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婚后每天都真香[穿书]——东风几许

时间:2020-03-26 12:20:58  作者:东风几许

 

 
  文案
  随心所欲爽就完事作精受VS婚前高冷禁欲婚后宠妻狂魔真香攻
  俞安桐患有先心病,活得精细小心,没想到最后竟是死于意外车祸,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只遗憾自己短短的一生过得寡淡无味。
  再睁眼,他穿书了,获得健康身体的他喜得一蹦三尺,来呀~造作呀~
  一睁眼就在婚礼现场,穿书送老公,老公邢厉轩还是书中江城众小零们的梦中情1。
  赚了赚了。
  俞安桐放飞自我,每天造作又快活。
  一开始,刑厉轩:好像和调查的不一样,什么样的家庭能培养出这妖孽?
  后来,刑厉轩:这小作精腻腻歪歪他喊老公的样子让他严重不适,但又有点欲罢不能是怎么回事?
  最后,刑大少的所有朋友都表示,他们已经知道了刑大少的老婆厨艺高超、挣钱多、长得还好看,希望以后聊天刑大少能换个话题,放过他们这些单身狗。
  刑厉轩:你们不知道我老婆在家有多娇,但这个不能说。
  每天大型真香现场。
  半年后,快活的俞安桐摸着肚子惊了:“我怀孕了?!邢厉轩我×你大爷!!离婚!!!”
  邢厉轩:“老婆乖,都是有孩子的人了,别闹。”
  当事人俞安桐: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我单知道嘴馋,不知道这尼玛是个生子文!
  文案二:
  江城豪门世家年轻一辈,数邢家大少邢厉轩最是年轻有为,且相貌英俊,引得暗恋者无数,但又皆慑于邢大少孤傲禁欲的强大气场不敢上前。
  有朝一日邢厉轩和俞安桐闪婚。
  暗恋者A:“结婚现场我在,邢大少全程黑脸,一看就知道是俞安桐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逼婚,我赌他们两个,不出半年,必定离婚!”
  半年后,某拍卖会上。
  暗恋者B看到俞安桐指着一件拍品,抱着邢厉轩的手臂撒娇:“老公,那个也想要,买啦~”
  一贯冷漠矜贵的男人看了俞安桐一眼,没说话。
  暗恋者兴奋地坐等邢厉轩给俞安桐难堪。
  却见男人伸手点点自己的侧脸,等俞安桐亲了他一口,才满意地举牌。
  暗恋者目瞪口呆:冷漠无情的邢大少居然好这口?还有,说好的感情不合,半年后必定离婚呢?
 
第1章 
  婚礼后台,俞安桐注意到刑厉轩去了卫生间,他正好也有尿意,就跟了上去。
  俞安桐站在刑厉轩旁边拉开拉链,听着刑厉轩那边水流冲击瓷壁的响亮声音停了,俞安桐忍不住想往他那儿看一眼。
  他旁边站着的可是书中的男主攻,据说那里是男人中的男人。
  俞安桐快速一瞥。
  随即倒吸一口气,惊道:“好大!”
  再低头看一眼自己的。
  嘤,都是男人,攻受怎么差距这么大捏?
  “不知羞耻!”刑厉轩眉头紧皱,嫌恶地瞪了俞安桐一眼。
  面对各种棘手的商业谈判都能让自己做到面不改色、稳如泰山的男人,此刻却被身边的人影响到,略显慌乱地整理西裤。
  “看看怎么了。”俞安桐放完水,更凑近了刑厉轩一些故意道,“我不光要看,还要用呢。”
  “你……做梦!”刑厉轩气得额头青筋直跳,像躲避病毒一样,立马和他拉开距离,大步走出去。
  和刑厉轩的气急败坏截然相反,俞安桐心情愉悦地哼着歌走回休息室。
  谁能想到他出了场车祸,再睁眼就穿书了呢。
  遭遇车祸的一瞬间,俞安桐以为自己这个病秧子肯定是活不成了,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秒俞安桐只恨自己二十年来为了养病活得毫无趣味。
  可能是他死的太过不甘,不知道昏迷了多久,他被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吵醒,打量房间却是他完全陌生的场景。
  “你怎么还没起床?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吗!”卧室的门被人无理地推开,一个一身红色唐装的中年男人进来,一看俞安桐还在床上,顿时脸拉得老长。
  俞安桐一脸懵,什么日子你倒是说清楚啊?
  这到底什么情况?
  没用的蠢货,看俞安桐一脸呆滞的模样,中年男人满心嫌弃,语气却是一转,看似温和,实则满满的都是威胁:“嫁到刑家后可要记得常回来看看啊,你妹妹安楠可是会想你的。”
  说完,中年男人一侧身让身后跟着几人进来:“快点给他整理好,刑家接亲的车队马上就要到了,千万别耽误了吉时。”
  要出嫁?搞什么?再说他是个被父母遗弃的孤儿,哪里来的妹妹。
  等等,安楠,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呢,是在哪听过?
  俞安桐还没理清思绪就被进来的几个女人拉扯、指引着换好衣服,然后按坐在化妆前化妆。
  镜子里的人皮肤细腻且白,五官玲珑精致,尤其是一双眼睛水润含情。
  他的眼睛是一双不太标准的丹凤眼,眼型内勾外翘,但没有标准丹凤眼那么狭长,因而看人时少了几分锋利刻薄,多了几分柔和温情,微微上扬的眼角平添几分凌然不可攀的贵气,中和了他身为男人来说有些艳丽的容貌。
  还是他那张自己看了都想日的绝美容颜没有错。
  伸手摸了摸喉结,也还在,还是男人没错。
  俞安桐就纳闷了,我天.朝什么时候男人也能嫁人了?
  电光火石见,俞安桐脑子里有记忆一闪而过。
  他想起来了,安楠这个名字,不正是他追的小说《豪门宠夫》里面主角受的妹妹俞安楠!
  当时他看到这本小说的时候还乐呵呵的评论:小受受和我同名呀,追了!
  下面有人回复他:楼主小心,穿书警告!
  当时只是一乐,现在居然真的穿书到和他同名的主角受身上了吗?!
  推开在他脸上涂涂抹抹的化妆师,俞安桐道:“我先去趟卫生间。”
  关上门,过度震惊的情绪引发心跳加速,狭小安静的空间里,自己心跳的感觉格外明显。
  俞安桐一怔,随即把手掌贴到心脏处,强健的心跳让他再次情绪激动起来。
  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从小体弱多病,心跳从没像现在这样有力过。
  怪不得他从醒来就觉得身体哪里不一样了,是了,一直缠绵的沉疴病体不在了,现在的他拥有一副健康的身体!
  一副健康的身体是俞安桐从来不敢奢求的,这对他来说简直宛若新生。
  俞安桐试着原地蹦了两下。
  心脏并没有任何不适感!
  镜子里的人脸颊微红,泛着鲜活气儿,再也不是他原先那种苍白病弱的感觉了。
  俞安桐大喜,发疯般在卫生间蹦来跳去,嘴上挂着笑,眼眶却发红,差点高兴地要哭出来。
  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俞安桐走出来,一边任化妆师给他化妆,一边回想着剧情。
  书中俞安桐父母在他和妹妹小时候死于空难,兄妹俩被贪图他家遗产的大伯俞庆年收养。
  在大伯家兄妹俩被苛待欺负,日子过得艰难。
  直到传出刑家大少爷喜欢男人的消息。
  俞庆年一直削尖了脑袋想挤入到江城最顶尖的那一阶层,一开始听到这个传闻,他只当个笑料,像刑家这样的豪门,继承人喜欢男人又如何,都是玩玩,最后还不是要娶个女人生孩子传宗接代。
  刑家那个手腕强硬的当家老太太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独孙娶一个男人进刑家。
  下一秒他想起什么,脸色一变,大喜过望,俞庆年仿佛看到了通向那一阶级的台阶摆在自己脚下。
  他沉思两天,赶往刑家,找到刑家当家老太太,竟真说成了两家联姻。
  看这一段的时候好多读者都评论问俞家大伯到底说了什么,能让刑老太太逼着主角攻娶一个男人。
  但是不管读者怎么问,作者只说:这是个伏笔,想知道的小天使就继续往后追吧。
  这本书文案上写的是温柔人|妻受VS口嫌体正直霸总攻,可惜作者笔力不够,人设崩的一塌糊涂。
  本应软糯易推倒的心软善良可爱小受受硬生生描写成了圣母白莲花,哪怕俞大伯一家再怎么过分,他都以德报怨,说什么毕竟都是一家人的话。
  俞安桐抱着看都看了的心态,忍着不适继续往下追,主要是作者文案上对主角攻的描写太勾他。
  鼻子挺中指长,公狗腰臂力强,人前冷漠骄矜大少爷,爱上后却闷骚十足,口嫌体正直,宠妻力max。
  他还等着看后面攻的转变呢。
  可其他读者就不想他那么佛系了,多半读者都说被文案骗了,打负分骂受没本事还圣母,根本配不上攻,要看吐了,强烈要求换受。
  这作者被读者评论影响,竟在最新更新的一章作话里面说决定下章让俞安桐领盒饭,换受。
  这下俞安桐佛系不下去了。
  他因为身体不好,有今天没明天的,怕耽误人家年轻小伙子,他活了二十年都和人谈过恋爱,难得在小说里碰得到一个和他同名同姓的主角受,他还想带入角色和主角攻谈恋爱呢,作者你写不崩了不说,还要把他写死,俞安桐当下气愤地评论说弃文!
  隔了几天,俞安桐闲来无事想起来这文,忍不住想看看作者后续到底怎么写的。
  没想到这几天作者一字没更。
  原来这作者说要换受后,剩下的一半读者也不干了,纷纷评论说要弃文。
  作者心态一崩,直接在文案里说:此文已坑,永生不填。
  俞安桐因为被坑,对这个作者怨念颇深,同时也对这个文记忆深刻。
  俞安桐脑子里想了很多,其实也就过了几分钟的时间。
  没一会儿刑家接亲的车队就来了,然而俞安桐最期待看到的主角攻刑厉轩并没来。
  也是,书中刑厉轩本来就是被逼婚的,有脾气也正常。
  去婚礼现场的路上,俞安桐思考着要不要逃婚,虽说书中描写的主角攻帅地一批,可毕竟是个没见过面、一点都不了解的陌生人啊,就这样结婚了岂不是太随便。
  然而当他下车见到刑厉轩真人的时候,他就决定了。
  嫁!
  婚礼后台休息室中,刑厉轩坐在沙发上闭目假寐。
  男人看起来很年轻,脸部轮廓明晰,头发被整齐地向后面梳理起来,露出饱满地额头和凌厉的眉毛。
  高挺的鼻梁和薄削的嘴唇,让这个男人散发着浓郁的男性荷尔蒙。
  听到动静,刑厉轩眉头一皱,懒懒地睁开眼,满是被打扰的不悦。
  男人的眼神只是一瞬间地慵懒迷离,随即就变得犀利深邃起来,非常具有震慑力,一身板正的黑色西装更显周身气场,很容易让人忘记,这个男人也才二十五岁。
  俞安桐心头一悸,真帅啊!
  他沉寂的一颗小受心立马复苏,这个男人的长相真是没有一处不合他的心意。
  穿西装也太可了,简直A爆!
  不怪作者在书中夸张地说刑厉轩是江城众小零们的梦中情一。
  这个男人我可以!
  穿书送老公,老公还是自己的理想型,我也太幸福了叭!
  想他上辈子畏首畏尾,单身二十年,重活一回,身体情况又允许,那还等什么,抓紧时间快活啊!
  反正是在书里,睡纸片人根本不用有心理负担,而且作者可是要把他这个角色写死的,万一真的只能活半年,不抓紧时间快乐岂不是很亏。
  ……
  “哎呦,两位新人抓紧时间,吉时到了,要上台了,戒指呢?戒指带了吗?。”婚礼策划着急忙慌地喊两个刚才卫生间出来的人上台,“好好好,千万别丢了,走了走了。”
  ……
  台上两位穿礼服的新郎,一个高大挺拔、丰逸俊朗,一个身材纤长、俊美无俦。
  单看个人,两人长相、身材都是极为出挑、非常养眼的,但两人站在一起气场却有些奇怪。
  那位个子矮一点儿的新郎还好,嘴角一直噙着笑,就是另一位身材高大的新郎,从一上台就一直沉着脸,好像下一秒就要逃婚走人。
  台下的来宾也不觉得奇怪,豪门里什么怪事没有,同性婚姻法通过好几年了,这两位又不是第一对结婚的男人。
  真要说奇怪,想比与两个男人结婚,来参见婚礼的人更奇怪于两人的身份差距。
  俞家虽说在江城也叫得上名号,但和刑家比还差不少,门不当户不对的,也没看出刑大少对那位有多喜欢啊。
  “请问两位英俊帅气的新郎,是否愿意和对方结为伴侣,相护扶持,恩爱一生?”见过各种大场面的司仪,唯恐新郎跑路,没敢长篇大论,一切从简。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第2章 
  “我愿意。”俞安桐轻松开口。
  “我、愿、意。”刑厉轩咬牙挤出这三个字。
  “请新郎交换戒指。”司仪言简意赅。
  俞安桐掏出戒指,拉过刑厉轩的手,麻溜戴上,然后伸出自己的手:“快点。”
  刑厉轩不情愿地给他套上。
  看着某位新郎的黑脸,司仪纠结再三,才敢说出来:“新郎可以亲吻对方了。”
  俞安桐看着刑厉轩,刑厉轩一动不动,明显不会配合。
  俞安桐也不恼,踮脚伸手环住刑厉轩的脖子,主动亲了上去。
  抵挡住刑厉轩的推拒,硬是亲够了三秒才放开,亲完还小声说了句:“老公,新婚快乐。”
  说完,俞安桐自己忍不住乐了,跟做梦似的,居然就结婚了,或许真是个梦呢,一觉醒来他还是那个体弱多病的他。
  一直提着一颗心的司仪擦擦脑门上的汗,还好还好,终于顺利结束了。
  然后两人一起下台到后面休息室快速吃了点东西垫垫,就要去给宾客敬酒敬酒。
  刑厉轩心情不好,但凡有敬他酒的,来者不拒。
  俞安桐原先身体不好,酒只是尝过,从没多喝,也不知道自己酒量如何。
  婚礼邀请的来宾很多,这是俞庆年的要求,婚礼必须要大办。
  俞庆年一直盘算着进到房地产行业分一杯羹。
  蛋糕谁都想吃,哪有那么容易的,俞庆年根本挤不进那个圈子,而邢家早年就眼光独到地占据了房地产行业的半壁江山。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