大人很冷,但恋爱起来超甜~
 
 
 
第1章 
  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赤着上身的男人一把把肩头扛的少年甩到青石床,随着‘咚’的一声,雄壮的身躯猛然扑压而上,紧接着,像一头摄食的野兽撕扯少年的衣服,并凶猛的张开大嘴去咬少年因后仰而翘起的下巴。
  男人的背部粗犷宽阔,把少年整个笼罩在身下,随着他进攻的动作,背上青筋汹涌,肩胛上的肌肉鼓囊而狰狞,在暗光中如同石头冷硬突兀,反射出金属般麤厉的光。
  那画面粗暴、劲悍,似要把身下人撕碎了吞腹一般,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既骇人,又勾动虐性根,引人欲血躁动。
  “放开我!”少年剧烈的挣扎着,却在男人的唇滑上自己的侧颈时,带着鼻音的喘息声毫无征兆的从唇角溢了出来,“放……嗯~”
  这声喘息可谓绵长魅惑,明明是痛苦的、挣扎的,尾音却又夹杂着难耐的欢愉,极致性感,骚媚蚀骨,像是被胁迫的同时又春.药发作一般,从畏惧反抗变成了不可抗力的沉沦,尤其是伴随这一声娇吟,少年的腰身轻微痉挛着,推阻在男人肩上的手也软了下来,堪堪落在身侧,沐浴在暗光中的半侧绝美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泛红。
  ……
  赤身欺压的男人下颚猛地收紧,捏在少年下巴的手骤然握成拳坐起身来,侵略性十足的眸光很快被冷漠取代。
  随着导演后知后觉的‘咔’声,片场的灯光也慢了一拍亮起,还躺在石床上扭腰摆股一脸旖旎的肖楠身体顿然一僵,飞快抬臂挡住被灯光刺出泪的双眼和几欲滴血的脸庞。
  导演刚寒着脸从主机位上站起来,就听到一声磕巴的脚步,一回头就对上门口刚抱着保温箱站稳的送餐少年,压抑在胸腔的怒意随之爆发:“谁他妈让你进来的!滚出去!常务呢!死哪了!”
  刚踏进门的少年吓的浑身一颤,讨好的笑容比他大脑反应更快在脸上荡漾开,他边对众人鞠躬边往后退,似乎对这一副奴颜媚骨的姿态驾轻就熟。
  “慢着!”赤着上身的高大身影突然从石床上站起来,大步朝少年走去。
  “雷焱?”导演一脸愕然的看着雷焱,躺在青石板喘息的肖楠擦去溢在眼角的生理泪轻哼一声,扶着被摔疼的细腰拉扯着被撕烂的戏服坐了起来,随着众人的目光朝雷焱走去的方向瞧。
  从肖楠的位置只能看到少年纤细的腿和削瘦的脸蛋,连脖子都瞧不见,此时比他更为娇小的少年正双臂托抱、下巴抵着偌大的保温箱,加上吃力的做着哈腰道歉的动作,整个人看上去十足的卑微可怜。
  雷焱大步走到外卖少年面前,随手一捏就把他双臂托抱的保温箱取走并丢给尾随他身后的助理。
  少年瞪大眼还没回过神,尖翘削薄的下巴就被来人凶悍的捏起,身量矮小的他不由自主的随着雷焱的轻薄动作踮高脚尖。
  雷焱对上少年怯懦又无辜的杏眼,沉声问:“双儿?”
  “……”少年眼睛里闪着丝丝惊慌,手臂半悬,还维持着抱保温箱的动作,许久才猛地放下双手用力搅握在一起,身子畏惧的向后缩了缩:点了点头。
  “很好。”雷焱威严的凤眸眯了眯,向前一步一把抱起少年,大步走到青石床上,对傻愣在青石床的肖楠厉声道:“下去!”
  肖楠表情凝固一瞬,然后才开始磨蹭着股滚下冷硬的大石头。
  雷焱低头看了看怀里小兔子一样红着眼推阻着自己胸膛猛摇头的少年,残忍的压低腰把他放到大床上,修长健硕的身躯不由分说覆了上去。
  虚覆。
  否则这么纤细娇嫩的小东西,怕是要被他压坏了。
  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咚’声,站在一旁的肖楠惊讶的张张嘴巴,亮起的狐狸眼中闪过一抹羡慕,然后委屈的揉着被雷焱毫不怜香惜玉摔了三次快要报废的脊骨和裂开的尾巴骨。
  “……”少年被放在大石床上,仅着薄衬衣的后背被冷硬的石头硌的直打颤,只有后腰窝的地方是雷焱滚烫的手心,有点冰火两重天,他似乎开始感受到危险似的右手紧抓自己的领口,对着雷焱疯狂摇头,嘴里咿咿呀呀的,看样子像是被吓傻了!
  雷焱望着少年快速颤抖的樱桃形小嘴,目光停滞一会儿,接着,他猛地低头把唇印在少年没有一点肉感的削瘦下巴,一手抓下他握在领口的双手,一手撕扯开他右肩上的衣料。
  动作狂野而肆意。
  随着‘呲’的一声,廉价的布料裂开一道口子,少年绝望的闭上眼别过脸去,雷焱眯眼望着少年细长脖子因躲闪扭出的漂亮线条,眯眼顺着他的脖子似啄似吻一路到达他的左肩。
  少年露出的肩膀是不同于脸庞脖子的白皙,在亮灯下白的有些晃眼,然而,他的肩膀并不完美,骨头味太重不说,肤质触感也一般,上面还有一个模糊的类似月牙形的疤痕。
  雷焱望着他肩膀的眸色一沉再沉,突然张开嘴巴,在那个月牙形的疤痕周围留下两排整齐的牙印。
  肖楠猛地捂住嘴巴。
  操!他肖想了那么久的男神竟然对一个刚见面的外卖小孩张开了金口玉嘴,啊啊啊啊啊!!
  要知道刚才他们拍的咬下巴是错位,不过男神的嘴唇是真的碰了下他的脖子,明明看上去那么刚毅冷硬的唇,触感却是带着主宰味的柔韧,比他的人温柔太多,要不他也不会爽出声,嘤嘤嘤~
  “呜……”随着少年被吓的哭出声来,雷焱终于收回锋利的牙齿,唇瓣刚怜惜的在那片疤痕上蹭了下,右侧下颚的地方冷不防吃了一拳。
  “!!!”
  艹!从小到大还没人敢动他!
  雷焱一把压下少年造次的右手,残忍的把少年的手用力磕在脸侧的硬石上。
  随着那声磕碰,少年发出吃痛后,传出细小的呜咽:“唔……呜呜……”
  肖楠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从雷焱冷硬的下巴线条转移到少年在强光下哭泣的脸,妩媚的狐狸眸微妙的眨巴眨巴,顿然觉得心态平衡了。
  雷焱面色阴沉的松开少年,随意拉扯下少年肩头被撕裂的布料盖住他肩头的伤疤并放开他坐了起来,冷冽的眸光打在肖楠脸上:“看清楚了吗,这才是反抗时应有的姿态!”
  “焱哥……”感觉掉进冰窟窿的肖楠,瑟瑟嚅嗫:“我……我哪敢打您啊……”
  “谁他妈给你讲这个了,再拍不好滚蛋!”雷焱突如其来的发火吓愣了一圈人,肖楠缩着脖子夹紧双腿,哪敢再狡辩:“高奇,带人换衣服!”
  “你好,”高奇胆战心惊的绕过活阎王,靠近石床,扶起躺在石床上流泪不止的少年,颇为尴尬道:“那个……你别哭了,我带你去更衣室。”
  为了缓解少年的恐惧,高奇扶着他轻声问:“你叫什么名字?”
  “齐哥,他哪能回答您的问题啊。”立在一旁的肖楠瘪瘪嘴,语带不屑:“这个送外卖的,是个小哑巴。”
  哑巴!
  他是个哑巴!
  雷焱脑子轰隆一声:他的莫雨弟弟可是会说话的!
  听到肖楠的话,少年本就垂下的脑袋耷拉的更低了,他用力咬住嘴唇止住哭嗝,精神恍惚中刚被高奇拉着绕过石床,就被猛然站起来的雷焱吓的脚下一软,身子因自然防御而往后趔趄。
  “!!!”雷焱想也没想,长臂一伸,就把少年扯进怀里,然后直接把人打横抱起,大步往门口方向走去,经过导演身旁时,冷声命令:“休息用餐,一小时后继续!”
  今天,他已失态太多,不介意再疯狂一点。
 
 
第2章 
  身体突然被悬空,楚晗打了个寒颤,不知所措的缩着身子哆嗦在雷焱怀里,哭嗝一下子止住了。
  雷焱大步跨出门,抱着楚晗快步往更衣室方向走去,助理高奇也脚步匆匆的跟在他们身后。
  楚晗在雷焱怀里一动不敢动,垂下的眸子毫无焦距。
  他认识雷焱,在电视上,这个人名气很大,华国怕是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位连续蝉联四年的国民影帝吧。
  这个人,也是他的偶像,唯一的。
  偶像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七,肩宽体阔,手臂粗壮有力,胸腔结实火热,此时抱着他的动作也很稳,但是楚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仿若被抛上岸濒临溺死的鱼。
  这可能是他卑微人生中,唯一一次被光环笼罩的时刻了,楚晗咬着牙,在雷焱胸肌赤.裸相贴的火热中,努力获取一丝清醒颤颤巍巍的抬眸,可是,只那么一眼,他就彻底沦陷了。
  拍戏的原因,此时的雷焱随意束着半长的发,几缕黑丝漫不经心的附在脸侧,平添几分野性魅力,作为娱乐圈颜值界扛把子,他的英俊是毋容置疑的,可是只有近距离接触,被他浑身散发的王者之气和炽烈的阳刚之气包围之后,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能有多大魅力,有多让人意乱情迷。
  在雷焱怀中,被雷焱拥抱,这一切对楚晗来说,仿若是梦。
  就在楚晗觉得自己快要被雷焱胸口的炙火熔化时,雷焱抱着他拐进更衣室,并弯腰把他放在沙发凳上。
  顺着放下的姿势,高大的身子缓缓蹲下来,蹲在楚晗身前,雷焱平视着他沾着泪水的脸,冷傲的眼底划过一道柔光,轻微一声叹息之后,抬指为他拭去眼底的泪:“不会说话?”
  “……”雷焱的手很热,也很粗糙,落在楚晗肌肤上有点涩麻,粝的不像是一个当红明星的手,楚晗吓的一直往后躲,要不是雷焱禁锢住他的腰,他早就仰躺到墙壁上了。
  楚晗缩着脖子,一脸颤栗与防备,敛着眸子躲避着雷焱的视线:摇了摇头。
  雷焱眼底划过一丝寒芒,一个有听力的人不应该是先天性哑巴才对:“从小,就不会讲话?”
  话音落下,雷焱的呼吸都滞了,只见楚晗怯懦的抬眸瞄了他一眼:泪眼模糊的摇摇头。
  雷焱眯了眯眼睛,起身背对着楚晗选衣服,声音变得冷淡:“我给你找件衣服换上,至于刚才的事情多有冒犯,一会出去跟助理领两万块的补偿金。”
  楚晗连忙从沙发凳上站起来,看着雷焱宽厚的肩甲因挑选衣服的动作而筋骨涌动,他耳根一热踉跄后退,他不想换衣服,也不要什么补偿,他只想赶紧拿着保温箱回去交差。
  “先生,”站在门口的高奇一脸为难的拦住逃走的楚晗,求救的看向雷焱:“焱哥……”
  雷焱回头看了看楚晗,放弃面前清一色的古装,大步走到楚晗身后,对高奇道:“这里没有合适他的衣服,你去找肖楠借一件。”
  高奇接到命令连忙应声出去了,比楚晗高一头多的雷焱看到被他撕裂的白T敞开,露出上面被咬痕包裹的粉色小月牙,不由的抬指在上面拨动了一下,声音难得柔下三分:“疼吗?”
  楚晗一被碰触,小兔子受惊似的往一侧跳去,脚步踉跄中用后背贴着房门,他斜对雷焱,湿漉着眼睛:摇摇头。
  雷焱向前两步,很轻松就把楚晗抵在胸膛和门之间,他保持一定距离,把楚晗虚裹在身下,单指挑起楚晗的下巴,沉声问:“叫什么名字?”
  此时,楚晗靠在房门上被迫仰着脑袋,自然光正好打亮他整张脸,这一次,雷焱能把他脸上的细小绒毛都看的一清二楚。
  他留着很大众的斜刘海短发,两侧微遮着耳尖,额前略盖眉,把还没他巴掌大的瓜子脸衬的更小,大概经常暴晒的缘故,他皮肤虽然细腻但不白皙,有着和发色一样的茶色细柳眉,一双秋水无尘的单眼皮杏眼,鼻子和嘴巴小巧的很,加上下巴的尖小淡薄,使他有那么几分娇弱动人的意思。
  对比俊男美女泛滥成灾的娱乐圈,楚晗的模样绝不出众,但他此时微敛的眼底弥着一层水雾,亮亮的,里面仿佛有一泓清泉在盈盈流动,梦幻而瑰丽,清纯又迷人。
  他的唇也因为刚才惶恐而咬的红肿,此时是格外诱人的艳色肉感。
  “说不出来,”雷焱眼底闪过一丝晦涩,经不住诱惑的抬起拇指,摩擦上楚晗微颤的肉.唇,命令道:“那就,写给我看!”
  嘴唇一麻,楚晗不适的张开两瓣唇,柔软的嘴片不可避免的蹭在雷焱粗粝的指腹,唇缝为界,藏在嘴里的唇肉粉嫩潋滟,还隐约透着粉色的舌尖,雷焱呼吸一泄,差点没忍住把手指伸进去搅弄。
  就在楚晗瑟瑟伸手去摸索裤兜里的小本本,雷焱咬牙松开他的下巴,握起他的右手,把他的右手放在他的左手心:“写。”
  楚晗恍惚了一下,然后腿贴着腿小心翼翼的挪步侧过身子,往雷焱的方向偏了偏,指尖发颤的在雷焱滚烫的手心写下两个字:楚、晗。
  楚晗不敢过于用力碰触雷焱,手指摁的很轻,但是能看出字迹非常工整,认真的样子有点像刚学写字的小学生。
  写完,楚晗抬眼,用沾着泪珠的长眼睫毛扑簌扑簌的望着雷焱,像只小奶猫。
  雷焱的目光刚才一直聚拢在楚晗被他磕的发红的手背上,沉思他的手疼不疼,所以并未看清楚晗写了什么,待楚晗写完,他才收回目光:“重新写,慢一点。”
  楚晗刚垂在身侧的手又是一抖,有些委屈的抿抿唇,犹豫了一下后,右手又重新落在雷焱手心,这一次,很听话的,比刚才写的更加缓慢。
  龟速。
  “楚——晗?!”雷焱说完,突然感觉手心重了几分,他蹙了下眉,只见楚晗这次写完自己的名字后,又工工整整写下三个字: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雷焱沉下眉目,握住他慌张逃走的手,眯眼,猝不及防的低头轻吻上楚晗的肩头,声音因唇瓣与肌肤相贴的缘故而磁哑性感:“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