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温香艳玉——白芥子

时间:2020-05-11 08:00:27  作者:白芥子

 

 
  文案:
  凌祈宴,皇嫡长子,生性浪荡、不学无术,京城第一纨绔。
  后来,他看上个穷书生,勾得人动了真心,腻味之后再一脚踢开,阴差阳错断了人仕途路。
  再后来,穷书生浴血归来,取代了他皇嫡长子的身份。
  原来,他凌祈宴不过是狸猫换太子中的那只狸猫。
 
  *阴郁狠戾x没心没肺
  阴郁狠戾x没心没肺,狸猫换太子
 
 
第1章 绝世无双
  「看他温香艳玉神清绝,人间迥别。」
  夏四月,毓王府,私庄。
  园中凉亭内,凌祈宴靠在贵妃软榻中闭目养神,七八婢女环伺左右,琴音袅袅、笑语娇声。
  有太监进来低声禀报:“殿下,显安侯府的三郎他们来了。”
  凌祈宴修长的手指轻敲了敲榻缘,未有睁开眼:“叫他们过来。”
  以显安侯府三郎张渊为首的一众华服公子进来亭中,后头跟了个四五个身着国子监校服的学生。
  来人纷纷与凌祈宴问安,张渊笑吟吟地凑到凌祈宴身边,低声与他禀报:“殿下,人带来了。”
  凌祈宴皱眉,睁眼觑向他:“什么人?”
  张渊脸上的笑有一瞬间的僵滞,无奈解释:“前几日,殿下听闻我等说起,国子监里这些个读书人……有些意思,您说想看一看,我等这才将人带来了。”
  凌祈宴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张渊这伙人都是国子监里念书的荫监,靠着家中长辈的爵位官职入的国子监,平日里书不怎么念,吃喝嫖赌倒是样样都会,狎玩美姬男宠各个都十分在行。
  前几日他们在凌祈宴面前提起,说国子监里那些各地举荐来的贡监,大多都是些穷书生,当中有不少明里暗里地与他们这些权贵子弟卖好,比之秦楼楚馆里的那些小倌人都上道,还干净,玩起来更有些意思。
  当时凌祈宴听了,随口说了一句想要见识一二,今日张渊就巴巴将人带来了他的私庄。
  那四五个学生排成一排,低着头干站着不动,像是十分紧张,凌祈宴的目光扫过去,看不清他们的脸,他有些不悦,斜眼睨向张渊:“这一个个抖得跟鹌鹑一样的?真能有意思?”
  张渊赔笑:“不瞒殿下说,带来您这里的,我都给您挑的是雏儿,那些个不干不净骚浪的,哪敢往您跟前搁,这几个人没见过世面,第一回见到殿下您这么金贵的人,吓到了罢了。”
  凌祈宴目露怀疑:“这不是你强迫他们来的吧?”
  “那自然不是,听说能见到贵人,个个都争抢着来的。”张渊赶忙道,生怕凌祈宴误会了。
  凌祈宴的视线又扫向那几人,一旁有人冲他们呵道:“见到了毓王殿下,还不赶紧请安!一个个的傻愣着做什么!”
  几人战战兢兢地跪下,唯有左侧最是高大挺拔的那个,依旧突兀站着,他也是唯一一个,见到凌祈宴没打颤发抖的。
  那人宽肩窄腰,身形颀长结实,并无那些个读书人弱不禁风之态,只低垂着眉眼,叫人看不清他样貌,单看那下颚线条,却是棱角分明、凌厉流畅。
  凌祈宴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微微一顿,立刻有人会意,一脚踹在那人后膝窝,就见他往前一步,单膝重重跪地。
  他挣扎着想起来,被人用力按住肩膀,变成了双膝跪地的姿势,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凌祈宴轻眯起眼,扬了扬下巴,示意他:“抬起头来。”
  那人依旧垂着眼,不吭声。
  又有人在他后腰踹了一脚,骂骂咧咧:“自己求着跟来的,到了殿下面前倒拿起乔来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少年终于抬眼,浓眉紧拧着,五官轮廓分明且深邃,周身隐隐带着一股戾气,凤目狭长锋利,冷眸中并无半分惧意。
  这副相貌,说是万里挑一都不为过。
  凌祈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长得好的男郎女郎他见得多了,像面前这个穷秀才这般样貌出众,几乎叫人过目不忘的,却是少见,国子监里竟还藏了个这般人物,想来是真有些意思。
  就只是这人毫不避讳盯着自己的眼神,让凌祈宴略有不爽,胆子倒是大。
  “你叫何名字?几岁了?哪里人?”
  张渊刚要帮答,被凌祈宴抬了抬手指打断,凌祈宴不错眼地看着跪在面前之人,轻勾唇角:“你自己说。”
  少年略低哑的声音平静回答他:“温瀛,年十六,冀州广县人士。”
  “冀州……,倒是离京城不远。”
  眼见着凌祈宴似乎当真对这人起了兴致,张渊殷勤地与他介绍,说这个温瀛是冀州的小三元案首,今年初才被冀州学政举荐来国子监念书,才识十分了得,深得国子监一众学官赏识,今秋就会下场参加乡试。
  凌祈宴闻言略微惊讶,十六岁的小三元案首,在整个大成朝恐怕都找不出几个,这样的人,将来不说举人、进士,就是状元、榜眼的,都有一争之力,竟也学着别人跑来谄媚权贵?
  当然了,半点身家背景没有的穷书生,哪怕当真取中一甲,进翰林院熬资历也得熬个十几二十年,若是得了哪位权贵青眼,就能走上捷径,总有那么些想要走旁门左道之人。
  虽然,面前这位看似桀骜不驯的小三元案首,看着并不像有那份心思的。
  在凌祈宴审视自己时,温瀛并未如其他人那般,低眉顺眼、小心谨慎地受着,而是坦然回视他,同样不着痕迹地打量面前这位高高在上、金尊玉贵的皇嫡长子。
  凌祈宴生得一双灿若桃花的星眸,左眼眼尾处以泪痣点睛,面如傅粉,姿容昳丽,端的是郎艳独绝、世无其二,比之他身边那些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的美貌婢女,更叫人惊艳。
  这样一张脸,生来就摄魂夺魄、勾人心弦,但偏偏,他又是世人皆不敢亵渎的天潢贵胄。
  被温瀛直勾勾的目光盯得愈加不痛快,凌祈宴轻蹙起眉,没再搭理他,丢下句“你们各自玩去”,枕着贵妃榻,重新闭起眼。
  那一帮子纨绔将另几个学生拉走,去了外头玩乐,只留下温瀛一个,依旧跪在亭中,没人敢叫他起来。
  张渊压低声音,笑嘻嘻地问凌祈宴:“殿下,这人您可看中了?叫他伺候您吧?”
  半日,凌祈宴才闭着眼,淡淡“嗯”了一声。
  温瀛依旧面无表情跪在地上,张渊瞪他一眼,教训他道:“殿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好生伺候着殿下,若是惹了殿下不快,仔细你的脑袋。”
  凌祈宴不耐烦地挥手,示意张渊:“你也滚。”
  张渊谄媚笑着,退出了凉亭。
  一众婢女太监依旧围着凌祈宴,抚琴唱曲、端茶递水,殷勤周到。
  温瀛跪在地上足足两刻钟,所有人都对他视而不见,
  凌祈宴终于又睁开眼,觑向他,食指勾了勾:“你过来。”
  温瀛想爬起身,被身侧一太监踢了一脚,又跪回去,只能这样跪着往前,挪到凌祈宴面前。
  凌祈宴的手指捏起他下巴,让之抬起脸来,近距离地仔细看他的长相。
  温瀛的面庞光滑,手感十分之好,凌祈宴的指腹摩挲着他下颌,眼瞳微缩。
  凑近了看,这张脸上依旧看不出任何瑕疵,虽然这双布着冷鸷的凤眼叫他不喜,这人的样貌,又确实合他胃口。
  “知道自己跟着来这里,是做什么的么?”凌祈宴懒洋洋地问。
  温瀛的神色不变,声音低冷:“殿下当真看上了学生?”
  凌祈宴挑眉:“你来这里,求的不就是这个,本王看上你,难道不比其他那些个人看上你,更合你意?”
  温瀛的眸光微黯:“若学生不从,殿下意欲何为?强迫学生,还是杀了学生?”
  凌祈宴嗤笑:“你是否以为,你身上背着个秀才功名,本王就不敢动你?”
  “殿下这般身份的,别说是一个秀才,哪怕您看上个进士,甚至朝廷命官,一样想动就动了。”
  “你既知道,还在这与本王废什么话?”
  僵持片刻,温瀛眼中的阴翳敛去,服了软:“学生愿陪殿下吟诗作画、吹箫抚琴、煮茶赏花,殿下看重学生、提携学生,他日学生必当肝脑涂地,以报殿下。”
  凌祈宴闻言气乐了:“说了半天,你打的主意是想做本王的门客?能陪本王吟诗作画、吹箫抚琴、煮茶赏花的人多了,本王又为何非要提携你?”
  “您是说外头那些人?”温瀛不以为然,“不过都是些靠着祖宗荫庇、安于享乐的无能平庸之辈,于殿下岂有一丝一毫的助力,他日学生不说高中状元,自信少说能混个进士出身,若是殿下愿意提携学生,学生自会回馈殿下。”
  “你倒是第一个,敢当着本王的面贬低张渊他们的,”凌祈宴松了手,躺回椅子里,声音淡了些,“本王要你有何用,世人皆知本王不过是个无甚本事的闲王,占着所谓皇嫡长子的名头,太子却叫本王的二弟给做了,且本王与他不睦,你投了本王,日后出仕,太子一派的人,必不会重用你。”
  “学生知道。”
  凌祈宴似笑非笑地瞅着他:“所以你还要跟着本王?”
  “若能入了殿下的眼,学生自无不从。”
  温瀛神色坦然,凌祈宴看向他的目光里却生出了警惕之意。
  略想了想,凌祈宴还是觉着这人果真有点意思,未拒绝也未首肯:“那得看你表现。”
  温瀛垂眸,沉下声音:“多谢殿下愿给学生机会。”
 
 
第2章 殿下自重
  之后那一整日,一众纨绔俱留在毓王府这私庄里饮宴享乐,凌祈宴这个皇嫡长子虽在朝中无甚地位,且为人恣情张扬、骄纵跋扈,但他爱玩,也会玩,是京中这群纨绔之首,这些个人都乐得捧着他。
  饮宴上有众多助兴节目,凌祈宴最热衷,也是纨绔们最喜欢的,便是玩投壶。
  输了的不但要饮酒,还要赔上事先押下的彩头,金玉珠宝、美婢娇娘,甚至庄园田产,都不在话下。
  凌祈宴是玩这个的高手,但轻易不下场,只作壁上观,遇到厉害的,让他看高兴了,还会下赏赐。
  凌祈宴出手大方,他这位皇嫡长子虽在皇帝皇后那里不得宠,但太后娘娘最是宝贝他,宁寿宫里的好东西,一大半都进了他毓王府。
  众人轮番上阵,个个摩拳擦掌,使出浑身解数,好不快活,那几个被带来的国子监学生亦在其中,陪着这些公子少爷们玩闹一阵,都已渐渐放开,做小伏低百般讨好着他们。
  凌祈宴高坐在主位之上,斜倚着身子,举着酒壶直接往嘴中倒酒,夏日的薄衫衣襟前浸湿一大块,他浑不在意,胡乱又将衣裳扯散些,脸上都是醉酒后的红晕,一副放浪形骸之态。
  温瀛跪坐在酒案边,专注为凌祈宴布菜送酒,偶尔抬眸,看一眼面前落拓不羁的毓王殿下,并不多言。
  酒过三巡,凌祈宴斜眼睨向温瀛,吩咐他:“你会投壶吗?你去试一试,给本王瞧瞧本事。”
  温瀛低声应下,起身走过去,接过箭矢。
  他没有急着投,目光沉着地盯着前方的壶口看了一阵,似在评估距离和角度,有人不耐烦地催促:“动作快些,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呢。”
  温瀛并不理人,他和其他那些个学生不同,从头到尾,除了凌祈宴,丝毫不给别人眼神。
  在他出手前,张渊笑问凌祈宴:“殿下,这位温案首如今是您的人了,既然要下场,您可要为之押下什么彩头?”
  凌祈宴觑他一眼:“就你机灵,又想骗本王的好东西,先看看吧,他能不能做本王的人还两说。”
  温瀛的肩背挺得笔直,抬起眼,凌祈宴正一手支着头,笑吟吟地看着他,满脸兴致盎然的玩味。
  温瀛的视线重新落回壶口,在一众人的再三催促中,干脆利落地投出第一箭。
  箭矢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的弧度,稳当当地落入壶中。
  不待众人反应,温瀛换上左手,第二箭亦在眨眼间落壶。
  众人一愣,旋即高声叫好。
  第三箭、第四箭……
  箭箭连中,第七、八两箭齐发,入双耳。
  第九箭,箭在壶口打了个圈,成依竿状。
  第十箭,射箭之前,温瀛再次抬眼,黑沉双目望向凌祈宴,凌祈宴挑眉,就见温瀛将箭矢反掷,轻松投出,箭尾入壶,竟成倒中之势。
  沉寂一瞬,围观之人大声喝彩,个个涨红了脸,兴奋非常,温瀛依旧淡然,只不错眼地看向凌祈宴。
  凌祈宴的眼中终于有了高兴之色,啪啪拍了两下手:“善!”
  “你很不错,这还是本王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投倒中,说吧,想要什么,本王赏赐与你。”
  温瀛沉声道:“多谢殿下,学生不需要别的,愿得殿下赏识提携,就已心满意足。”
  张渊“啧”了一声,笑着与凌祈宴打趣:“殿下,听听这小子说的话,这是赖上殿下您了。”
  凌祈宴不动声色地望着温瀛,四目相对,温瀛依旧是那副坦然不惧之态,凌祈宴轻敲着酒案,微眯起眼,若有所思。
  所有人都在等凌祈宴发话,他忽地弯起唇角,勾了勾手指。
  温瀛走上前去,跪坐回酒案边,凌祈宴侧目看向他,手指在他胸口处绕了绕,嗓音暧昧:“真想跟着本王?”
  温瀛低下头,目光落在凌祈宴修长白皙的指节上,略一顿:“殿下,学生说了,若是殿下愿意提携学生,学生日后定会为殿下身先士卒。”
  “身先士卒、肝脑涂地,但就是不愿做本王的入幕之宾是吗?”凌祈宴似笑非笑。
  “殿下想要什么人都能得到,学生这样的,实在不足挂齿,殿下没必要这般逼迫学生。”
  静了一瞬,凌祈宴陡然冷下脸,手中杯子里的酒泼上温瀛的脸:“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本王逼迫你?本王看上你是你走运,这么给脸不要脸那便滚远些。”
  温瀛的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晦暗,抬手抹了一把脸:“殿下息怒。”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