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那个帝王想gay我——邪灬心

时间:2020-05-11 08:02:05  作者:邪灬心

 

 
  文案:
  百姓:那个左相家的狐狸魅子,肯定是使用了妖术,不然咱们家的帝王怎会对他如此钟情?
  文武百官:左相啊,您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啊,哈哈哈哈哈宫娥:你们听说了吗?今天刚来的左相家公子哥已经被送进了咱们帝王的寝宫了,听说还夜夜笙歌,好不快活呢。
  太监:这..为何左相家的公子如此聪明伶俐?就连这长相..怕是后宫无人能及了吧?
  影卫:...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绝色佳人啊,难怪皇上整天都想日理万机。
  然而实情却是这样:
  “妈卖批,你放开老子,老子要回家,要妹子,不要男孩。
  “安明是说朕应该是女子吗?”
  “不不不,陛下,使不得,使不得。”你他妈的九五之尊,我稍微不注意,我人头二弟不保啊。
  “那朕就把安明当女子,可好?”“皇.上,你放过我吧。我不搅基。
  “放心,你会爱.上朕的。”
  “啊啊啊啊啊,我疯了,为什么这个帝王总想gay我?”
 
 
第1章 是在挑战朕的耐心吗?
  时至深夜,百虫齐鸣,为这寂静的深夜增添了几分生机。
  君子风放下了握在手里的毛笔,道:“他在外面跪了多久了?”
  原本站在一侧的小太监正在打盹,突然出现的声音顿时让他清醒了不少,回应道:“回皇上,左相家公子哥,已经在院子里跪了数时个时辰了。”
  君子风眉头微蹙,摆了摆手,这小太监这才退了下去。
  起身走到窗户旁边,看着跪在院子正中央的左安明,薄唇轻启:“真和左相一个性子,这般执拗。”
  话随如此,可也看到了微微翘起的嘴角,就连眉梢都添了几分笑意。
  作罢,这才朝着门口走去。
  进了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左安明,那醇厚的嗓音如沐春风般吹进了左安明的耳朵里。
  “安明可是考虑清楚了?”
  跪在地上的左安明神色自然,并没有回答君子风的话,依旧乖乖的跪在地上。
  “安明,朕虽中意与你,你也不可拿这个作为朕不敢动你的把柄。”
  不怒自威的气势,一下子就唬住了左安明,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层细细的冷汗。
  左安明虽然害怕,但却也相信君子风还真的不敢把他怎么样,“皇上,您是主,在下是臣,君臣有别,还望皇上自重。”
  自重?
  他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被一个人朝堂之子说自重?
  绕是君子风再心悦左安明,此刻的脸上也是浮现上了浓浓的怒意。
  转身到左安明的正对面,缓缓蹲了下去,最后伸出手,擒住了左安明的下颌,“安明,你是在挑战朕的耐心吗?”
  左安明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所谓的皇上,内心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形容。
  告诉他,他不是左安明?
  告诉他,他只是……
  “皇上,我…”
  “朕让你住进朕的寝宫就这样让你为难吗?”君子风继续问道。
  ——废话,可不就是为难我这个直男吗?
  左安明一脸无奈的模样盯着君子风,“皇上,你说我要屁股没屁股,要胸没胸的,你又何必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你这三宫六院里的美人个个都国色天香,你又何必单恋我这一只癞蛤蟆?”
  听完左安明的话,君子风疑惑道:“癞蛤蟆是何物?”
  “what?就是…一种…动物,对,动物。”
  “为何朕没有听说过?”
  “皇上,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你就让我回家吧。”
  “回家?朕的家就是你的家,你要回哪里去?”
  ——这小子,明摆这就是借着朕心悦他,不敢对他怎样,才这般胡来。
  “……”这个帝王,我都这样说了,还不死心,到底是要闹哪样?
  “也罢,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朕也不强人所难,你且回去吧。”
  欲擒故纵,也未必不是一个好的办法。君子风在心里美滋滋的想着。
  左安明看着君子风一脸算计的模样,不确定的问道:“当真?”
  “怎么?朕可是一国之君,岂能出尔反尔?”
  “那…就谢谢了。”
  莞尔一笑,让君子风不自觉的看的有些着迷,果然是他看上的人。
  许是跪在地上的时间太过于长久,刚起身的左安明身体忽然向前倾去。
  好在君子风眼疾手快,直接揽住了左安明,往后一拽,左安明坚坚实实的扑进了君子风的胸膛里。
 
 
第2章 你欲对我图谋不轨。
  旋即,左安明像是碰到了铜墙铁壁一般,嘴里发出轻微的轻吟。
  而君子风搂着左安明的身体就这样僵持着。
  那一丝轻吟就如同一朵妖艳的罂粟,吸一口便永久的沉醉于他的魅力当中,无法自拔。
  良久,左安明才回神,“皇上,你可以松开我了。”内心则是:这个死基佬,趁机吃我豆.腐。
  愣怔之于的君子风这才回神,略微不舍的手松开了左安明。
  近在咫尺的距离,让空气过分的尴尬。
  “皇上,那小人就先行告退了。”
  语罢,刚转身,还没迈开步子,又一个踉跄。
  君子风在心里偷笑一声,掩耳不急迅雷之势,直接一个公主抱就抱起了左安明,最后向着自己寝宫的方向走去。
  “喂,你干嘛?你放我下去。”
  “别动!你在乱动一下。信不信我就地正法你?”
  又一次被君子风恐吓的左安明这才停止了挣扎。而从君子风的嗓音里,左安明明显的听到了君子风再极度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个死基佬,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的左安明任由君子风抱着,最后成功的抵达到了寝宫。
  寝宫里,伺候君子风的宫娥和太监们都面面相觑,有人甚至在小声的嘟囔着什么。
  左安明倒也不曾理会,反正他迟早是要出去的,这深宫围墙,可不是他的归宿。
  “你们都退下吧。”
  宫娥和太监们听到吩咐后,这才退了下去。
  而此时,偌大的宫殿中,就只剩下了左安明与君子风两人。
  左安明看着君子风悠闲的喝一口茶水,气就不打一出来。
  说好了让他走的,可最后还是送来了他的寝宫,你丫的到底是多缺男人?在心里喋喋不休了好一番。
  这才开始质问:“皇上,您刚才也说了,同意我回家了,这会儿又把我拐来您的寝宫,到底是闹哪样嘛?”
  君子风放下手中的茶具,起身走到床边,盯着左安明,似笑非笑道:“对啊,朕是让你走了,可是你…没走啊。”
  “我…你强词夺理。”
  “朕何时强词夺理了?”君子风笑着反问。
  ——你这个死基佬,笑面虎,还好意思说一国之君,岂能出尔反尔?明摆着就是欺负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当代十八好青年。
  “你怎么没有?你说让我走,趁着我还没有缓过劲,把我骗来了你的寝宫,欲图谋不轨。”
  君子风另外一只手握折扇的手,直接敲在了左安明的头上。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什么叫做朕图谋不轨?朕要是图谋不轨又何必把你绑至朕的寝宫?在院子里就可以直接与你行周公之礼。”
  左安明不曾理会君子风,捂住了脑袋,“痛哎。”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想对我图谋不轨,除非…”左安明抬头看着君子风狡黠一笑,“除非,你现在立刻送我出宫,这样才能证明你的清白。”
  ——这个小狐狸,都狼入虎口了,还这般放肆,定是要教训一番,让你知道谁才是君,谁才是臣。
  君子风看着左安明那天真无邪的笑脸,鬼使神差的往前一拽,直接贴在了左安明粉嘟嘟的唇瓣之上。
 
 
第3章 这个撩人不自知的家伙!
  左安明两只眼睛的瞳孔无限放大。
  他…他这是被强吻了吗?
  而且…还是一个男的?
  还是他的初吻?!
  愣怔之余,左安明直接抬手推开了君子风,两只眼睛里的怒火仿佛可以把君子风烧成灰烬。
  “你…你,你这个死基佬!”想了半天,左安明也只骂出了这一句。
  君子风不以为然,眸子里还含着笑意,舔了舔嘴角,道:“不错!”不给你一点教训,还当朕好说话了。
  君子风的表情,如数落进了左安明的眼里,张口大骂:“你这个流氓,老流氓,登徒子!”
  “朕何时成了登徒子?”
  “就在刚才。”左安明说完,用袖子口不断地擦拭着自己的嘴角,他可不想和这个死基佬接吻,虽然已经于事无补。
  “刚才?”
  左安明一看君子风的反应,便猜出了一个所以然,装疯卖傻,别人也可以,还真以为你君子风天下无敌了?
  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君子风,然后痞里痞气的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尖,如同饿狼般的目光直接向君子风扫去。
  实则心里却是膈应的要命,他为了摆脱这个死基佬,竟然要做出这种骚里骚气的动作和表情。
  没办法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说服了自己的心理阴影,趁着君子风出神,左安明一个猛扑,直接将君子风推到在床上,自己则是以半躺的姿势靠在君子风的胸膛上。
  ——怎么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竟然感受到了肌肉的存在。
  左安明努力克制住自己想要把去年年夜饭吐出来的冲动,用着掉满地鸡皮疙瘩的语调看着君子风说道:“皇上,豆.腐你也吃了,嘴你也亲了,你这下要放我回去了吧?”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君子风有些措手不及,突出的喉结滚了又滚,身体更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内心的躁动开始无限涨幅。
  撩人与妩媚,放荡与矜持,此刻都被左安明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个撩人不自知的家伙!
  克制住心里的冲动与欲火,君子风反问:“你就这么想回家?”
  左安明不假思索就道:“废话,那是家!只要是人,就没有不想家的。”
  “……”难道朕的家不就是你的家吗?
  “可是…现在已是深夜,宫门已锁…”
  面对着君子风的再三推脱,左安明真的想打爆他的狗头。
  “皇上,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为何这般苦苦刁难与我?”
  听完左安明的话,君子风哈哈大笑起来,不知所以的左安明看的有些木讷,“你笑什么?”
  “哈哈…朕只听说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却不曾听说过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这是何说法?”
  “……”笑吧,笑吧,最好把你给笑岔气了。
  “我这是自创,自创你懂吗你?”左安明颤颤的回答着君子风的话。
  君子风温柔一笑,眼里满是宠溺,“好好好,都依你。”
  “都依我?都依我还不让我回家?你骗鬼呢?”说完,直接捶在了君子风的胸膛上。
  君子风一改刚才的模样,表情变的严肃,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的霸道起来,“要是朕执意让你留下来呢?”
 
 
第4章 要晚节不保了吗?
  “卧槽你老母哦!信不信我他妈拿着老子的Ak47打爆你的狗头。”左安明忍无可忍地炸毛道,内心忍不住吐槽:啊,这个白痴,这个死基佬,这个昏君,怎么老逮着我不放?真是上辈子没有拯救银河系,碰到这样一个死基佬。
  “……”
  君子风尴尬的看着左安明,此刻的左安明被他气的满脸通红,嘟囔了一张嘴,眼睛里擒着泪珠,像极了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一般。
  虽然他没有听懂左安明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大概也知道他此刻非常的生气,而且还是哄不好的那种。
  “安明就这般讨厌朕?”
  语调不悲不喜,不高不低,左安明窥探不到他的任何心思。
  “对,讨厌,讨厌至极。”
  听完左安明的话,君子风的嘴脸忽然又开始上扬。
  ——这个人搞什么飞机?这个时候还可以笑出来?发烧了吧?
  君子风不是左安明肚子里的蛔虫,也听不到左安明的心思,他只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越来越有趣了。
  从小就身在帝王之家,让他听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像左安明这样蛮横放肆的,在这南宁国,他当属第一。
  当然,撇去君子风本人心悦左安明不说,实则他内心还是希望可以有一个人和他拌嘴的。
  不像这皇宫里的人,为了活命,处处都小心翼翼,本本分分,有时候他想找一个人说说心里话,都不知道找何人述说。
  眼下好不容易出现这样一个“活宝”,他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就放过?
  “世人皆说,有爱生恨,看来安明还是心悦与朕的,不然又何来讨厌一说,对吗?”君子风含眉而笑,语气温和。
  ——我他妈…对你的狗头。
  左安明看着君子风真的…真的无计可施了,甚至有一种想要自杀的冲动。
  他不搞基!
  他不要小哥哥,他要小姐姐。
  前凸后翘的小姐姐,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野蛮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