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怀了豪门前夫他哥的娃[爽文]——雷大雕

时间:2020-03-25 18:17:36  作者:雷大雕

   文案:

  [攻被迫联姻,含泪分手,守身三年,未睡过男妻一次,终于凭借高超的吃软饭技术飞黄腾达,并迅速离婚和白月光HE了……]
  方凛一朝穿文,就幸运地穿成了这位王八蛋攻的豪门前妻,还是怀了孕的那种……
  说好的一次没睡呢?
  渣前夫:给你一百万,把孩子打了!
  方凛:行(揣好支票),18岁就打,不然会被告**。
  渣前夫:???
  [后来]
  渣前夫:孩子生下来,咱们先复婚争个家产!
  方凛:忘了说,崽是你哥的,跟你争家产的那个。
  渣前夫:!!!
 
  虐渣打脸,豪门恩怨,狗血放飞,沙雕爽文,不喜勿喷
  (受怀孕是在离婚后,前夫和受从头到尾没做过,是误会)
 
  小剧场:
  向来斯文禁欲的沈医生突然将来做产检的方凛抵在墙上,摘下眼镜,露出侵略意味十足的目光:“你真记不得,那一夜是跟谁在一起了么?”
  方凛吓得一阵胎动,不敢说话,圆滚的肚子却被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摩挲,耳畔传来沙哑的嗓音:“你不记得,儿子却记得。”
 
  沙雕嘴炮心机boy受 X 腹黑阴比斯文败类攻
  一句话简介:这个孕夫有点苏
 
 
 
第1章 喜提贵子
  方凛醒来的地方,并不是他家。
  那床又大又软,那灯又黄又暗。
  而他租的小隔间,灯已经坏了两个月了。
  “醒了?”是一个温柔而有磁性的男声。
  “……”躺在床上的方凛没有回答,他感到一阵头疼,脑内浑浑噩噩,身体也不听使唤,像是喝醉了酒。
  “还要吗?”
  一支精美的水晶杯模糊地出现在方凛眼前,杯中盛着紫红色的透明液体,看起来妖娆而动人。
  葡萄……汁?
  那是方凛最爱喝的饮料,毕竟楼下超市常年买三送一还赠积分。
  口渴难耐的方凛本能地咽了咽口水,重重地点了点头。
  但与他想象不同的是,凑过来的并不是杯子,而是一双唇。
  那人的唇霸道而炙热,将方凛的初吻猝不及防地狠狠夺了去,大量的饮料透过唇齿之间,被渡到方凛口中,一条灵活的舌头搅得他头晕目眩。
  “唔……唔!”方凛立刻挣扎了起来,毕竟他再迷糊,还是能意识到,亲吻着自己的是一个男人,只是方凛的手半点力气也用不上,锤在对方的胸肌上,反而显得软绵绵的。
  更可怕的是……这感觉竟然还不错?
  好在饮料被渡完后,男人便松了口,浓烈的红酒味充斥着方凛的口腔与咽喉,呛得他直想咳嗽。
  原来不是葡萄汁……
  大概是酒精作用,方凛感到自己的头更晕了几分,身体由内而外地发热。
  他笨拙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子,身上穿的衣服很陌生,领子设计得也很艹蛋,怎么弄都弄不开:“难受……热……”
  喂他喝酒的男人弯了弯嘴角,坐到了方凛身旁的位置,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对着他的耳朵暧昧地呵了口气:“要我帮你吗?”
  男人的手在方凛发烫的脸上显得冰冰凉凉,摸得他倒有些舒服。
  或许是酒精的麻痹,明明是来自陌生同性的抚摸,方凛却丝毫不感到排斥,他像小动物一般,满意地吧唧吧唧嘴:“好……”
  别看那人手凉,却是个热心肠,听方凛这么一说,立刻利落地帮他把所有衣服都脱了,包括内裤。
  方凛本都窜到嘴边的那句“谢谢”,又给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你要干什么?”方凛大着舌头奶凶奶凶地吼道,眼睛都睁不开的他,本能地扯着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快把衣服还给我,我右边裤兜钱夹的暗层里可没钱……”
  方凛踉踉跄跄地往床下爬,却不小心被自己的衣服绊了一跤,重重跌到那人的胸膛上。
  男人非但没埋怨他,反而轻笑了一声,是方凛这辈子听过最好听的笑声:“我不要钱,我要你。”
  说罢,他大手托起了方凛精巧的下巴,再次不容拒绝地吻了上去。
  之后的情节方凛就记不清了,只有些零碎的画面残留在脑海里,个个不堪入目,比如[哔——]、[哔——]和[哔——]。
  方凛本以为那只不过是一场过于魔幻的噩梦,直到第二天他从空无一人的总统套房的Kingsize大床上醒来,才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自己一身红红紫紫入不了眼的痕迹也就不提了,从隐秘处顺腿根流下来的……
  啊啊啊啊啊!
  几近崩溃的方凛一下子从床上蹿了起来,然而下一秒,又重重跌回床上。
  他每动一下,都感到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都牵着痛,尤其是最不想提起的那个地方,火辣辣地疼,让他只能叉着腿走路,根本无法想象自己昨晚到底被折腾了多久。
  方凛从没有如此手足无措过,他简单地处理了一下,光着身子红着脸忍着疼扶着墙一点点挪动,找遍了上下两层,终于在一处不起眼的衣柜里发现了自己的衣服。
  让人意外的是,方凛的每一件衣服都被一丝不苟严丝合缝地挂在衣架上,以对称的构图,相等的间距,整整齐齐地排列在衣柜里,就连那条骚紫色的内裤都被顺着裤线夹得板板正正,大大方方地挂在衣柜正中央的黄金位置。
  强迫症吗?
  方凛烦躁地扯下内裤就要穿,身体却蓦然一顿:这内裤……不是他的!
  准确来说,这里的衣服就没有一件是方凛的,光看Logo,都是他连线头都买不起的那种。
  总统套房……奢侈单品……那个男人……
  方凛扶着自己酒劲未过的脑袋努力回想:他这该不会是被人贩子拐下海,给豪门老男人当二爷了吧?
  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那并不是方凛的手机,却是他眼馋了很久的款。
  那个男人留下的?
  方凛这样想着,凑了过去,然而让人意外的是,他的脸才刚靠近一点点,手机便自动解锁了,并弹出了一条微信对话。
  钟叔:少爷,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还不回家?别忘了今晚还要陪董事长参加宴会呢!
  钟叔?少爷?董事长!
  方凛愣了一秒,继而倒吸一口气,虽然说出来可能有的读者都不信,但他的确穿书了。
  方凛,一名底层枪手,以代写小说为生,最近为了恰饭,身为直男的他,甚至连耽美文都接。
  方凛穿的书,正是他刚代写完的那本狗血天雷、豪门生子、婚外虐恋、现耽盛典——《霸道总裁讹上我:老攻好坏》
  该书主要讲述身为互联网巨鳄之子的攻在酒吧邂逅了18岁驻唱歌手受。两人陷入热恋,却由于身份的差距,恋情得不到攻家认可,攻为了家族利益,只能娶了另一个富家男为妻。
  婚后,攻为受守身如玉,一次也没碰过男妻,为了完成受的梦想,疯狂氪金砸钱,并借着妻子的资源,让受以男团的形式C位出道。
  三年后,攻在老丈人的资助下事业有成,受也成了当红流量,攻勇敢离了婚,与受有情人终成眷属……
  而方凛现在穿的这个人,正是原文攻那个又搭工又搭料最后啥也没捞着的倒霉男妻。
  一开始方凛知道这书三观奇歪,男配还与自己同名,本想拒单,但奈何作者完全不差钱,开价极高,于是……唉!
  好在现在方凛穿越的时间段,是该文正文完结的半年后,也就是男妻与原文攻离婚的第七个月。
  其实他如今的身份,除了有点倒贴前夫、智商欠费、刚刚和不明身份的男人不可描述了的黑历史以外,总体来说,还是个未来可期的富二代。
  没做过豪门,还没YY过吗?
  方凛自信地将POLO衫的领子立了起来,从这一刻起,他要放下文人的包袱,忘掉禁欲的过去,为成为一个醉生梦死,花天酒地,挥霍无度,洗澡连水表都不看的纨绔子弟而奋斗!
  *
  这是方凛穿成豪门少爷的第36天。
  古董、豪宅、香车、美女——他竟已经膨胀到,看什么都恶心。
  “%*&#@$%*&#……”
  “少爷,你没事吧?这都吐了一早上了。”
  管家钟叔看着趴在马桶边上翻江倒海的方凛,止不住地心疼。
  原主母亲走得早,方父又常年在外忙生意,平时只有钟叔最关心原主,也是方凛目前最信任的人。
  “没事……”方凛用钟叔递过来的热毛巾擦了擦嘴,有气无力地说,“八成是我这无产阶级的肠胃,一时还适应不了资本主义的万恶……”
  “少爷,你看你又说胡话了,走,现在就跟我去医院,不检查肠胃,也检查检查脑子吧。”
  “……”
  说是医院,实际上是一家专为上流阶层提供体检服务的健康管理会所。
  这里既不用挂号,也不用排队,还有好几个医生护士像游戏中的跟宠一样,围着方凛这种超级VIP瞎转悠,人性化至极。
  方凛此时正坐在会所顶层的一间落地大窗海景房内,一边味同嚼蜡地享受着最昂贵的早餐,一边等待着体检结果。
  “叮咚——”是方凛的跟宠们凯旋而归的声音。
  “请进。”
  七八个医护人员带着一张圣洁的体检单,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
  “恭喜方先生,您要做爸爸了!”
  觉没睡好,饭没吃饱,被折腾了一上午的方凛吓得呲了一裤腿的沙拉酱,有些发懵地抬起头:“……爸爸?你是说我老婆她……不对,我还没老婆。”
  “是方先生您怀孕了!”说着,为首的医生将那张体检单恭恭敬敬地交到方凛手上。
  他拿着体检单的手,微微颤抖,看着体检单上白字黑字,血液倒流。
  怀孕?他一个威风凛凛、铁骨铮铮、风流倜傥、还是处男的大老爷们怀孕了?
  从孕期看,方凛受孕是在自己穿越之后,可他这个月为了养伤,一直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待在家里,别说是与人亲密接触,连猫他都没撸过,就算这是本男男生子文,也总得有个贡献染色体的播种人吧!
  ……等等,养伤?
  蓦然,方凛白皙的大腿根流着[哔——]的画面,从他脑海最深处钻了出来。
  “快看,方先生高兴得都快哭了!”
  “第一次怀孕是这样的啦。”
  “不愧是名流之后,瞧着挺翘的臀大肌,一看就是个好生养的……”
  护士们一边热烈地鼓着掌,一边在角落小声哔哔道。
  啪啪啪,啪啪啪!
  那声音像极了某种暗示,让某一夜不堪回首的每一个细节都在方凛脑内像打歌现场一样,不停切换角度,放大特写,无限循环。
  方凛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是那个人的种?!
 
 
第2章 情敌见面
  会所负二层偌大的停车场内,一辆黄色法拉利格外显眼,车上坐着两个人,车却迟迟未动。
  被院方通知了自家少爷喜讯的钟叔此时紧紧握着方向盘许久无言,半晌才抽了抽嘴角,不自然地咧了个微笑:“少爷……”
  方凛立刻别开脸:“别问了,孩子是谁的我也不知道。”
  “我是想说,你还没系安全带。”
  “哦……”方凛掩饰着脸上的尴尬,系上了安全带,车缓缓启动。
  钟叔和蔼地笑了笑:“少爷,其实孩子是谁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你的宝宝,是咱们方家未来的希望。你别担心,就算董事长知道了也无妨,他在外面养了那么多小妖精,还能不养自己的亲孙子吗?”
  方凛沉默了一会儿,轻咳了一下:“那个……钟叔,这孩子我不打算要,帮我安排一下手术吧,尽快。”
  毕竟方凛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根本无法接受一个大男人生孩子,更无法接受那大男人还是他自己。
  “什么?少爷你要堕胎?!”钟叔惊得虎躯一震,猛地一脚油门驾驶着跑车从20迈飙到了25迈,“这使不得,使不得,你可不能犯傻啊!”
  方凛见钟叔如此激动,压低着声音暗戳戳地问:“……在你们这儿堕胎不会犯法吧?”
  “当然不犯法,但这对你的身体损害太大,很可能会导致不孕不育!”
  方凛不禁松了一口气:“多大点事,我又没打算再怀。”
  “可少爷你这种体质特殊男人,不比女人,器官太密集,一个搞不好,会终身不举的!”
  !!!
  这还真是既不孕又不育。
  方凛不禁陷入了沉思,这孩子生吧,一辈子耻辱,不生吧,又一辈子太监,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呢……
  突然,方凛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人的来电,屏幕中央显示着三个字:钱亦承。
  钱亦承……这名字莫名熟悉,过了一秒方凛才反应过来,这不正是原文那王八蛋攻的大名吗?
  “少爷,钱先生的电话你不接吗?”
  方凛不屑地将电话往旁边一扔:“懒得搭理这孙子。”
  钟叔笑着劝慰道:“少爷,你这孙子是挺膈应人的,但也不能一直躲着吧,毕竟现在咱们公司还在他手上呢……”
  钟叔指的公司是凛然传媒,原主与几个朋友合资建的娱乐经纪公司,虽然只成立了三年,却已在娱乐圈站稳了脚跟,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实属富二代圈瞎比创业的典范。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