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朽木刁也

时间:2020-03-25 18:13:16  作者:朽木刁也

   五年感情,一朝分手。

  闻离第一件事,就是把穆离越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
  然后倒头就睡。
  第二天,经纪人一大早就敲响他家大门,给他递了个真人秀剧本。
  闻离低头,《我的男朋友》
  经纪人:从今天开始,你和穆离越组cp营业,先发个微博。
  闻离:…………
  —
  营业以后,双离cp大火,粉丝嗑糖超甜。
  闻离和穆离越吃饭,全程尴尬,粉丝尖叫:啊啊啊,我嗑的cp发糖!
  闻离和穆离越对视,火星四溅,粉丝尖叫:啊啊啊,双离好深情!
  闻离和穆离越游湖吵架,噼里啪啦,粉丝尖叫:啊啊啊,离影帝好宠!
  唯独有个粉丝上蹿下跳:假的,统统假的。
  —
  这是一个秘密交往分手后,又因为真人秀不得不绑在一起营业的,破镜重圆的故事。
  cp:【禁欲帅气、控制欲强偏执攻】x【嘴硬心软、可爱好看又自恋受】
  备注:1.背景架空,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不全民bl,请勿联系现实,用现实地名是方便,我懒。
  2.不换攻,破镜重圆,没火葬场,没虐,管甜。
  3.苏爽甜,逻辑我自己吞了,别找它。
  4.换经纪人,俩都换,43-46,52章,另外弃文可以不告诉我。
  4.没原型,没原型,没原型,说三遍,很重要!因为我自己不追星!
 
 
 
第1章 chapter 01
  春寒料峭,窗外大风大雪,风乎乎拍打窗户。
  明明已经入春,却仿若严冬。
  温暖的室内,闻离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层不染的玻璃光面,照出他漂亮精致的脸。
  只是这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他耐着心,又听电话那头的人讲了几分钟话,终于忍无可忍,双眸跃起熊熊火焰。
  “够了!穆离越,你仔细算算,因为这件事,我们吵了多少次!”
  “我受够了你的掌控欲!”
  “我们完了,分手!”
  说完,他狠狠掐断电话,把头仰高,不让已经蔓延到眼底的湿意落下来。
  攥在掌心的手机疯狂震动,闻离看一眼来电显示,眉头就狠狠皱起来,挂断之后,迅速把这个号码拉黑,又找到所有相关的联系方式,一条龙服务!
  最后,他把手机静音,丢到床上。
  做完一切,他忽然觉得身体的力气都被抽光,他顺势蹲下来,将脸深深埋进了膝盖里。
  完了。
  一切都完了。
  闻离的肩膀微微抖动,始终维持着这个姿势,直到他蹲的双脚发麻,才把头抬起来,露出通红的眼眶。
  落地窗外大雪纷飞,他直愣愣地看着,许久动了下眼睛,视线缓缓向下。
  马路上,行人匆匆,车水马龙。
  商场依旧灯火通明。
  即便风雪再大,从来没影响过城市的灯火喧嚣。
  他用手背狠狠抹了一把眼睛。
  所以,没了谁,日子一样照过!
  —
  闻离不到八点就把自己丢到床上,裹着被子睡了个昏天暗地,黑暗里手机屏幕亮了又暗,暗了又亮,号码一个变着一个来,他一概没理。
  直到门外传来震天的敲门声,他才不得不爬起来,免得被邻居告“噪音扰民”。
  他顶一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趿拉着拖鞋,睡眼惺忪去开门,门一开,寒风就争先恐后灌进来,他瞬间被吹了透心凉,彻底清醒了。
  “杜哥,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嘴巴一张,就吃了一口寒风,他连忙把经纪人拉进来,“先进来。”
  等人进来了,他迅速把门关上。
  “试镜不是下午三点吗?现在才八点不到。”他揉着眼睛问。
  眼睛又涩又疼,难受。
  经纪人杜垚抖掉一身的寒意和风雪,被他的样子吓一跳,“你这是什么鬼造型?你昨晚熬夜练哭戏吗?
  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闻离忍不住摸了下眼睛,怏怏地找了个借口,“没,睡觉前喝了一大杯牛奶,水肿。”
  他又看杜垚,“你这么早来做什么?”
  杜垚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上次说的那个恋爱真人秀,这是剧本,你先拿去看。”
  说着就给闻离递了过去。
  闻离一听,脸色立马不好,“我不是说过,我不接那档真人秀吗?”
  “你是说过,但我答应了吗?你的咖位能被邀请参加这种大爆真人秀的第二季,你应该先去烧高香,而不是在这里跟我挑七选八。”杜垚胖胖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喜色,语气更是得意又兴奋,“而且你知道你这次跟谁搭档吗?穆离越,流量话题榜第一人,最年轻的三金影帝!”
  听到穆离越的名字,闻离觉得本来就干涩、酸痛的眼睛更难受了,心脏也不舒服,跟犯心脏病似的,疼得厉害。
  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用平静的语气开口。
  “我真的不行,我不参加。”
  杜垚两颊的肉抖了抖,“必须参加!”
  闻离昨晚刚结束一段五年的恋情,心情本来就很差,现在又要跟前男友一起上恋爱综艺,心情更差,不由任性起来。
  他面露气愤,“我并没有同意要参加,我说不就是不!”
  “你——”杜垚被气得半死,“你知道多少人抢破头要上这个真人秀吗?你是要气死我!”
  闻离现在不想说话。
  杜垚看闻离一副油盐不进的漂亮脸,只好使出杀手锏,“反正合约我已经给你签了,你不愿意参加,就自己付违约金。”
  他丢下这句,就不说话了,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坐下。
  闻离板着脸,冷冰冰地开口,“违约金多少钱?”
  杜垚比一个数,冷眼瞅他。
  “5000万!”闻离惊得直接叫出来。
  片刻后,又怀疑地盯住杜垚,“你说真的,没骗我?”
  杜垚直接甩出合同,“自己看!”
  闻离拿过合同,走到另外的单人沙发坐下,习惯地往怀里塞一个抱枕,翻开合同。
  他前面都没看,直接跳到违约金那里,白底黑字,清清楚楚写着5000万。
  “啪——”
  合同从他手滑落,掉在了地上。
  杜垚哼一声,“怎么样,你是付违约金,还是参加真人秀?”
  他……他没钱。
  闻离颓了,咬牙切齿,“我参加。”
  小样,我还搞不定你。杜垚给自己倒了杯水,“这档真人秀你去参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说你倔强个什么劲儿。”
  把空杯放回桌上,他认认真真说,“闻离,这是你的机会,你终于要火了,你知道吗!”
  闻离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天要亡他。
  闻离抱住头,把脑袋埋进了抱枕里,尝试闷死自己。
  “还有件事儿。”杜垚敲桌面,语带兴奋,“从今天开始,你跟穆离越组cp营业,现在就发条微博,再艾特穆离越。”
  “!”
  闻离猛地抬起头,“我不!”
  “你又在作什么?现成流量第一人的热度给你蹭,你以为谁都有这个机会吗?”杜垚继续,“何况,不管你愿不愿意,等节目开播,你们组cp营业,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闻离愣了下,挺直的背忽然垮下来。
  他垂下眼眸,藏住眼底浓浓的苦笑和伤感。
  真讽刺。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没蹭过穆离越的热度,现在分开,反而蹭上了。
  他还记得当初对穆离越经纪人义正言辞说绝对不依靠穆离越、不会蹭穆离越流量的场景。
  幸好,他们已经分手了。
  闻离的嗓音低哑,语气很平淡,“我知道了,不过要等节目组官宣了,我才会配合发微博。”
  杜垚重重拍一下桌面,恨铁不成钢,“你怎么这么一根筋,热度现在就能蹭,何必等到后面!”
  “我现在发,小心弄巧成拙,”闻离抬了下眼皮,“穆离越的粉丝是出了名的战斗力爆表,他们都非官宣不约。
  官方还没宣布,我就先跳出去,你不是想让我火,是想让我凉凉。”
  想起穆离越的粉丝,杜垚如同寒冬腊月被泼一盆冰水,迅速冷静下来,“你说得对。”
  闻离站起来,趿拉着拖鞋往卧室走,背对着杜垚摆手,“行了,你回去吧,那剧本我会看的。”
  杜垚见他一点没放在心上,气不打一处来,“你干嘛去?”
  闻离声音闷着,从房间里传来,“补觉,为了下午试镜的时候,又是一个精致的美少年。”
  —
  大洋彼岸,美国。
  一辆车停在机场入口,一个身穿黑色长棉服的高壮男人戴着大口罩、围巾几乎包住半张脸从车上下来。
  即便是这样的打扮,也遮不住他浓浓的疲倦,露出的眼里满满的红血丝。
  很快,另外一个男人跟下来。
  “你疯了吗?这时候回去!哪怕是直达的飞机也要十几个小时,你根本赶不及明天的试镜!”
  “那就算了。”
  “穆离越!”压低声音吼了一声,江翰飞怒火中烧,又极力克制,“你说的轻松,你知道为了这个资源,我打通了多少关系吗?!”
  穆离越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眼经纪人,单薄的眼皮抬了下,没有一点笑意,“如果不是看在你辛苦做这些的份上,我根本来都不会来。
  江翰飞,你争取这个资源的时候,仔细看过本子吗?你知道他们要我塑造的是什么角色吗?”
  江翰飞愣了愣。
  穆离冷冷说道:“中国反派,人设扁平化,没有身世交代,没有背景介绍,纯粹一个极恶的坏人,杀小孩,拐女人,大毒°贩。”
  江翰飞沉默了会,开口,“可这是好莱坞的本子,你能借这个机会,打开海外市场。”
  “打开什么市场?专演纸片人化的恶人吗?角色毫无挑战性,随便一个人都能演,我为什么要大老远跑到国外来演它?”穆离越看他,“你太急于求成了。”
  穆离越净身高一米八八,穿上鞋超过一米九,宽大的厚棉衣虽然遮住了他的好身材,却遮不住他独一无二的气场和气质,光是站着,就足够吸引目光。
  已经陆陆续续有人认出他,机场有不少中国人,有人惊喜地喊出他的名字,迅速聚起一群人。
  江翰飞眉头一皱,“不好,有粉丝认出你了。”
  穆离越大步朝里走,“先进vip休息室。”
  好在这里是美国,来来往往更多还是外国人,穆离越在国内虽然流量第一,但在美国,他的名字还引起不了多大轰动。
  聚起来的一小批粉丝见他进了vip室,也只能遗憾散开。
  Vip休息室里。
  江翰飞发现劝不动穆离越,只好放弃了。
  他颓丧地坐了会,见穆离越视线不离手机,一个接一个地拨打同一个号码,终于还是忍不住提醒他,“闻离已经拉黑你了。”
  穆离越目光不动,“他生完气,会把我放出来的。”
  想起什么,他又抬头,“我让你给杜垚打电话,打了吗?阿离在做什么?”
  江翰飞眼神闪了下,两只手交握在一起,“我让人打了,杜垚说他在睡觉。”
  穆离越笑了下,“是了,他心情不好,就会睡觉,然后睡一觉醒来,就把所有事藏进心里。”
  从前他们吵架,闻离就这样。
  而他就会从后面抱住他,亲吻他的脖颈,一点点开导他,不让他积郁。
  穆离越回忆爱人的点滴,电话还在接着打。
  过了会,他又问江翰飞:“那档恋爱真人秀,接下来了吗?”
  “上午就打过电话了,已经替你接下来,也把你的要求跟他们提了,他们会让你跟闻离搭档,合同在拟,等你回去就能签。”他叹了口气,犹豫说:“值得吗?”
  为了闻离,把综艺首秀贡献给一个同性恋爱真人秀,值得吗?
  即便现在环境开放了,同性恋的题材能在电视上出现了,可还是有很多人,不能接受。
  “值得。”穆离越说。
  他换一支手机,再一次拨通烂熟于心的那个号码,“他这次真的生气了,我得把他哄回来。”
  顿了顿,他的声音很轻,“我离不开他。”
  他摘下口罩,露出后面倦容满满的脸,轻哂了声,“而且,阿离心软。”
 
 
第2章 chapter 02
  闻离并没有恢复成精致美少年。
  他已经睡了12个小时,哪里还睡得着,等杜垚走了,就摊平在床上发呆。
  等他中午爬起来,眼睛肿得更可怕了。
  他盯着镜子里面色苍白,眼睛肿的睁不开的自己,骂道:“哭屁哭,是你自己提的分手!”
  说完,一脑袋扎进洗脸盆里,冷水让他迅速失温,头再抬起来,他一抹脸,不再看自己。
  走出洗手间,他拿起手机。
  他看也没看显示的上百个陌生号码的未接来电,全部清掉后,给杜垚打电话。
  “你几点过来接我?”
  杜垚在外面,风的呼啸声隔着手机,传到闻离耳朵,“下午一点,到了给你电话。”
  闻离哦一声,那边就挂断了。
  他的视线扫过屏幕上的时间,才11点半。
  他从床头拿起已经翻了无数遍的剧本,走到客厅沙发,蜷缩在上面看起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