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原来你一直想撩我[快穿]——我在山南养猪

时间:2020-03-26 12:14:30  作者:我在山南养猪

 

 
 
文案:
 
刘敛,高级文明特立机构――时空管理科的小霸王,凭借超强的武力值在时空管理科作威作福。直到有一天把科长刚带回来的一袋能量石摔进了时空门。
 
  刘敛(尔康手):救我!
 
  众人:拜拜了您嘞!
 
  刘敛被科长一脚踹进了时空门,责令回收能量石。然后他发现事情并不简单:“兄台你这胎记有点眼熟啊~”
 
  各小时空内。
 
  刘敛:陛下,此陨星乃不祥之物,交于本神使处理吧!
 
  某人:朕并不在意。
 
  刘敛:我就要!
 
  某人:拿你自己来换。
 
  刘敛:人家好喜欢你机甲上的宝石,能不能送给人家?
 
  某人:不能。
 
  刘敛:人家要嘛,要嘛~
 
  某人:……
 
  刘敛:总裁,你这戒指可不可以借我看看?
 
  某人:不可以。
 
  刘敛:嘤嘤嘤,你变了!
 
  某人:……
 
   
 
  刘敛:来一起逛地图啊~
 
  某人:我是直男,不约。
 
  很久以后刘敛:离我远点
 
  某人:我弯了,你要对我负责!
 
1、1V1,he,精分攻×武力值爆表流氓诱受
 
2、苏爽白甜
 
3、以上为暂定世界
 
4、第一次写快穿,在节奏上可能会有问题,会在过程中逐渐调整的。
 
  ☆、第 1 章
 
  露天祭台上,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的祭祀用奇怪的语调高声念着祝语,鼓乐声起,深沉的钟声在天地间回荡。戴着牛头面具的巫女围着祭坛跳着奇特的舞步,百姓朝着祭祀台方向跪拜。
  随着鼓乐声的变化,巫女们停下了舞步,众人目光落在了祭坛上。
  身着华服的年轻帝王高举着宝剑,在祭祀的祝福中,将剑深深刺入祭坛。这是南阳开国几百年来的习俗,喻意一剑定江山。帝王手中的剑也不寻常,是从南阳开国皇帝那时流传下来的。
  就在此时,风云骤变,祭坛百米之上出现一个大洞,洞中雷电交加,从中掉落下一个人。
  刘敛在空中划拉着手臂破口大骂:“南昱风,你个死变态,等爸爸回去,必定踹回去!”
  就在距地面十米时,刘敛周身金光大闪,被包裹在一个金色的护盾之中,缓缓下落,待人触碰到地面,金盾又突然消失了。
  “这时空门竟然开在半空中,差点出师未捷身先死,多亏有你在果子,谢谢了!”刘敛拍了拍浮在空中的人工智能果子。人工智能传出甜甜的萝莉音:“不客气,小敛!”
  发现异常,带刀侍卫蜂涌上了祭坛,将帝王一圈圈的护在中间。
  刘敛本被这万民朝拜的景象惊住了,听闻身后传来了动静,便转过了身,目光落在了包围圈中华服男子脸上,眼睛一亮:“哇,帅哥~”
  果子看着刘敛这一副花痴样,提醒道:“小敛,他是南阳国皇帝,你泡不起的。”
  刘敛可谓是时空管理科的鬼见愁,科里凡是长的有几分姿色的不管背景如何都被他调戏过,这下看上南阳国的皇帝了:“这世上没有爸爸泡不起的人!”
  果子继续泼冷水想让刘敛清醒点:“对方是小时空的关键人物,俗称气运之子,惹他们不快会死的很惨的。”
  听果子这么说,刘敛消停了点,但眼睛里还是跃跃欲试。
  看着一人一球旁若无人的用听不懂的语言聊着天,这人还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皇帝,侍卫凶狠地问道:“你是何人,竟然破坏祭祀大典!”
  祭祀大典?刘敛杏眼滴溜一转,用这个世界的语言说:“神君在神殿听到你们的祈愿,便派遣本神使来为你们降下福祉。我叫刘敛。”
  话落祭坛下传来一阵哄闹。
  “神使降临南阳了。”
  “是神使啊!”
  “你刚看到天上那洞了吗,里面还有雷,肯定是前往天宫的通道啊!”
  ……
  刘敛傲娇的抬了抬头,呵,没见识。
  南昱风,也就是帝王,走到刘敛跟前,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敛一眼,嘴角噙着一抹微笑:“没
  想到,神使竟是这般放荡不羁的模样。”
  刘敛拍拍南昱风的肩膀:“没事,少见多怪,习惯了就好。”
  南昱风侧过了身,似是有几分嫌弃。刘敛到时并不在意,自然的收回了手,毫不尴尬。
  果子在天上飞了几圈,又啪嗒啪嗒飞到刘敛身边,小声哔哔:“小敛,能量石在皇宫。”
  “什么!神君大人找我?”刘敛讶异道,然后马上在地上打起了坐,眼睛紧闭着,面部表情丰富,一会严肃,一会笑,像是在和谁交流着什么大事。
  果子:???
  片刻之后,刘敛站起了身,神乎其神的说道:“神君大人被你们的诚意打动,刚传讯给我,让我留在南阳,日日为南阳赐福,直至被神君大人召回。”果子若不是知道压根没有什么神君,差点都信了!更何况这些百姓。
  祭祀台下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国师,百姓全都被带动了起来,大喊“国师!国师!”
  这一切南昱风看在眼里,若有所思,然后走上前问刘敛:“神使可否愿意担任南阳国师一职?”
  刘敛看向南昱风,笑道:“乐意之至。”
  祭祀之后,南昱风邀文武百官入朝同饮,并对各个官员上一年的功绩论功行赏,刘敛以一句天人不食人间烟火以及与因神君交谈精神劳累为由拒绝参加筵席,于是南昱风直接让宫人将刘敛领去了寝宫。刘敛到达安排的寝宫后,凳子还没坐热乎,就拎着果子去找能量石了。
  “果子,确定是这里吗?”刘敛穿着夜行衣,和果子躲在假山后。
  “能量检测显示就在这里。”果子严肃道。
  能量石在藏宝阁内,而藏宝阁顾名思义有重兵把守。刘敛不明白一颗破石头为什么能进藏宝阁,撇去能量石蕴藏的能量不说,它的外表就是一块破石头,还没鹅软石看上去珍贵。
  蹲了一个时辰,刘敛发现,除去门口的几个守卫,每批巡逻的守卫之间有30秒的间隔。计算好时间,刘敛趁着间隔配合果子全息投影的视觉干扰,进入了藏宝阁。
  跟随着果子的指示,刘敛找到了能量石。可是,这眼前的能量石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小可爱了,现在变得如篮球一般大小,还在散发着光。
  “这怎么回事?”刘敛问道。
  “根据资料显示,主世界的物品掉落会随即改变形态,至于这光,好像是在外散能量。”果子查了查数据库回答道。
  带回能量耗尽的能量石,刘敛可想而知南昱风那死变态多半又要踹他进时空门。顺便一提,南阳皇帝和科长是同名,就是这么巧。
  “果子,那快回收啊!”刘敛催促道。
  “好嘞!”果子应道,开始回收能量石。
  一阵金光闪过,能量石还在原处,又一阵金光闪过,能量石还在原处,无数道金光闪过,能量石还在原处……
  刘敛:???
  果子:“刚检测能量石已经有主,除原主人赠与,不可强占……”
  刘敛:有主?这什么设定!
  藏宝阁外传来一阵阵脚步声,“大胆贼寇,偷东西偷到皇宫来了!”刘敛和果子面面相觑,果子尴尬:“哈…哈哈,应该是回收时的金光引来的。”
  刘敛:我要你何用?
  正当刘敛和果子准备溜之大吉的时候,藏宝阁的门开了。
  “朕没记错的话,国师不该是在寝宫吗”刘敛身体一震,南昱风怎么来了,他不该在筵席上吗!刘敛转过身,嘿嘿一笑,伸出爪子搭上南昱风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陛下没记错,但我夜观星象,掐指一算,发现这藏宝阁中有一不祥之物掩住了帝星万分之一光辉,这可不是小事,于是我赶紧过来了。”
  “哦?是何物。”南昱风饶有兴致的问道。
  “就是它。”刘敛指向能量石。
  “国师确定?”南昱风如墨的瞳仁闪烁着精光,目不转睛的看着刘敛,刘敛被看的打了一哆嗦,“这块陨星,乃南阳国宝,圆木大师曾说它可保南阳五百年安定,现南阳已无战乱、风调雨顺二百多年,国师确定是这陨星遮了帝辉?”
  刘敛一阵心痛,我滴乖乖,散了两百多年的能量了,希望科长知道后不会把自己吊起来打。
  “确是。况且南阳无战乱是因南阳国盛民强,外邦不敢来犯;南阳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因为陛下治国有方!并非这陨星的功劳。为陛下安危,请将这陨星交给本神使处理了。”果子如果有手就开始鼓掌了,这彩虹屁吹的。
  南昱风勾了勾嘴角:“可朕并不信你。”
  刘敛问:“我可是天上来的神使,你不信我?”
  南昱风挑眉:“朕确实更信圆木大师。”
  刘敛:打扰了,再见。
  可能量石事关身家性命,刘敛还想再努力一把,他凑到南昱风耳边轻声说:“这陨星遮了帝辉,会损害你的真龙之气!”
  南昱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转向刘敛时却面色如常:“朕并不在意。”
  刘敛想继续说,却被南昱风打断了:“国师该回去歇息了。”说完,转身就走。
  国师府内。
  “为什么!古代的皇帝不该对这些很在意的吗,他怎么能不在意,脑子被驴踢了吗?”刘敛在寝宫内,翘着二郎腿破口大骂,毫无国师该有的样子。
  “我觉得他信了你才是脑子被驴踢了。现在这能量还在外散,想想现在这可怎么办!”果子在刘敛身边记得转圈圈。
  “你别转了,看的我头晕。都散了两百多年了,多散个几年也没关系。就算散光了,反正当初有那么多能量石掉进了小时空,少收回几块,南昱风也不知道。大不了这块不要了!”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使狠狠地啃了一口苹果。
  “呸!你不知道时空管理科的每一块能量石都是有入库记录的吗。”果子真是操碎了心。
  刘敛蹭的一下站起来,瞪大了眼,看向果子,一阵哀嚎。
  ……
  “陛下,那陨星……”福总管担忧的看着南昱风。
  南昱风翻阅着手上的奏折,并无搭话,心无旁骛的批复奏折。案几上的奏折批阅完毕,南昱风放下了手中的笔,“国师有一句话说的不错,‘南阳无战乱是因南阳国盛民强,外邦不敢来犯;南阳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是因为先祖治国有方’。鬼神之事,朕不信。何况民间方术盛行,从天而降并非难事。而且,你没发现我们的国师大人似乎对国宝很感兴趣吗?”
  “那为何还给他国师之位?”福总管不解。
  “百姓都叫他国师,朕能不给吗?并且他的方术似乎比旁人厉害了几分。朕也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本事,最近宫中太清静了。”南昱风回答。
  南昱风走到窗边,抬头看向星空,即使月光很盛,帝星在夜空之中也熠熠发光,丝毫没有刘敛所说的被遮掩之象。倒是发现天府星入夫妻宫。一阵微风拂过,牵动起他的青丝,飞扬的长眉轻挑,南昱风轻喃:“朕的皇后来了……”
  
 
  ☆、第 2 章
 
  早上七点钟果子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闹铃声,刘敛一下子蹿了起来,穿上白色的国师长袍,朝着皇帝寝宫走去。刘敛这人好好说话,端好姿态,乍一看还真是风度翩翩,仪态万千,像个风光霁月的仙人。来往的宫女太监都被他这“仙人之姿”唬住了,内心感叹,不愧是国师,还有那神兽果子大人,一看就不是凡物可比的。
  “小敛,你要做什么呀,还让我定了闹钟。”果子围着刘敛好奇道。
  “我以后每天起这么早,劝南昱风让我将那不祥之物处理了,还帝星辉光。啊!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感动天感动地,南昱风早晚会被我的一片苦心所感动。”刘敛处在自我陶醉之中。
  果子又来泼冷水了:“南昱风5点就上朝了……”
  刘敛:???
  真是浪费感情,刘敛转身就走。
  “小敛,你又要去哪?”果子问。
  “藏宝阁。”刘敛道,“虽然石头外放能量可能已有二百多年,但也不能就此放弃治疗了,昨晚来不及。今天我们去把能量护盾安上,不能阻止它外放能量,但收集外泄的能量还是可以的。”
  “今天也要偷偷去吗?”果子问。
  “我刘敛,国师~当然是从正门进。”刘敛说。
  不过,刚走到门口就被守卫给拦了下来。“国师大人,藏宝阁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本国师夜观星象,发现藏宝阁中有不祥之物。奈何陛下并不在意。陛下是紫微星降世,并不在意万分之一的光辉被遮掩。可是你可知那万分之一的光辉,也普照着南阳国土啊!失去那光辉。”刘敛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侍卫听着皱了皱眉,焦急问:“国师大人,那可如何是好?”
  “让本国师进去施法将那邪物给镇住!”刘敛说,说着就往藏宝阁内走。两把剑横出来挡了刘敛的去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