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残疾大佬的偏执宠爱[校园]——李玉官

时间:2020-03-25 18:06:43  作者:李玉官

   文案:

  小可怜何叶生识人不清,误把沈昱这头大尾巴狼当纯善良人,
  对方表面温柔宽容,待他有无尽宠爱,实则是个占有欲爆棚的偏执狂。
  何叶生还有个秘密,他不仅性取向为男,还能怀崽生孩子,但他谁也没说,
  直到旅游途中遇见残疾大佬沈昱,被对方一见钟情(见色起意)、被对方一步步套牢,被……然后何叶生揣着崽子跑了!
  **
  作为投资界一把手的沈昱,家世显赫、事业有成,素以投资眼光精准而闻名,狠辣无情的作风令人闻风丧胆,
  除了腿疾和患有情感淡漠症的小小缺陷,一切完美。
  这天,一改冷血心性,开始吃斋念佛,修身养性的沈昱,看上了一个额间有殷红美人痣的大学生。
  对方貌若观音,慈美庄严,外貌无一处不合他心意,初一见便令他肾上腺激素飙升(怦然心动)。
  于是步步为营,精心算计,戴起温和无害的伪装面具,引得何叶生在他的温柔攻势中一步步沦陷。
  沈昱见到何叶生的第一眼,就想将人据为己有,抑制不住泛滥成灾的独占欲,不允许任何人分享。
  沈昱更想亲手将何叶生培养成他喜欢的理想模样,捆绑在身边不能离开,
  直到这天,他的温柔攻势翻车了……
  何叶生不乐意当他的理想伴侣了。
 
  【小剧场】:
  后来……从犄角旮旯的山村支教三年回来的何叶生,被母亲逼着去相亲,
  对面的女人嫌弃他一没房二没车,将他批得狗血淋头,
  正在这时,一人从餐厅绿植后面冷冷出声:“我名下房产套数不计,豪车数十辆,资产过亿,这个条件足够吗。”
  女人心一动,目光热切。
  只见沈昱驻着拐杖站起,身高腿长,气质隽逸,从餐厅绿植后面忽然出声站起,神色漠然清冷,周围人顿觉气压骤减。
  撕下伪装面具的沈昱面上柔情不再,漠然如炬的目光紧紧攥住叶生:“问你话呢,我的条件,足够吗?”
  原本打算走个过场就走的何叶生:??
 
  cp:1v1he
  受:人美心善、什么都会一点的纯情大学生受,性子柔弱型。
  攻:表面温柔绅士好说话、对外冷漠禁欲的偏执狂、精分老流氓攻,腹黑型。
  【阅读指南】:
  ①本文是狗血的破镜重圆文,有不尽人意之处也请勿揪,蠢作者实在是玻璃心,不想看到难受的评论。
  ②为防时间线混乱,根据受的经历顺叙,先校园后分开出社会工作。受生子,观音相,人称玉面小观音~与攻相差八岁。ps,人设参考图可见微博。
  ③攻因事故坐轮椅,后有恢复,重逢后还坐轮椅是故意隐瞒以卖惨。
  一句话简介:腹黑大佬与小纯情的温柔攻防战!
 
 
 
 
第1章 一遇
  酷暑闷热,叶生怀里抱了半个冰西瓜,用袋子套出,手上又提了两大袋东西,走出超市。
  正左右张望找人时,街边路灯下,含了雪糕吃得畅快的蒋利益招手叫他:“何叶生,这!”
  叶生走了过去,还没等他询问,怎么自己跑出来吃雪糕,却丟他一个人在超市。
  蒋利益一点不客气地先声夺人:“怎么这么慢,快点回旅馆吧,外面热死了。”
  叶生眨眨眼,想托一托鼻梁上戴得松垮的眼镜,腾不开手。
  见他说着没有接东西的意思,只管大踏步往前走,自己只好一个人捧着东西哼哧哼哧跟上。
  气温确实高,绕是八月底了,春城这座国内著名的亚热带旅游城市,也不舍得放过他们这些游客,白间只管出大太阳,入夜也热得像个蒸笼。
  叶生是前两天过来旅游的,中途加入他高中时期的两个朋友的队伍。
  至于这个蒋利益,是他朋友的朋友,可能因为他的中途加入,所以对他不怎么友好。
  蒋利益个子矮小,瞥瞥身边叶生的大长腿,拿走了个看着轻便的袋子,打开一看,不禁撇嘴:“于洋让我们来买西瓜和冰水喝,你多买两个柚子干什么。”
  今年中秋过得早,九月开学不久就快到中秋了,有利可图的商家早早就上市了血柚。
  叶生刚想解释两句,蒋利益不耐烦打断他:“算了,反正你付钱,房钱你不出,总要出点小钱吧。”
  难怪要结账的时候找不到这人。
  叶生话到喉间哽噎,彻底恼了蒋利益:“我会付,我跟于洋和鹿鸣他们都商量好了,旅行期间的费用平摊。”
  又难怪这人这两天对他阴阳怪气的,原来是嫌他占了便宜。
  原本他是后加入的,于洋他们先订了旅馆,三人平摊了住宿费。
  他会加入他们来春城,全是因为受于洋和鹿鸣的邀请。
  于洋和鹿鸣知道他在家里和家人闹了矛盾,一个人离家出走又没带什么钱,就让他出来走走放宽心,一切等七天后开学再说。
  叶生长到二十岁都没出过远门,最远的大学都是在本省。
  一直听说于洋和鹿鸣又去哪旅游了,有心放纵这一次,要不然等以后听从母亲的意思,回老家工作了,就更没机会出去玩了。
  但他也没想占两个朋友的便宜,他早能自己挣钱养活自己,像晚上出来买东西,昨天是于洋他们,今天就轮到他和蒋利益。
  叶生一向服从公平的安排。
  为了他人生第一次,可能也是最后一次旅行圆满,叶生这两天愈发温顺,处处忍让,蒋利益却得寸进尺。
  蒋利益这两天也就吃准了他面团一样的柔性子,虽然还谈不上故意刁难,可嘴碎嘴毒,说些没头没脑的话,就够让叶生呕得慌。
  “你看看,提了这点东西就嫌累了,没点吃苦耐劳的品质就别出来玩嘛,像今天逛湖心岛的时候,才走这么点路就走不动道了,尽拖累我们。”
  才不是!叶生埋头走路。
  蒋利益见他嘴拙不会辩解,嘴里叽叽呱呱说得更起劲了。
  反正他不会承认,是自己一直要照相才耽误行程的。
  过两条街就到了他们住的旅馆,蒋利益啧啧称奇:“亏得于洋能找到这么好又便宜的地方,以前我们出去玩都是住最便宜的民宿,有时候还要住大通铺。”
  叶生嗯了一声,听说是旅游淡季,这家旅馆在做活动,于洋订住时有优惠,加上春城因为是旅游型的大城市,各色酒店民宿众多,同等级的旅馆价格很是平民化。
  要不然他们几个穷学生,也舍不得花几百块钱住一晚。
  “你看看,什么叫往来无白丁,这旅馆来往的都是出差旅游的高级白领,啧,还有有钱没处花的情侣和驴友,我们就没这待遇了,还得两个人挤一间。”
  进了明亮的旅馆大厅,蒋利益越说越没谱,流露出浓浓的仇富情绪。
  叶生不爱听这些话,不动声色快走几步,他感觉大厅里寥寥无几的人视线都在往他们身上瞟。
  谁料蒋利益比他更急,眼见前面一个电梯门就要关上,撞开他就去拦,结果吃了个闭门羹。
  叶生肩膀被他一带,身体就往前扑,刚好离叶生稍近的一个电梯门打开了,从中推出一把轮椅。
  轮椅上坐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腿上盖着毛毯,正正好闻声抬眼,让叶生半颗心脏都吓没了。
  换往常,叶生怎么也不能做出撞到人的乌龙,还恰好扑到人腿上,死也要躲开去。
  却这么巧,不偏不倚,蒋利益把他撞到了轮椅上,而那淡漠的一眼,把叶生吓得忘了动作。
  西瓜啪叽摔地上了,袋子里的冰冻矿泉水滚了一地,本来就悬挂在鼻尖上的眼镜趁机落了地。
  又是蒋利益先声夺人:“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不快捡起来。”
  叶生不好这时候跟他理论,跪倒在地上还没起来,先远离了人家的腿道歉:“实在对不起!”
  既是坐轮椅的,肯定是腿上有毛病,这要是被他压得伤上加伤,那真是大罪过。
  所以他这道歉十分真心实意,心底也发慌,战战兢兢鼓起勇气抬头,失去眼镜遮挡的一双鹿子眼水光一片。
  刘海下,额间若隐若现的一颗红痣触目惊心。
  叶生难耐地揉揉眼,视野清晰了些,只一瞟,叶生迅速移开了眼。
  他注意到那人的唇角绷得极紧,显是十分不耐。
  视线略上移,一双狭长的,幽黑深邃的眸子。
  内勾外翘,眼尾斜斜往上勾,延伸到太阳穴附近,开合而有神光逼人。
  眼睑微微一压时,气压势放,叶生的压力扑面而来。
  叶生更手足无措了,手忙脚乱捡回几瓶水,拎起西瓜。
  跟在轮椅后面的另一人,助理模样的青年训斥他毛手毛脚,也只能听着。
  “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叶生都不好意思说出口这话。
  蒋利益怕他们还要追究,使眼色过来,想拉了他跑。
  叶生只当没看见,乖乖受着训,目光在地上找了一圈没找到他的眼镜。
  冷不防一只手伸到他面前。
  那手生的,真好看得紧!
  还有精致的袖口下,腕上一串佛珠。
  叶生诧异了一瞬,这样清贵的成熟男人不戴名表不带手链,反倒是一串朴素的佛珠,就好比凶神恶煞的人忽然开始修身养性,怪异得很。
  回过神来,手掌心里托着的,不就是他那副戴了好几年的破眼镜吗,好像是轮椅压到了镜腿,还能戴。
  叶生小心从那人手心里拿走眼镜,防止指尖碰到一点皮肤,又认认真真说了一声谢谢。
  看来他们是没有追究的意思,那个助理的训斥话,早在轮椅上的男人伸出手那刻就戛然而止了。
  叶生忙不迭跑进电梯,蒋利益马上按下开关键。
  依旧心底打怵。
  他果然最怕和这种精英人士打交道,又冷又厉。
  电梯合拢那瞬息,他听见那助理紧张的声音:“沈先生,我已经换了个酒店,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莽撞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友情提示,本文开头请几章是旅游篇,因为一个配角讨人厌,以及主角受性子较怯弱,不够勇敢的原因,可能有点压抑。
  但相信,一切配角都是为了助攻,作用没了戏份也就没了,很快风格就会明朗起来,主角性子也会改。
  如果接受不了这点,请及时弃文,文明你我他,蠢作者玻璃心。
 
 
第2章 生怯
  蒋利益不屑地哼了一声:“狗眼看人低。”
  叶生心里略不舒服,什么环境养什么样的人,自己没本事住不起好地方,愤懑也徒劳无功,何苦多这一嘴呢。
  不过听口气那两人瞧不上这个旅馆,又怎么跑这里来了?
  电梯上了十三楼,叶生先进了1304。
  床上盘腿打游戏的男生抬眼:“好慢,叶生你们怎么去了那么久?”
  对面街上就能买到西瓜的事。
  “楼下没有冰西瓜了,多走了两条街买。”叶生不想跟人说刚才的乌龙。
  蒋利益却有很多话想说,逮着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于洋,兴致勃勃说起刚才的事。
  四个临时结伴旅行的男生中,他同班同学也是舍友的于洋性子冲,两人虽然挺合得来,那暴脾气却不是他能招惹的。
  另一个人就是鹿鸣,和他不是很熟,一起旅游过几次的交情,人看着精神,性子却冲淡。
  这样看下来,可不就是个何叶生他好欺负了。
  “你们不知道刚才那两个人有多傲慢,何叶生都被吓住了,哼,仗着有点钱就欺负人,我们也没干嘛,他们自己坐了个轮椅还不小心。”
  “哦,是吗,”于洋擦着头发说,“还带着助理,是哪里来的高级白领吧,你们出入旅馆也小心点,好歹展现点当代大学生的风采,别尽出洋相,惹人笑话。”
  于洋说话一向不客气,对人也是管事大哥的派头,他和蒋利益是他们师大计算机系的同班同学,又是舍友,算是王八看绿豆,很谈得来。
  只是比起一味只会夸夸其谈的蒋利益,于洋是很讲实干的人。
  他们两人说着说着,话题歪得就没边了,从当代大学生的出路,上升到阶级固化,开始慷慨激昂地批评起金融资本的投资者。
  用于洋的话来说就是,市场经济下的成功人士,全身上下都流露出金钱的冷酷气息。
  叶生略回忆了一下楼下那人,心想,正宗的丹凤眼贵气,上挑的眼尾有傲气,而唇薄从面相学上来说,是薄情的象征。
  床上一脸淡定打游戏的鹿鸣用口型对他说:愤青的气息。
  噗,叶生捂嘴,忍住不笑。
  “何叶生!”蒋利益一惊一乍的,他突然想起来:“当时你应该让他们赔偿你眼镜的,是那个人的轮椅压坏了你的眼镜!”
  叶生:不,真要说起来是你推了我才撞上别人的。
  他完全没那个脸索要赔偿。
  “还发生了什么?”于洋皱眉问的是叶生。
  “没有没有,”叶生急忙摇头,“是我撞到了人。”
  “怎么这么不小心,没磕到哪吧。”于洋不放心,提溜着叶生转了一圈查看。
  他人高马大,毫不费力。
  “至于他说的赔眼镜你就别想了,人家没找我们几个学生麻烦就算好了。”
  于洋的话糙理不糙,叶生乖乖应了。
  鹿鸣下床拿西瓜吃,一见兜里碎得不多不少,正正好的四瓣瓜乐了:“噗,叶生你摔得真齐整,都不用切了。”
  一人分一块吃,鹿鸣状若无意提到:“叶生,要不你跟我换个房间,村长的呼噜声太大了。”
  他好像很痛苦似的捂耳朵,于洋一巴掌呼噜上去:“这时候嫌弃我,在外面玩哪那么多计较,都给我忍忍。”
  “大哥……”叶生吸吸鼻子,好像被他们俩逗笑了似的笑起来。
  一开始就是于洋鹿鸣一个房间,蒋利益单独一间,他来了后,鹿鸣考虑到于洋会打呼噜,好意让他到隔壁去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