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屑老板太喜欢我了怎么办[强强]——Aka木头

时间:2020-05-13 08:51:53  作者:Aka木头

 

 
  文案:
  我曾说过的最大的谎言,
  就是我爱你。
  ——#——
  月牙一直觉得,这世上是不存在没有谁就活不下去的这种人的,
  后来,
  他知道自己错了。
  屑老板这个人,
  没了他可能是真活不下去。
 
  Ps:
  1.不喜欢可以关,不要在评论区吐槽我或者我的角色!谢谢了!
  2.私设很多,bug可能也有。
  3.无惨ooc预警!
  一句话简介:我爱你,是谎言。
 
 
第一卷 平安京 
第1章 平安京
  月牙作为仆人被自己父母卖到产屋敷家的时候才十岁。
  个子瘦瘦小小的,原本漂亮白净的脸因为村子里长时间的饥荒被饿的瘦削发黄,一点也看不出是个十岁的小孩。产屋敷家负责采买仆人的人牙子原本是不想要月牙的,毕竟小孩子的行动总是很笨拙,如果从头教导的话也很麻烦。但是最后人牙子经不住月牙父母的请求还是把月牙买下了。毕竟如果不是被逼到了陌路,谁会想卖孩子来求得生存。
  一个十岁的小孩能卖多少钱?还是人牙子看月牙他们家实在可怜多给了两个铜币。
  人牙子带着月牙走之前让月牙跟自己的父母进行最后的道别。
  “去吧,到了京都的宅子里,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人牙子站在月牙背后轻轻的推了推月牙瘦骨嶙峋的肩膀。
  月牙走到自己的父母身前,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自己的父母,脸上既没有悲伤和对前路未知的恐惧,也没有对把自己卖掉的父母应有的怨恨。
  透亮的黑眸里只是平静,好像对自己之后的未来无所谓的样子。
  背上还背着沉睡的婴孩的母亲抱着他哭泣,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嘱托他:“在贵族老爷家也要努力的生活啊,月牙。”
  “请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
  “没关系的,妈妈。”
  月牙伸出手拍了拍母亲瘦弱的脊背,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尚且年幼的弟弟和妹妹,然后对母亲说道:“我会好好的生活的。”
  无论要做什么,我都会努力的活着。
  *
  产屋敷家作为豪门大族自然仆人众多,月牙作为年龄最小的一位免不了受到其他人的排挤,被讽刺挖苦都是小事,多的是一些资历久的仆人仗着比月牙大使唤月牙做一些刷主人恭桶之类的一些又苦又累的活计。但是月牙却从来不抱怨,一直都微笑着接受认真的做完并且吃下已经冰冷的饭菜。
  那些人并不会因为月牙的忍气吞声而心生怜悯放过他,反而仗着月牙的忍耐更加嚣张起来。甚至当着月牙的面嘲笑月牙是个被欺负都不敢反抗的胆小鬼。
  “你看看他,就算我们把他赶出去在外面睡,他也不敢对管事多说一个字!”
  其中欺负月牙最为凶狠的一个仆人和其他人嬉笑着说。
  没有人在意这个身材瘦小年龄才不过十岁的男孩子,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懦弱而胆小的男孩。
  所以那些欺负月牙的人一个个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侍奉的主人打骂最后凄惨的死去时,也没有任何人怀疑到他身上,而那些欺负月牙的人在一个个死去之后,也很少有人会注意到月牙了,月牙就这样沉默而安静的在产屋敷家的大宅中作为一个普通的杂役长大,一直到十四岁。
  *
  “听说侍奉那个屋子主人的一郎今天是被抬出来的。”
  一个侍女和其他仆人们在短暂的午餐时间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是那个大人吗”
  “是那个大人。”
  “真残忍啊,据说被抬出来的时候,一郎已经快要咽气了。”
  “一郎触怒了那个大人吗?”
  “不止如此,那个大人嫉妒一郎健康的躯体,在一郎犯错的时候惩罚了一郎。”
  “啊,真是太过分了。”侍女感慨而恐慌的说。
  “真害怕被管事选中要求侍奉那位大人啊。”
  “已经换了多少仆人呢?八个还是十个?”
  “记不得了。”
  除了只是在安静的吃饭的月牙,其余所有人都在悄声的谈论着产屋敷家的那位少爷。
  那个阴郁残忍,葬送了众多佣人生命的魔鬼。
  “月牙,你说管事会不会从我们之间选一个人去侍奉那位大人?”
  一个尚且天真的侍女这样问月牙,却被身边的人扯了扯袖子阻止。
  “你和他说有什么用,他才不会回应你呢。”
  但出人意料的是,月牙放下了手中的碗筷,朝刚才询问他的侍女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或许吧。”
  在产屋敷家的这些年,除了最开始的一年月牙生活比较辛苦,但是之后的几年一直勤勤恳恳工作的月牙很快就得到了管事的赏识,生活也变得较为好了起来。原本因为营养不良而瘦弱的身体变得健壮个子也有所拉长,蜡黄的脸蛋也变得红润起来,只是平时的月牙很少参与众人的活动,如今乍一加入,加上清秀漂亮的脸,竟然格外的有些吸引人。
  侍女中有些姑娘的脸已经开始微微发红了起来,心想自己竟然从不知道月牙居然长了一张还不错的脸蛋。
  就在这时,管事走进了这个佣人们吃饭的小院子。
  “我要选一个人去侍奉无惨少爷。你们有人愿意吗?”管事站在所有人面前,岁月留下的皱纹镌刻在他的额头,显得他威严而庄重。
  所有人都知道去侍奉无惨逃不过一个死字。
  没有人想死,自然也无人应声。
  管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严肃的目光落在一个个低垂着头沉默不语的人身上,然后又一个个略过。
  “没有人愿意,我就要亲自挑选了。”
  所有人开始恐慌起来,唯恐自己被选中,开始推推搡搡起来。
  “井上管事,我负责的地方人比较缺,我不适合的!”
  “我只是杂役,怕是侍奉不好那位大人。”
  “对对!我要是让那位大人生气可就不好了。”
  众人争先恐后的说道,生怕被选到自己。有的人甚至主动的去推选其他人。
  井上管事并没有耐心去听这些仆人的叽叽喳喳,随手就点了一个人出来。
  是那个主动向月牙搭话的侍女。
  她才十四岁,正值花季,如今却被选中要去侍奉众人心中心照不宣的魔鬼,清秀的脸上霎时间变得惨白。那种知道自己死期即将来临的恐惧让冷汗顺着她的额角潺潺而下。
  她求救似的看着其他人,而原本与她说笑的同伴这时却纷纷转过头躲避了她的视线。
  绝望瞬间包裹了她的心脏,让她忍不住啜泣起来。
  就在这时,原本沉默的月牙却忽然开口。
  “我去吧。”他说。
  月牙将常年低垂着的头扬起,朝看着他的井上管事露出了一个笑容。
  “让我来吧,我愿意侍奉那位大人。”
 
 
第2章 
  井上管事有些惊讶,像是让月牙在考虑一下似的,又重复问了一句:“你确定?”
  月牙微笑着点头,轻声说了一句:“我愿意。”
  那个原本被选中的侍女松了一口气,但是想到将要代替她去“送死”的月牙又有些不忍。
  她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朋友拉住袖子。朋友冲她摇了摇头,说道:“他选择要去的,你别傻傻的阻止了。你难道想送死吗?”
  那侍女当然不想,别说她还没有活够,就是村子里等着她在产屋敷家工作来换的钱币讨生活的家人也不愿让她就这样没了命。
  于是她闭上了嘴,沉默而感激的看着走向管事身边的月牙。
  他真善良啊。那个侍女心想。
  我以后一定要报答他。
  *
  井上管事把月牙带走了,两人走在产屋敷家的小道上时,井上管事还忍不住再次确定了一次。
  “月牙,你真的要去侍奉那位大人吗?”井上管事面露不忍之色,他不明白为什么月牙会主动要求去那个如魔鬼一般的主人那里侍奉,他本来还很欣赏喜欢月牙的。
  “去了那里虽然工钱会涨许多,但是生命却有危险。”
  “我本想在你大一点培养你作为我继任者的,如果你现在反悔的话,还来得及。”
  井上管事忍不住劝解,他很欣赏月牙,别人都在笑话月牙的愚蠢和善良,但是他却知道月牙聪明的可怕。
  “不。我决定了。”月牙拒绝了井上管事的好意,语气坚定。
  “我想要去侍奉那位大人。”
  “好吧。”井上管事叹息一声,拗不过月牙,还是把他带到了产屋敷家众人心知肚明的那个屋子。
  隔着拉门,井上管事和月牙跪在了缘侧上。
  “鬼舞辻大人,您的新仆人为您带来了。”伏在地上,井上管事恭敬地说。
  “哦?”
  拉门内传来阴冷而充满戾气的声音,若有似无的哼笑声从屋内传来,这位因为体弱多病终年隐居于屋内的大人说道:“带他进来。”
  井上管事不敢懈怠,和月牙在缘侧上站起,缓缓地拉开拉门就带着月牙进了室内。
  没有经过主人允许是不准直视主人的脸的,所以即使进了屋内月牙和井上管事拉上门后便很快的跪了下来伏在地上等待着无惨的命令。
  鬼舞辻无惨坐在在躺椅上看着井上管事身边的月牙,眼底闪过一丝嫉妒便飞快的隐去。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鬼舞辻无惨开口说道。
  虽说心底已经决定要侍奉这个在暗地里被佣人们称为恶魔的男人,但是月牙还是忍不住攥紧了手,指甲在掌心留下了淡淡的月牙形状的浅坑。
  无惨的命令,没有人可以拒绝。因为拒绝他的人都已经死了。
  这位产屋敷家的少爷生来体弱多病,沉疴严重,出生那天开始医生就断言他活不过十岁,心疼自家小儿子的产屋敷家家主为了延长自己孩子的寿命到处求神拜佛,直到一位阴阳师告诉了产屋敷家的家主一个办法。
  取一个不祥的姓氏,以毒攻毒,用这样的方法来克制这位产屋敷家小少爷濒死的命格。
  家主已然走投无路,抱着尝试的心态为自己的孩子改名换姓,出乎意料的是,这个方法居然管用了。
  被改名为鬼舞辻无惨的小少爷就这样带着沉重的病体活到了十八岁。
  无惨的命令不能违抗,月牙缓缓地把头抬起来让无惨能够看清自己的样貌。但是他却低垂着眼帘不敢过于仔细地观察自己这位主人真实的样子。
  因为不知道鬼舞辻无惨的第几个仆人就是因为他在无惨未曾同意的情况下注视无惨的容颜而被无惨命人生生的挖下了他的双眼。
  月牙那时候才十二岁,碰巧在扫除的时候撞见了,那眼睛被挖去的仆人痛苦的在地上翻滚惨叫,而下达命令的无惨病恹恹的靠在一旁的柱子上,嘴角上扬,眼里满是兴味的光。
  那时候他就明白了,这位常年在屋子里疗养的少爷,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但是月牙不在意。
  他想,这样的人,反而更加容易掌控。
  一个呆在深闺未曾经历世事,被养的残忍而天真,因为常年病弱而心理扭曲的小少爷,只要足够的手段就可以轻易的掌控。
  月牙仰着头,垂着眼帘,脸上是波澜不惊的神情。
  “长的还不错。”鬼舞辻无惨说道:“为什么不看我?”
  “没有经过大人的允许,如何敢直视大人的容貌。”月牙语气恭敬极了。
  虽然说已经决定要和这位小少爷捆绑在一起,但是月牙还是免不了有些心跳加速,就算构想的再怎么样好,在不确定前景的情况下一切都是假的。
  只有把这个神经病的少爷哄的开心,甚至喜欢上自己才可以万无一失。
  鬼舞辻无惨盯着跪在地上的月牙,目光阴沉。
  “好。”他说:“我准许你看我的脸。”
  月牙眼睛微微一动,才终于正式的看见了这位让众多仆人闻风丧胆的少爷。
  他的长相是十分俊美的,在现在正盛行柔美之风的平安京无疑是最吃香不过。只可惜因为体弱多病的原因身形不仅瘦弱甚至十分单薄,而眼下的青黑显示出他已经许久没有经历过舒适的睡眠了。
  如果只是单单看着他的外表,谁能想到这是个恶魔呢?
  月牙的平静地看着鬼舞辻无惨,既没有对他的恐惧,也没有对他病弱躯体的怜悯,反而嘴角微勾,缓缓地朝无惨露出微笑。
  鬼舞辻无惨冷漠地看着月牙,看到月牙平静的脸和嘴角的笑心中竟无端升起了恼怒。
  “你笑什么?”他冷声问。
  月牙没有为无惨阴晴不定的心情而忐忑,只是端正的跪坐然后说道:“大人的容颜就如神灵一般俊美,作为一个卑微的佣人竟能侍奉大人,让我感到无上的荣幸,所以我情不自禁地微笑了起来。”
  一番话下来让无惨难看的脸色变得有些回暖。
  “哼。”无惨哼笑一声,惨白的指尖轻轻地敲击了身前的木桌。“嘴巴倒是会说话。”
  “只是声音太难听了,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许开口说话。”
  月牙正是发育的青春期,变声也是发育的标志之一,月牙的声音自然也因为变声而有些沙哑粗糙。但若是无惨口中的难听倒也不至于。
  但是从小到大任性惯了的无惨怎么会考虑这些?他说难听那就是难听,他不让你说话,你也必须闭嘴。
  月牙没在开口说话了,只是微笑着在无惨面前深深的俯下身去,作为无声的应答。
  无惨侧了侧头对一旁沉默的伏在地上宛若一尊石塑的井上管事说道:“就他了,你出去。”
  井上管事从地板上站起默默的退出了房间,他在出门前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月牙,嘴唇微动最后还是化为了一句无声的叹息。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