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行行重行行——大风不是木偶

时间:2020-03-25 18:14:49  作者:大风不是木偶

 

 
  文案:
  张一回x严行(张一回是攻!!!)
  “将来我再遇见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喊你的名字,因为有情有义,不能装作从来没认识你。”
  ——路内《少年巴比伦》
  张一回再次遇见严行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喊了他的名字。
  然而严行头一偏,径直走了。(张一回是攻!)
 
 
第1章 
  (一)
  今天北京真冷,明明才十月,凉冰冰的风却直往骨头缝里刮,哪有金秋的影子。
  缩着脖子走出地铁口的时候我想起严行,很久之前我以为严行是个不怕冷的人——谁叫他正月里飘雪的时候也露着脚脖子。后来我才知道,他怕冷着呢,只是比起怕冷更臭美。
  这小子。
  那会儿我经常念叨他,把你那脚脖子遮住行不行,穿条秋裤行不行,你这样年纪大了肯定关节疼……
  现在我们年纪都不小了,不知道他的关节怎么样。
  (二)
  我叫张一回,这名字我妈起的,她生我的时候是剖腹产,她说麻药劲儿过了伤口特别疼,疼也就算了吧,后来还在她肚子上留了长长一道疤。
  所以叫张一回,一回就够了,可别二回三回的。
  别的小朋友名字多潇洒啊,子轩啊,宇昊啊,听着就爷们是不是。我这名……反正从小到大,不少人问过我,你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啊?
  我总是摇摇头,说不知道。才不告诉他们呢,不得被笑死啊。
  说到名字,我和严行第一次说话也是因为名字。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我们说话之前我就注意到他了。原因有二,第一,他是我室友;第二,他实在太好看。
  那是大学开学的第一天,我们上午整理内务下午就要开始军训,严行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当时我和其他两个人已经收拾好东西坐在桌前寒暄,他们俩一个叫唐皓一个叫沈致湘,唐皓和我一样是本地人,沈致湘哈尔滨人,老家湖南,所以叫致湘。
  严行推开门走进来,他穿着条深蓝牛仔裤,浅绿的T恤,一个人。他冲我们三个笑了一下,但并没有说话。
  于是我们也冲他笑笑。
  严行拉着只刚到他膝盖的小箱子——我忍不住盯着他的箱子看。开学报到,新生们都是又拉箱子又扛包的,这人,怎么就拉一只这么小的箱子?这么小,能装下什么东西?
  我沉默地看着严行,他从箱子里取出块崭新的抹布,把床和桌子擦干净了,然后又取出床还没拆包装的小毯子——那可真是小毯子,目测也就严行头顶到腰的长度。严行把小毯子铺在光秃秃的床板上,接着从箱子里拿出几件衣服,红的蓝的揉成一团,他将衣服一件件叠好了,放进柜子。
  然后就没了。
  没有床单,没有枕头,没有暖壶,没有盆,没有……不是,这哥们真打算住这儿吗?
  严行踮起脚把空箱子推进门上方放行李的台子里,他抬起双手的时候,浅绿的T恤也被带起来,露出一截很瘦很白的腰。
  这时唐皓站起来,问我和沈致湘:“我去吃饭,你们去吗?”
  沈致湘也站起来:“去,一起。”
  我的目光在背对着我们的严行的背上一晃,鬼使神差地说:“你们先去吧,我……还不太饿。”
  他俩走了,宿舍里只剩下坐得屁股发麻的我,和刚刚坐下的严行。
  正在我犹豫着要不要主动打招呼的时候,宿舍门被推开。
  是个高高壮壮的男生,拖着个硕大的编织袋:“127是吧,你们的军训服。”
  “哦哦,”我连忙站起来:“谢谢师兄啊!”
  “不客气,”男生笑笑:“每套上面有标签,写着你们的名字,看清了谁是谁的。”
  我手里捧着沉甸甸一沓军训服,我的,唐皓的,沈致湘的,然后我看见了严行的名字。
  “呃,你的名字是……严xing还是严hang?”
  严行像是正在发呆,猛地回过神来,目光躲闪了一下:“行……行走的行。”
  “噢,”我把衣服递给他:“你的军训服。”
  “谢谢。”严行接过。
  我刚要转身,严行开口了。他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
  “你叫什么名字?”
  “张一回。”
  “一回?”
  “一个的一,回来的回。”
  “张一回,”严行低声重复了一遍,说道:“我记住了。”
  很多年之后每每回想起这个场景,我总忍不住想,如果当时我和唐皓他们去吃饭了,是不是就——就不会有后来,以及后来的后来?
  但“如果”是没有意义的。一切都发生了,就算别人不知道,但我自己,一清二楚。
  我在一本小说里看到这样的话:如果这些故事在我三十岁的时候还无处倾诉,它就会像一扇黑暗中的门,无声地关上。那些被经历过的时间,因此就会平静而深情地腐烂掉。
  今年我二十八岁。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足够平静,或者足够深情,但我知道我没办法让那些后来和后来的后来像黑暗中的门一样,无声关上。
  严行,严行。
  (一)
  下午开始军训,我们这届运气好,不用去怀柔,就在本校。
  教官就是我们的国防生师兄,一共训14天,总的来说,这军训挺水。但只有一点,军训期间不许夜不归宿。
  军训动员大会上,穿着军装的院长在台上三令五申,我坐在下面昏昏欲睡。
  唐皓坐我左边,沈致湘坐我右边——严行?不知道他在哪。
  “诶,张一回,”唐皓小声说:“那个严行什么情况啊?”
  我摇头:“不知道。”
  “他也是本地的?看他那儿啥都没有,根本不准备住人吧。”
  “噢,可能吧……”我是真的困。
  “他放在床头那件T恤你看见没?莫斯奇诺的,两千多呢,”唐皓继续说:“还有他那双鞋,我开学前刚在专柜看见的,四千二。”
  我陡然清醒过来,一件T恤两千多?四千二一双鞋?真……有钱,这学校的有钱人果然不少。
  我是走了运才考上这所学校的。
  别人都说北京学生沾光北京学生占便宜,我是一点儿没觉着。我家在丰台,我爸六年前病退,我妈在公交车上做售票员。我呢,是既没钱进好的私立学校,又考不上公立重点高中。这年头,进不了好高中,基本就和本地的重点大学绝缘了。我身边的小伙伴,他们虽然和我一样有着北京户口,却少有人考上所谓的好大学。有的对学习上点心,离开北京去外地上学了,有的不上心,就读个职业学校,或者直接不上学了在外面混。
  我是我们那片儿唯一一个考上985的,是我走运。
  (二)
  一下午净站军姿了,吃了晚饭又晚训。洗完澡回到宿舍,唐皓和沈致湘一动不动趴在床上,只有嘴还嘟囔着,长吁短叹。
  我也累得够呛,靠在枕头上回了我妈“在学校一切都好”的短信,就有点儿打瞌睡了,视野中灯管的光越来越模糊。
  不知过了多久,沈致湘晃醒了我。
  “张一回,你见严行没?”
  “啊?”我迷迷瞪瞪地:“严行?他——”
  严行的床上只有那块毛茸茸的袖珍毯子,和裸露出来的床板格格不入。
  “严行去哪了,”沈致湘皱着眉:“刚刚师兄来通知,十点半辅导员过来查宿。”
  十点半?我摁亮手机,现在已经是十点十一分了。
  “洗个澡也不能洗这么久吧?”唐皓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这人真行。”我们的宿舍不是独立卫浴,洗澡要去学校的澡堂洗。
  沈致湘叹气:“出去玩了吧估计,哎,也没他手机号。”
  唐皓笑了一声:“他家看着挺有钱的,没准儿去三里屯了,嗯,外地人来北京是该感受下三里屯的纸醉金迷……”
  我是个有点儿迟钝的人,说白了情商略低——但这会儿情商低也感觉出来了,唐皓够阴阳怪气的。
  沈致湘不吭声了——他也是外地人。我心说其实我也没去过三里屯……不过当然我什么都没说。
  这天晚上十一点四十,严行回来了。
  我们宿舍是十一点半就关大门的,我不知道他用什么法子让凶巴巴的宿管大妈给他开了门。总之他是回来了,顶着走廊里黯淡的灯光。
  那时我们都已睡下,他轻轻敲了一下门。
  沈致湘吭哧吭哧地打呼噜,压根没醒。
  我的床和沈致湘对着,都靠里侧。唐皓睡在靠门的位置,他对面是严行的床。唐皓呼噜声停了,然后他响亮地“啧”一声,翻了个身。
  门又被敲了一下,这一下敲得更轻,甚至要被窗外低低的蝉鸣盖去。
  我掀开身上的毛巾被,下床去开了门。
  严行站在门口,抿着嘴冲我无声地笑,我觉得这个笑像是讨好——因为他的眼角都没有弯。
  他也不急着进来,而是冲我做了个口型:“谢了。”
  我点头。
  走廊的白炽灯光经过半开的门,落在我脚下的地板上。不知是不是夏天时灯泡上聚集了很多小飞虫的缘故,我总觉得这灯光暗得发灰,沉沉映着严行的脸。
  这样看来他似乎比我还高一点,但他太瘦了,下巴尖得让我想起《哪吒传奇》里,那只和商纣王一同葬身火海的狐狸。
  严行进屋,几乎是毫无声响地爬上床。
  可他床上不是只有一张小小的毯子么?
  那一晚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捱过去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得早,冻醒的,起来就打喷嚏。
  才五点四十,沈致湘唐皓都睡着,我一睁眼就看见严行穿戴整齐地坐在床头,手里捧着本书。他的目光和我撞上,一顿,又收回去。
  这人,昨晚不还说“谢了”么。
  我轻手轻脚地下床,换上军训服,去水房洗漱。
  走出水房的时候严行提着个暖壶走进来,看样子是来打热水。擦肩而过时我忍不住叫住他:“严行。”
  “嗯?”他看向我。
  “昨晚,辅导员查宿,”我说:“不过没查到咱们这,就查了一楼,听说下次可能查二楼。”
  严行点头:“我知道了。打扰你们休息了,真的对不起啊。”
  可我是在说辅导员查宿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硬着头皮解释:“我是说……要不你把你手机号给我?辅导员查宿我提前通知你,你就赶快回来。”
  “……”严行像是愣了一下,随即掏出手机:“好……谢谢你了。”
  “不客气。”
  我发誓,当时我要他手机号,真的是出于“都是室友好好相处”的想法。
  (一)
  14天军训,很快就结束了。
  虽然严行把手机号给了我,但我并没有打过——那次之后他就没有晚归了。每天,唐皓和师兄站门口聊天的时候,他在看书;沈致湘抱着手机和同学打游戏的时候,他在看书;我盯着宿舍白花花的墙壁发呆的时候,他还在看书。
  不是,哪来这么多书要看?!这不还没开始上课呢?!
  严行不在的时候,唐皓曾压着嗓子问我们:“严行天天看什么呢?他那本书……封面怎么还是英文的?”
  “《The Kite Runner》,”沈致湘说:“《追风筝的人》,挺出名的小说。”
  唐皓撇撇嘴:“还英文的,给丫牛`逼的。”
  我不作声,只在心里想,没听说过这小说,改天去图书馆看看有没有。
  然后就开始上课了。
  高中老师为我们憧憬了一遍又一遍的大学生活,终于来了。
  百团大战,学生会竞选,联谊会……百团大战那天我去转了一圈,五花八门的社团一个挨一个挤满了学校的主干道,围棋社,轮滑社,动漫社……问了几个,都是要交社费的。
  航模社一人五十,五十啊,五顿饭都有了。
  犹豫两秒,我收回了拿报名表的手。
  学生会竞选也热闹极了,校学生会我不知道,但单是院学生会就吓了我一跳。
  沈致湘报名了院学生会,面试那天他拖我和他一起去,出门前他特地换了衣服,一身的耐克。
  到了面试的地方,我俩却一起傻眼。
  耐克?别人穿的都是西装,领带一打,挺括又严整。
  “我`操……”沈致湘瞪着眼睛,低声感叹。
  面试的房间在院楼3楼,队伍愣是排到了2楼。
  “怎么这么多人……妈啊,”沈致湘愣愣的:“军训的时候我都没感觉咱院人这么多。”
  “是啊……”我也愣愣的。
  一周后院学生会录取名单公布,沈致湘落选,倒是唐皓,竟然是生活部副部长。
  又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我的大学生活似乎才算是开始了。虽然这番折腾,好像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商学院课多,大一的课尤其多,唐皓加入了学生会后就常常见不着人,经常是到了快熄灯的点儿才回来。沈致湘参加了个吉他社,除了每周五晚上去弹会儿吉他,就和我一样“无组织”了。
  至于严行。
  严行——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参加社团,但可以确定的是他既没有加入院学生会,也没有当班委。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他是个存在感极低的人,虽然他也天天在宿舍住着,可就是,存在感极低。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