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当直男穿成弱受[复仇虐渣]——昼深

时间:2020-03-26 12:20:10  作者:昼深

   文案

  钢铁直男本男易远,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穿越的剧情会轮到自己的头上。
  而且,为什么别的男人穿越就是金手指秘籍美女环绕走上人身巅峰,他就只是成了男人的男人?
  还是一个被利用被践踏真心最后悲惨死去的男人?
  易远:???
  系统:请用爱感化对方,让对方牢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爱人爱己,共创美好未来。
  看完世界线的易远捞起了板砖:我觉得我可以用板砖感化他!
  似弯非直钢铁受易远X真爱好哥们胡子攻楚择
 
 
第1章 
  大三的下半学期已经没有多少课程了,学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想自己的未来或者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当然,这是对于那些积极向上的学生来说的,对于易远来说,就是多了很多空闲的时间,无聊到飞起。
  又是没课的一天,易远瘫在宿舍,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住他隔壁床的楚择正拿着专业课的书在看,白皙的皮肤,深邃的眉眼,修长的手指,怎么看都是美少年的标配,但是,醒醒啊,没有哪个美少年会有络腮胡的!
  遮住了半张脸的络腮胡比他那深邃的眉眼更惹人注意。
  易远十分好奇楚择胡子下的这张脸会是什么样子,要知道他可从来没有看见过楚择剃干净胡子的样子。
  “你为什么一直留着胡子?”
  楚择紧盯着书本,眼皮都没抬一下,“遮挡我的美貌。”
  “……不要脸。”
  “爱滴魔力转圈圈~想你想到~夜半三更呦~盼天~天上人间一呵害儿呦~啦啦啦啦~”
  每次听到易远自己录的这个铃声楚择都觉得十分辣眼睛……可是偏偏铃声的主人像是耳背一样,非得等唱到啦啦啦再接。
  “妈!干嘛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找对象?找啥对象啊?什么我快毕业,不是还有一年吗?”
  “什么?!二狗子有娃了,卧槽,牛逼啊!”
  易远挂了电话,神色严肃的叹了口气,“啊,是时候找个女孩子结婚了。”
  楚择手指却微微动了一起,轻轻地摩擦了一下书页,“怎么?”
  “二狗子都有娃了,我也得有个娃。”
  “……你家是有皇位继承吗?”
  “没有,但是我总得为我老易家传宗接代吧。”
  楚择:“皇上,大清早亡了。”
  易远却觉得楚择在和他开玩笑,笑道:“朕若是皇上,定要封你为贵妃。”
  “为什么不是皇后?”
  “皇后要留着给朕生皇子。”
  “滚吧你!”楚择冷冷地对他比了个中指。
  易远却神经很粗当做没有看见,“你觉得我们班的丁小兰怎么样啊?”
  “没印象。”
  作为工科专业,班级里只有寥寥几个女生,就这样楚择还能没有印象?
  “你不会是gay吧?”
  楚择看着易远笑了,“是的,而且喜欢你。”
  一看就是开玩笑的样子,易远也是个人来疯,兄弟间什么玩笑不能开,于是一扭腰钻进了楚择的怀里,把他的书都挤到了地上,“皇上,快宠爱臣妾。”
  楚择看着怀里的人,脸色的神色渐渐冷了下来,易远这才觉得自己的玩笑开得过分了,刚想从他怀里出去,就被楚择抵在了桌子上,腰硌在了桌桌边,一阵酸软,但是气势不能输!他看着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楚择,笑嘻嘻道:“皇上~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麻溜滴。”
  楚择眼睛里都溢出笑意,做出要亲他的样子,脸慢慢靠近,“好啊,恭敬不如从命。”
  我日。
  易远睁大眼睛,楚择这睫毛也太长了吧,和他的胡子一样粗壮,令人羡慕。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的原因,易远体毛十分稀疏,看起来跟个大姑娘似的,没少被人嘲笑,你再看看楚择胳膊上那浓密的汗毛,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除了羡慕还能说什么?
  羡慕啊!羡慕!恨不得把他身上的汗毛拔下来按在自己身上那种羡慕!
  眼看着怀里的人目光飘移,不知道想到哪去了,楚择在心里叹了口气,准备放开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两个舍友进来了,一眼就看到了两人这个样子。
  “哇呜,老楚终于出手了。”
  “打扰了,告辞!”
  楚择:……
  易远:回来!
  “同志们,帮我出出主意,我想追咱班的丁小兰。”易远坐回自己的位置,试图探讨这个严肃的问题。
  话音刚落,两位舍友同时看向了楚择。
  “看他干嘛,是我想追。”
  “老楚有经验,你问他吧,我和老李要打游戏了。”
  “对。”
  “打吧打吧,就知道打游戏,都要变成母单花了,还打游戏。”易远嘟囔嘟囔。
  闻言,二人冷静地向他比了个中指。
  “老楚啊,你懂我的对不对?”
  楚择把书从地上捡起来,拍了拍放好,又去洗了洗手,回来才点了点头。
  看到楚择点头,易远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当是即将要有女朋友的开心,连忙问道:“你说我要怎么告白呢?女孩子都喜欢花的对吧。”
  楚择迟疑的点了点头。
  “我记得你也喜欢花,雏菊对吧?”
  楚择点头点的更加迟疑了。
  “告白要选个好日子,最近还有什么好的节日?妇女节早就过了,对了四月好像有愚人节,不是都说愚人节告白最好吗?”
  “昨天是愚人节。”楚择已经懒得搭理他了。
  “啊!错过了,我再看看日历吧。”
  接连几天,楚择都早出晚归的,只有在上课的时候才能看到他的人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的,竟然真的约到了丁小兰去看电影。
  “嘿嘿,我要有女朋友了。”这是临走前易远跟楚择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那时楚择因为生气没有理他,谁能想到那就是他见易远的最后一面呢?
  认为赶得早不如赶得巧的易远,翻遍了日历找到了最近的节日,“还是二十四节气呢,好日子!”
  于是选在了清明节,约到了女孩子,并送出了自己在饰品店买的礼盒装仿真玫瑰花,“这个挺好看的,店主说还能洗手呢,两用!”
  丁小兰笑笑:“谢谢,那你今天你约我出来干吗?”
  易远挠了挠头突然在脑海里闪现楚择的脸来,刚要说出口的话,就在嘴里过了那么几个来回,出来就变了,“是想谢谢你,之前借我作业抄。”
  女孩子噗嗤笑出声,回去的时候两人之间暧昧的气氛一扫而光,周围充满着快活的空气。
  结果回学校的时候遭了车祸,手里还拿着用来跟楚择道歉的花束。
  那纯白的菊花被车轮碾过,残破不堪,宛如易远的身体。
  “老楚,节哀。”
  在易远的葬礼上,楚择站在一旁,脸上是一贯的没有表情,但却让人感觉他的心已经空了,好像被夺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只剩一具可怜的躯壳。
  “为什么?”
  “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
  “这是多少次了?”
  “系统,你在骗我吗?我真的能让易远起死回生吗?”
  没人听见的机械声音响起来,【滴滴——宿主情感波动剧烈,是否接受传送?】
  易远死后,楚择悲痛过度头痛欲裂,在葬礼上昏倒,之后竟然发现自己被一个名为“我要爱人起死回生”的系统绑定了,在其他世界中扮演配角,按照剧情提示辅助主角完成主线剧情,然后接受系统安排的死亡方式,最后离开那个世界,每个世界结束后他都有一次回到现实世界拯救爱人的机会。
  楚择已经成功度过了不知多少个世界,然而却永远也救不了易远,任务中的痛苦挣扎比不上看到自己爱人的频繁死在自己的眼前,但是那渺小的能够救活易远的希望是他现在做任务的唯一动力,但凡有一丝不坚定,他早就已经崩溃了,迷失在那些光彩绚丽的世界里。
  然而一旦他迷失在那些任务世界里,他就再也回不到现实世界了,现实世界的身体就会消亡。
  “易远……”楚择身影慢慢虚化,可是眼中的泪却慢慢凝实,然后滴落。
  【警告警告,能量急剧减少,剩余量仅供一次传送。】
  【传送中——】
  【警告警告!受不明情况影响,传送出现错误,请求连接系统空间!】
  【连接失败,重新连接中——】
  【连接中——】
  【请宿主立刻&%*¥@#h】
  楚择在空气中消失,那颗泪却在空中漂浮着,就好像一颗透明的璀璨宝石。
  时间的交错,空间的重叠。
  楚择在经历这些世界之后,一个想法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成形,系统能控制得了他的身体却控制不了他的思想,他也在这么多世界中发现了系统的一丝漏洞。不过他付出所有也只够钻这一次漏洞的,如果成功他所求之事将会实现。如果失败,他也只是消失罢了。
  没有你的世界,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
  楚择,没什么不敢赌的。
  “哎呀。”易远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在他们看不见的空间里,一滴泪落进易远的眼中,顺着血管在他的身体里四处游荡,最终落户在海马体中。
  “怎么了?”丁小兰疑惑的看着停下脚步的易远。
  “好像有沙子进了眼睛,没事。”易远放下了手,眼睛已经被揉得红红的了。
  二人又走了没多久,易远突然又停了下来,“不好意思,你先回去吧,我想起来有件事忘记做了。”
  “你刚才也是这么说的,然后买了束花。”
  易远疑惑的看了看自己手里拿的那束菊花,这……好像是自己买的吧?
  总觉得怪怪的,从刚才开始,脑袋里好像突然多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抱歉。”
  “没事,”丁小兰看了看少年魂不守舍的那张脸,“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你送菊花她会生气的吧。”
  “没有,他不会生我气的。”易远抿了抿嘴巴,感到抱歉。
  丁小兰却误以为易远只是在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原来他有女朋友了啊,心里有一丝的失望,笑笑道:“你有事情就去做吧,已经到学校门口了,我自己回宿舍就行了,今天谢谢你,我很开心。”
  易远笑笑,抱着花就往回走,有些着急。
  丁小兰转过脸去,没走多久就听到身后巨大的摩擦声响起,她被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脸,就看到那熟悉的花束被车轮碾过的样子。
  易远出车祸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在恐怖游戏里苟活》求预收,点进专栏即可收藏~
  戚固平静的咸鱼生活结束在了一个手贱的傍晚,随手点进的小广告让他穿越到了异空间里,里面一个长得非常像夜晚住小旅馆从门缝撇进来的小卡片的漂浮物告诉他:“欢迎进入美梦空间,接下来你将进入新手世界,活下来即可开始你的闯关之旅,若是死亡,请拿好你投胎的号码牌。”
  戚固:???这一点也不美梦!
  然而后来,戚固手里拿着软绵绵的人偶的胳膊,悄咪咪对队友说:“没事,苟住,我们能赢。”
  恐怖人偶怂哒哒:“大哥哥,能把胳膊还给人家吗?”
  队友:啊啊啊啊!!!救命啊!!!
  神经粗有自己奇怪逻辑受戚固 X 情感淡漠逻辑超强但运气超非攻阚桐
 
 
第2章 
  易远从懵逼的状态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有些逼仄的空间里,有多逼仄呢,他几乎伸不开手,如果不是面前那面稍稍能反射一丝光线的镜子的话,他真的会以为自己现在正待在棺材里。
  仔细看去,那丝光线是从旁边被木条封住的窗户缝隙透进来的,微小到让人几乎不敢相信它的存在。
  易远摸索着找到了灯的开关,轻轻按下……
  “卧槽!”易远大吼,嘶哑的嗓音又把他自己吓了一跳。
  实不相瞒,我差点被自己现在的样子吓得当场暴毙。
  易远拍拍胸口,心有余悸的撩起自己那盖住眼睛的长发。
  一想到刚才一开灯,看到镜子里那长长的头发,还有那头发缝隙中隐隐约约露出来的布满红血丝的眼,易远就有些腿软……半倚靠在墙上,慢慢打量镜中的“自己”。
  很显然,这张脸色苍白眼下青黑透出些许死气的脸,不是他自己的。
  但这又是谁的脸?
  为什么他会在镜子里看到这样一张脸?
  刺耳的刹车声仿佛还在耳边回响,易远心悸的闭上眼睛。
  他睁开眼睛,将手握拳又松开,即使这双手软绵无力,但也不能否认这是双活人的手。
  难道他借尸还魂了?
  他还记得那飞速靠近的车头,浑身动弹不得的恐惧,和等待死亡来临的颤栗。
  他哆嗦着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软绵绵的巴掌声伴随着肚子饥饿的声音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响起来。
  ……这具身体别再是饿死的吧?
  易远用自己那说不清楚是被饿的还是被吓的疲软步伐往外走去,本以为外面会是一个简陋出租屋的构造,谁知道一开门就是一道宽敞的走廊,旁边是两排做工精美的房门,这具身体住的房子竟然是一栋大别墅。
  而易远身后刚才待着的房间只是一件小小的储物室而已,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里面会有一面镜子。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