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听说忠犬攻他劈腿了——不吃胡萝卜

时间:2020-03-25 08:14:49  作者:不吃胡萝卜

   文案:

  律宁和席一鸣赶上政策的第一批领了证,可短短五年时间席一鸣就光明正大的出轨了。
  律宁:为什么?
  席一鸣:我腻了你这幅呆板无趣的模样。
 
  席一鸣的小三年龄比律宁小、撒娇功力比律宁强,比律宁更有眼力劲会来事儿。就连律宁他妈妈都觉得小三比他有趣。受到谴责和离婚风波的律宁认真反思了一下自己,觉得自己确实是差了点‘味儿’就老老实实的冷着脸把自己变有趣
 
 
第1章 我要搬出去和小舒住
  “律总……席总又因为被拍到和那姓戴的小模特上了热搜头条……”
  李秘书推开玻璃门,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处理文件气质清冷的男人报告这两个月来第四次相同的消息。
  律宁头也不抬,表面看上去波澜不惊,只是握着笔的手指微微泛白,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李秘,推掉晚上的活动,我提前回家。”律宁想了想出声吩咐道。
  已经两个月没见席一鸣了,他向来不擅表达,再想也不会轻易说出口。
  于是他不找席一鸣,席一鸣也不找他,明明在一个城市却难得见上几次。
  可今天是结婚五周年纪念日,他再忙应该也会来过一下的。
  李秘书走了后律宁才抬起手指转着戒指,他和席一鸣赶上了政策第一批领了结婚证。
  婚后日子过得也算甜蜜,要放在前两年,要是有人告诉他席一鸣会在第五年出轨,律宁一定觉得那人是神经病。
  那时候席一鸣多喜欢他啊,律宁眼神一黯,可现在……只剩下漫天飞舞的花边新闻。
  律宁手提着买好的红酒和在蛋糕房里亲自做的小糕点,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菜香味,冷着的脸不由软了一下。
  “一鸣哥,好香啊。”律宁才换好鞋子就听到一道软糯的声音传来。
  愣了愣,心脏一阵刺痛,才软下来的脸又冷了回去。
  他知道最近席一鸣总有新闻,但是却从来没带到他眼前过,他就当花边新闻了,可这都回家了,算什么?
  而且还是在今天,律宁靠门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脏传来的不适。
  再回屋的时候正碰到席一鸣围着他们两人精心挑选的花花围裙和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从厨房里走出来,小男孩脸上温暖的笑容刺得律宁眼睛一阵刺痛。
  他没出声就站在那里看着。
  很快席一鸣和戴星舒就发现了这个人形冰柜。
  席一鸣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丝毫没有被撞破的紧张,抬了抬手中的盘子,漫不经心的说:
  “回来做什么?”
  回来做什么?律宁冷笑了一下,眼底染了悲凉,看看他又看看他身后怯生生的男孩,他难道忘了今天是五周年纪念日?
  就这么僵持了十几秒钟,见席一鸣没有解释的意思,律宁声音不自觉的染上了涩意,冷声道:
  “这是我家,要胡闹给我滚出去胡闹。”
  “外面玩腻了,想在家玩儿。”席一鸣伸出手指在戴星舒鼻子亲昵的点了一下,看着律宁眼中的轻蔑一览无疑,“你要是不习惯就出去睡呗。”
  他看着席一鸣不加掩饰地与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孩亲热,他想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不爱了就是不爱了。
  律宁突然觉得这两个月是他做的一场噩梦,那个总对他笑着说要宠着他的男人怎么会舍得这么对他。
  他悄悄的掐了自己一下,疼痛告诉他他没有做梦,把装着惊喜的公文包提了起来:
  “以后就别带人回来,今天就算了,明天我八点醒,你七点就让他走。”
  说完没看席一鸣的表情,把自己锁进了房间埋到了两人精心挑选的大床上。
  瞪着雪白的天花板,律宁有些委屈,明明当初是他求着自己嫁他还是看在他诚恳这才嫁的。
  这才几年啊?
  五年不到。
  想到刚才席一鸣落在男孩头上的手掌,律宁在脑海里搜索了一番,才猛的发现对方从来没对自己做过这种相对亲密的动作,除了在床上。
  律宁呼吸一窒,心里就像被人拿着细针扎了一通密密麻麻的揪痛着。
  离婚?又舍不得。
  别的不说,就他那根就很合他心意,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镶了钻。
  他拉开公文包抽出他亲手画的对戒设计图,苦笑了一下,明明再过段时间对戒就出来了,可现在他要怎么送出去?
  律宁是在一阵阵不太明显的说笑声中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席一鸣杵到了他床前盯着他,手指来回的勾着他的发丝。
  一瞬间瞌睡都醒了,无奈的说:
  “别闹。”说完反应过来这已经不是当初你侬我侬的时候了,脸就又冷了下去。
  席一鸣有些失望的撇撇嘴,眼前这个男人总是清清冷冷这些年里见他开怀大笑的次数屈指可数,他站了起来,语气笃定的说:
  “我要搬出去和小舒住。”
 
 
第2章 我腻了你这副样子
  律宁坐了起来,冷清的眼里情绪不明。
  就在席一鸣因为他要出口拒绝的时候,律宁只是干净利落的下了床:
  “嗯。”
  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挑了挑眉,也对,这才是他的性格。
  律宁顿了顿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回头看席一鸣,问:
  “为什么?”
  席一鸣长腿一跨双手向后撑在床上,深邃的眼睛里有着显而易见的疲倦:
  “就是腻了你这种冷淡、无趣,就连谈话内容也索然无味的样子,外面的那个男孩什么都比你强。”
  律宁抿了抿唇,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席一鸣点出来的这些点都是他自己都意识到的问题,边走进浴室边说:
  “分居也好,左右现在离婚的话可能有点麻烦,爸妈那里不好交代。”
  席一鸣看着他形状好看的肩胛骨,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律宁的语气里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但也没有多想:
  “嗯。”
  律宁走进浴室里往脸上泼了一把冷水,然后抬起头细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角有一些细纹,长叹了口气,毕竟已经而立之年了。
  出来的时候看到席一鸣正收拾着衣服,柜子一下子就空了大半,只剩下自己的衣服。
  律宁有些愣神,这房子是席一鸣亲手设计的,他当初说买大点的房子单独弄个衣帽间出来,可是席一鸣说小房子才好衣服挤在一起才温馨。
  这尼玛就温馨了几年就温馨到了别人床上,律宁冷哼。
  “那孩子多大?”律宁表情冷淡,似乎只是无意的随便一问。
  “嗯?”席一鸣飞速的看了一眼律宁,看到他白皙的脸因为才用热水洗过微微泛红,单看这幅皮囊不管多久都会让他热血沸腾,就是少了个有趣的灵魂,皮相看久了真的没意思,胡乱道,“十八。”
  “哦,挺嫩的。”律宁点头,越过席一鸣换了身一丝不苟的西装把他身体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席一鸣把眼神从他的长腿上撇开,看到律宁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心里无端升起一股怨气,越发觉得自己的做法并无不妥。
  毕竟哪里有夫夫相处模式跟炮友一样,每天能聊得起来的就只有床事这一件事。
  而这几年该解锁的姿势都解锁了,床事都没得聊,再不分等着成佛吗?!
  律宁收拾好后扫了一眼他已经收拾好了的箱子,一声不吭往外走。
  席一鸣习惯性站了起来,拉过他的手,声音低沉的说:
  “我送你。”
  律宁突然想到昨天那双落在男孩头上的手,而且还可能不止只摸了头,他胃里突然泛酸,猛的抽开手,冷声:
  “不用。”
  席一鸣微不可见的愣了愣,接着就懒散的趴在床上:
  “那就好,我就随便问问。”
  律宁锁门而出的时候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席一鸣站在卧室门口看他的情景,突然就想到了他才回国那会,在星巴克遇到他的时候他也是这么靠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律宁一直觉得自己对席一鸣没那么喜欢,毕竟这段感情里,一直是对方主动,追求求婚都是。
  他突然有些迷茫,可他一开始不是说好要对他好的吗?怎么能说腻就腻,也太不负责了些。
  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是觉得很不好受。
  “哟,榆木疙瘩。”
  律宁拧着眉看到电梯旁边靠着一个笑得一脸不屑的男孩,马上就认出了这是昨天的男孩。
  他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扫了一眼据说只有十八的男孩,长相很可爱,穿着一件连帽牛仔衣嘴角边的梨涡很有辨识度。
  大大的眼睛水润灵气,一看就知道很古灵精怪一点都不古板,主要是笑起来眼角没有一点皱纹,
  确实很十八。
  别说席一鸣他都觉得这种男孩很漂亮。
  想是这么想,律宁心里沉甸甸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觉得一阵窝火,冷哼了一声:
  “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非得当三儿。”
  “操,你嚣张什么?不过是被人睡腻了的老男人。”戴星舒脚一跺,气呼呼的说。
  律宁没理他,但是却被一睡腻了的老男人这句话刺得胸口一痛。
  坏心情到了公司后更盛。
  李秘书看到今早上第四个员工从总裁办公室里灰溜溜的出来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勤勤恳恳的做着自己的事。
  一整天律宁几乎就没在办公室里待过,一直在各个部门来回窜,只要逮着一点不满意废话不多说直接扣工资。
  弄得整个公司人心惶惶。
  就在大家都以为要加班的时候,对方却准时准点了下了班。
  律宁几乎是没有多想就直接下班了,每年他和席一鸣结婚纪念日的第二天都会去看电影,不管多忙。
  骂了一天人的律宁暂时忘记了对方提出来分居这件事。
  在他们常去的电影院停车场等了进一个半小时不耐烦了的时候才猛的想起来席一鸣已经跟别人好上了的事情。
  抿了抿唇正要把车开出去的时候就看到席一鸣搂着三儿有说有笑的的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席一鸣五无疑是帅的,不然律宁也不会短短三个月就同意和他结婚。
  他穿着一件和男孩同款的牛仔衣,硬朗的外表看上去并不像三十岁的男人,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二十出头但是又多了一丝沉稳,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活泼开朗一个英俊帅气,就连律宁都不得不承认他们很般配。
  但是——
  律宁坐在车里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第3章 反正现在就是不能离婚
  席一鸣一出电梯就看到律宁的车了,挑了挑眉,打算对他熟视无睹的时候,戴星舒“啊”了一声捂住了脸,躲在了席一鸣身后。
  席一鸣被尖叫声下了一跳,偏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向一辆不起眼的面包车走过去。
  才走进就听到律宁语调没有温度起伏的话接踵而至:
  “把母带删了。”
  狗仔哆哆嗦嗦的把相机里的照片删了,他年纪不大,一看就知道是才出社会,律宁见他删了不想太过刁难就放他走了。
  一转身想上车的时候就看到席一鸣站在身后眼神戏谑的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
  “开会。”律宁尽量不让自己去看他跟后面的男孩,拉开车门上了车。
  这一片都是影视城和玩乐哪里有什么商务会议室。
  席一鸣低笑了一声懒得去戳破他的脸皮也没兴趣去想他为什么在这里。
  伸手一把扶住车门:
  “果然是律总说话就是管用,不然又曝光等会小舒就又跟我恼了。”
  “你能不能收敛一些?”律宁抬起头扫开席一鸣的手,冷声说,“我们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你结了婚还一天闹出绯闻,影响我脸面不说还影响了公司的股份。”
  听完前半句的时候席一鸣心里久违的闪过一点兴奋以为他终于会吃醋了,可听到他又是脸面又是股份的,想到他还不如这些东西气就不打一处来。
  长腿一抬踢在了车门上,眼神狠戾的看着律宁,口不择言的吼:
  “操!你烦不烦,又不肯离婚拖着还不让我跟别人好了!”
  律宁抬起头看着暴怒的席一鸣,眼神竟然带着些许迷茫,他不知道以前一直嚷嚷着喜欢他的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发动了车子语调艰涩的给席一鸣丢了一句:
  “反正现在就是不能离婚。”
  席一鸣看着扬长而去大有一股潇洒风度的律宁气得原地打转,几脚把旁边的小轿车踢了了几个坑。
  戴星舒看到快要散架的车身,赶紧跑过去抱着他的手臂,急声安抚道:
  “别踢了,把那么长的腿踢坏了我多心疼啊,我知道有一个摔啤酒瓶宣泄的地方,我带你去!”
  软糯的声音把席一鸣的理智拉了回来,戴星舒的关心让他很受用,只有在他这里才感觉自己才是真正的男人。
  要是律宁也这么乖巧……
  乖个屁!
  席一鸣更气了,甩开戴星舒自己开车走了。
  结果第二天席一鸣和戴星舒又上了热搜,不同之前的是这一次带了律宁一起玩儿。
  因为有了律宁这个原配的加入,事情顿时就沸沸扬扬了起来,整个网络上演的就是一段充满复杂的三角关系。
  律宁妈妈一打开电视就看到电视上说儿子的婚姻出现了问题,吓得心脏病都快犯了,连吞了两片定心丸然后给律宁打电话。
  律宁正坐在办公室里表情复杂的看着网络了自己变成了怨气十足的原配,然后淡定的划开。
  李秘书察觉到律宁身边的低气压,把文件交上来就又跑回秘书室里坐着偷偷的吃瓜去了。
  律宁正打算打电话下了热度的时候,律妈妈的电话打了进来。
  咯噔一下,接起电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