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捡到狂犬的病美人/劝君弃恶从我[江湖恩怨]——步且歌/是不存在的

时间:2020-05-12 08:25:12  作者:步且歌/是不存在的

 

 
  文案:
  柳希夷出身武林世家,却天生体弱无法习武,就连站起都是难事,只能以轮椅代步。
  但他却是个精通机关术的天才。
  那日他只是想试试自己新造的机关,结果却捉住了一只正在发狂的狼。
 
  从此开始拿孔明锁拨浪鼓糖葫芦逗狗的日常。=▽=
  ·病弱天才·高达战士·口红达人·美人攻vs发起疯来咬自己都不咬攻君小宝贝的狂犬病受
  ·柳然(柳希夷)vs摧锋
  感情付出是相互的,不适合控党食用,攻控受控都不可。
  虽然坐轮椅但他就是攻,请不要怀疑他攻君的身份,除了身体不好他哪里都不弱。=w=
  作者已佛,尊重任何人的想法。觉得逆cp的话,可以自行脑补,别人管不到,但是发评论里说逆会影响别人的观感,是ky行为。本文美x强,请给喜欢美x强的读者一个不糟心的评论区环境。
  一句话简介:关门,放锋哥。
 
  
 
第1章 玄铁鲲鹏
  晨光明媚,山林寂静。
  微风拂过,草叶间晨露纷纷坠下,若不是有人在,露水掉落之后,林间便会重新归于宁静。
  柳渊盯着前方,握刀的手缓缓收紧。
  他所看的地方,有一个用钢铁铸成的人形巨物,此刻正挥动着手臂,朝他走来。在此之前,他已与这钢铁巨物战了数十个回合。钢铁是死的,数十回合下来,攻势也丝毫不减,而他却是个人,一个才十五岁,刚刚习了几年武的少年人。
  身上的白衣已经被汗水浸湿,手脚也开始有些脱力。长久的战斗已经快要耗干了他的力气,他不禁咬紧了牙关。
  正欲提气再攻,那铁人的手臂便自上方劈下!
  柳渊大惊,举刀抵挡,兵器与那钢铁相撞,顿时激起轰隆一声巨响。
  刀将那铁人挡在身前,柳渊把自己所剩无几的力气全部灌注在刀身,却仍然被那铁人推得站不稳,身体一点点被,地上也被推出一条长长的痕迹。他的手已经快僵了,喉间不由泄出几声粗重的喘息。
  已经到了极限,他不可能再撑下去,只得咬牙道:“大哥!”
  这声一出,那铁人忽地停下,就这样放过了他。随后手足开始往回收起,只听见砰砰几声,方才那个庞然大物便完全消失。
  感觉浑身一轻,柳渊长舒一口气,简直想跌坐下去。可顾及到颜面礼数,他还是喘着粗气拖刀走了几步,到了一旁的石头前才坐下。
  而方才那将他打到脱力的钢铁巨物,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宽不过四尺的高不过三尺的小东西。钢甲全部撤去之后,便露出了这东西的真面目。
  不过是一辆稍大些的轮椅,上面还坐了一个青衣男子。男子修长又瘦削的手指在那轮椅把手上不紧不慢地按着,身下那轮椅随之自行动起来,朝柳渊缓缓移动。
  他很年轻,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模样。十五岁少年的大哥,当然不会年纪大到哪里去。只是那张精致面容上一双凤眸里深藏的清冷淡漠,却一点都不像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东西。
  “小渊,这回可服气了?”那青衣男子离柳渊近了些,便淡淡笑道。因这一笑,眼中那点清冷忽然就如冰河解冻,全数化成了初春的潺潺溪流。
  柳渊大口喘着气,根本没什么力气回应他,缓了一会儿,才勉强点点头。
  被这铁家伙打得快握不住刀了,他能不服么?毕竟,这是他大哥柳希夷亲自设计的机关兽。
  柳家的大公子柳然柳希夷,虽天生体弱多病,无法习武,但他的名字,在这江湖中却无人能忽略。不是因为他柳家大公子的身份,而是因为他坐着的这一辆轮椅。
  柳渊是个根骨奇佳的好苗子,四五岁就开始跟着柳老爷子练武,两年前又被送去了东南名门隐山书院学文习武。入学三月,就被书院祭酒洛天风看中,收为亲传弟子。如今才十五岁,便小有所成,已经可以跻身武林高手之列。
  这一位少年高手,方才却被柳希夷的轮椅数十招打得几无还手之力,足以见得这小小轮椅之中藏了多么惊人的力量。而这还是他留了些手的,没有太为难自己的亲弟弟。
  这轮椅名唤“铁鲲鹏”,看起来不过是一辆轮椅,内里却藏有众多机关,除了可以变作方才那样的高大铁人,还有许多其他形态,每一种形态都威力巨大。
  而他第一次设计出这东西时,才十四岁。柳家湛然山庄附近设下的机关阵,也是他十四岁时就开始着手改进的。
  就连玄机门的老掌门,都被他在机关术上的天赋所惊。要知那玄机门可是靠着机关术闻名于天下,连玄机门的掌门都如此欣赏他的才能,还会有人敢小看他吗?
  可惜他有这样惊人的天赋,却没有个好身子。老掌门本有意收他为徒,奈何玄机门所在的碧峭十二峰离蓝溪湛然山庄太远,他实在体弱,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这二十余年来,他一直只能待在湛然山庄里,偶尔会下山走走。
  后来柳渊去了同在碧峭十二峰的隐山书院,倒还因他之由偶尔能去玄机门学点机关术,顺便帮他跑跑腿,带点玄机门的图纸回柳家。
  每年柳渊会回来两次,就是在书院休假的时候。这才刚过小暑,书院就给了两月暑假,他花了十几天北上回到湛然山庄,也还能在家里小住上一月。昨日刚到,今日就迫不及待要与大哥造的这铁鲲鹏过几招,结果却是惨败。
  毕竟他还太年轻了,就算已经算得上是高手,也还是欠了点火候。不过铁鲲鹏又不是血肉之躯,耗都能把他体力耗光,他能与之过上数十招,也还是够厉害了。
  与铁鲲鹏过那么多招,实属不易,现在柳渊坐在石头上,连把刀放回腰间刀鞘的力气都没有。
  “能跟铁鲲鹏打那么久,看来隐山书院教得还不错。”柳希夷在他身前停下,接着便递过去一个水囊,“喝点水。”
  柳渊连忙一手接过水囊,打开便仰头大口喝起来。他全身都已经湿透了,嗓子眼也像是被烈火燎烧着一般,这水一入喉,倒是让他舒服了很多。片刻的工夫,那水囊就被他喝了个精光,又大喘几口气,他才气喘吁吁地道:“多谢大哥。”
  柳希夷伸手将那水囊收回,温声道:“歇会儿吧,再去林子里走走,也可以回去用午膳了。”
  “嗯。”柳渊立即点头。
  他分明没表现出什么兴奋之情,柳希夷却笑了,还道:“怎么,一听有东西吃,就那么开心?”
  自己的亲弟弟在想什么,他哪里会不知道。十多岁的少年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何况柳渊还长得比同龄人要快些,肯定也比别人要容易饿些。
  一下子就被看穿柳渊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嗯……”
  柳希夷望着他道:“难得回家一趟,是不是想家里的菜肴了?在那边吃得还习惯吗?”
  不知怎地,提到这个柳渊的眼睛便亮了几分,似乎不那么累了:“习惯的。大哥,我学了那边的几道小点心,等会儿我做给你吃。”
  柳希夷忍笑道:“隐山书院除了教你读书,教你武功,还教了你怎么做吃的么?你都去学什么了啊,小柳渊。”
  柳渊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回答。书院的确没教他怎么做吃的,只是他太容易饿了,总得偷偷摸摸跑山里打点野食,一来二去就把厨房里的那些技艺给学了个遍。这事说出来还是会让他觉得有些羞愧,这下就不会答话了。
  柳希夷倒也只是调侃一句,接着便道:“我倒也想尝尝那边的点心……上回你捎回来的桃花酿,爹爹都还没舍得喝……”
  话还没能说完,柳渊打了个岔:“哥。”
  柳希夷便问道:“怎么了?”
  柳渊有些迟疑地道:“哥……我能喝酒了吗?”
  柳希夷直接笑出了声:“小渊,你真那么乖?离了家里老远也还听着娘的话,一滴酒没沾?”
  柳渊微微皱眉:“嗯。”
  世家子弟,通常都家教极严。柳老爷子不准他们小小年纪就沾酒,隐山书院也不允许年纪小的学生饮酒。加上柳渊那性子,就算休假去了书院外的小酒楼,也谨记着父母老师的教诲,不敢违背。故而他到现在也不知道酒是什么味道。
  其实若是不说还好,一说了不准,反倒更叫人在意,更让人好奇。他就这样好奇了几年,如今年到十五,也不算小了,应该也能满足满足他的好奇心了吧。
  柳希夷笑道:“你都十五了,当然可以尝尝。我把家里的酒都给你拿过来,你好奇,就自己一样样试试。”
  柳渊又“嗯”一声,道:“谢谢大哥!”说完似是恢复了些力气,抬手抹了把额头的汗珠。
  “你还好吗?”柳希夷看他还在喘气,一副疲累至极的模样,便问了一句。
  柳渊总算是把刀放了回去,慢慢站起来道:“好些了……大哥要回去么?”
  “嗯,先回去歇歇吧,别在这里弄得着凉了。”柳希夷说着,轮椅缓缓掉了个头,自己往前走去,“你也好几个月没回家来了……这里没什么变化,不过山下蓝溪城里新开张了几家酒楼。你要是嫌家里的东西吃得腻味了,可以去城里转转。要是缺银子了,就去找账房先生拿。”
  柳渊默默跟在他身后,手刚刚碰到那椅背,柳希夷就停了下来,回头道:“小渊,你又想试试能不能推动我这铁鲲鹏了?”
  他的铁鲲鹏重达千斤,要四五个成年男子才推得动,好在可以靠着机关自己行走,要不然出个门要四五个人推着,也太不方便了些。柳渊总是想试试自己的力气如何,却一次也没能推动过。
  柳渊一怔,还没回答,柳希夷便道:“推吧,你试试看。”
  柳渊便双手按在轮椅靠背上,用上了力气。内力流转之下,他猛然发力,就见那铁鲲鹏慢慢往前动了一点。
  “行啊,现在居然都推得动了……”柳希夷笑道。
  柳渊也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继而又变得极为兴奋,道:“我竟然推得动了……”
  他推着那铁鲲鹏往前走,不过还是有些吃力,铁鲲鹏也走的极慢,半天都走不出几尺去。但他兴奋之下,却一点都不觉累,就连方才与铁鲲鹏大战近百回合后的疲惫都一扫而光。柳希夷见他玩得那么开心,也就由着他慢悠悠推着自己走。
  兄弟两人便这般在山间小路上行走,往山庄里行去。
  走到半路,却见到管家张伯慌慌张张跑过来。
  两人便停下了,那张伯边跑边喊:“大公子,三公子!”
  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会让他跑得如此匆忙。柳希夷觉得有些不妙,便皱眉道:“张伯伯,怎么回事?”
  张伯停步之后还喘了几口气,才道:“大公子,山下的机关被人毁坏!有人要闯进山庄!”
  柳希夷和柳渊顿时脸色一变,这湛然山庄周围,本就布下了极为凌厉的机关阵法,后来柳希夷又加以改进,把这些防御之阵的威力又提升数倍。若不知进庄之路,人入其中,便难行一步。这样的森严防卫,都快比得上玄机门外的三大守阵了。
  能将机关毁坏,这来人得有多强悍的功力?
  又有谁敢硬闯湛然山庄?
 
 
第2章 林间凶兽
  柳家在这座山上屹立数代,可从未有人敢入侵。且近来江湖上未有风波,又怎会突然有人闯阵?
  柳希夷只觉此时非同小可,忙问:“张伯,是何处机关被毁?”
  张伯回道:“是莺谷那边,守卫已经过去了。老爷一早便出了门,只能来找大公子和三公子了!”
  柳渊闻言,朝柳希夷道:“大哥,我先去看看。”说着便要施展轻功朝莺谷赶,却又被柳希夷叫住。
  “等等。”柳希夷当即一拍扶手,那轮椅瞬间变宽,“上来。”
  柳渊一怔,瞬间明白了大哥的意思,忙又转身跃至那轮椅上。才坐下,轮椅上的机关便迅速启动,两人身前又多出一块钢板。柳希夷对张伯道:“张伯,快回去传书给爹爹。”
  不等张伯回应,柳希夷眼神一凛,又道:“小渊,坐稳。”
  下一刻,车轮便飞速转动起来,直往前冲去!
  这速度直如闪电,似有数匹骏马在前拉拽一般,柳渊不禁抓紧了把手,带起的风把两人的头发都吹得扬起。
  湛然山庄四周的阵法各有不同,莺谷中树木葱郁,百花齐放,最适合布下迷魂之阵。常人进入其中,往往会迷失方向,在原地打转,连机关阵都靠近不了。那人却直接走出了迷魂阵,将机关阵损毁,看来也是个熟悉阵法之人。
  柳希夷越想越觉来者不善,不断按动扶手上的机关按钮。铁鲲鹏几如腾空飞起,在林间飞驰,迅速靠近莺谷。
  两人渐渐听到些声响,柳希夷加快速度,冲进莺谷,老远便见到数人正战作一团。数名柳家守卫将一个黑衣男人围在中间,兵器撞击,内劲轰响,震得远处之人都有些难受。
  那个男人像是一只刚刚从囚笼里逃出,正在发狂的野兽。手足之上皆有玄铁镣铐,只是锁链已断,并不能限制他的行动,反倒成了他的武器,每一次挥动双臂,锁链便会随之挥舞,击倒四周树木。
  地上早已躺了数名柳家守卫,兄弟二人赶来的路上,守卫已经被他打倒数人,此刻还有几人朝他攻去,他一人对战,竟然丝毫不落下风。锁链挥舞得如刀如剑,不过片刻又击倒两人。
  柳家的守卫,绝不是泛泛之辈,怎能这样轻易便被打倒!柳希夷不由诧异,停在近处,立即按下把手上的机关。
  “小渊,先去救他们。”柳希夷盯住那男人,铁板钢甲开始从轮椅中探出,一点点组成另一个模样。
  话音刚落,柳渊便凌空跃起,身化银龙,朝那男人飞纵而去。
  只见那男人身周骤然一亮,数道冷电在他身上炸起!劲风怒卷,一道极其强悍的霸气猛地散开,重重击在了那男人身上。
  那男人忽然受此一击,却也只是闷哼一声。这一刀,竟是未能伤到他半分。就在柳渊诧异的瞬间,身前又飚来一道罡风,男人手上的锁链轰然击来。
  柳渊一脚踏在一旁的古木之上,借力盘旋,继续朝男人逼近。飞转之间,又是一刀怒斩而去。两人已经只有咫尺距离,见那男人不得不分心应对,柳渊便清喝一声:“你们先撤!”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