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朝暮[前世今生]——Linxi夕公子

时间:2020-03-26 12:16:57  作者:Linxi夕公子

 文案:

 一个是至高无上,教他功法,助他渡劫,赐他尊号,却没有情缘。
 
一个是平平无奇,陪他踏六界、聚元神,重迎心上人回归。
 
我爱的和爱我的,该作何选择?
 
——下回换我主琴,你来辅瑟。
 
——你若学会,便由你主琴。
 
——你说我们现在像不像凡间躺在床上的夫妻?
 
——你又要取笑我女子扮相么?
 
——夫君~
 
冰山禁欲攻x可爱主动受,
 
进阶/甜虐/古风/仙侠/玄幻/师徒/替身
 
 
 
  ☆、虚泽渊境
 
  一片水泽之上。
  白蒙之中,周围什么都没有,望不到边际,亦辨不清方向,只知道自己的身子一直在往前行进。
  远处梨花树下,影影绰绰两个白衣身影。
  慢慢靠近,两人好似都在抚琴。能听到琴声悠扬悦耳,却怎么也看不清面目。
  只见右侧那人抚了几下后,便将手从另一人肩上滑至胸前揽住,略带不满地说道:“下回换我主琴,你来辅瑟。”随后转身,仰靠在那人背上。
  “你若学会,便由你主琴。”
  突然,一阵寒意袭来。
  只见那冰冻由远处迅速结来,将原本通透倒映一切的水泽化作了一层雾面冰块。
  “你结下这虚泽渊结界,可是想好了与我死生不复相见?”一声绝望传来。
  只见那抚琴之人已被冻结,另一人跪坐在地上,右手滑过那冰人的脸:“你这般绝情,我又怎会放过你?”
  那冰人蓦地化作一张鬼脸,朝着自己冲来。
  “啊!”朝言一惊,从床上猛然坐起。
  是梦。
  朝言用衣袖擦了擦额头被吓出的汗珠,心依旧狂跳不止。他下床,倒了杯水喝,努力让自己平复心神。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梦到这样的景象了。
  虚泽渊?
  朝言回想起梦中那人提到的地方。
  那虚泽渊,不就是净水临渊和荒芜境的交界之处么?
  ---------------------------------------------------------------------
  今日,是三哥子芒上四梵天的日子,朝言和另外兄弟三人一同为子芒送行。
  “此番前去那四梵天,日后怕是极难再相见了。”说话之人正是朝言,他眼神清透,一身黑衣飒爽,手上一把玉骨扇漫不经心地转动着。
  “子芒,你可曾想好了?”一位身着浅色蓝衣之人,背手而立。微风拂过,衣袂轻扬。他一脸担忧地看着前人的背影,柔和问道。此人便是老大鲲池。
  站在最前的褐衣之人,正是老三子芒。他停下脚步,伫立良久,右手紧紧握住背在身上的金色长弓,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略显凝重,双眉紧蹙。
  “走吧走吧走吧。你既已下定决心,便无需多留了。”说话之人身着暗红华服,双手抱胸,见子芒迟迟不答,一脸不满。
  “锦轩,不得胡言。”鲲池伸出左手拦在老四锦轩身前。
  “我有说错吗?我们五人当初便起誓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如今他为了那扶桑,竟要离开,大哥,你总是这般偏袒他。”锦轩转头看向鲲池,又满脸怒气地瞟了瞟子芒。
  “我们也说过‘隔河山而不爽斯盟,历岁月而各坚其志’,锦轩你就不要为难他了。”朝言收起手中之扇,走到子芒身侧,看向天空说道,“再说了,子芒既被那青帝老儿收去成为麾下坐骑,也算升了职了,将来若是魔界来犯,我们还能借着子芒的面子向四梵天搬一搬救兵不是?你说是吧,子芒。”
  朝言侧脸,向子芒露出一个轻松温暖的笑脸。
  “朝言。。。”子芒扭头对上朝言的笑脸,心头一暖,这个小五啊,总是这样,什么事对他来说,都不算事。
  子芒回转身来,朝身后的鲲池恭恭敬敬长长久久地作了个揖:“大哥。”
  又微微侧了侧身,朝另一边一直都沉默不言的白底浅金暗纹衣着之人作了个揖:“二哥。”
  然后看向锦轩,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四弟。”
  最后满脸不舍地向身边的朝言施礼,朝言一把托住子芒双臂,道:“三哥,你我何须如此。”
  子芒放下手,对着大家说道:“至此之后,子芒怕是不能常伴各位兄弟左右,但‘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一语,子芒断不敢忘。他日犹乐境有需,子芒定竭尽所能。“
  鲲池点了点头。锦轩哼了一声,别过头去。老二铄金依旧远远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朝言看了看大家脸色,堆着满脸笑容,搂住子芒肩膀,说道:“行啦,走吧走吧,再不走可要遭青帝老儿闲话啦。”说完顺手推了子芒一把。
  子芒被推得踉跄了几步,回头看了看身后四人,握了握拳,转身化出真身翅膀,朝天阙飞去。
  朝言目送子芒直至没了身影,回身走向鲲池:“回去吧,鲲池。”
  鲲池点了点头,和朝言并排而行。
  身后,锦轩和铄金也跟了上去。
  “听说那四梵天之上,还有层大罗天。”朝言看着鲲池询问道。
  “嗯。大罗天乃第三十六天,立于六界之上。”鲲池答道。
  “六界之上?那岂不是,神、仙、妖、魔、人、鬼,均受他管制?”朝言满是讶异。
  “倒也不是。自古神以身化作天地万物之后,便开始有了六界之分。五方天帝共掌世间万事万物。其中中天王昊天为众神之首,居于三清天之清微天,而四帝辅佐中天王执掌四方四极,居于四梵天。虽六界均在四方之内,但向来都由各界王者管制,王者更替只需上报即可。那三清天除去中天王之外便是三清,三清不理事务,以修炼为主,各自脉下设有九品神级。而三清天之上,才是大罗天。大罗天乃第三十六天。早在古神身殒之前,尚在混沌之时,就有了往圣,往圣乃阴阳二气合成。后二气分离,阴气化成幽荧圣尊,阳气则化成烛照圣尊。二者与天地同寿,却跳出六界外,不在五行中。这六界之事,若非天地将灭,自是不会由他们二人出面处理的。”鲲池详细地向朝言解释道。
  “这么说来,这二位圣尊该长得有多老啊哈哈哈哈哈。”朝言忍不住坏笑道。
  “阿言,莫要胡说。”鲲池一脸无奈,温柔地劝阻。
  锦轩在一旁不屑地说道:“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还敢妄议大罗天之事。”
  朝言看了看锦轩那张臭脸,笑着揽住他的肩膀,道:“好好好,不说便是。走,跟我回净水临渊喝一杯?”
  锦轩用肩膀假意推了推朝言揽上来的手,没推开,道:“我才不去。我妹妹今日回来,我要回赤霞谷。”
  “她回来了?不是说自涅槃之后便被太清神宝尊收去做弟子了么?说什么留在犹乐境便无法化劫,需与俗尘断舍离。怎的还能放你妹妹回来?”朝言带着几分讶异和不相信地问道。
  “我也不知。前些时日收到我族灵讯,便是她传来的,说今日便回赤霞谷。”锦轩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管它什么原因。她能回来就好了。”
  朝言一边仔细想了想,一边又不停转着手上的扇子,随后又轻松地说道:“倒也是,那今日我跟你去赤霞谷喝酒去,你们那儿的赤霞酿,也别有一番风味。”
  锦轩一把推开朝言,嫌弃道:“去去去,就知道喝酒。”
  “阿言,近日还是先让他们兄妹二人自己聚一聚吧。我们就不要打扰了。”鲲池在一边劝住朝言,随后对锦轩道,“锦轩,我们过几日去看你们。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你随时找我们。”
  朝言听了,略带失望地撇了撇嘴,放开了锦轩。
  “谢谢大哥,那我便先走了。”锦轩向鲲池和跟在一边的铄金作了个揖,转身化出玄鸟真身,黑色羽翼外带着红色火光,迅速飞离。
  鲲池点了点头,看向铄金:“你要同我和阿言一起回净水临渊吗?”
  铄金摇了摇头,道:“我还是回浮翠林吧。”
  “啊,你也要走啊?”朝言脸上失望更大,可怜兮兮地望着铄金。
  “嗯,也好。那你凡事小心。”鲲池点头道。
  铄金不好意思地对朝言说:“今日有事,改日我去寻你。”
  朝言双手抱胸,不大乐意地敷衍道:“行行行,你回去吧。下次可不许再推。”
  铄金暖暖一笑,道:“一定。”
  随后向鲲池和朝言作揖,化出食铁兽真身,一身白色绒毛,看着着实可爱,向浮翠林方向奔去。
  “果然还是铄金可爱多了。毛茸茸软绵绵的,多好。”朝言望着铄金的身影,叹道。
  鲲池在旁宠溺一笑,说:“怎么样,我驮你回去?”
  “大哥,你也不要用‘驮’这个字吧。好像我多重似的。”
  “便是重了也无所谓,反正你多重我都驮得动。”鲲池丝毫不以为意,一边说着,一边化出巨大的鱼身和一对翅膀。
  鲲池的真身,正是神兽鲲鹏。
  朝言没有再作反驳,灵活地爬到了鲲池的背上。鲲池一提灵力,朝着天空飞了起来。
  朝言躺在鲲池背上,一只脚搁在另只脚的膝盖上,双手交叉压在脑后。
  “你说子芒他,会开心吗?”朝言幽幽地问道。
  “应该,会吧。”鲲池柔柔地回应。
  朝言望着天,呢喃着:“会吧。”
  随后便闭上双眼睡去。
  ---------------------------------------------------------------------
  朝言使劲平复着自己的心绪,他用手巾拭去了额头的汗水,但对虚泽渊的好奇却怎么都抑制不住了。四百年前曾经有过一次机会,却因他醉酒没有去成,如今趁着鲲池不在,他立马换好衣装,蹑手蹑脚地出了临渊阁。
  虚泽渊离临渊阁很近,就在净水湖的另一端。要说净水湖的奇特之处就在于,靠近净水临渊这一侧,仙雾缭绕,偶见天光时,一片澄明,还可见池鱼跳跃、水莲片片。而靠近荒芜境那侧,却是冰天雪地,毫无生机。可常人偏偏看不到净水湖的另一侧,须过了结界才可。这结界在哪,如何过得,朝言现在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总之,走一步看一步吧。
  沿着净水湖已经走了好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达结界。朝言心里想着,突然一脚踩空,身体一阵失重。也不知道自己往下掉了多久,随后便晕了过去。
  朝言几乎是被冻醒的。刚睁开眼睛,眼前近在咫尺的另一双大眼睛惊得朝言慌忙后退着坐起身来。定睛一看,是只白色异兽。身形不大,与那不巍山的白狐一般,头上还有只水玉色尖角。
  这异兽歪着脑袋打量了一下朝言,问道:“你是何人?”
  朝言一时分不清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路,是妖现真身?还是尚未修成人形的异兽?还是什么。。。精怪?
  “快说!”异兽见朝言愣在那没有作答,一对前肢往前冲了冲,作出一副威胁的姿势,实际却没有冲出多少,反倒愈发显得软萌。
  “朝。。。朝。。。朝言。我是净水临渊的黑游蛇。”朝言右手挡在前方,快速答道。
  “是蛇?”异兽小声嘀咕,“蛇怎么能进到虚泽渊境?”
  那异兽似是不信,又往前冲了冲,问道:“你不是龙?”
  “不。。。不。。。不。。。不是啊。”朝言又挪着屁股往后退了退,结结巴巴地答道。
  异兽紧紧盯着朝言良久,像是要将他看穿似的:“那你怎么会有凝水印?”
  “啥?”朝言有点懵。
  一阵凉风吹过,朝言被冻得打了个哆嗦,这才打量了下四周。
  这里根本看不到边界,四面八方全是冰,他揉了揉双臂,说道:“好冷啊。”
  “跟我走吧。”异兽说道。
  “啊。。。啊?”
  朝言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异兽突然变大了好几倍,回过头道:“上来。”
  朝言尚未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已被叼上了那异兽的背部。
  “抓好。”话音刚落,那异兽便奔跑起来。朝言差点没被摔下去,双手赶忙紧紧搂住了它的脖颈,还抓住了它颈部的长毛。
  远处那片白色殿宇若隐若现,那里大概就是目的地吧。
  异兽奔至殿宇前,抖了抖身体。朝言惯性还没调整过来,一下子飞了出去,在冰面上滑出丈远。
  “哎哟,仁兄,你可真是。。。”朝言吃痛地起身,揉了揉屁股。
  “你把我的毛都薅下来了,还说!”异兽又变回了之前娇小可爱的体型,走到殿宇大门前,那大门竟自动缓慢地打开了。
  朝言抬头看了看,殿宇通身白玉打造,屋顶外檐看上去好似什么爪子,虽四周全是冰冻之地,唯这处殿宇却丝毫没有冰雪的痕迹。
  “愣着做甚?”
  朝言被异兽打断思绪,赶紧起身,却发现似是刚才跌落下来的时候已将屁股摔伤了,几番折腾,才终于一瘸一拐地跟了上去。
  果然,一跨进殿宇,便暖和了不少,似乎与外界气候隔绝一般。
  他跟着异兽穿过大片水塘,进入侧殿之中的一间房内。
  “你先待在这,我去禀报尊上。”
  “哎,等等。”朝言正在观察四周陈设,听闻异兽要走,立马出声阻止道,“你先跟我说说,你。。。你是啥?这又是哪?”
  “我是白泽兽,你可唤我胤雪。这里是虚泽渊,主人乃尊上清尘上仙。你有凝水印,进得了这结界,想来是天机自有安排。虚泽渊设有结界,难进亦难出。待我禀过尊上之后,便想办法送你出去。”说完,胤雪便离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