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有特殊的治天下技巧[爽文]——江北小酥肉

时间:2020-05-08 08:32:11  作者:江北小酥肉

 

 
  文案
  一句话文案:朕没在怕的。
  崇祯帝最近总能听到耳边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对于十三岁被扶上位,摸瞎当了三年傀儡皇帝,继而隐忍吞声一朝掌控朝堂的萧崇祯而言,装模作样是他最擅长不过的事情。
  “这个右丞相想把他女儿塞给你,你可长点心吧小皇帝。”
  “哎,这个李尚书,我看到他收别人的银子了。”
  “太后竟然跟岑太傅有一腿,有意思有意思。”
  ……
  萧崇祯暗搓搓的验证了一番听到的话,肃清朝堂,重整后宫,眼看着他的王朝国泰民安,歌舞升平,整个人越发明媚。
  “哇,封将军竟然暗恋小皇帝,刺激刺激!”
  “我站这对cp,be就be,谁也别拦我!”
  ……
  小皇帝坐不住了,他将掌心的手巾摔到了正给他洗脚的人身上,“大胆封迟!”
 
 
第1章 一个气鼓鼓
  萧崇祯最近很是苦恼,按理说,他是大虞国的第一人,各种意义上的。
  他,大虞国的皇帝,虽然此前曾当了三年傀儡皇帝,但在高人相助之下,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十三岁那个任人宰割的小皇帝了。
  十八岁的他已经成功的把握住了大虞朝的命脉,掌管大军的猛将,他的人,朝堂上的文官,他的人。
  后宫也被他清理了一遍,□□后宫的太后赐了毒酒,对他不满的几位太妃也都砍掉了她们的母家势力,送去守皇陵了。
  无外敌入侵,也无奸臣内患,偶尔几个摸鱼划水的官员,没犯过什么打错,萧崇祯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放了过去。
  尽心尽力的几年,萧崇祯自认为前朝后院都收拾的妥妥帖帖,能够开始好好的享受人生了。
  却不想,又遇上了个棘手的问题。
  问题之棘手的程度,好比要砍掉他的左膀右臂。
  萧崇祯重重的叹了口气。
  “皇上,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不妨说出来,让奴才为您分担一下忧虑。”太监总管魏安立刻往前走了一步,低头顺眉的等着他吩咐。
  “魏安是个好的,可惜了……”
  “衷心为主的太监不多了,不过听说这种人一般都活不到最后的。”
  “是啊……小皇帝还是个坏脾气的,哎”
  ……
  又来了,萧崇祯头疼的挥了挥手。
  “你们都先下去,朕想静静。”
  御书房里的人安安静静的退了出去,独留萧崇祯一人坐在椅子上,无人说话,萧崇祯的脑海里却不断的响着声音。
  这等怪力乱神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人身上都免不了惊慌,但在萧崇祯这里,他还能一边批改着奏折,一边在心里反驳着他们的话。
  这些声音是在萧崇祯十六岁那年出现的,最开始响起的时候,萧崇祯正坐在龙椅上听着下面的大臣吵架,他的手边不远处是垂帘听政的太后,下面是掌控朝堂的摄政王。
  总而言之,他就是个傀儡,只需要坐着,等下面的人吵完,摄政王在来个结论,意思一下向太后请示,早朝就这么过去了。
  萧崇祯正听他们吵得津津有味,那些不一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他们并非是这个朝代的人,这是萧崇祯从那些声音中得到的消息,他们似乎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听见,一度在自顾自的讨论着。
  说着大虞朝的落后,说着朝堂的不对,以及每个人背后的八卦。
  萧崇祯再傻白甜,也是在皇位上坐了三年的人,他老老实实的扮演着懦弱无能的皇帝,在太后跟摄政王的手下扣索出来了点东西。
  唯一让他庆幸的事,便是太后跟摄政王不是一派的,不然他连这个傀儡皇帝都做不了。
  两方牵制着,再加上脑海里多出来的这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萧崇祯不自觉的又多了几分心思。
  他也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默默的把这些人说的话记下来,而后自己从身边的事情开始验证,譬如落井下石的宫女,把他的冬衣剪了个破洞。
  萧崇祯只当做不知,穿着破了洞的衣裳去上朝,结果被满朝百官看的一清二楚,那次回来,太后亲临他的宫殿,杖毙了一批宫人。
  之后,萧崇祯的生活便好上了几分。
  单是这些,萧崇祯自然不满足。
  并非是他贪心不足,而是头顶上两把尖刀时刻悬着,倘若太后跟摄政王的博弈出了结果,那他的命也就保不住了。
  萧崇祯慢慢的摸索着,趁着太后跟摄政王还没联手,悄悄的拔掉了他们的钉子,还借着自己听到的八卦,制住了一部分人。
  就在去年,他筹备了一年之后,趁着太后跟摄政王两败俱伤的时候,进行了一次大清洗,才把朝堂掌握在自己手里。
  也是那个时候,萧崇祯意识到了这些声音偶尔说的废话是多么有用,比如彻底让太后放弃挣扎的岑太傅,以及摄政王藏的极深的部下其实是他后院的姬妾。
  因这些八卦的原因,这几年来,萧崇祯的记忆里早就拔高了一大截,所有的消息被他分门别类的记在脑海里,每日都要回想一边。
  可有的时候,记性太好,也不是件好事,就比如现在。
  “小皇帝今年几岁来着?”
  “十八了吧,前些日子刚过了生辰。”
  “这么快啊……”
  萧崇祯眉头一跳,墨迹在奏折上晕开了。
  那些说话的人只当他是走神想到了别的事情,最初他们说话的时候还有所顾忌,也猜测过萧崇祯到底听不听得到,后来观察了几年,渐渐就放飞自我了,各种潮流的词语都跑了出来。
  “听说古时候都是要十几岁就结婚生崽了吧?”
  “是啊,我们星际历之后二十才算成年,结婚都到二十五之后,太慢了。”
  “那有啥,我们比小皇帝好多了,左相他儿子,十六都有三方小妾了,小皇帝至今连个秀女都不选,肯定是不行。”
  “小皇帝有封将军啊,不行就不行,封将军英猛威武,本钱十足……”
  萧崇祯豁然起身,毛笔摔在了地上。
  房门外守着的魏安立刻进来跪着,等着他的下一步吩咐。
  而惹萧崇祯生气的罪魁祸首,仍在喋喋不休。
  “你怎么看到封将军的那处?我这边只见过封将军打仗那会儿露天沐浴的时候,十分想睡了。”
  “看不到啊,权限卡着呢,我就想想,就封将军那身板,那气魄,压小皇帝不是轻轻松松……”
  他们口中的小皇帝,满心敲里吗,翻来覆去骂了几遍,连着封迟都给骂上了。
  “算了,”心底无比暴躁的萧崇祯,颓然的摆了摆手,让魏安退了出去,他也就只能骂一骂,还不能对封迟做点什么。
  毕竟封迟本身没错。
  可还是好气哦。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甜文,全是作者瞎编的,轻松日常向,没什么阴谋,为了谈恋爱的那种。
  日更两三千,晚上十点,但是要明天出远门,所以是6.30开始日更啦~
  中短篇,也有可能是短篇,字数没算太仔细,很好玩的一篇文啦。
  今天开是因为作者迷信,挑了个良辰吉日来开/w\
 
 
第2章 两个气鼓鼓
  脑海里的声音刚消停一会儿,魏安又迈着小碎步踏了进来。
  “皇上,封将军求见。”
  魏安也是看萧崇祯心烦,才想着过来汇报封迟的事情,他原是先皇的人,被太后下放到做最低等的太监,萧崇祯手上有人脉之后,便把他调了回来。
  仔细算算,他在皇上身边也有四五年了,再加上侍奉过先皇,魏安自觉还是能揣测几分圣意的。
  而封将军向来跟皇上关系要好,皇上也放心把兵权都交在封将军手上,前两年的时候,皇上还经常同封将军秉烛夜谈。
  最近封将军从西南回来,皇上又设了宴席,私下里也召见过封将军几次。
  是以魏安想着封将军过来,正好陪皇上解解闷。
  “不见!”萧崇祯额角直跳,说完又觉得语气太重,叫住了魏安。
  “等等,封将军奔波劳累,让他多休养些时日,这些天的早朝也可免了。”
  “诺。”
  魏安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心底猜测着皇上是不是想要砍掉封迟的兵权了,不过封将军赤胆忠心,皇上这次倒更像是恼怒,估摸着是封将军哪一句谏言出了错。
  封迟正站在台阶下面的烈阳之中,因着他这几年呆在西南镇守着边境,吃住随军,如今肤色偏黑,笔直的站着,看起来带着几分粗狂。
  见魏安出来,便往前迈了一小步,“皇上如何说?”
  “皇上体贴封将军您呢,让您回去歇息几日。”
  魏安细声的说着,皱脸上满是笑意,“将军也不必担心,咱家知道分寸。”
  封迟一双浓眉皱着,张了张嘴,还是颓然的放弃了,“劳公公费心了。”
  “咱家送将军出宫吧。”魏安甩了甩浮尘,扬高了声音,这种事情皇上吩咐过几次,后来也都是他送的封迟,也不差这一回。
  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外走着,到了守卫稀疏的地方,魏安便加快了脚步,凑到了封迟身边。
  “封将军,莫怪咱家多嘴,皇上他到底还年纪小,若是将军有什么事情进言,不妨和气一点说。”
  封迟摇了摇头,“无事。”
  魏安诧异了一下,脑袋迅速转了过来,“是咱家想差了,皇上又怎会生封将军的气?应是朝中那些言官又递折子了。”
  “公公可否指点一二?”封迟对朝堂上的这些弯弯绕绕向来是没放在眼底的,他有西南的三十万大军,手下又有一路暗线,大不了回西南待着,倒也舒服不少。
  如今京城里让他日日记挂着的,也就是宫里的这位了。
  “封将军可是今年二十有三?”
  魏安小声说着,封迟并非长得丑,恰恰相反,他七尺高,身形端正,相貌也颇为出众,天庭饱满,浓眉星眸,挺鼻薄唇,就算是偏沉的肤色也难掩那股精神气。
  可在大虞国遍地十七八成亲的少男少女之中,封迟算是个特例了。
  媒婆莫说踏破门槛了,连门都没进去过,甚至亲自上门的右相,都被封迟毫不客气的给送了出来。
  旁人不成亲,倒也没什么可关注的地方。
  可封迟不一样啊,言官一会儿觉得他功高震主,得杀杀封迟的锐气,一会儿又觉得封迟是想要造反,不想把后位给不明不白之人,所以想等拿下皇位之后,再来选妃。
  封迟听的直皱眉,临了宫门口拜别魏安,“在下懂了,多谢公公费心。”
  等他踏出宫门,脸上才沉了下来,骑上马直奔京城外。
  交出兵权这种事情,封迟自然是不会去做的,他凯觑的不是皇位,而是皇位上坐着的人,有兵权在手,好歹还能多跟萧崇祯亲近一些。
  若是交了出去,只怕是真的看不到萧崇祯了。
  封迟胆子不小,热血溅在脸上都没曾怕过,却没多大野心,他也不指望着圣上垂怜一二,只着自己守住秘密,等再过些年皇上选妃生子,送上一份贺礼,就收拾东西回西南养老去。
  可他如今格外烦心,不止是为这些言官说的话,更多的是,萧崇祯可能发现了他的心意。
  若真是如此,萧崇祯即使不相信言官的话,也会趁机对他下几道命令,这回放他在家休息就已经是一个预警了。
  封迟的猜测并非是毫无源头,他曾经跟萧崇祯最亲密的时候,还差点同榻而眠,那时他也十分的克制,牢牢守着君臣的礼节,是以他不觉得萧崇祯会察觉到自己的爱意。
  问题就出在昨夜。
  他同萧崇祯在上书房聊完事情,转战到宫殿的书房。
  彻夜长谈还有留宿这种事情,他都是做惯了的。
  昨夜夜半下了点小雨,萧崇祯一时兴起要出门赏雨。
  寝宫里的人都屏退了,难得欢心的萧崇祯只着单衫就走了出去,起风的时候,便打了喷嚏。
  他担心萧崇祯受凉,便让人准备了热水,又送来了姜茶。
  萧崇祯昨夜一度兴奋,最后洗完澡还留着他在宫殿里,让他继续讲西南的事情。
  西南地偏人少,近两年才发展起来,封迟也是得了空才在民间转转,但是见萧崇祯感兴趣,便挖空了心思给他讲。
  话说到途中,萧崇祯倚着软榻便睡了过去,封迟叫了几声,又出门去找宫人,走出一个回廊都没见着人,才回了宫殿,斗胆拿着毛巾去给萧崇祯擦脚。
  萧崇祯虽说是吃了不少苦头,可他最差的时候,也不过是着寻常衣物,吃些简餐,后来更是精细的养着。
  白足入手,封迟的半边身子都软了,他移开眼睛,潦草的给萧崇祯擦了,便打算给他穿鞋袜。
  谁知萧崇祯醒的时机恰好,袜子还没穿上,一脚就踩在了地板上,“封将军,你怎么蹲在这里?”
  封迟认认真真的解释了一遍,就听到萧崇祯松了口气。
  “那爱卿顺便给朕洗个脚吧。”
  封迟头一次被萧崇祯这么称呼,晕晕乎乎的就捧起了萧崇祯的脚,认认真真的洗着。
  还没洗完,萧崇祯便翻了脸。
  手巾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大胆封迟。”
  封迟仔细的想了想,他虽然觉得萧崇祯的脚可爱,露出来的一截小腿也十分诱人,可他是老老实实的给萧崇祯洗脚来着,难道自己还做了其他过分的事情?
  可他确实是没什么印象,也没什么感觉啊。
  作者有话要说:
  萧崇祯:朕听他们说你喜欢我,先发顿脾气再说。
  封迟:我是喜欢你啊。qaq
 
 
第3章 三个气鼓鼓
  封迟勒马停在京城外郊区的一庄子门口,他把马拴好,里面听见动静的人就走了出来,见到是封迟,面上立刻喜意浮现出喜意。
  “将军,皇上终于放您出来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