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网王]一步之遥——拿铁不加冰

时间:2020-05-16 08:13:41  作者:拿铁不加冰

 

 
 
第1章 近在咫尺(上)
 
1、
  JustFoMasa个人站:
 
  今日份的甜甜的哥哥。
  哥哥是糖霜做的吧,甜到让人心里融化。
 
  仁王雅治机场图.JPG×9
 
  才上大学的少女小心翼翼地将修好的图上传,确认过三遍以后才点击了发送。她没有等任何回复或者点赞,只焦急地抬起头去看不远处的登机口。
  只剩下一个背影的人肉眼可见的消瘦,还有一些驼背,但候机室里的灯光打下来,让他像是整个人在发光一样。
  少女整颗心都被攥紧了。她双手不自觉地合十,念出:“仁王君……”
 
  一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登机口,少女才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
  之后她才觉察出站了好几个小时的腿的酸软,和刚才舍不得呼吸以至于窒息的难过。
 
  她慢吞吞走出了机场,找了个靠墙的地方滑坐下来。
 
  社交网络的首页还有Sweetie组合正式解散的消息,成员们各奔前程,有的解约有的个人发展。这场舆论战持续了三个多月终于落下了帷幕,粉丝走的走散的散。她已经很久不敢上首页看相关消息了,私信也大多没有看,只是预览也能看到很多谩骂的句子,这让她根本不敢想象在风暴中心的人到底承受了什么。
  而现在一切尘埃落定。
 
  “仁王君,一个人也要加油啊。”她喃喃自语着,笑着的表情像哭一样。
 
  粉丝真情实感起来真的太惨了。
  只要稍稍同理心,整颗心就像要揪起来一样。
  那么当事人呢?
  或许比她要坚强许多。
 
  她在原地缓了大半个小时,才开始迟来的庆幸。
  这不是公开行程,她自己甚至是刚好散心归来,从下机口出来就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只一眼她就认出了他。
  她其实已经不追前线大半年了,太多的纷争让人累的不行,但在又见到他的这一秒,她还是瞬间就被拉进了情感旋涡中。
 
  她甚至没有管自己托运的行李就直接追了上去。
 
  而他还认得她。
 
  “好久不见。”
 
  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她就已经重新沦陷。
 
  他们没有聊几句。他卡着时间到的登机口,显然也没想到会真的撞上粉丝。于是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口罩前,声音很低,听不出情绪:“我要逃跑啦,不要告诉别人哦。”
 
  “那可以发你的照片吗?”她小心翼翼地问。
 
  他眨了眨眼:“不暴露目的地的话,可以。”
 
  她其实根本没来得及看这趟航班的目的地。她全身心都被这个人牵动着,根本考虑不了其他了。
 
  而现在,她回过神来,琢磨起他的那句话。
  逃跑吗?
  别说谎啦,仁王君,你根本不是会逃跑的人。
  明明其他人都走了,只有你留下来了啊。
 
  2、
 
  仁王下机时已经是深夜。
  他等到最后一个才下机,避开了人群,走出登机口以后直接上了一辆车。
  途中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微皱起眉接了。
 
  电话那头的人讲了两句也只得到他不太耐烦的应声,便半开玩笑地说,你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仁王回应一个轻哼,确认没什么事后挂了电话。
 
  但挂了电话以后他又觉得没趣。
  没必要找人撒气。
  而且,他最不应该怪罪的,不就是电话那头的人吗。
 
  车子直接开到了郊区一栋偏僻的小别墅的地下车库里,仁王下了车上了电梯直接去了顶层的卧室。这里是他第一次来,不过发消息给他的人也提前定好了具体的地点。卧室没有人,他就自己去浴室洗了澡,洗干净以后又自己掀开被子准备休息。
 
  半睡半醒的时候有人掀开被子。
  仁王自然而然就侧过身,接受了一个落在他侧颈的吻。
  灯没有打开,来的人身上还带着深夜的凉意。仁王任由一双冰冷的手从他的浴袍里伸进去。
  那里面什么都没穿——这是当然的。待客的礼仪不是吗?
 
  有时候仁王自己也觉得自己别扭,还有一点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管怎么说,他得到的都要大于他付出的。至少从他自己的角度来说是这样。
  不过他现在没心思想这个,反而全身心投入到这一场□□里去。
  他侧卧着小声抽气,去应和拥抱他的人。温热的亲吻不间断地落在他的耳后。
 
  偶尔温柔也过了头了吧。
  仁王有些自嘲地想。
 
  理智的讲,他觉得没必要这么温柔。虽然他知道那个人没有布局的意思,但过度的温柔实在是很容易让人陷入不应该有的情感里。
  而他们只是单纯的交易关系。
  甚至他是弱势的那一方。
  但如果真的只是单纯的交易关系就好了。
 
  仁王想起前一天的事。他在公司的会议室,和其他几个人开了最后的解散会议。
 
  解散团体这件事他们其实计划很久了。
  并不是团员不和,就只是,公司承载不了他们的野心和能力。
  他们有能力往上走,而公司没有资源。合约也是不符合劳动法的那种,当然业内经纪公司也是差不多的模式,毕竟偶像从来是最底层。
  有能力的人,会想要挣脱桎梏走到更远的地方去。于是计划着解约,打官司。
 
  而最开始拿出反抗公司的钥匙的人,其实是仁王。
 
  可最后留在公司的,也只有他一个。
 
  “因为对我来说,在哪里都一样。”仁王说。
 
  公司已经没有办法挟制他了。他的合约已经是最宽松的模式,而资源也不会通过公司的渠道,甚至公司需要他这个“门面”摆在前面。
 
  “不过sweetie这个名字,不会在怀旧向企划以外的地方出现了吧。”丸井其实是最冷静的那一个,“那么,仁王,你和柳生写的歌呢?版权在公司还是在自己手上?”
 
  “在公司吧。”柳生犹豫了一下,“我们三个以后不能再唱了。”
 
  “不一定。”仁王伸出一只手摆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很轻地用两根手指交错着敲了敲桌面,“版权我可以去拿。”
 
  “……你要花多少钱?”
 
  “这不是钱的问题吧。”切原吸了一口气,“这怎么可能是钱的问题。”
 
  会议室里有了一阵子的沉默。
  再开口时,柳生的语气有些冷。他问:“仁王,你还打算去求那个人吗?”
 
  “噗哩。”
 
  这大概被柳生当做是默认的信号。
  一贯温和有礼的人难得表现出了愤怒:“你现在完全可以脱身了!”
 
  “你就当我尝到甜头,不想走好了。”仁王回应的很随意,“也没什么不好。”
 
  “仁王雅治!”
 
  他其实有更直接也更真实的说法,比如“想走就走,哪来那么便宜的事”。不过对着其余几个人,他还是宁愿表现得更自私一点。
  ……没有理由。
 
  那天他们算是不欢而散。
  切原一向不参与这种讨论,而丸井则对仁王欲言又止。
  柳生甩门而去以后丸井走在最后,对仁王说你又何必呢,他也是关心你。
  仁王笑了笑没说话。
 
  如果所有事都是最理想的状态就好了。
  如果所有人都还想最初那样……就好了。
 
  仁王一时有些惆怅。
  然后他被光亮直接扯回注意力。
 
  打开了灯的人用有些抱怨的语气说,这种时候还走神,也未免太敷衍了吧?
 
  仁王眯起眼,因光而湿润了眼眶。
  他飞快地眨了眨眼,说抱歉。
 
  如果不想,可以不要来。
 
  那个人的语气还是很淡的。或者说,他没见过他用严厉的声音说过话。但趋利避害的本能总能让仁王避开最危险的时刻。
  他双手缠上去,搂住这个人还微凉的后颈。
 
  3
 
  仁王刚认识幸村时才刚入行没多久。
 
  他成为偶像组合的成员的经历,倒是挺典型的。
 
  当时神奈川电视台在办一挡选秀节目,是选男团的,选了二十几三十个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孩。日本国内大多是公司内部选秀,再有名的公司组织出道。这种电视台组织的选秀,还不是个人选秀而是选团体,也算是头一遭了。业内不算太看好,但投资也还算过得去。
 
  丸井是立志要做偶像的,也入学了专业的舞蹈学校,得知有这个机会就拉着仁王去面试。仁王和他认识很久了,从国小开始就在同一个舞蹈教室,也在同样的比赛同台竞争过,甚至一起在国际级比赛里拿了双人组的现代舞冠军。不过比起丸井的目标坚定,仁王本身却一直把舞蹈当□□好。他当时已经入学了电影学院,如果不是丸井拉着他,他是不会参加这种选秀的。
 
  好在没有发生“认真面试的人没有通过反而陪同的人通过了”这种乌龙事。以丸井和仁王的脸,他们都妥妥当当通过了面试。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这么不正规的节目?好好去大公司的选秀不好吗?”
 
  面对仁王这样的问话,丸井选择咬着口香糖一边吹泡泡一边随意道:“青学这两年糟心事太多啦,四天宝寺在关西又好远。”
 
  “你还不如说实话。以你的年纪,也只能参与直接出道的电视台选秀了。Puri.”
 
  丸井翻了个白眼,没有反驳仁王的话。
 
  虽然被吐槽成“不正规的节目”,但当时那档选秀节目正经挺火的,又是神奈川电视台一次实验性项目,台里也给了不少优惠和资源,在节目时期就拿了一些广告拍摄,还承诺了出道以后的运营资金。
 
  仁王唱歌不好,但是舞蹈很好。
  他直接选了Rap,但实际上就连Rap也是进了节目组才练的。
  比较起来,还是唱歌跳舞都很优异的丸井成绩要更好一些。
  但总结起来也差别不大。他们俩是安安稳稳的人气上位圈。
 
  而柳生和切原也是在那次选秀里和仁王,丸井认识的。柳生是一时叛逆,从专业音乐学院的学生跑到一个选偶像的节目去,节目组还特别拍摄了他和家里闹翻天的电话通话。这样的炒作无疑是成功的,让柳生“作曲和歌唱完全的专业”的名声出了圈。而切原则完全是因为他本人的张扬态度了。在节目进行的时候,是属于黑比粉多的状态。
 
  当时商定的出道名额是6人,仁王,丸井,柳生和切原都在出道名单里。
 
  节目结束以后,自然有电视台介绍的公司来给他们签约。
  但最终签约结束时,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
  另外两个,一个是因为节目的虚高人气让他产生了错觉,另一个则是不满公司的合同条约。合约有10年,真的太长了。
 
  一开始,他们的人气确实挺高的。
 
  神奈川电视台说话算话,该给的资源都给了,广告和打歌节目,还有专辑的资金。
  但很快公司就暴露了真面目。电视台到账的制作资金大部分被用作了公司本身,而公司给他们联系的太多通告都显示出了公司急功近利的真面目。
  商演,商演,商演,没有正规综艺,也没有正规通告,甚至公司在节目里承诺的指导课老师也全都不存在,连宿舍的房租都得从他们的工资里面扣。
 
  哦,节目里的费用,也算作培训费一起加在他们的“债”上了。
  算起来他们出道反而背上了债务,根本没有赚钱,偶尔还得向家里拿零花才能生活。
 
  柳生会写歌,因此公司甚至不再请作曲家作曲。发专辑的压力一下子全压在柳生身上,后来是柳生和仁王两个人——仁王帮忙写了几次词,后来作曲压力太大以后作词的工作大部分都是仁王在做了。还有丸井,丸井几乎负责了全部的编舞。这一部分仁王也可以帮一点忙。
 
  他们很快就开始了巡演,但巡演的成本费用,公司也会从他们的收入分成里面扣。
 
  离得近的粉丝们渐渐开始替他们担心,而太长时间无法出现在电视上也让他们一点一点地掉粉。
  真是偶像组合的末日一样。
 
  违约金真的太高了。
  他们也是进来之后才发现,公司有黑道的背景,并不是真的拿着不合法的合约去打官司就能够逃脱的。
 
  公司有几次让他们参加饭局,他们想方设法推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