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不折花[仙侠修真]——冯寞

时间:2020-05-16 08:15:07  作者:冯寞

 

 
文案:
 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一个闭口不谈的名字。
  六界皆知九重天的上神白忱对龙神顾钦一往情深,不负岁月,生死相许,却不知在白忱最深处的梦境里,还有一人盘踞千年。
  “你也知道,他就是顾钦,顾钦就是他。你那时对他有愧,日后补偿不就好了,何必如此介怀?”
  知道实情的月老这样劝解,白忱闭了闭眼,苦笑。
  “可那个他已经死了。他等了一辈子,也没等到我娶他回家。”
 
 
第1章 年少初相逢
 
师父说,贪恋美色是大忌。
  他说,若要成神,就必须渡过一道情劫,古往今来有许许多多的妖精都折在了这上面。
  苏醒向来不以为意,自有记忆以来,他所见过的最好看的人就是师父了,可也没见得他对师父动心啊。所以说那些妖精说到底还是修炼不精,怕丢人才找的如此借口罢。说的倒挺像那么回事儿似的。
  跟师父这样讲,师父冷哼一声,道,后生狂妄!但愿你日后想起这话时不要后悔。
  苏醒说,那肯定不能后悔。
  而现在,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坚定有了松动的迹象,在看见湖边那人的一瞬。
  他第一次觉得,原来所谓眼中有漩涡这一说法竟是如此之摄人。
  那人以一个闲适的姿势坐在岸边,穿着淡红的长衫,手里捏着一支桃花把玩。微微抬眸望过来,眉眼带笑,好看得令天地失色。
  苏醒这才注意到,空中不知何时开始飘起了桃花花瓣,携着惑人香气。
  呆滞片刻后,他用力一摆尾巴游到岸边,用两个圆溜溜的鱼眼睛好奇地盯着眼前这人。
  男子垂眸与他对视,似乎也是对这条小鱼很感兴趣,用手中桃枝戳了戳它的小脑袋。
  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那桃枝差一点就戳到他的嘴里,惊的苏醒鱼身当场就是一颤。
  那人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的时候,微微仰着下巴,有日光给他下颚弧线镀了一层柔软的金边,好看得不得了。
  苏醒有些恼火,开口呵斥:“你做什么!”
  一条鲤鱼直直的看着你,鱼嘴一张一合的训斥你,这场景是要多有趣有多有趣,男子笑得更加欢畅,倒也是没对一条鱼会说人话这件事有任何惊讶。
  尽管他笑得养眼,但是被人戏弄还是让苏醒有些气愤,用力扑腾着水企图将水溅满那人一身。
  那人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最后,扑腾累了,也没达到想要的效果,苏醒泄气地趴在水边:“喂,你是谁?”
  那人笑了笑,说:“姓白名忱。”
  声音亦是低沉悦耳。
  苏醒瞪大了眼睛:“九重天的白忱上神?!”
  白忱笑而不语。
  早听师父说过关于九重天地位至高的十位上神,其中就有白忱这个名字。据说他是十上神之首,掌管六界姻缘,法力极高,在混沌时期立下诸多功劳,连玉帝都要敬他三分,六界更是无人不知晓他的名字,据说在人间供奉他的庙堂就有好几百座,一百多年前苏醒跟着师父去人间逛荡的时候正好路过其中一座,那人山人海,直教人叹为观止。
  从出生到现在,苏醒唯一接触过的神就是师父,以为师父就是自己这辈子能见过的地位最高的人了,却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得幸见得白忱上神一面。
  他便终于有机会问出自己一直疑惑的问题了。
  “你到底活多久了?”
  这问题问的唐突,白忱也不恼火,反而仔细地想了一想,才皱眉道:“记不得了。”
  苏醒在他这一块的岸边游来游去:“那我师父今年五万岁,在你们天上是不是很小?”
  白忱肯定道:“那是当然的!”
  “那你可认得我师父?”
  “你师父是谁?”
  苏醒大声报出师父名号:“云声神君!”
  “……”顿了片刻,白忱才缓慢道,“不是九重天所有神我都认得的。”
  苏醒“啊”了一声,颇为失落。
  一条锦鲤失落的样子还是有趣得很,白忱抬手在它的小脑袋上摸了摸,别有深意道:“倒是我的过失,我应该好好谢谢他的。”
  苏醒没太明白,他不肯再说,于是他也就不再追问,反而想起了另一件事。
  “听说你是掌管姻缘的神?”
  白忱笑了笑:“是啊。”
  苏醒来了精神:“那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姻缘如何?”
  提到姻缘这两个字时,他禁不住期待的摆起了尾巴。也就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出这句话时,上神眼底一瞬间的异样。
  “好不好,好不好?”
  白忱的袖子被他咬着晃来晃去,绣着暗纹的衣袖在水里浸了一半,却不见湿。白忱也纵容得很,丝毫没有要收回袖子的意思,笑道:“好是好,不过你不变成人形,我看不太出来。”
  听闻这话,苏醒二话不说就放开了他的袖子。一阵淡金色光晕过后,眉清目秀的少年就出现在了湖边。
  “噗。”
  白忱失笑:“你这变身的法子是谁传授的?我也想学学。”
  苏醒面上一红,尴尬道:“我去年才学会变人形的法术,控制不太得,时而变得出衣衫,时而变不出。”
  白忱挑眉,视线在他身上转了一圈,将他白皙的身体看了个清清楚楚。
  苏醒赶忙捂住隐私部位,气道:“难道堂堂九重天的白忱上神也不懂得什么叫非礼勿视吗?”
  白忱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遇见赏心悦目的东西便多看两眼,这可有错?”
  被他这么一调戏,苏醒一时间又是难为情又是气恼,只得恨恨一句:“我只道你活的长久应是沉稳端庄,却没想到只会口头上占人便宜!”
  白忱一本正经道:“我偶尔也做好事。”说罢,微微抬了抬手,一件淡红的云纹外衫就披在了少年青涩的身体上。
  鬼使神差地,苏醒裹上衣服嗅了嗅,感觉自己被好闻的桃花香气包围了。
  “你……”
  “你不是要算姻缘么?”
  白忱及时打断他,抬手,一朵泛着淡红色光晕的桃花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花心处缓缓长出几根红丝,一路奔着苏醒而来,有意识般的在他腕子上缠了两圈。
  “这是?”他惊讶地看向白忱。
  白忱动了动手指,红线逐渐消失,又变回了只剩一朵桃花在他掌心,光晕也一点点黯去。
  他合上手掌,桃花就在他掌间消失了。
  “怎么样怎么样?”
  白忱微微偏了偏头,对上他期待的双眼,那里面的澄澈的光刺得他几乎晃神。他强自定了定神,笑道:“你此生只一段姻缘,却是命中注定,佳偶天成!”
  苏醒一喜:“是真的?”
  白忱点头:“当然!”
  苏醒忙问:“那他是谁?我何时才会遇见他?我们因何相识?是否会中途生出嫌隙?他是对我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白忱不语,定定地看着他。
  被他这样一瞧,苏醒忽觉羞涩,扭捏道:“那我只问一个问题,他生得如何样貌,好看不好看?”
  白忱笑道:“你看我样貌如何?”
  苏醒发自肺腑称赞:“神君自然是俊朗至极,六界难寻的好样貌!”
  白忱肯定道:“他不比我差!”
  “当真?”
  “当真!”
  苏醒被这话砸的神魂颠倒,喜不自胜,一时间捧着下巴,几乎将日后自己与那人成双成对、你侬我侬的画面都想象出来了。
  白忱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清醒过来,一看天色,立马就慌了。
  “不好,再不回去我师父就要打我了!白神君,明日你可还会来此地?”
  白忱悠悠道:“我并不是每日都如此清闲——”
  苏醒失落之情明显。
  “但是明日会来。”
  苏醒大喜,依依不舍地告辞。
  就在他临走之前,白忱问了他一句:“你真是苏醒?”
  当时他想也没想地回答:“对啊!”
  直到半道上才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告诉他名字啊,他是如何得知的呢?
 
  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白忱敛去了面上的笑容,张开手掌,掌心静静地躺着一朵干枯的桃花。
  他看了干花半晌,神情变幻莫测,最后一合五指,将干花捏成了齑粉。
  之后,他目光沉沉地看向远方,久久没有动作。
 
  苏醒赶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气喘吁吁地望着牌匾上的“云声楼”三个字,犹豫半晌不敢推门。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在脑袋上方炸起:“好啊你还知道回来!说,今天又去哪儿野了?”
  吓得苏醒赶忙后退一步。
  伴随着柔和光晕,提着灯的白衣人影飘然落地。
  苏醒硬着头皮喊了一句:“师父。”
  瞧着他这幅挫样子,百里云声恨恨地道:“我让你学习术法,是为了让你防身而不被人欺侮,难道还是害你?竟敢背着我偷偷溜出去!苏醒,为师是管不了你了吗?”
  苏醒连忙道:“徒儿不敢!”
  “不敢?我看你可敢得很!说!今天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
  苏醒决定实话实说:“去了七情湖。”
  “什么!”
  百里云声一听,立刻就黑了脸:“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那里是神界的边界,你一个半神半妖的去那要是被发现了,还不等着被诛仙剑砍成八块!”
  神界向来对血统有着严明的规定,绝不允许神族的血统出现在神界以外的地方。百万年以来偶尔有神爱上凡人、爱上妖、爱上魔的,一旦被发现,他们的孩子都被抓到九重天,用诛仙剑凌迟了,连三魂七魄都要打散,从此消失在六界,连个渣都不剩。
  百里云声早年曾经见过一次行刑,年幼的孩子被绑在诛仙柱上削的血肉模糊,旁边被押着的他父母、一神一妖嚎哭得声嘶力竭,恨不得连五脏六腑都哭了出来。那场面骇人至极,刺耳的哭声就是过了几百年都让人清楚的记得。
  这大概也是苏醒的父母抛弃他的原因。
  苏醒没有亲演见过,就觉得没有师父说得那么邪乎,不以为然道:“我反应可快了,才不会被发现呢!”
  百里云声瞪他,心说这不争气的东西,担心他干什么,干脆让他给抓住砍了算了!
  正想着,无意中一抬眼,他的脸色变了。
  “这是什么!”
 
第2章 执念如何休
 
苏醒一哆嗦,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见躺在自己肩头的一片桃花瓣。
  “这,桃花啊。”
  刚说完,他忽然也变了脸色。
  师父一直叫他不要到神界那边去,生怕他被人发现,现在可倒好,他直接就遇见了几乎地位最高的神。
  想着,他怯怯抬眼,果然,师父一张脸上连惊带怒,颤着手指指他,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带有独特气息的花瓣,神界谁人不识?
  他试图补救:“没事,我没告诉他我的身份……”
  “愚钝!”百里云声直接打断他,气道,“人家堂堂上神会看不出来你到底是个什么?只不过就是不想管你,不然你根本就没得机会回来再见我!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
  想到白忱眉眼含笑的模样,苏醒哝咕:“他有什么可危险的啊,神君人可温柔了呢!”
  “温柔?”
  百里云声瞪大了眼睛。
  见师父这幅错愕模样,苏醒不禁得意起来,将自己如何与上神相遇,如何与其对话,如何与其约好明日再见都添油加醋地一一道来,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忘称赞白神君。
  苏醒一直很有说故事的天分,只是八百年来一直没人听他说,师父更是能让他闭嘴就绝不会让他开口,此时能展现这一天分让他很是高兴,说着说着就有些忘我,过了半晌才意识到师父已经沉默好久了。
  他停下来,胸口发虚。
  百里云声惶然哆嗦道:“你竟敢同白忱上神那样说话……你不要命了你!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收了你这个孽徒啊!”
  看得出师父是真动气了,苏醒不明所以,却也不敢再乱说话。
  百里云声背着手在原地转了一圈又一圈,最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一甩袖子走了。
  “那个,师父?”
  师父头也不回,脚步却顿住了。
  苏醒赔笑道:“那我可以进去了吗?”
  百里云声气急败坏:“还不快滚进去!”
 
  第二日一觉醒来,苏醒发现自己被施了法的绳子捆在床上,挣扎了几下,发现是一动也动不得。
  他于是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救命啊!”
  门被推开,一名小仙走了进来,并不惊讶地看着他。
  苏醒冲她质问:“凌蝶,这是怎么回事?”
  凌蝶微微低下头,道:“是云声君交代的,神君还告诫我们,务必要看好您,不可让您离开这房间半步。”
  苏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问:“那他去哪儿了?”
  “这个,小仙不知。”
  “……”
  苏醒恨恨地用后脑勺砸了砸床,想到与白神君的约定,急的不行。
  忍了忍,他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和近人:“凌蝶,你给我解开,等师父回来我去跟他解释。”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