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娶个和尚当媳妇[天之骄子]——婵玥

时间:2020-05-09 08:35:29  作者:婵玥

 

 
  文案:
  “娶个和尚当媳妇?”
  “是哪里的和尚?”
  “雪域圣宫的圣王啊,他嫁给我们赤乌国的长胜王爷了。”
  “他不是涅槃了吗?”
  “是啊,他为了救王爷放弃成仙的机会,涅槃重生后,同意和王爷的婚事了呢。”
  “我们的圣王居然放弃成仙?”
  “可不是吗,王爷为了他连命都不要了,陪他共赴天国。”
  “他这是为了王爷才涅槃的呀。”
  “唉,不知谁为了谁,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幸好,在赤乌国男人和男人结婚是很正常的事。”
  “是啊,不然可惜了这对双王……”
  ……
  “在宙心中,生命光子具有阴阳两重属性,一般阴阳两态显现各自存活的独立态,但有时阴阳两态也会和合为一体,而呈中阴态。当两态二合为一时,他们产生的情感不亚于世间男女情爱……”
  ……
  “赤乌国的臣民多数是宙心的光子转世,所以他们同时拥有男相和女相的两重属性,男人可以和女人谈感情,但男人和男人之间,或是女人与女人之间产生的感情也是真实的……”
  ……
  娶个和尚当媳妇,轻松耽美,欢迎点阅。
 
 
 
第1章 狩猎受困遇圣王 惊鸿一瞥故人情
  风轻日朗,天高气爽,巍峨的雪山,茫茫的林海,轻风习习。远处一小队兵将策马迎来,清一色的褐色军衣胸前写着大大的“汉”字。
  前面的是位英俊公子,骑着高头白马,显得高冷霸气,脸上写满了生人勿近,目光沉稳克制,一身白色的绸缎长袍绣着五爪金龙,头戴皇冠,衣冠似雪。
  他叫司琴德胜,是赤乌国的王爷、第一战神,但凡他参与的战役都能大获全胜,故有长胜将军的美誉。俊美无暇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易觉察的病容,拳头放在嘴边掩饰胸中翻腾的气喘。
  那个笑的有点浮、有点贼、有点坏的是赤乌国的安徒王,司琴德胜的表弟,名叫柳青,长得丰神逸郎的翩翩公子模样,却吊儿郎当,嘴里叼着一根草,东张西望没个正形。
  另一个气宇轩昂、高大挺拔、将军模样的俊年男子是司琴德胜府中的首席大将花千依,一位指挥千军万马的前锋主帅。后头那个身形微胖,圆圆脸的是的是司琴德胜的随从司琴安。
  司琴德胜在他们的好歹劝说下才跟着大家出来狩猎,狩猎的地方离皇城神都有点距离,刚狩猎完,天色已不早,都赶着回去。
  今天收获不小,除了司琴德胜高冷的脸外,大家喜气洋洋,一路不停吱喳着怎么处理手上的一堆猎物。
  策马前行,司琴安忽然指着前面一群黑压压的影子。“王爷你看,有一群乞丐在向我们走来。我们今天狩猎收获颇丰,不如分给他们一些?”
  “是啊,王爷,听说前期南方大旱,很多地方失收,许多无家可归的人流浪到我们赤乌国了。”花千依也附和着。
  抬眼看去,前面的确来了一群乞丐,污头垢面,衣衫褴褛,看样子是几天没吃东西,东倒西歪站不稳,相互搀扶着撞撞跌跌。
  司琴德胜瞥一眼他俩,毫无表情地看着别处。
  “嘘……”身后的安徒柳青小声对他俩说:“又讨不开心了?你们不知道我们胜王的名言是什么?”
  “管他世人拜我、求我、哭我,我心如铁。”司琴安说。
  “管他世人饿死、冷死、横死,与我何干。”花千依补充道。
  “就是了,明知故犯,不可饶恕。”安徒柳青指责他俩,三人无声笑了,他们的王爷这样,怪得出奇。
  这时乞丐的人群中一阵涌动,似乎发现了什么,拔足狂奔。
  “不好,有伏兵。”
  这一带正处于赤乌国与车前国的交界处,以花千依敏锐、丰富的作战经验,感受到危险、又无法摸透敌情时,首先是隐藏好自己。手一挥,几人率领汉家军立马隐藏在草丛石群处。
  片刻,飞尘滚滚,大队人马飞骑而来,他们手拿长/枪,气势凶猛。为首的正是风波芒!堂兄南王司琴伯野的首席大将。
  风波芒出自芒山石人村,天生一副巨形身材,加上早年受过高人指点,一双龙虎拳耍得虎虎生风,如光如电能杀人无形,在这世上司琴德胜是他唯一的对手。
  “他们要干什么?”隐藏在草丛中的安徒柳青小声问。
  司琴德胜摇摇头,他也搞不懂堂兄要干嘛?风波芒带着一队人马来势汹汹,到底意欲何为?
  “大家听好,看仔细,这一带藏有敌军,意欲骚扰我国边界,南王伯野有令,但凡见到可疑之人格杀勿论,不留后患。”风波芒下令。
  “睁大你们的眼睛,举起你们的长/枪,看见敌军就地正法。”
  “天哪,他们不会把我们当成敌军吧。”草丛中的花千依悄声问。
  “他敢!”安徒柳青怼他:“也不睁大狗眼看看,眼前的是谁?是胜王,赤乌国的长胜将军鬼见愁。”
  “可是我们这么一大群人,不明摆着给我们下套嘛?”司琴安也担忧着。
  “看他们大队人马少说也有一万,我们出来狩猎也就带了两百府兵。若发生冲突,肯定不是对手。”花千依分析着双方的情况。
  “谁?这边有声音!”风波芒那边的士兵喊着。
  “不用问,杀无赦!”风波芒下令着。
  “慢……”司琴德胜在草丛中站起来。
  “不得无礼,这是我们赤乌国的德胜王爷。”司琴安大声对风波芒说。
  “德胜王爷?”风波芒冷笑着问他手下兵将。
  “你们谁认识德胜王爷?再说德胜王爷是谁,我们赤乌国的战神,他会出现在这荒山野岭当中?我说我是德胜王爷你们信吗?哈哈,必是敌军无疑,众将士们上。”
  “杀啊……”随着一阵喊杀声,风波芒手下上万名兵将如乌云密布般围攻而来。
  “该死的,不容分辨就下杀令,还有没王法?”安徒柳青长/枪出手,快速迎战。
  “简直不把我们王爷放在眼里,太过份了。”花千依也长剑出鞘。
  司琴德胜是战场上的高手,能打会指挥。他迅速地把带来的两百名汉家军分成左中右三路进行突击,试图冲出一条血路,杀出去。
  风波芒带的人马实在太多,把司琴德胜的人团团困在住,任花千依和安徒柳青这样的顶级高手也无能为力。
  看大势已去,风波芒的大军不是他们两百人可以力挽狂澜的。
  “撤。”司琴德胜低沉着嗓音对花千依说:“身后的几百里外是一道山坡,山坡后面有一道天然屏障,我们只要守着那道天险,谅他们也攻不上去。”
  众人且战且退,到了后山屏障,司琴德胜下令众将士安营扎寨,以退为守,轮番休息保存体力。
  风波芒没想到司琴德胜几百名汉家军的战斗力如此顽强,他的一万人马都是南王伯野精挑细选的良将,按正常的打法,两百名汉家军不出片刻就会一败涂地。
  这回他们退到山坡,以天然屏障守护关口,估计一时半刻不容易攻下。风波芒这边也下令安营扎寨,与他们对抗到底。
  忙碌了一天,半夜众人正睡得迷糊,被一阵震天的喊杀声吵醒。原来风波芒担心夜长梦多,下令半夜偷袭,想把他们打个措手不及。
  待到司琴德胜和安徒柳青、花千依他们赶到时,那两百名汉家军损失惨重、死伤过半。
  “难道天要灭我们……”安徒柳青看着战场上的伤员,喃喃自语。
  “不可能。”司琴德胜目光沉着,脸上透着傲气:“在我司琴德胜的战斗中,就没有输的字眼。”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司琴安担忧地问。
  “猪八戒吃竹叶——装熊”司琴德胜顾左右而言其它,并不在意眼前的胜负失利。
  “我看还是豆腐渣蒸馒头--散了,你不是装熊的人。”安徒柳青无语地转过身不理他,都说自己平时没个正形,但在关键时刻,却是这个大名鼎鼎的战神没个正形。
  “不用担心。”司琴德胜安慰他们:“这里的天然屏障虽然不怎么受用,但我们还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的。”
  “愿听其详。”众人异口同声。
  “你们看看这满地石头,可以承受多大的重量?看好后回来报我。”
  不一会,司琴安跑回来说:“这石头说多不多,说大不大,其实没啥用。”
  “是吗?”司琴德胜说:“我看未必,如果用这石头往下砸与他们对抗确实不够,用处也不大,顶多伤他们九牛一毛,毕竟他们人多势众。但如果我用这石头换另一条路呢,或许可以脱险。”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取出一条长长的缰绳打了个结套在大石上。
  “司琴安,你能推倒这块石头吗?”
  “王爷别开玩笑,这巨石就是十人也推不动。”司琴安稍胖的双手用力地推着石头。
  “那好,我把这缰绳套在石上,然后顺着绳子往下溜,是不是有机会突围?”
  “对哟,这样我们也不用和他们硬碰硬了。”
  “这虽不是上策,但我们人少,可以快速地利用缰绳突围。如果他们也用此法不一定能行,他们人多,缰绳受不了重力。”
  “好,我们马上行动突围。”司琴安开心地。
  花千依快速地带领众将士沿着缰绳往下滑,风波芒倒是灵敏,很快就从薄弱的环节中发现问题。
  “快截住他们,他们要顺着天险突围。”
  “放箭!”风波芒下令。
  一时间,在山崖顺着下滑的汉家众将士成了他们的瓮中之鳖,无处可逃。还好他们自备了盾,有盾防身,再加上司琴德胜和安徒柳青的抵挡,风波芒的箭纷纷落地。
  如此汉家军在司琴德胜、安徒柳青和花千依的帮助掩护下,陆陆续续地逃出几十名将士。
  好不容易到了安全的地方,大家整装休息。围上篝火,把之前狩猎来的动物烤着吃。撑到天亮,松了口气,休息了半宿,精神好了,体力有了,整装待发。
  远处传来一阵凌乱的追喊声,估计是风波芒再度袭来,大家迅速灭了火星、藏好踪迹。
  前面气吁吁地跑来一位和尚!和尚手无寸铁,肩上长长的僧巾和宽大的袖口显得飘逸异常。
  约摸二十岁的样子,长得眉剑星目、明眸皓齿,眉宇间正气满满,虽然穿着一身简装僧袍,却也难掩他的飘逸俊朗。
  令人惊讶的是,后面有人追赶,他脸上始终保持着从容与冷静。
  再看后面的追喊人,竟然也是一群僧人。僧人的衣着打扮像是雪域圣宫东西殿的沙僧们。
  “圣王又跑了,我们长老说,他这段时间给妖魂附体,行为习惯已不同往日,见到他一定要抓回圣宫。”其中一个样子稍胖的僧人大声喊着。
  “是啊,我们大师也说小圣王变了,变懒了,一天到晚往外跑,不颂经,不炼丹药,不给民众加持圣水。”另一个僧人附合着。
  “小圣王以前不是这样的,对我们这些僧人可好了,天天派发丹药,带我们颂经,给万民加持神力,凡事亲力亲为。”
  “我们快点把他找出来交给长老大师们处理吧。”
  “刚才看到他往这个方向跑了。”
  “再追,一定要把他找到,我们雪域圣宫可少不了他。”
  一群僧人喋喋不休,边说边四处寻找着他们嘴里的圣王。他们手拿长棍向草丛中横扫,一步步逼近和尚。
  和尚躲在草丛慢慢后挪,一次比一次藏得深,屏气凝神、小心翼翼。
  僧人们越来越近,和尚似乎退无可退,忽然身后猛地碰到一团令人感觉寒冷的“东西。”
  回头一看,一张凌角分明的脸,冷俊中带着血迹,那脸因为一夜未宿而略显疲惫。再看他身后,几十双眼睛正一声不响地盯着自己。
  惊现有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千万不能出声,不能惊动搜寻中的他们!和尚快速地捂住他的嘴,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示意大家继续保持安静。
  司琴德胜是何等尊贵之人,前一晚的败仗已让他很不爽,此时又让一个和尚捂住嘴,若不是担心风波芒会伤及那仅剩的几十名汉家军,估计他早就爆发了。
  司琴德胜是赤乌国上一任国君的嫡子,自从母皇父皇退位后,皇位传给了皇叔司琴安然。赤乌国有条不成文的祖训,皇位继承人传女不传男,传弟不传子。继承人必须在年满四十岁后退位,由下一任继承人继承皇位。
  外祖父安徒阳四十岁退任后把皇位传给了自己的长女安徒如兰,安徒如兰嫁给了家族势力庞大的司琴家二公子司琴悠然,生下儿子司琴德胜。司琴悠然在年满四十岁的那年,把皇位传给胞弟司琴安然。
  眼看司琴安然就要年满四十,却无人继承皇位,幸好苍天有眼,在他退位之际,皇后居然生了个女儿叫司琴月音。可是司琴月音才两岁,并不适合继任皇位。眼看这皇位又将空缺,朝中无人不忧、无人不虑。
  赤乌国地处茫茫大疆的中部,前有南疆后有北疆,只因国都玉都神宫地处太阳升起的地方,故国名为赤乌国。赤乌国幅员辽阔,南有四季如春的江南,北有茫茫草原和皑皑雪山。
  司琴德胜从小在锦衣玉食中长大,千人宠万人爱,在母皇和父皇眼中,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偏偏这王爷还长得英俊如玉,霸气冲天,不但短刀长剑样样在行,就连行军打仗也不在话下。
  之前边邻小国-车前国屡屡在边界挑衅,与赤乌国摩擦不断,不久后车前国按捺不住大举进犯,司琴安然几次派出帅将出征讨伐都无功而返,最后司琴德胜带着他的汉家军前往,才一举成功破获敌军保住疆土完整。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