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老攻非人哉[玄学]——春日柔桑

时间:2020-03-25 08:23:35  作者:春日柔桑

   文案:

  问:请问睡了僵尸是种什么感觉?
  答:就很虚、很害怕、很想跑……
  自从发现金主爸爸是僵尸后,蒙笑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
  很快,他觉得自己整个尸也有点不太好了……
  
 
 
第1章 序
  夜晚十点整,蒙笑推开了酒吧的大门走了进去,当进门那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差点被音乐的轰鸣响声给震聋。
  “靠!”随后,缤纷的灯光齐齐照射进他的眼中,直接让蒙笑条件反射闭上了双眼。就在不久前刚刚练习过的帅气表情以及肢体动作,也因为他捂眼擦泪的动作而被破坏。
  不用想就知道,他现在的样子肯定很滑稽。
  “还撑得住吧?”调酒师看着边揉眼边往吧台挪的蒙笑吹了声口哨后吼道,“这边这边!”
  “你他妈叫狗呢!”蒙笑没好气的也吼了回去。
  此时正是这家酒吧生意最红火,也是最吵闹的时候。当喧闹声、喊叫声、歌声、乐器发出的声音交织融合在一起时,足以压过所有的谈话声。所以现在所有人聊天基本靠吼,如果情感表达稍微激烈一些的话,那么那个人的面部表情很有可能会显得格外狰狞。
  调酒师面部表情虽然还算不错,不过这也限于在这间酒吧内,如果出门还是这种语气聊天的话,挨顿揍的可能性会无限拔高。
  调酒师:“我他妈叫你呢!”
  蒙笑:“你丫迟早让人打死!”
  终于通过声音辨识到吧台所在位置的蒙笑撇撇嘴,随后捂着眼睛快步走到了吧台附近。几乎是砸坐在椅子上后,蒙笑这才放下了一直捂着眼睛的手。
  “可真是难得见你一面儿!”将调酒壶甩的快要飞起的调酒师好奇的问道,“怎么?你家那位肯放你出来?”
  他和蒙笑算是发小儿,交情也勉勉强到了知心朋友那一程度,所以这些年他们俩没少互倒苦水互相安慰。只不过随着他工作忙碌,蒙笑学业加重以及龙先生控制欲旺盛,他们已经很久没能坐下来好好叙旧倒苦水了,没想到他今天会突然出现在酒吧。
  蒙笑:“想多了,怎么可能。”蒙笑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群魔乱舞。”
  “会不会说话呢!”将一杯冰牛奶摆到蒙笑面前后,调酒师没好气的说,“这怎么能叫群魔乱舞呢,这明明是上帝狂欢!”
  蒙笑:“你成功的毁掉了上帝在我心中的形象。”说完,他喝了一口牛奶。
  蒙笑:“……”
  “你老实对我说……”含着牛奶几秒后,蒙笑将牛奶咽了进去,咂巴嘴回味了一下后,他似笑非笑地对调酒师说,“这奶是不是特仑苏?”
  调酒师立马恭维道:“竟然能尝出来,上帝您真有品位。”
  蒙笑:“多少钱?”
  调酒师:“188,好歹是发小儿,这杯算我请你。”
  蒙笑:“你们怎么还没被打死?”
  “瞧您这话说的。”调酒师边整理吧台边说,“谁他妈跑酒吧来喝奶,大部分客人来这儿不都是为了喝酒傻嗨或者约炮的嘛。”
  “你这有特仑苏喝就不错了,好歹是个盒装牛奶。”调酒师又补了一句,“换别人我都是直接上两块钱袋装牛奶的。”
  蒙笑:“路上出门注意些,千万别让人给撞了。”这孙子怎么还没挨打?
  调酒师笑而不语。
  “来这儿有什么事儿?”整理完吧台,又调了几杯酒后,调酒师又给蒙笑递了杯奶。
  这里从来就不是个适合叙旧聊天的场所,所以蒙笑每次来酒吧,目的肯定都不会是为了见老朋友聊天。
  “我来约个炮。”蒙笑说,“我只是想赶赶时尚潮流而已。”
  调酒师嘴角和眼皮顿时齐齐抽搐起来。
  “咱能商量一件事儿吗?”调酒师一改往常的散漫态度严肃的说,“你能换个酒吧约吗?”
  虽然已经在得罪人的道路上撒丫子狂奔许久了,可是他是真的很不想得罪蒙笑身边那位,找死这种蠢事儿他可没心情做。
  “不行。”蒙笑果断的拒绝道,“我觉得有人已经盯着我很久了。”说完,他转头朝一直注视他的男人笑了一下。而这笑容显然鼓舞了对方,只见那人也笑了一下,随后直奔吧台而来。
  调酒师:“……”
  他觉得自己的头有炸裂的趋势。
  ……
  在酒吧调情,其实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首先只要点杯酒,然后在发表一番自己对于各种酒的见解来展示自己的品味之后,如果两个人看对了眼,那么接下来小酒一喝,再来点肢体小动作,接下来就可以直奔卫生间或者是宾馆而去。一晚过后,要么留号码以后再约,要么只当彼此是陌生人不再来往,这便是很多人来此后所经历的。
  蒙笑和范宇也是如此,他们两个虽然比不上明星那般帅气,不过一般的英俊还是有的。颜值在线、身材不错再加上只是单纯的想要来个□□接触的他们在聊了一会儿天,并彼此出示了健康证明后,自然而然的一起离开了酒吧。
  当然了,所谓的健康证明是体检报告电子版,这年头多点危机总是不错的,一夜过后喜提X病这种事儿可不美好。虽然蒙笑并不是很在意健康不健康什么的,不过看那个名为范宇的男人很介意的样子,他也就好心的证明了自己的健康。
  调酒师:“蒙笑……”
  眼见蒙笑马上要出了酒吧,已经吃完速效救心丸的他终于忍不住喊了一声,“要不,你还是……”
  “明天请你吃饭!”蒙笑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随后毫不犹豫的走出了酒吧。
  调酒师叹的更厉害了。
  “这不是上赶着作死呢嘛。”将酒杯撤下后,他嘟哝了一声,”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明明以前那么懂事儿的。
  ……
  从酒吧出来后,蒙笑直接上了范宇的车。这一路上范宇时不时和他聊上几句,他也不时说上两句,蒙笑关注的重点一直在后视镜上,似乎是想要通过后视镜发现些什么。可是直到他们停好了车并走进宾馆后,蒙笑都没有发现可疑车辆以及人员。
  这应该是证明了他没有被人尾随监视吧?
  “你在想什么?”他的419对象突然之间问了一句。
  “没什么。”蒙笑尬笑了一声,而后乖顺的任凭范宇搂住了他的腰,对方显然没有玩电梯PLAY的嗜好,所以目前为止,他的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
  “一起洗?”进了房间后,范宇看着略显拘谨的蒙笑邀请道。
  范宇虽然不算是情场老手,不过看人还是有点经验的。蒙笑这种他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硬装老司机,心情好的话,他也不介意逗一逗。可惜他现在没时间思考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反正事后再逗效果也会不错。
  “你先吧。”蒙笑迟疑了一下说。
  范宇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只是动作迅速的下了衣服走向浴室,只留下心情格外复杂的蒙笑。
  陌生男人的果体对他来说冲击力还是有点大的,所以蒙笑足足愣了有几分钟后,这才换上了浴袍。
  换好衣服后,蒙笑走到落地窗前打量了一下窗外景色,在看了一会儿风景后,他又走到了门前通过猫眼观察起了门外。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
  走回房间后,蒙笑坐在床边,边听着从浴室那里传来的水声,边看着夜景。就在水声越大,时不时还有几声哼个声响起之时,房间的门突然之间响了一下。
  蒙笑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紧张的盯着门口。
  下一秒,最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晚上好……”跪坐在床上的青年看起来格外乖巧,“您老人家出差回来了?”
  “晚上好。”看起来年纪约末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笑着说,“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整间屋子内的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
  “卧槽!”
  就在蒙笑和来人话头将起之时,刚从浴室内走出的范宇瞬间打断了谈话。
  “仙人跳?”范宇冷笑一声,“不过你们是不是有点太看不起我了?只有两个人就敢来惹我?”
  “您好,我是个商人,不是骗子。”来人十分客气的自我介绍道,“我叫龙弄,是蒙笑的男人。”
  蒙笑:“你要是想的话,也可以是前男人。”
  龙弄:“我暂时还不想。”
  范宇:“……”
  “捉奸?”他犹豫了一下,看向蒙笑问道。
  蒙笑用力的点了几下头。
  “那可真是有意思了。”范宇的呼吸渐渐开始沉重起来,“我还挺喜欢这种戏码的。”
  他性/癖向来古怪,比起中规中矩的和谐运动,这种当面NTR别人好像更能让他兴奋起来。所以当他挑衅似的当着龙弄的面亲了蒙笑之时,看着龙弄笑容越来越僵硬的模样,范宇只觉得越发兴奋了。
  被亲了的蒙笑:“……”
  “这位先生,可以停止你的性骚扰行为吗?”龙弄问道。
  范宇笑的越发恶劣了起来。
  范宇:“窝·囊·废。”
  蒙笑:“……”
  龙弄:“您这样的行为让我很愤怒,所以这是最后一次警告了。”
  罪魁祸首蒙笑终于忍受不住般的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你应该很能打吧?”
  这话传入范宇耳中,无疑是在传递着鼓励他打架的讯号。范宇又冷哼了一声,嘲笑着龙弄的一切。
  龙弄:“我明白了。”
  霎时间,他抬腿一脚踹向了范宇,而早就有所准备的范宇早就抬臂挡在了胸/前。
  他练过,他怎么可能没练过。能不能打这种话真是再好笑不过了,对他,蒙笑应该问的是他想怎么打。
  砰!
  肢体触碰知识,范宇瞬间觉得天旋地转。伴随着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剧痛也在一瞬间支配了他的大脑,撕心裂肺的叫声也从他口中发了出来。
  可惜,龙弄对于范宇这种类型的向来不感冒,所以并没有升起怜香惜玉情绪的他见范宇还没有彻底放弃挣扎,干脆又一脚踹在了他腹部,这一次,范宇十分给面子的晕了过去。
  蒙笑:“老当益壮、老当益壮!”蒙笑疯狂地鼓起了掌,“您老人家身手还真是不减当年!”
  龙弄:“蒙笑,我正当壮年,这你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
  蒙笑鼓掌鼓的越发欢快了。
 
 
第2章 三年前(一)
  三年前
  刚刚走出考场教学楼,蒙笑就觉得眼前一黑,而后便是晕眩感向来袭来。
  好在这一切尚能忍耐,他也不允许自己狗血的晕倒。所以踉踉跄跄走出考场大门后,他直接靠着院墙闭上眼歇了一会儿。
  ‘高考终于结束了。’他想。
  六月初,正是一年中最好的季节之一。尤其是在这座高纬度省内,更是让人觉得分外舒适。被温柔的风吹拂了好一会儿后,他的身体状况也渐渐有了好转的倾向。
  考场外,随处可见等候考生出来的家长,他们或是聚在一起聊天,或是独自凝望考场,行为虽然并不统一,不过脸上的紧张与期待却是共同的。随着考生们离开考场走出校园,原本聚在一起的家长们也散了开来。父母长辈与子女终于汇合之时,大多数人的脸上表情都是轻松的。
  当然了,也有沮丧的考生出来后便会向等候的父母倾诉自己可能考的并不理想。这个时候,父母们的反应虽然不尽相同,不过对儿女未来的关怀以及担忧却是不容忽视的,蒙笑有些羡慕的看着父母带着考生离去的画面,突然之间有些想哭。
  好在还没等他情绪失控,熟悉的晕眩感就又向他袭来,于是他连忙去附近的药店买了藿香正气水。结账之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买了瓶冰红茶。就着冰红茶喝了瓶藿香正气水后,他这才觉得好了很多。
  廉价饮料的味道甜的发腻,这让向来口味清淡的他有些不适,不过因为摄入糖分而带来的越快很快冲走了不适感。于是回家的这一路上,蒙笑的心情一直都还不错。
  而这份喜悦之情,在见到他二婶陈玲后荡然无存。
  “你回来了啊。”面容憔悴但无损美貌的年轻妇人说,“蒙笑,你今天回来的这么早吗?不用上课吗?”
  “我今天高考。”蒙笑盯着她戴在左臂上的黑色袖章,“二婶,你来有什么事儿吗?”
  如果他记得没错的话,这是他二婶第二次进入这间坐落于胡同巷内的平房,第一次来,好像是她来拜见婆婆。从那以后,蒙笑只在她和二叔新买的楼房内见过她。
  也不知道从哪年起,胡同内一直疯传这里很快就会拆迁改造,一时之间各家无不各展神通私接房屋,只为了多分些拆迁款。拆迁的信儿传了几年,这里也是一年一个样子,难为她还能找到这里。
  陈玲:“考的怎么样?”她看似关切的问道。
  “还好。”蒙笑干巴巴地说道,“我去给你倒些水吧。”
  陈玲:“不用了,蒙笑,二婶不渴。”当看到蒙笑用那又旧又破的水壶去接自来水准备烧时,陈玲的笑容差点没直接僵住,一想到在那水壶里结的厚厚的水锈,她就忍不住直冒鸡皮疙瘩。
  蒙笑:“好……”反正他也没打算真烧水,家里的煤气罐前两天刚用完煤气,他索性也就没打电话找人灌气。
  “蒙笑,祝你考个好大学。”见蒙笑放下了水壶,陈玲淡淡的开口道。
  “谢谢二婶。”蒙笑道了声谢。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