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综英美]超英桌宠全身变——杨乔萝

时间:2020-05-11 08:10:03  作者:杨乔萝

 

 
  文案:
  唐粟的桌宠游戏与超英宇宙联动,他在星星盾上贴kitty贴纸,把红铁罐换成粉的,或者是在某个铁手臂上画红星星,给某个黑披风猫耳男配备猫尾道具。
  游戏很有趣,只是他每晚都会梦见自己穿进游戏,给超英们做饭洗澡甚至还要陪他们睡觉。
  有一天他突破次元壁,带着自己的花店穿越到纽约,超英纷纷出现。
  唐粟:我觉得以纽约毁灭的速度,当务之急是去买份保险。
  唐粟:我承认我偷偷捏过美国翘臀,摸过酥皮的胸肌,戳过大蝙蝠的猫耳……但那又如何,我们是纯洁的兄弟情!
 
  主角的能力是把超英变成桌宠然后疗伤。
  莫得逻辑,莫得剧情,就想写日常小甜饼,沉重话题会略过。
  时间线会有改动。
  ooc属于我,男神属于大家。
  团宠向,1v1,cp盾盾。
  一句话简介:对桌宠为所欲为后穿越了!
 
 
 
第1章 游戏联动
  桌面爱人是一款游戏与工作相结合的软件,你可以设定ta的性别、样貌,可以在交谈中塑造ta的性格,同时,ta掌管你的手机,让你的日常生活更加便利。
  唐粟每天早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和他的桌面爱人说早安。
  “早上好,唐。”手机中穿出低沉温柔的嗓音:“昨晚睡得怎么样?”
  “很好。”唐粟扬起笑容,揉揉自己睡成鸡窝的头发,将身上的睡衣换下去:“艾拉维,今天的日程安排是什么?”
  “上午十点,王先生来取上周预定的花束;上午十一点……”艾拉维有条不紊地汇报着,英伦腔绅士而温柔。
  顺便一提,这款游戏没有在国内扩散,完全因为它是全英文的,就连日常互动都必须以英文交流。
  “听上去不是很忙……这是什么?”唐粟打开锁屏,在自己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穿着蓝色紧身制服的小人。
  像是一个桌宠,但唐粟记得自己并没有下载过别的桌宠。
  翻了一圈,手机里也没有多出新的软件。
  “有点像是美国队长。”唐粟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小人的肚子,桌面上突然跳出一行字。
  【恭喜您发现了美国队长,但他不知为何处于重伤状态,快把他带回小屋疗伤吧。】
  唐粟眨了眨眼。
  他记得桌面爱人当初也是这种剧情开头,在设定好爱人的外貌与名字后,他会在桌面上捡到对方,逐渐培养感情。
  “原来是和漫威的联动吗?”唐粟小声喃喃了一句。
  他按照指示把美国队长拖到桌面爱人的图标上,屏幕画面一转,显示出二次元画风的房间。这是桌面爱人的家,他可以在里面休息进食,甚至还可以通过玩家的操作进行洗澡、换衣服等活动。
  之前只有一间屋子,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扩建的,在艾拉维的房间旁又多了一间。
  新多出的房间装修简朴,唐粟把小人拖进去放在床上,无师自通的将盾牌拿走挂在墙的挂钩处,然后点开商城。
  商城里果然刷新了很多药品,都是外伤的药,越贵药效越强。
  “幸好我玩的久,攒了不少金币。”唐粟买了外伤药和绷带,又买了一套新的美队制服(商城里美队能穿的似乎只有制服)。
  点击使用药品。
  【药品使用成功,美国队长的伤势正在好转,距离清醒时间剩余15:59:58】
  十五个小时???
  唐粟挠挠头,干脆放下手机专心换衣服。
  “现在是早上七点二十分,距离您的上班时间还有四十分钟。”艾拉维的声音传出来:“祝您有个美妙的上午。”
  唐粟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玩了二十分钟了,连忙去卫生间洗漱。
  他今年十八岁,前段时间刚刚高中毕业,录进了附近的大学的英语系。父母在他小时候出车祸身亡,留给他的只有现在经营的花店,而唐粟也凭借这个和政府的帮助供自己念完了高中。
  感谢他遗传了母亲的插花天赋。
  做为一个没什么志向的人,他只想在这里念完大学,然后继续将花店开下去。
  上午十点,唐粟将之前预定的花束交到顾客手中,给店里的花浇完水,开始无所事事起来。
  于是他点击艾拉维,选择半身模式,男人的半身影像便占据了屏幕。
  艾拉维被他设定成了黑发蓝眼的成年男子形象,嘴角时常带着笑容。
  “想和我聊天吗?”艾拉维充满磁性的嗓音从耳机中传来:“上班时间摸鱼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现在没有客人。”唐粟嘟囔了一句,轻轻在艾拉维的肩膀上戳了一下。
  “真拿你没办法,累了的话可以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会儿。”艾拉维露出无奈的笑:“我永远都在这里陪着你。”
  唐粟嘴角抿出一个笑容,脸颊上浮现出一个酒窝。
  虽然艾拉维只是一个人工智能,会说的话有限,但唐粟还是很喜欢和他聊天。
  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下午突然忙碌起来,唐粟在店里转了一天,给客人讲解花语,忙得口干舌燥,腿脚发软,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时间,赶忙关灯锁门。
  花店后面就是他的卧室,他每天就住在这里,上班什么的都很方便。
  “今天怎么突然这么忙。”唐粟很想直接扑进床里,但是他不能忍受自己忙了一天还没有洗澡,只好随手将手机扔在枕头边上,拿了换洗衣服走进浴室。
  暗淡的手机突然亮起,屏幕上的画面自动调转到美国队长的小屋,床上的人躺在那,眼睛紧闭,仍旧没有要醒来的预兆。
  唐粟出来后直接倒在床上,将脸埋在被子里,好一会儿才拿起手机。
  “好烫。”他吓了一跳:“难道我软件开的太多了?”
  然而手机里只开了桌面爱人一个软件,而且刚才还滚烫的手机突然迅速降温,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奇怪了。”唐粟疑惑的嘀咕了一声,低头看向屏幕,上面正好跳出一行字:
  【距离美国队长苏醒时间还有1:03:26,需要再次上药才能保证其生命力,请玩家加油。】
  “上药?”唐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
  可能是今天太累,还没到他往常的睡眠时间,汹涌的困意便将他直接淹没。
  手机被他盖在手下,屏幕亮着白光,那白皙的指尖在光下愈发通透,最后竟是完全消失。
  唐粟记得自己刚才还躺在柔软的床上,下一刻竟是出现在陌生的屋子中,还差点因为姿势变动而摔在地上。
  ——说陌生似乎不对,因为这个屋子他见过,在他的桌宠游戏里。
  “我是在做梦吗?”唐粟使劲晃了晃脑袋。
  有点晕,而且没什么真实感。
  应该是在做梦,他想到,上前几步看昏迷在床上的男人。
  虽然早就知道美国队长身高体壮,但不管是游戏还是电影,都没办法带来亲眼见到的震撼。
  大胸甜心可不止是说着玩的,男人身上的肌肉让唐粟眼热,忍不住伸手戳了戳他结实的手臂。
  羡慕。
  不过,美国队长的重伤状态没有消除,他身上血迹斑斑,制服上占满了灰尘与鲜血,那张藏在破损的面罩后的英俊面孔被深蓝色衬的格外苍白。
  唐粟环顾四周,看到自己白天买的药和绷带,迷迷糊糊间想到之前手机上的字。
  “我记得要上药……”他伸手把药拿过来。
  药瓶上印着简短的使用说明:将药膏均匀涂抹在伤口上,缠好绷带。
  唐粟看懂了,他先把美国队长的面罩脱下来,又开始脱对方的衣服。然而这个制服很难脱,他努力了半天也没找到方法,呆滞地坐在床边。
  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不过唐粟现在对上药有种莫名的执念,他从抽屉里找到了剪刀,将制服剪开,扔在床下。
  然后对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脑袋晕晕乎乎的,唐粟心里还是升起由衷的敬佩感,他拿起外伤药,小心翼翼地涂抹在每一道伤口上。
  伤口很多,他好不容易全都涂了一遍并绑上绷带,感觉自己像是搬了一天的砖。
  顺便一提,美国甜心比砖沉十倍!
  终于大功告成,唐粟小心翼翼地将人正面朝上摆好,还没等松一口气,手腕突然被人大力攥住。
  “你是谁?”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
  “痛!”唐粟感觉自己的手腕要断了,他迷糊的大脑都清醒了很多:“我只是在帮你换药。”
  史蒂夫顿了顿,那双蓝眼睛迅速打量一番四周,又停在唐粟身上:“这里不是我的房子。”
  “你先松开我。”唐粟疼的眼泪都要下来了:“我没有恶意的。”
  史蒂夫放开他,嘴角抿起。
  这里和他家里布置得一模一样,窗户外一片漆黑,无法判断时间与地点。而眼前的亚裔少年看上去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绷带也绑的歪歪扭扭的,很不专业。
  如果这里没有布置成他家的模样,史蒂夫的戒心还会再少一点。
  “梦里不是不会感觉到痛吗?”四倍听力让他听到唐粟的嘀咕声,眉梢一动:“梦里?你是变种人?”
  “变种人?”唐粟懵了一下。
  他记得复联和x战警好像不是互通的,所以他果然是在做梦吧。
  他正想着,史蒂夫走过来按住了他的肩膀,男人健硕的身体充满了压迫感,但那双手却只是让他感觉到轻微的重量。
  “听着,男孩,我不能在这里待着。”史蒂夫眉毛皱起,蓝眼睛严肃地凝视着他:“我的伙伴还在等我。”
  唐粟眨了眨眼:“抱歉,我没办法控制这个梦。”
  他偷偷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大胸肌。
  羡慕,还想摸。……反正是梦,下手应该也没事。
  唐粟的手正蠢蠢欲动,史蒂夫突然向外走。
  “等等,队长。”唐粟叫住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唾沫,简短地给出提示:“衣服……”
  虽然缠了很多绷带,但这也不能掩盖对方只穿了条内/裤的事实!
  身材好就是任性,唐粟偷偷在心里念叨,羡慕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在上面转了几圈。
  作者有话要说:  史蒂夫:突然觉得胸口有点凉……
  开文啦,第一次写综英美有些怕怕的,时间线全部被我打乱了,因为研究的不算深所以可能会有bug,大家发现了可以告诉我呀,我尽量改一改。
  本文是刚刚补完超英电影后就被复联四戳了一刀后的产物,本质只想写温暖的小甜饼,可能人物会有ooc,先抱歉啦!是慢热文,有条件的小可爱不要养成我啦,我想和大家一起玩耍!
  最后给所有来看的小天使们超大的么么!
 
 
第2章 洗澡澡
  在绑的歪歪扭扭的绷带外套紧身制服显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唐粟把药和绷带一起拿起来,不好意思地道:“不如队长你再重新包扎一下?”
  史蒂夫沉默地摇头,他穿上制服,很显然这件早就准备好的制服让他的戒心加重了,那双蓝眼睛望了唐粟一会儿,它的主人最终还是一言不发地打开房门。
  然后微微睁大了眼。
  唐粟好奇的凑过来看,也跟着愣在原地。
  外面没有路,渐变的浅紫色由上到下充斥整个世界,这个房间就好像是悬浮在半空一般。
  唐粟想要把头伸出去看,但感觉碰到了什么柔软坚韧的东西,轻柔的把他推了回来。
  “出不去吗?”因为力度轻柔,唐粟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只觉得头更晕了。他站在原地晃晃脑袋,再抬眼时,发现史蒂夫半个身子已经探了出去。
  为什么史蒂夫能出门?难道他在梦里还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战五渣,只有待在房间里才安全?
  唐粟有点不服气,试图再尝试一次,但这次他小心很多,只轻轻伸出手摸了摸。
  果然在门框旁摸到了薄膜,碰到就会被弹开。
  史蒂夫这时候把身子收了回来,唐粟趁机问道:“外面是什么?”
  “……手机软件?”史蒂夫说的不太确定。
  唐粟眨了眨眼:“所以我们现在是在手机里?这么说起来,外面的颜色的确与我的桌面颜色很像……”
  他左右看了看:“如果是梦到了桌面爱人,那艾拉维应该也在这里。”
  “艾拉维?”史蒂夫敏锐地意识到这个新名字的重要性。
  “我的桌宠,可以语音控制。”唐粟解释道:“不过他陪了我两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我的亲人。”
  所以他好不容易做了这样一个梦,梦里居然只有美国队长,没有艾拉维?
  说实话,唐粟还挺想看看实体的艾拉维,再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
  史蒂夫不太理解桌宠,但可以大致将其理解为贾维斯一般的存在,令他费解的是,既然这个少年梦到的是桌宠,他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你是游戏出的限定活动。”唐粟感觉到困顿,他伸手打了个哈欠:“我为了给你买药花了不少金币。”
  说着说着,他的身体逐渐瘫软下去。
  史蒂夫接住他,发现他竟是睡着了。
  “你还好吗?”他摇了摇唐粟的身体,突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怀里的人睡得很死,像是没有骨头一样耷拉在他的手臂上,脑袋老老实实地贴着他的胸肌。
  “游戏的限定活动……”身为一个不太懂电子的老年人,史蒂夫从字面意义上理解了一下这几个词的含义,看向唐粟的目光十分复杂。
  也许这是一个刚觉醒了能力的变种人,他想到,将唐粟平放在床上,然后拿起盾牌从门口跳了下去。
  唐粟这一觉睡得很香,醒来时只感觉浑身充满力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