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靠卖萌和前男友复合了[娱乐圈]——苏词里

时间:2020-03-25 08:16:02  作者:苏词里

   文案:

  沉殊是只猫,还是一只把男神谢珩撩到手的猫。
  然而因为发情期的问题,每年他都会消失几个月。
  发现沉殊再一次突兀消失,谢珩狠心提了分手。
  结果转头就在家门口碰到一只抱着他大腿不放想碰瓷的小白猫。
  养了一段时间后,谢珩惊讶发现——
  这小白猫黏糊糊的模样像极了沉殊,连不喜欢吃蔬菜撇头嫌弃的神情都一毛一样!
  后来,身份暴露的沉殊被谢珩要求顶着猫耳朵猫尾巴睡觉。
  沉殊红着脸:“我、我可以拒绝吗QAQ?”
  谢珩没说话,下一刻却当着沉殊的面把煮猫薄荷的水擦在身上。
  沉殊:“……”
  “喵~”他扑上去,边扑边冒猫耳朵和大尾巴。
 
  [谢珩攻×沉殊受]
  一句话简介:我每天都在喵喵喵。
 
 
 
 
第1章 叫一声
  A市,夏雨瓢泼,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落下,透过玻璃窗向外望去,天地间仿佛挂上了巨大无比的珠帘,灰蒙蒙的一片。
  雨水砸在车窗上晕出一片模糊,修长的手指捻了捻,蹭出一小片水渍。
  湿漉漉的,让谢珩本就不太爽快的心情愈发低迷烦躁起来。
  修长白皙的手指曲起敲了敲窗户,他眯起眼睛略显不耐得问前面副驾驶上的年轻男人,“怎么还没到?”
  “A市不是你家吗?你不认路啊,催什么催。”经纪人贺天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回头看了一眼脾气暴躁、脸色阴郁的男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贺天也不知道他们家影帝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三个月前进组的时候,因为感冒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贺天回想起当时的谢珩来,都能清晰的勾勒出男人那张神情阴郁的脸以及一点就着的暴脾气。
  他跟在谢珩的身边有五年了,虽然圈内都说别看谢珩人前人模人样,一副贵公子做派。不过,从小生在豪门,性子也是桀骜不驯那一卦的,脾气一点都不好。
  贺天倒不觉得。
  谢珩在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好相处的,除非有些人惹了他不快。
  而那段时间的谢珩显然就是被人惹毛了。但到底是怎么回事,贺天一个经纪人也没多问。只是,他以为拍戏拍三个月,足够让谢珩缓过来了。
  现实扇了他一个又狠又疼的巴掌。
  缓个屁。
  分明比三个月以前更暴躁了。
  贺天都想去认识一下对方到底是何方神圣以至于能让谢珩的这一团火足足燃了三个月、哪怕在这场大雨之下也没能熄灭。
  谢珩猝不及防就被贺天怼了一句,他抬起眼睛,目光与后视镜中的贺天对上眼。对方立刻露出一个示软又无奈的表情来,“行了行了,下雨天车也不好开,最多还半个小时,你又不是不知道。对了,沉殊最近是不是也休息?给你放个假,你俩好好休息。”
  谢珩闻言,嘴角立刻勾起了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
  扣着手机的手指用力,指关节甚至隐隐有点发白。谢珩低下头,目光落在手机屏幕上。他和沉殊的微信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三个月以前。
  三月四号,他发现他的男朋友没了音讯。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和沉殊交往了两年时间,每到三月份自己的小男朋友就不见人影。之前他给沉殊打电话的时候,对方只道在外面有事儿,随后又进组拍戏。他想着沉殊和他一样也是个演员,进组待个两三个月实属正常。
  直到这一次。
  第二次了。一模一样的状况发生在谢珩面前,他都不好意思安慰自己——
  你男朋友只是有事儿。
  谢珩冷冷地扯了扯嘴角,目光又将聊天记录扫了一遍。说是聊天记录,其实也就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一整页下来,全是他在自说自话。
  谢珩还记得当时的自己什么样子。
  他身体素质一向不错,往日里别人被倒春寒刺激得裹着棉袄捂着鼻子拼命打喷嚏的时候,他最多也就穿个衬衫和大衣,脖子锁骨露出来,脸上连个口罩都不戴,照样活得好好的。
  唯独那段时间,他的感冒突如其来,也异常严重。
  哪怕再强壮的一个人在生病的时候,也会变得虚弱。谢珩给沉殊打电话,想听听他的声音,然而打了个十几个电话最后得到的结果是:您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谢珩脾气立马就上来了。
  谢公子从来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唯独在遇上沉殊之后跟换了个人似的。以前的发小经常嘲笑他被小男朋友收拾得服服帖帖。谢珩当时也不生气,就只笑,还一脸你们什么都不懂的得意。
  得意个屁,报应来了吧!
  等了两天依旧没等到沉殊消息的谢珩忍无可忍的给沉殊发了条微信:我们分手。
  发完之后,谢珩又想撤回。然而他盯着这几个字发了好一会儿呆,等到反应过来后,早已过了撤回的时间。
  谢珩想,只要沉殊立马给他回条信息,他就当自己没说过分手这话。
  然而,谢珩到底还是失望了。
  三个月后,他和沉殊的聊天记录停留在‘我们分手’这四个字上,从未有任何的变化。
  谢珩扯着嘴角笑了笑,笑容里没有半点温度。
  “到了。”贺天率先打开车门撑起黑色大伞,站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谢珩从车里头下来,他又探进脑袋往里看了眼,结果发现他们家影帝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眉眼冷淡得不像话。
  贺天拧了拧眉毛,看看这瓢泼大雨,还是打断了谢珩的沉思。伸手敲了敲窗户,咚咚咚的声音立马就让男人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贺天这才继续道:“你家到了,还坐在车里干什么?对了,东西那么多,要不要我给你送上去?”
  “不用。”
  贺天也不介意,耸耸肩,“拿不下就给你男朋友打电话。被雨淋湿了也没关系,到时候一起洗个澡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贺天说到做到,留下两个二十八寸的大箱子之后,就重新上了车,走了。
  车尾气在雨中喷出,空旷的门口只剩了谢珩一人撑着伞。
  谢珩看了看天,心情烦躁得让人想骂人。他收了伞,任由雨水冲刷在身上,将白色的衬衫浇了个干净。
  反正也没人管他会不会生病。
  推着两个箱子往别墅走,按密码的时候,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却依旧按下了沉殊的生日。大门应声打开,两个箱子率先被一脚一个踹进去。男人抬起脚刚要往客厅里走,耳边似乎有什么声音在响。
  他侧头看了眼,花坛下的大叶子下缓缓露出一个小脑袋。
  小白猫浑身湿漉漉的,和谢珩狼狈的模样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家伙似乎通人性,注意到男人正盯着自己看,小心翼翼地喵呜了一声,又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看。
  可怜巴巴的求抱模样。
  谢珩盯着它看了一会儿 ,小白猫见着他无动于衷,忽的从花坛上跳了下来,抖了下身上的雨水,慢慢的蹭到了他的脚边。
  它露出两侧的小尖牙,轻衔谢珩的西裤裤腿。湿透的白毛不小心蹭在男人的小腿上,让谢珩心底浮起了一丝突兀的酸涩感。他低头拧眉,脚往前一抬就进了屋子。
  大门在小白猫面前碰上,混在雨水中发出碰撞。那声音就像一块巨石压在小家伙身上。之前完全感觉不到的冰冷在这一刻席卷全身,冻得他小小的一只发抖得厉害。
  它抬起脑袋看了眼外面的天,哪怕屋子里头的人不愿意接受它,它也不愿意掉头离开。又磨磨蹭蹭地蹭到门口,它将自己缩成一团,闭上眼睛。
  雨点子越来越大,远处的天空劈了一道雷下来,瞬间将漆黑照亮。小白猫身后的门吧嗒一声打开,还未换下湿透衣服的谢珩弯腰将它抱了起来。
  白猫小小一只,身上被雨水冲得几乎没温度。再次见到他,也只是声音低弱的喵呜了一声。
  谢珩以前也养过一只猫,不是什么品种猫,是沉殊在路边捡回来的,取名叫做可乐。初见瘦瘦小小一只,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如今早就肥成了一个球。在他去剧组的时候,送到了他妈那里。
  如今怀里这只,看上去比当年的可乐还可怜。
  谢珩自己都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带着小白猫往浴室走。推开房间的门,窗帘紧闭,一眼望去昏昏沉沉的,里面是许久没住人的模样。沉殊不太喜欢别人踏足他和谢珩的房间,以前谢珩总说他像只小兽一样圈着自己的地盘。
  后来谢珩也习惯了,以至于阿姨哪怕来了家里,也不会打扫卧室。
  卧室的一切都是沉殊亲力亲为。
  谢珩敛下眸子,将视线从床上撤离回来,去了浴室。浴室的大灯开着,暖气也开着。温热的水流落在小白猫的身上,舒服得发出了一声喵呜。谢珩也不知道怎么的,似是被这声软绵的叫声给叫到心坎里似的,唇角勾出了今日的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
  给小白猫洗完澡,又吹了毛,顺带把沉殊的毛巾扔下盖在小白猫的脑袋上,毛巾将小白猫遮了个严严实实,努力地想要从底下探出个脑袋来。
  黑黢黢的眼睛和谢珩对上,后者挑了下眉,也不在乎这小家伙能不能听懂,嗤了一声道:“我前男友的东西以后都是你的。随便用。”
  说着,转身便开始脱衣服。
  小白猫原本还沉浸在谢珩前一句话里,可再一睁眼,目光只能见到对方精致裸露的脚踝。它倏地怔了一下,顶着白色的大毛巾就一个转身,缩到门口悄悄蹲着。
  二十分钟后,换上休闲服的谢珩走出浴室,顺手捞起小白猫揣进了怀里,鼻尖弥漫着往日沉殊那沐浴露的味道,他有些出神。
  一人一猫坐在客厅内,谢珩拿着手机给可乐经常去的宠物医院发了条短信。宠物医院不大,负责人和他们早就是熟人了,收到他的信息后立马便回复道:我在医院呢,你等雨小一点就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啦~抱住弱小无助又可怜的自己QAQ
  接档文求收藏呀~
  《穿成反派大佬的照妖镜》
  纪欢穿进一本名为《妖物横行》的狗血耽美小说里,悲催得连个人都不是,他穿成了书中的圣物——照妖镜。
  纪欢:“……”
  哆嗦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俊美冷淡的男人站在面前,慢条斯理地脱衣服。
  咕咚一声,纪欢流了口水。
  看着镜面上出现可疑水渍的男人:“?????”
  *
  书中,主角攻受辛辛苦苦找照妖镜找了十年,殊不知,这玩意儿被反派大佬扔到角落当普通镜子用。
  忽然有一天,大佬心血来潮终于打算发挥照妖镜的真正作用,用它照了毁容的蛤|蟆精、流脓的森蚺、巨型蛀船虫、团成一团的水蛭……
  一个月以后,照妖镜开始口吐白沫。
  大佬微笑:“好看吗?”
  纪欢:“!!!”
 
 
第2章 叫两声
  夏日的雨来得匆忙,走得也快,当时虽轰轰烈烈,到最后却没留下什么痕迹。
  宠物医院离谢珩住得地方不远,他换了衣服,直接抱着小白猫就往宠物医院走。十来分钟的路程,走到门口时,负责人早在门口等着了。
  栾玉清是栾家的小少爷,以往却不和谢珩这类大少爷为伍。栾玉清念完书回国就在街边开了家宠物医院。他回国第一次见到谢珩是对方和一个模样精致的年轻男人站在一起,这位脾气不怎么好的大少爷撒娇似的将下巴搁在那青年的肩膀。
  青年一转头,似低声说了句什么,谢珩脸上的笑怎么也挡不住。
  栾玉清当时就在想,那青年可真厉害,连谢大少这种家伙都能收拾得服服帖帖。后来和沉殊熟悉了,他又觉得沉殊能看上谢珩完全是谢珩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得来的。
  他冲谢珩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笑道:“拍完戏了?怎么就你一个,沉殊不在家啊?”
  熟人之间的话题,必定离不开沉殊这个名字。
  这一点,谢珩早该想到。
  他敛了眸子。事实上此刻的他完全可以说一句‘我和他分手了,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他’,然而也不知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他嗯了一声,从嗓子里蹦出来的声音显得不太真切。
  栾玉清也没在意,只当这位大少爷因为爱人不在身边心情不太好。他将目光转向了谢珩怀里的小白猫身上,接过小白猫,看了两眼,问道:“又是路上捡的?”
  谢珩点点头,“家门口捡的。雨下那么大,还冲我喵呜喵呜的叫,老子心再硬也不能见死不救。”
  栾玉清笑了一声,觉得这位大少爷改变真的挺大。以前浪得过分,如今安分守己也就罢了,还知道疼爱小动物。
  他将小白猫翻了个身,刚准备抬起它的脚,就被小白猫蹬了一下。那双湿漉漉的猫瞳盯着他,让栾玉清挑了下眉,回头对谢珩道:“这猫还挺有个性的。”
  谢珩嗤一声,“你一言不合就要看它蛋,他能不有个性吗?”
  栾玉清:“看来是只公猫了。”
  谢珩嗯一声,转头对上小白猫的眼睛,他隐约从那猫瞳里看出了一丝疑惑,顿时没好气的道:“看着我干什么?老子把你捡回来给你洗澡还送医院,天大的恩情看个蛋都不行?”
  小白猫喵呜了一声,悄悄缩了下身子,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球。
  如果此刻它是个人,脸早已红成一片。
  谢珩那张嘴,它还不知道吗?
  谢大少见它本来就小小一只,把自己团起来之后更是没多少,竟还觉得有点可爱。转头对栾玉清示意了一下,“劳烦你给它检查一下吧。我对猫也不是很懂,以前都是沉殊照顾得它。”
  *
  谢珩抱着小白猫从宠物医院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后了。小白猫里两只爪子使劲拽着它的白衬衫,他几乎都能感觉到爪子隔着薄衣贴在肌肤上的冰凉。
  低头一看,小家伙正巧也抬头,它软软叫了一声,又凑上去用脑袋蹭了蹭男人的脖子。
  谢珩弹了下它的脑门,语气轻松,“真乖,救□□之恩,是该要撒撒娇。”
  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谢珩只觉得好笑。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