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炮灰前任自救手册[快穿]——糯米饼

时间:2020-03-25 18:26:39  作者:糯米饼

   文案:

  自从绑定自救系统后以后,夏长寒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系统:你得逆袭,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夏长寒:不,我做不到
  系统:你可以勾搭渣男的靠山,比如他妈/他姐/他未婚妻/他上司/他领居家的二舅的妹妹
  夏长寒:不,我做不到
  系 统:完不成扣绩效
  夏长寒:我会努力的!
  夏长寒作为时空局的虐渣小达人多次受到领导表彰。在年终总结大会上为新同事传授经验时,她眼含热泪:“我只有四个字送给大家-身体力行”
 
  #论咸鱼受夏长寒如何翻身做攻却被压的更狠#
  #每个世界的女主都是同一个人#
  #女主双洁,放心食用。
  一句话简介:论后妈是怎样炼成的
 
 
第1章 和渣男他妈结婚了(一)
  夏长寒骑在楼顶的矮墙上晃悠着悬空的右腿,不禁陷入了沉思,为什么她每次的出场方式都如此震撼人心。
  【叮:本次世界任务,重回娱乐圈,完成虐渣自救任务】
  夏长寒麻利地翻出了世界大纲。
  原身是娱乐圈的当红小花,姿色出众,美艳动人,却是个恋爱脑。在最炙手可热的时候急流勇退,一门心思捧恋人简明上位。
  简明哪怕在娱乐圈籍籍无名,也凭着夏长寒的资源堆砌在今年的金马奖上斩获了最佳男主角。更何况简明也不是泛泛之辈,他的母亲简一弦是商界巨擘,华年集团旗下的山水传媒牢牢把持着娱乐圈的半壁江山,简明耳濡目染之下也学了一身本事,否则也不会在其母的刻意冷落下爬到影帝的高度。
  当初简明许诺得到影帝之时就是娶夏长寒之日,深爱着简明的夏长寒自然想要在他拿到最佳男主角时宣布两人恋情。
  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简明早就劈腿了当年她隐退之前与她同称“并蒂花”的顶级流量白幼悠。
  白幼悠看中了简明华年集团的继承人身份,得知两人是多年的恋人关系,下定决心要铲除这个妨碍她嫁入豪门的绊脚石。
  夏长寒隐退多年,人气手段自然比不上依旧活跃在圈子里的白幼悠。更何况她在圈子里的人脉全都不计后果地用到了简明身上,到现在已经没什么手段可以助简明更进一步了。
  简明见夏长寒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果断抛弃夏长寒,转头和白幼悠勾搭成奸。他直接在微博公开恋情,话里话外表示一直以来全靠女友的提携才有他的今日,两人鹣鲽情深,相伴意长,不久后就要订婚了。
  夏长寒深受打击,不相信情郎就这么背叛她,连夜跑去质问简明,简明谎话张口即来,骗她说是他被迫的,白幼悠手里有他的把柄,爆出去足以令他身败名裂,万人唾骂。
  要不说夏长寒是恋爱脑,这种弱智借口她都相信了,还一心以为情郎深爱着她,只是迫于无奈才和白幼悠虚与委蛇。
  接下来的几个月,夏长寒处在无尽的煎熬之中,她看着简明和小三秀恩爱,郁郁不可终日,最终心态崩了,走上了极端
  夏长寒跳楼了,摔得脊椎错位,终身瘫痪。
  渣男却与小三双宿双飞,简明后来继承了庞大的家业,白幼悠也如愿以偿当上了豪门贵太。只有原身在病床上度过了凄惨的半生。
  原身死后得知真相以灵魂为代价和时空局签订合约,时空局的雇员夏长寒就被投放到了这个世界。
  剧情已经进行到了原身跳楼这里。
  “好好的姑娘,怎么这么想不开呢,”夏长寒嘀咕了一句,瞧了瞧楼下记者已经来的差不多了,紧了紧领口就开始哭。
  她哭的压抑又克制,力求做到梨花带雨,我见犹怜。若是涕泪横流的话,上镜太过难看,就算占十分理,别人的恻隐心也只有七分,她想明天上热搜以后获得粉丝和路人的同情自然要哭的好看一点。
  顶楼的楼梯间里突然传来一阵快门声。
  在场的警察分不出精力去管藏在楼梯间的狗仔,他们紧张地看着一个五十岁上下,慈眉善目的老警官。
  老警官笑眯眯的劝夏长寒:“丫头,有什么烦心事说出来,说不定叔叔可以帮你解决呢。”
  夏长寒红着眼睛摇摇头:“你们解决不了。”
  “解决不了也可以说一下,人多力量大嘛,众人拾柴火焰还高呢。”
  夏长寒小声抽泣:“移情别恋你们怎么解决?”
  围观的狗仔耳朵马上支棱起来,有新闻!
  老警官心头一突,情感问题是最难劝的,若是小丫头欠钱他们还可以帮还,男友劈腿总不能真把她男友腿劈折喽。他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傻丫头,何苦为了一个男人葬送了大好的年华。”
  “你不懂,我陪着他从无名小卒到金马影帝,用尽手段帮他铺路。他说不喜欢圈里人,我在最红的时候退出娱乐圈,他说喜欢贤妻良母,我为他洗手作羹汤,他却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劈腿白幼悠!”
  夏长寒说着,热泪一串串地滚落下来。
  老警官对娱乐圈的事情不了解,那些记者却如数家珍,白幼悠前段时间官宣,微博瘫痪足足两个小时,各路明星和微博大V纷纷转发祝福,这新闻要是爆出来,可有热闹看了。
  已经有心急的狗仔开始手机编辑消息,准备抢占头条,这种牵扯到当红小花和影帝的年度大瓜可遇不可求,操作好了能狠狠赚一波流量。
  #惊!新晋影帝竟然脚踏两条船#
  #厉害了!白幼悠竟然是抢人男朋友的小三#
  #来来来,给大家爆一个惊天大八卦,事关“并蒂花”与某影帝的三人行#
  这边狗仔忙着抢头条,那边老警官还在苦劝夏长寒:“丫头,你先下来,和叔叔好好说道说道,有叔叔给你撑腰,咱们去揍他一顿出气都行。”
  夏长寒抹了抹眼泪,鼻头红红的看上去既可怜又可爱:“我又何尝没有去找过他,他眼里只有白幼悠,对我又打又骂。”
  周遭的警察听后都面露愤愤之色,劈腿已经够渣了,竟然还是个暴力分子。
  狗仔们竖着耳朵边听边打字,双手疾飞,拼音九键摁出了电脑键盘的效果。
  #牛逼了我的简明大影帝,你竟然暴打女友!#
  #简明人设全崩,身陷劈腿家暴门#
  夏长寒见铺垫的差不多,四楼协助救援的警察蓄势待发,她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面上浮现一丝决绝之色,这简直就是个明晃晃的信号,就差对着警察高喊我要跳楼了。
  有个看上去比较机灵的小警察成功接收到了她的信号,猛地扑上去,一把抓住了夏长寒的脚踝。
  警察“哄”的一声冲上去救人。
  系统悄无声息地出现:“您可真拼。”
  夏长寒:“客气了”
  系统挺佩服夏长寒二话不说就跳楼的勇气,问:“你不怕摔死?”
  “我一条腿勾着矮墙,掉的那么慢,这要是能摔死,只能怪那群警察素质不行了。”
  系统:“万一他们反应不过来呢?”
  夏长寒幽幽的说:“顶多任务失败你回炉重造。”
  回炉重造是时空局针对完不成任务系统开发的一项惩罚措施,任务失败的系统需要回AI中心接受为期三百个工作日的继续教育,等继续教育完成后通过再上岗考试才能回到岗位。
  系统想了想继续教育的可怕场景抖了一下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夏长寒和系统嘴炮完了开始酝酿情绪,等被救起来以后全身发软瘫坐在地上。她呆若木鸡,两眼直勾勾地盯着前方,泪珠子噼里啪啦往下掉。
  老警官蹲在她旁边问道:“感觉怎么样。”
  夏长寒不言不语,只有眼皮动了一下,老警官一看坏了,不会吓傻了吧。他紧张地看着夏长寒:“丫头,快醒醒。”
  老警官喊了好一会夏长寒都没反应,他十分担心,转头正要喊医生过来,夏长寒忽然浑身一颤,眼睛里有了神采。她慢慢转头抱住老警官,一脸后怕地说:“幸好有您在,我以后一定好好活着,再也不会为了男人要死要活了。”
  眼前的小丫头就像一根细嫩的青竹,被风雨摧残过后非但没有折断,反而变得生机勃勃,更加坚韧。老警官抚着夏长寒的背,露出欣慰的笑容:“想开就好,想开就好啊。”
  等到夏长寒情绪稳定下来以后被扶上救护车,直奔医院而去。
  华年大厦顶层。
  简明站在简一弦的办公室门口来回踱步,眉头拧成了疙瘩。网上关于他劈腿家暴的头条仿佛一夜春笋齐齐冒出头,十条热搜有六条都和他有关,剩下四条里头还有两条是夏长寒跳楼的新闻,微博骂声一片,形式对他十分不利。
  还没等和经纪人商量出个处理章程就接到了总裁办的电话,简明赶紧放下手头上的事赶了过来。
  他妈召他过来十有八九也是为了这件事。简明停下步子,站在门前右手抬起又放下,他踌躇了一会儿,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一道冷清中透着肃然的声音传出:“进来。”
  简明来顶层的次数屈指可数,没有简一弦的传召,不会有人轻易踏足这里,这也是他第二次来,第一次还是他被简一弦过继成儿子的时候。
  办公室非常大,几乎占了华年集团顶层的全部面积,简一弦居于其中不显得渺小,反而与这偌大的办公室相得益彰。她穿着剪裁得体的素白衬衫,端坐在落地窗前头,正埋头处理文件。
  简明走到简一弦面前,抿了抿唇,有些心虚地开口:“母亲,您喊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简一弦没有作声,她摘掉眼镜,抬起手慢慢揉按着鼻梁,宽松的丝绸袖口滑落,露出一截光洁如玉的手腕。
 
 
第2章 和渣男他妈结婚了(二)
  简明不经意间瞥见他妈的凝霜皓腕不由晃了晃神。还没等他回过神,裹住那截手腕的袖口上微微移动,袖口上的深蓝色水晶袖扣折射出的光线照进简明眼中,刺激的他眼睛生疼。
  简明不敢动弹,直到眼底涌上泪花,简一弦才放下手,十指交叉,冲桌子右侧抬了抬下巴。
  桌子上摆着个乳白色的ipad,简明拿起ipad,一行加粗黑体标题映入眼帘:《华年集团的继承人品行不端,是个劈腿家暴的渣男!》
  简一弦睁开眼,目光如冰,冻得简明血液都要凝结了:“知道集团的股票跌了多少百分点吗?”
  简明惊出一身冷汗,急忙道:“我可以解释。”
  简一弦打断简明,淡淡道:“在以前我就不同意你进娱乐圈,但你不听我话,执意要在那摊浑水里面搅合,看你年幼,我不欲与你计较,只是勒令下面的人不要管你。前段日子见你拿了影帝,本来以为你能在浑水里头翻出浪花也算是有点本事,却没想到今天竟然爆出这么大的丑闻,看来我需要重新衡量你作为一个继承人的能力了。”
  简明暗暗咬牙,他是简一弦过继的儿子,简一弦既然能过继他,肯定也能过继别人。他赶紧垂头认错:“是儿子的问题,儿子一定完美解决掉这件事。”
  简一弦十指交叉,看向简明:“依照目前的形势来看恐怕你解决不了,趁着官媒还没点名,我先替你将这件事压下去,之后如何看你自己。我的继承人在外面的形象不允许有一点崩塌。”
  简明心中一凛,简一弦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如果他不能成功挽回形象,恐怕简一弦要放弃他了。
  简明还不知道夏长寒芯子已经换了,以为她还是那个很容易拿捏的傻白甜,舆论方面有他妈压着,他对处理这件事变得信心满满,于是对简一弦说:“儿子马上回去解决。”
  简一弦挥挥手,“去吧”。
  等简明离开后,简一弦目光落在ipad上晃眼的黑色标题上,若有所思:“不错的小姑娘,可惜了。”
  被简一弦评价为不错的小姑娘正在厨房愁眉苦脸地切黄瓜。
  她出院后回到家里饥肠辘辘,揉着肚子准备找点东西吃,揉着揉着发现不太对劲,掀开衣服一看肚子上一圈小肚腩。
  夏长寒:“……”就算退出娱乐圈了也不能这么放纵自己吧。
  一周以后她还有个晚会要参加,身材走样穿礼服肯定不好看,得抓紧时间减肥。
  夏长寒从冰箱里拿出一根脆生生的黄瓜和几个圣女果,半根黄瓜切片敷在脸上,半根黄瓜塞进肚子里。
  等圣女果也吃完以后,肚子好歹不会咕咕叫了。
  夏长寒在屋子里溜达两圈,大体掌握了房子布局,等溜达完基本消了食,她趿拉着鞋,慢吞吞走进书房,打开电脑,下了一套郑X燕减肥操,顺便刷了刷微博头条。
  简明微博底下骂战四起,一片腥风血雨,水军都被淹没在茫茫的声讨大军之中。
  夏长寒笑呵呵地关了微博,点开郑X燕减肥操,精神抖擞地跳了起来。
  系统瞅了一会儿,夏长寒抖手抖脚的动作像跳大神一样太辣眼了,忍不住委婉地说:“您有点落伍了,这年头的年轻人减肥都去健身房。”
  夏长寒气喘吁吁:“如果我在这个档口,呼……在健身房出现,呼……肯定会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
  系统听完没回话不声不响的消失了,夏长寒已经习惯系统的神出鬼没,也没在意,擦了把汗继续跳,直到跳完两套才冲澡睡觉。
  第二天天擦亮,夏长寒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用冷水搓了把脸,强打起精神坐到电脑前,迷迷糊糊地点开微博。
  只扫了一眼夏长寒就精神了,#论母猪的产后护理#明晃晃地挂在热搜第一位上。
  微博上面关于她和简明的热搜一夜之间撤的干干净净,仿佛一块石子投入湖中,只激起些许涟漪,转瞬间恢复平静。
  夏长寒坐在电脑椅上半晌没动,这是哪路神仙在帮简明,昨天算是白折腾了。
  这道题我会答!
  系统蹦跶出来:“是简明他妈!”
  简明他妈?夏长寒翻了翻世界大纲,大纲里面对简明他妈的介绍只有寥寥数笔,是简明的继母,同时又是商界巨擘,权势通天。
  简明有这么硬的靠山,还虐什么渣,自什么救,回家种地算了。
  系统:“不要有这种想法,完不成任务咱们会被回炉重造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