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HP]命运·千年后[穿越时空]——冰凉酒

时间:2020-03-25 18:25:41  作者:冰凉酒

   文案:

  本文为命运·千年篇的后续,给那些我所惦念的角色一个结局。
  阅读提示:可将前篇复习一下再阅读,正文第一章 也会有前提提要与人物卡片信息。
  本文很小众,也算是给可能有的,哪怕只有一个的老读者一个完结篇。
  提示:千年前结局不好的三对,艾维斯·布莱克和艾薇拉·布莱克,莱恩利·马尔福和杰尔森·韦斯莱,萨拉查·斯莱特林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因出现的时间顺序问题,最后一对后期才会出现。
  一句话简介:[HP]命运·千年篇的后续
 
 
 
第1章 前情提要和人物卡片
  前情提要和人物卡片
  千年前,在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提议下,四大巫师建立霍格沃玆,几年后萨拉查·斯莱特林在一场爆炸中失踪,戈德里克构建出分隔巫师界和魔法界的屏障后亦失去踪迹,与此同时黑白巫师家族爆发大战,连带着教廷参与陷入混战,大战过后,新的秩序建立。与此同时,萨拉查和戈德里克的部分弟子们在战争中失踪,一切故事在千年后继续。
  备注:此文与《命运·千年前》关联,为续篇。因多年未提笔,文笔等方面大概差了许多,也因出场人物陆陆续续,会更像群像文,时隔多年,写下此文,为的是给那些人物一个完整的结局,仅此而已。
  故事从原著的祖世代开始,子时代结束。
  人物卡片(待更新):
  艾维斯·布莱克:千年前布莱克家族家主次子,娶半精灵艾薇拉为妻,生女伊莉斯·布莱克,伊莉斯后拜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为师,为格兰芬多学院最出色的学生。
  艾薇拉·布莱克:半精灵出身,前世身死时得到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力量,本可以以精灵之身拥有近乎永恒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可是为了追随艾维斯,断然放弃,选择陪伴爱人的灵魂一起轮回,再度重生。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原名莱恩利·马尔福,千年前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第一个弟子,混血媚娃,拥有强大的力量,后因为一场意外重生回马尔福家族,感情很迟钝,深爱杰尔森而不自知。
  杰尔森·韦斯莱:千年前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第二个弟子,斯莱特林学院的实际管理者,为解咒师家族灭门后唯一的幸存者,后大仇得报,却为救莱恩利自毁灵魂,千年来丧失自我,不得自由。
  贾斯丁·乌姆里奇:千年前斯莱特林学院学生,性格扭曲,为杰尔森一事与莱恩利决裂,后亦穿越到千年后,是汤姆·里德尔的克星。
  汤姆·里德尔:斯莱特林最后的后裔,才华横溢,但因种种变故最终成为黑魔王为祸巫师界,一面对贾斯丁厌恶,一面又纠缠不清。
  凤凰福克斯:千年前戈德里克的弟子,真名索尔维斯·邓布利多,为邓布利多家族少族长,被戈德里克固定为凤凰形态守护学校。
  查莱斯·波特:现今格兰芬多学院级长(出场时),未来的哈利·波特是他的孙子。
  作者有话要说:  多少年了,我还是回来填这个坑了,哎。
 
 
第2章 重生
  圣芒戈是巫师界颇负盛名的医院,能在里面工作的治疗师个个都是毕业于霍格沃兹的佼佼者,而今天,圣芒戈里的妇产科正一片闹哄哄,一场罕见的“纠纷”正在上演。
  “男孩?”一个身着褐色长袍的男巫狠狠的瞪一脸尴尬的某个治疗师:“可半年前来检查的时候,明明说是个女孩。现在快临盆了,你说是个男孩?!”
  巫师怀孕初期是可以检验性别的,一般而言,孕妇都会前往圣芒戈找专业人士做检测,防止不恰当的检测咒语给自身或孩子造成影响,但像这种之前明明检查是女孩,可是推进待产室后再检测却是男孩的情况从未有过。
  “布莱克先生,请您冷静……”治疗师也不知如何解释。
  站在门口的正是博洛克斯·布莱克,其实孩子的性别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反常的现象,难道是中了咒?或者更糟?作为一个古老的黑巫师家族,博洛克斯更担心是这个:“我的妻子现在怎么样?”
  “据检测,您的妻子很好。”治疗师连忙道。
  “好了,博洛克斯,看上去这只是个小小意外而已。”另一个声音低沉的插进来,说话的是个和博洛克斯拥有相似面孔的男人。
  “阿克图卢斯……”博洛克斯扭头看了自己的堂兄一眼:“抱歉,我失态了。”他知道堂兄是在以独有的方式安慰他。阿克图卢斯严肃的点点头,吩咐几句就离开,他作为现任布莱克家族的当家人实在不适合守在这里。
  博洛克斯坐在椅子上等待,心头还是七上八下。
  两个小时后,产房里终于走出个治疗师,示意博洛克斯进去,博洛克斯急忙往里走,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妻子伊尔玛躺在床上正高兴的抱着一个襁褓,他终于松了口气。
  “博洛克斯,快看,我们的儿子。”伊尔玛满心喜悦。
  博洛克斯凑上前,刚出生的孩子皱巴巴的,不怎么好看,但一股激动之情就这么涌了上来,博洛克斯忘了先前的焦急和猜疑,他一把抱过孩子,小婴儿睁开眼,深灰色的眼睛似乎真的在看他。
  伊尔玛笑了,她打趣:“这可怎么办,我们准备的名字也用不上了。”自怀孕以后,婴儿房的摆设等等都是按女孩的标准做的:“叫什么呢?”
  其实两人偶尔也提过,女孩就叫沃尔布加,男孩就叫阿尔法德,不过博洛克斯看着孩子的眼睛突然有些走神,然后喃喃:“叫艾维斯吧。”
  伊尔玛一愣,默默念一遍,觉得还不错。
  于是夫妻俩第一个孩子的名字就这么定了下来——艾维斯·布莱克。
  转眼七年过去,如同这样的意外再也没有发生过,伊尔玛又生了女儿,还有个小儿子,令夫妻俩倍感自豪的是艾维斯作为长子十分懂事乖巧,从小就知道照顾妹妹和调皮的弟弟,而且从未看过这孩子哭泣过。只是每次带孩子们出去时,艾维斯总喜欢四处张望,就好像想从人群中找些什么。
  “艾维斯,看中什么了吗?”伊尔玛温柔的问。
  黑色卷发的男孩将视线从商店的窗户上收回,然后摇头:“不用了,母亲。”
  旁边的阿尔法德偷偷拉兄长的衣角,压低声音:“扫把……”年幼的孩子知道父母不会让自己玩儿童扫把,只能寄希望于哥哥。
  艾维斯扭头,就连妹妹沃尔布加也用小狗似的眼睛看他。
  艾维斯清咳两声,才道:“母亲,我能要那个扫把吗?”
  伊尔玛摸摸儿子的头:“当然可以。”
  沃尔布加和阿尔法德立刻发出欢呼声。
  “礼仪,恩?”伊尔玛提醒。
  两个孩子立刻收声。
  等伊尔玛付完帐,她突然凑到长子耳边:“刚才你在找什么?”
  艾维斯眨了下眼,然后摇摇头。
  伊尔玛沉默,很快就把这事抛在脑后,这种反常等长大就好了,大概孩子们眼中的世界和成人不同。
  艾维斯牵着弟弟妹妹的手,一路上还是忍不住在人群中张望。
  他在找什么?他在找他前世的妻子艾薇拉。
  艾维斯·布莱克记得自己是谁,他是迪夫·布莱克的二儿子,他记得在千年前他明明死在了山谷,至于死后,他不大确定,似乎有种模模糊糊的感觉,艾薇拉一直就在他的身边,不知过了多久,他被一股力量推入一道光中,于是,他出现在千年后,以又一个布莱克的身份。而千年后的世界和过去截然不同,当然布莱克家族也不同了,虽然顶着显赫的名声,但人数太少太少。真正令艾维斯吃惊的是那所叫做霍格沃兹的学校,戈德里克他们竟然开了所学校,而且还传承了千年,还有更令他吃惊的地方,据历史记载,斯莱特林阁下和戈德里克反目成仇了?说实在的,他不怎么相信。
  艾维斯想念自己的妻子,也想念自己的女儿。所以他极其宠爱沃尔布加,当然,对阿尔法德这个弟弟他同样是有求必应,要知道当年他的弟弟克里斯与他的关系可是差到谷底,相比而言,阿尔法德可爱多了。
  正因为拥有孩子的身体成人的灵魂,艾维斯一直以来表现的十分早熟,颇得父母喜欢,就连他现在的堂叔阿克图卢斯也挺喜欢他,因为他的堂弟奥赖恩还很调皮,而每次只要艾维斯带着几个孩子玩时,总是照顾的很周全。
  艾维斯唯一有些不自在的是现任父亲对孩子们的教导之词,坦白说,迪夫教导儿子时也很偏激,但那是两个方向,迪夫总说凡是布莱克想要的就去争取,无论对错喜欢就好。而现在无论是父亲博洛克斯或者堂叔阿克图卢斯只会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他们只能做对的事,比如崇尚黑魔法是对,麻瓜种的存在是错。
  对此,沃尔布加总是听的津津有味,阿尔法德则有些不大喜欢,艾维斯也不怎么喜欢这种论调,不过他从来不表现出来,也没有想着去改变什么,上辈子的教育已经深深的刻在他的骨子里——布莱克不会去干涉另一个布莱克的喜好或选择。
  艾维斯现在唯一的期盼就是去往霍格沃兹,如果说英格兰每一个小巫师都会去那里上学,那么他的妻子也会出现,他相信。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着,终于到艾维斯十一岁。
  这次是他的父亲博洛克斯带着他去对角巷买学习用品,艾维斯的脸上难掩喜色,却还是礼仪得体的跟在父亲身边。
  博洛克斯不屑的看了眼喧闹的街道和那些显得疯疯癫癫的孩子们,再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他不由感到骄傲,他们这一脉虽然是分家,但艾维斯是整个布莱克家族最有黑魔法天赋的孩子,必然会有大出息。
  “父亲,我能自己去买。”艾维斯突然开口,他压下胸中涌起的激动,他感应到了什么,一股很熟悉的魔力气息。
  博洛克斯一愣,想了想,却没有拒绝,他一向放心这个儿子:“那中午在书店碰面。”说完,博洛克斯就离开,他正好可以去翻倒巷买些东西。
  艾维斯直到父亲走远,才迈开步子,然后是小跑起来,边跑边左右看,很快,他又来到对角巷的入口处,终于,他看到了一抹金色的身影。
  “艾薇拉!”他激动极了,那就是艾薇拉,金色的长发和琥珀石一样的眼睛,那个现在和他一样年纪的女孩也正看向他。
  “艾维斯!”艾薇拉几步走上前,千年前死去前,她保全了两人的记忆,她知道他们会同一时刻转世,但转世在哪,她不清楚,但他们身上有着前世的牵绊,她一直相信他们会再相见。
  艾维斯咧开嘴笑起来,然后一把把艾薇拉搂在怀里,在她耳边低语:“我终于找到你了。”
  艾薇拉也歪着头傻傻的笑。
  这一幕,倒是震撼了不少进进出出的巫师们,有些巫师认识艾维斯,知道他是布莱克家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孩一点也不眼熟,而且……
  这时,一个声音响起:“基恩小姐,这位是……”
  艾维斯这才惊醒般抬头看过去,是站在艾薇拉身边的中年男人,褐色头发蓝色眼睛。
  “啊,邓布利多教授……”艾薇拉也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她先对艾维斯道:“这是霍格沃兹的变形学教授,负责接待新生的。”说着,她调皮的吐吐舌头,指向自己,所指一目了然。
  艾维斯恩了声,几秒钟后才很有礼貌的道:“我是艾维斯·布莱克,艾薇拉的朋友,没想到她今天会来对角巷。”
  阿不思·邓布利多闻言也呆了几秒,他打量了一番艾维斯,有些疑惑,却还是点点头。
  “教授,我可以让艾维斯带我去买东西吗?”艾薇拉轻声问。
  “这……”邓布利多有些不放心,布莱克家族对待麻瓜种的态度从来就是反对,他还没弄明白这个布莱克小孩怎么会交个麻瓜种朋友。
  “您可以跟在后面。”艾维斯明白对方的顾忌,他说完就拉着艾薇拉往前走。
  艾维斯关切的询问妻子的境况,在得知对方是个孤儿但已经被一户好心人收养后,他心疼之余才放下心。
  “你又是布莱克?”艾薇拉小声打趣:“布莱克家族又得头疼了。”
  艾维斯忍不住揉女孩的脑袋:“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好了。”千年前他就是布莱克家族的异类,千年后,不得不说,估计也会是。
  艾薇拉突然沉默:“我不知道……”她的力量比前世作为巫师时要强大,也许这次能活的久一点,但她不确定。
  “不要想太多。”艾维斯牵着女孩的手往成衣店里走:“这辈子还长着呢……”
  邓布利多不远不近的跟着两个孩子,他听不到两个孩子的低语,但他能看懂那份亲昵,看得懂那个布莱克男孩看向艾薇拉眼中所流露出来的真心真意的喜爱,他还看到男孩直接给艾薇拉付账,艾薇拉也不推辞。
  两个孩子认识很久了吗?
  在麻瓜界?
  博洛克斯中午从书店领走儿子,他并不知晓此事,只觉得有些巫师路过时看过来的眼神怪怪的。
  接下来的日子,艾维斯也没找到空闲出去,因为沃尔布加和阿尔法德天天缠着他,阿尔法德甚至还偷偷抹眼泪,说什么哥哥去学校就不会陪他们玩了,艾维斯既觉得无奈又觉得好笑,只得天天骑着扫把带着弟弟妹妹在空中飞,而一向注重规矩的伊尔玛笑了笑却没有阻止。
  九月一日,艾维斯拖着行李前往车站,在和父母告别后,他抬脚准备往车厢走。
  “艾维斯……”伊尔玛轻轻唤道,她走上前,低头:“好好照顾自己。”
  艾维斯一怔,想到了什么,道:“母亲,要是我被分到另外的学院,要不要紧?”一直以来,布莱克家的教育就是进斯莱特林学院,但艾维斯不想去,一来他对斯莱特林没有什么好感,再怎样千年前也压了布莱克家族那么些年,二来,他想和艾薇拉在一起。
  “不需要担心,孩子。”伊尔玛忍不住嗤笑,一向稳重的儿子竟也会担忧了,怎么可能呢,艾维斯懂事、知礼、拥有强大的黑魔法天赋,本就是天生的斯莱特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