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世权谋[天之骄子]——叶悠悠

时间:2020-05-11 08:11:28  作者:叶悠悠

   文案:

  纷乱天下两百载,三十五岁的周显终于一统天下,帝王之威煌煌如烈日,七州六府万里江山尽数纳入版图。
  次年,定国号大顺。
  大顺元年,赵澜与其姐赵姬以亡国后代请罪之身入大顺都城,觐见周帝。
  这一年,周显一回头,发现赵澜懵懂又恐惧的看着他。周显突兀的心一跳,随后发现自己遇到了这世上最难办又最不可控的事。
  ps:这只是一个专注甜甜甜的小甜饼,年纪大了,只想甜,信我 :)
  排雷警告:1、年下亡国太子前期有点天真只想谋家人一世安乐弱攻(赵澜)X 遇到爱情昏头突然担心自己年龄太大,于是宠宠宠到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帝王大强受(周显)
  2、去留随意,不喜欢自行右上角,不用告诉我,不然我超级凶,毕竟先撩者......
  下本开更:魔王大人的小宝贝
  作为一个从小被宠爱长大的自然人,因为一场实验事故林慕青掉到了一个传说阴暗恐怖杀人不眨眼的魔王身边。
  林慕青看着眼前这个一动不动,但山一样高的恶龙以为对方死了,遂大笑,拿过旁边的短剑就砍,口中大喊:“大恶龙吃我一剑。”
  噌...剑断了。
  地狱众魔:......哈哈哈哈哈
  恐怖的大魔王缓缓睁开了铜铃大的暗黄色眼睛,几分硫磺味道迎面朝林慕青飘散了过去。
  林慕青秒怂:不...不要吃我~~呜呜~~
  大魔王伸出巨大的爪子,最后小心翼翼用指尖戳了戳对方的脸颊,好软~
 
 
第1章 南赵亡国
  艳阳高照,官道之上,一列军队有序前行。军队之前,一偏将领头,其身旁两个膀大腰圆之人高举一黑色旗帜,旗帜之上则是绣着一头狰狞虎头。能打出这般旗帜的军队,赫然是周国赫赫有名的一支军伍——虎威军。
  如今虎威军气焰正是汹涌之时,此番出兵,历时七月有余,南赵小国投降亡国。
  张目天下,四海之内,尽归皇权。
  大道之上,偶有行人,但见是军队而过,立时便早早退到路边一侧草丛之中,只敢俯首低头,哪里敢有半分张望。
  偏将擦了擦汗渍,如今得胜归朝,这天气虽热,倒也浇不灭他此刻心中热切。这般想着,倒也扭头去瞧了瞧身后军中的一辆马车。
  马车是南赵的马车,里头自然也是南赵的人。
  里头人的自然也不寻常,乃是南赵国南赵君王并君后及其一子一女。此番带这四人入大顺皇都,自然为了凯旋献俘。
  圣德上皇定下大顺国号,大顺元年,帝王之威已惶惶如烈日的皇帝自号圣德上皇,并以大皇子周璩承领兵,将纷乱天下两百载的最后诸侯国南赵亡国。
  现如今以南赵皇室之人献礼,圣德上皇便可彻底雄视天下。目之所及,皆为大顺天下。
  偏将脑中转了些思绪,便叫人去给马车之中的人送些水去。到底他们原是皇室中人,原先金枝玉叶,怕是受不了这番天气。如今还未进皇都,虽时候这些南赵皇室人之后怕是没什么好下场,但若是死在路上,到也不妥。
  此刻,马车之中。
  南赵君王赵斐这些时日气色大变,亡国抑郁之气时常折磨心间。加之七月前,得知大顺出兵便每日劳心,如今不过一年不到,竟是华发满头。
  一旁,君后已做了寻常妇人装扮,亦是面带忧色。二人互相慰藉,到也无言。
  只另外一侧,一十六七岁的少女神色虽有些迷茫,却还有些精气神。只见她坐的端正,容貌分明精致秀美,眉眼间却有几分女儿少见的英气。
  她坐了马车角落,将大部分位置让出,让一十四五岁的少年能够侧身蜷缩而躺。
  少年此刻昏睡着,却也睡不安慰,浑身出些密密麻麻的细汗,鬓角濡湿,面色更是浮现几分恐慌之色,分明入了梦,且梦中十分不安。
  正值此刻有人递了水,君王后立时接了,拿帕子沾了水小心覆盖在少年头。
  有了几分凉意,少年似安稳了几分。
  见此,君王后略略松了口气,片刻后却有面带忧色,“那日,那周璩承闯入殿中杀人,阿澜瞧见便受了惊吓,这可如何是好。这些时日,阿澜未有一次睡的安稳。夜夜梦魇,怕是身子受不住。”
  赵斐听了,不由喟叹一声,更显凄凉。如今这般田地,一双儿女眼见不保,此去大顺皇都,怕是还要受辱,为之奈何?
  他原就不是个霸道的君王,相反多些书生气。这会儿旁人见了,只瞧他忧虑深重,怕是个彻头彻尾的落魄者。
  “君母,我会保护好小弟的。”少女双手扶了双年的脑袋,叫他莫要磕碰了马车之后忽道,“再则,君母想必也记得,小弟幼时得一位老神仙瞧病,说他一生只有一难。若是过了,日后贵不可……”
  “嘘。”赵斐猛的一惊,立时捂住了少女嘴巴。
  隔墙有耳啊,他们此时是戴罪之人,哪里还敢妄想。此时若是多言,日后怕再多个罪名,“玉儿,切忌胡言乱语。”
  少女闺名叫做赵玉,只‘玉儿’之名,往日只赵斐、君王后几人才唤,旁人是不晓得的。
  赵玉到底年岁还小,有些气盛。此刻才惊觉不妥,立时闭嘴不言。
  刹那,马车之中四人便再无言语。
  此番之后,赵玉到回想起小时之事。她长赵澜两岁,因她君父待君母情意深重,深宫后院之中并无多少嫔妃,除君母之外只有两人。
  一人几年前病逝,无有子嗣,另一人君父心善,念她同样并无所出,兵败之时怕她平白遭受欺辱,便叫她做寻常打扮,自行逃生。
  因赵斐夫妻甚笃,深宫简单,赵玉小时并未见识多少腌臜之事。她同赵澜一母所出,对对方更是疼爱。
  自小她身子骨健硕,倒是赵澜十分病弱,时常生病,更叫她小心翼翼。赵澜七岁时更是大病一场,接连胡话,喊些‘不要杀我,好大头颅…血,好些血’之类叫人心惊胆战的胡话,眼看人就要留不住。
  后来赵斐广寻名医,终于来了一邋遢老神仙。
  老神仙说赵澜命格清奇,是个世间难寻的奇人。这般之人,上次遇到还是许久许久之前,那还是一个叫练容华的女子。
  不过此话不表,只说赵澜。他有法子医好,只此后有一劫,若是渡过了,日后大富大贵一生,子孙更是君临天下的命格。
  若是过不了,一切皆休。
  那之后,老神仙飘然离去,赵澜之后身子骨大好,再不见体弱也不见梦魇,梦中之事更是全然不记得,安然到如今已有十五。
  可现下,那日在大殿之上见周璩承当众杀人,竟又发了梦怔。
 
 
第2章 梦中景象
  惶惶然然,赵澜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举目望去,天地间尽数苍茫白水,赵澜不辨方向,到也只得胡乱走动。
  忽的,他只觉自己到了一处雕梁画栋宫殿处,还未等他走近,便瞧见好大一片军队口中大喊,“大顺,万岁!!”
  随后举刀而挥,刀刃雪白的亮光折射到跟前,赵澜只觉得浑身尽数是凛冽之痛。顿时赵澜慌张而退,只他稍退几步,便见入目之景大变。
  忙乱之中,赵澜跌倒在地。
  他手撑了地,只觉手沾染了些污渍,低头一瞧尽是满地血污,又见拐角处,赵玉倒在血泊之中半点气息也无。
  赵澜哪里还能冷静,恐惧叫他浑身颤抖,想着大声呼救却分明没了半分力气。
  吱呀。
  厚重的大门叫人推开,满屋子的血腥味反倒叫突然灌入的冷风席卷到跟前,赵澜立时呕吐起来,恨不得将五脏六腑尽数呕个干净。
  恍然间,似有人进了这屋子。
  “圣德上皇,如何处置他?”
  “…无用之人…特意叫他做了饵,哪成想竟才引出这点叛乱之人。”
  有人蹲了下来,赵澜慌张的后退而去,方才的呕吐加此刻的心慌,叫他涕泪横流,没了半点君王太子的风度。
  “不…我不想死。”
  口舌叫人捂住,赵澜发现便是连呼喊都未能出声。锋利的匕首在他恐惧的目光中刺入心脏,略微搅动之后,巨大的疼痛蔓延全身……
  “呼…呼呼……”赵澜瞪大了眼睛,他干瘦的双手青筋爆出,他用力的呼吸着…他不想死…不想死!!
  “小弟!”
  赵澜一下睁开了眼睛,入眼便瞧见君王后抱着他,他姊姊赵玉则是摇晃着他的肩膀,眼中还残留着几分惧色跟担忧。
  赵澜呆愣了片刻,还有些分不清梦境跟现实。
  半晌,赵澜这才回了神,他举目四望,茫然无措,“姊姊,我如何了?”
  “阿澜,你吓死我们了。方才你在梦中面目狰狞,又捂了胸口蜷缩的厉害。君母见你仿若不能呼吸,几欲落泪。”赵玉心有余悸,刚才赵澜突发噩梦,他们叫了他许久,竟不能将他叫醒。
  “我做梦了?”赵澜喃喃自语,他似有几分记得梦中之景,却也又似不记得,恍恍惚惚。
  “是,澜儿,你可知你方才叫嚷了什么?”赵斐开口道。
  赵澜摇了摇头,“记不得了。”
  赵斐一叹,“罢了,不记得也好,莫要在胡言乱语。这里还有些水,澜儿喝一些。还有此刻起,你姐弟二人不可再叫我君父,我已自去了君王身份,你同玉儿唤我同君后爹娘即可,切记切记。”
  赵澜同赵玉自然连连点头。
  片刻后,赵澜靠在赵玉身旁,神色也凄苦起来。他自小生活无忧,赵斐同君王后又十分宠爱,南赵后宫并无其它子嗣,更是偏宠于他,哪里遭受过些许折磨。
  唯一叫他不舒心的便是君父自小叫他随南赵素有名望的一位大德之人跟随学习,此人名唤明德,往日为人严厉,倒是不惧赵澜身份,十分管束赵澜。
  当时年少不知愁,赵澜自然处处与这老师对着干。
  可赵澜还记得南赵王城开门投降之时,变节之臣早已去城门口恭迎王师,明德则是带了十几人一同来拜见赵斐。
  此后,这十几人凄然道:“国亡,当有人殉矣。”话毕,这些人便各自举剑自刎而亡。
  赵澜眼睁睁瞧着明德来见赵斐,见他。这位往日走路时常将背挺的笔直,便是王都被围之时,他都不曾有过半点服软。
  唯有那时,他佝偻了身躯,满目沧桑。颤颤巍巍走到赵澜跟前,又慈爱的细细整理了赵澜的衣冠,笑道:“太子,老臣去了,日后再也教不了你了,万事小心。”
  赵澜才忽的意识到,原来他的老师年岁这般大了。现在回想,赵澜万分后悔。那会儿,他竟什么话也没同老师说一声。眼睁睁瞧着老师转身,然后自刎而死。
  不知何时,赵澜眼睛微红,也就落下泪来。
  此番他遭遇大变,性子沉稳了些许,但到底还是个少年。刹那之间,仍旧有些怯懦。
  一路行程不表,连日赶路之后,这偏将押送的南赵亡国皇室之人终是到了大顺皇都。越是到了此刻,赵澜四人也就愈发忐忑。到达当日,四人虽是献俘之人,但原先身份到底不寻常,是以倒也不将他们压入牢房。
  有一典官大人将他们领入一名叫四方馆处入住。稍稍一询问,赵澜才知晓四方馆之中尽数都是原先各诸侯国之人。这些人大部分同他们一样,不过都是另一种意思上的囚徒。
  四方馆四周,军队层层维护,便是一只苍蝇也飞不出。
  赵澜四人分别被关入房中,每日饭菜、衣物尽数有人送入房中,却被告知不得出门一步。不说饭菜衣物不过刚刚果腹取暖,可即使是锦衣玉食,赵澜也是毫无胃口。
  他不知晓父母姊姊情况如何,哪里安心。
  只他门口,时常士兵监守,出门一步便要利刃出鞘,赵澜也只得自己在房中日夜不安。如此,转眼过去了七八日。
  这一日,终有奴仆送上一件大顺华服,“君子,快些沐浴更衣,两刻钟后便是辰时,需去拜见圣德上皇了。”
 
 
第3章 愤恨难消
  赵澜磕绊之下,竟发现无法将大顺服饰穿戴整齐。倒也不怪他,实在是南赵同大顺风俗截然不同,发饰服饰皆有不同。
  南赵偏僻,最后亡国非是国力强盛,而是它四周有大片苍岭围绕,山林之中行军根本不可能。便是有山客带路,未经历过雨林之苦的大顺军队也无法从苍岭之中走出。林中蛇虫鼠蚁、湿热气候,皆为致命。
  若要绕开苍岭,便要走难栈道,难栈道悬崖峭壁丛生,要入南赵也是困难。因为路途不顺,南赵这才最后亡国。
  只是南赵虽得益于路途艰辛,外人难以攻打。可它自身也被限制发展,因为难于出去。是以,南赵两百年来,始终蜗居一地。历代君王便是有鸿鹄之志,最终也败在地理之下。
  因南赵地理艰辛,也导致南赵之人服饰以简便为主,方便出行。
  大顺服饰以皂色为尊,白色为鄙为囚。寻常百姓多是以米白色、蓝色、青色为服饰。此刻送到赵澜手中的便是白色,其中自有几分将诸侯各国人戏谑之意。
  除颜色外,这衣服到底也是朝见圣德上皇的华服,多有繁复,赵澜第一次穿戴,实在无法分辨如何穿置。
  “君子可好了?”见赵澜迟迟不出来,外头送衣的奴仆话语虽仍旧谦卑,语气却截然不同。
  赵澜心中焦急,时值现下又是酷夏时分,衣服本就厚重繁复。如此一来,赵澜便出了一头热汗。
  等不到回应,外头忽的有人一脚踹开门,赵澜受到惊吓便往后退,哪知踩了衣带,整个人便朝后跌去。
  “君子,还是快些起身的好。”
  略带几分戏谑之音自头顶响起,赵澜猛的抬头,一瞬间心跳鼓噪如雷,分明是极深极深的恨意涌上心头。刹那,却又有巨大的惧意叫赵澜动弹不得。
  周璩承。
  赵澜眼角染了几分愤恨的红晕,这人化成灰他也认得。
  大顺的天下是打出来的,那位圣德上皇还未称皇时便有赫赫战功。倒是近些年,他贵为天下之主,已不便亲临战场,于是占据中央总览调度。便是如此,天下之人也不敢小瞧了大顺的兵锋。
  周璩承现年二十,正是大好年华。是如今那位圣德上皇的长子,也是嫡子,身份极其尊贵。难得的是他容貌俊朗,才华兼备,在军事天赋上也卓有成效。此番虽被圣德上皇调为副将出征,却也立下赫赫战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