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逢凶化吉[都市异闻]——路西林

时间:2020-05-16 08:17:03  作者:路西林

 

 
  文案:
  贺阳觉得他最近有点背,可能流年不利。他先是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鬼给夺寿,好不容易躲过危机,却又被女鬼附身,并且扭扭捏捏的问了某人一句:“老公,我好不好看啊?”之后差点又死在千古亡魂的手中,幸而,他遇到了一个叫张朝的人,于种种危机中救他一命。
  小剧场:
  贺阳看着昏迷在地,头发全白了的张朝,突然有点心疼,他踉踉跄跄的跑过去,抱起张朝的身体,眼泪就留下来了,他喊道,“张朝,你别死啊,你不要死。”
  一直躲藏在树林后面的白老头看鬼王游鸿走了,才现出身影,说道,“他这会还没死,不过你再这么抱紧他,他可能就要死了。”
  张朝觉得他现在的情况是魂魄跟身体半分离的状态,大概他真的要因为力竭而死了吧,没想到那一刺竟然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
  突然间,他感觉到有水滴滴落在了他脸上,他勉强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贺阳在哭,原来是贺阳的泪水,这还是张朝第一次看到有人因为他而哭,他很想抬起手来,擦掉贺阳脸上的泪水,告诉他,“贺阳,你别哭啊,哭了就不好看了。”可是,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玄学界扛把子攻x根正苗红社会主义青年受 1V1 HE 日更~
  剧情最终走向是温馨向,结局是两个人踏踏实实平平淡淡过自己的小日子~
 
 
第1章 第一章
  贺阳对着洗手间的镜子使劲捏了捏脸,发现并没有什么皱纹,还是跟之前一样嫩,顿时吐槽道:“那人果然是个骗子!”
  这事还要从三十分钟前说起,今天贺阳好不容易起了个大早,从公司楼下买了早餐,刚要进大厦的门,却被一个墨镜男给拦了下来。
  说起这个墨镜男,穿着倒是没话说,很有品味,上身黑色西装外套,下身白色裤子,一看就很有型,尤其是带着墨镜,看不到眼睛,更是让人引发无限遐想。
  但是贺阳并不认识他,所以他礼貌的问:“你好,有事?”
  没想到这墨镜男墨镜也不摘,直接说道:“你最经有没有觉得很疲惫?”
  Emm,这算是什么搭讪方式?贺阳顿时就想走了,他回头看了看,刚好有电梯下来,他正要说:“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没想到这墨镜男大概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把拉过他的胳膊就拖着他往外走,贺阳一阵尴尬,生怕被同事看到这一幕,竟也没有挣扎,顺着墨镜男的意思往前走去。
  两人直到走到一个人流不是很多的地方才停了下来,贺阳一下挣开墨镜男的手,说道:“大哥,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还要上班呢。”
  谁知道这墨镜男却突然靠近贺阳的脖子,贺阳都能感觉到他的鼻息了,急忙躲开,紧接着就听到耳边传来墨镜男略微磁性的声音:“你被人夺寿了,你还不知道吧。”
  ?!!这是什么神展开,要是你说的是“你钱包掉了”,我姑且还能信信,可是你竟然说这么扯的东西??
  贺阳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看着这个墨镜男,把墨镜男看的都犯怵了,只听他迟疑道:“你最近就没觉得哪里有不舒服的地方?”
  贺阳无语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问题了?大哥,我最近可是吃嘛嘛香,您老要是闲的没事干,看到了没,就去前面的广场跟那群大爷学学太极剑,还能强身健体,可别来学这些神棍的勾当!”
  说完,贺阳转身就想走了,可是这“神棍”的手却再一次拉向了他。
  “你不信?”他说道。
  我信啥啊我信,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您还来跟我搞封建迷信,信不信我报警抓你啊。
  贺阳虽然内心吐槽这么多,但是他人还是挺有礼貌的,所以他说道:“不是不信,是我要赶着上班呢,等会都要晚点了,你忍心看我起了个大早却还要遭受迟到的痛苦吗?”
  “你让我给你算一算,我就放你走。”
  贺阳也算是放弃抵抗了,胳膊就那么被墨镜男拽着,说道:“算什么?”
  “算你想算的,随便什么都行。”
  “那就桃花吧,算算我什么时候能遇到未来女朋友。”
  “八字。”
  八字是啥贺阳不懂,于是他干脆告诉了墨镜男他的出生年月,没想到这墨镜男听到他的出生年月之后,眉毛还拧了一下,仿佛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等到贺阳想仔细看的时候,这墨镜男好像已经算完了。
  “就最近,最近就能遇到。”说完,竟是主动放开了贺阳的手,然后大步离开了。
  徒留贺阳一个人在风中凌乱,这人到底是为了啥来找他的啊,拿他寻开心?
  不过,贺阳看了看手机,还真快到上班点了,他急忙跑着往大厦门口奔去,也没把墨镜男“最近就能遇到”这几个字放在心上。
  张朝没往前走几步,陈小六就跟了上来,他偷摸的往贺阳离开的方向看了两眼,才开口说:“师叔,到手了?”
  张朝看了他这师侄一眼,十六七岁的,长得也很周正,但是做事怎么总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不过,他毕竟还是关心小辈的,所以他问道:“你手没事了吧?”
  “哎,”陈小六叹了口气,接着抬起手看了看,“幸亏师叔了,我还从没见过鬼带尸毒的,要不是师叔当时及时出手,我这手恐怕就废了,现在估计再有两天就能完全好了。”
  张朝听到他说没事,“哦”了一声,接着就把从贺阳那里弄来的头发用小袋子装了起来。
  陈小六看他师叔连贺阳的头发都弄到了,而他刚才就一直在旁边观察,都没注意到他师叔如何出的手,顿时对张朝更为敬佩了。
  “不过,师叔,等会他寿命被取回来应该会遭到术法反噬吧,你怎么没送驱邪符给他?”
  “他把我当神棍,你说呢?不过就是在床上躺几天,没事。”
  听到这话,陈小六对张朝刚树立起来的敬佩立刻化为了小心翼翼,他暗自决定到:以后得罪师父也不能得罪师叔啊!原来师兄们说师叔小心眼会记仇不是假的!
  两人就这么闲扯着,不一会就到了一处刷着白漆的房子面前,不知为何刚靠近这座房子,陈小六就变得谨慎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张朝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而是大步上前,走到了白色围栏的前面,揭下了上面贴着的黄符。
  “不用害怕”,他这么对陈小六说。
  陈小六一直提着的心这才从嗓子眼下来。
  符纸一被揭下,院子里就刮起了一阵阴风,他们这些学习术法的对这些东西尤为敏感,所以陈小六立刻就感觉到了,他本来是要害怕的,但是他看了看张朝,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
  他想到:有师叔罩着我,不怕!
  张朝说完那句话后,也没有在意是否有安慰到陈小六,直接推开了围栏的门走了进去。
  两人直奔房子的大门而去,原来这门并没有上锁,张朝旋转锁把,门一下子就开了,门开后,只听里面正好传来“波妞喜欢宗介”的声音。
  陈小六小心翼翼的把脚往里探,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八岁左右的女孩坐在地毯上安静乖巧的看电视的画面,而电视上放着的正是“悬崖上的金鱼姬”。
  女孩早就感觉到有人过来了,可是刚才的片段过于精彩,她一时就没有回头,这时人都走过来了,她才朝身后看过去,发现竟是之前的大哥哥回来了。
  她急忙起身,朝着张朝奔去,正要张开双手抱住他,却又一下子顿了回来。她小心翼翼的看了陈小六一眼,才慢慢站停,对着张朝说道:“大哥哥你回来了。”
  “童童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舒服点?”
  “哥哥,我好多了。”
  “童童乖”,张朝说着,摸了摸童童的头,然后蹲了下来,看着童童说:“童童,哥哥等会就要把最后一个人的五年寿数拿回来了,童童乖,不要害怕好不好?”
  “嗯”童童乖巧的点了点头。
  接着就只见张朝取出了从贺阳那里弄来的头发,从陈小六那里接过一道黄符,然后做了一个手势,就见头发飘散于空中,片刻之后竟是融入了符中,成为了符的其中一道纹路。
  然后,张朝拉过童童的手,让童童用双手攥着这符,等童童紧紧攥住这符纸之后,张朝才做了一个道家的手势,嘴里念道“混沌归一”。
  等张朝做完法术,再拉过童童的手看时,就发现刚才还在的黄符顷刻间已经不见了,而童童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的变小,片刻间就变成了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女童的模样。
  陈小六这几天已经看过他师叔用这法术好几次了,但是他觉得不管看几次,还是觉得神奇,他知道,这法术不好学,而且他师叔动作不大,也没像其他道士一样开坛布法,就从女鬼童童那里拿回了别人被夺走的寿数,这已经不能只用“天才”两个字来形容了。
  张朝倒是没有过于在意陈小六的面部表情,他拿回了贺阳的五年寿数,心就放下了大半,他继续拉过童童的手问道:“童童觉得怎么样?”
  “大哥哥,童童觉得好舒服啊。”这一段时间内,童童先是从一个四五岁的女童成长为一个八岁大小的女孩,现在又恢复到原来的模样,虽然童童不是很适应,但是她这一刻是真的觉得舒服。之前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夺取了别人的寿数,以别人的寿数来充当自己的营养,身体慢慢长大,但是这一举动毕竟是有违天道法则的存在,她从别人那里获得的寿数越多,成长的越快,天道加在她身上的压力也就越大,此刻,童童从别人那里夺取的寿数均已被张朝取回,所以童童反倒舒服了。
  “那童童,哥哥现在送你去一个你本应该去的地方好不好啊?”
  “好啊,大哥哥那是哪里啊?”
  “那里啊,哥哥也不知道那里具体是怎么样的,但是人死了之后都会去到那里的,童童乖,好不好?”
  “嗯,嗯”,只听童童用她稚嫩的声音坚定的回答道。
  张朝听到童童这么乖巧的回答,心反倒软了下来,不过童童注定不能在人间久留,所以他顿了一下,接着还是施了法术,然后就只见刚才还能看得到摸得到的童童,慢慢的就变为了虚影,然后化为点点流光散去。
  就在童童快要消失的那一刻,她终于哭了出来,嘴里哭道:“妈妈,爸爸杀死了妈妈,呜……”
  张朝看到童童完全消失了,才站了起来,这时他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挂了一幅婚纱照,如果不是童童提到她父母,他竟然还注意不到。
  只见婚纱照看着很新,不像照了很久的样子,婚纱照上的人看着也很年轻,不过毕竟不是真人,只是一幅照片,所以张朝也看不出来相片中人的具体年龄,不过他比较惊奇的是相片中的两人完全不像是有一个童童这么大的女儿的样子。
  他甩了甩头,这不是他该思考的事情,从童童那里取回别人被夺走的寿数,并且送童童离开,这才是道教协会发布的任务,他完成了,青云门就能从道教协会那里领取到相应的积分,他管这么宽干嘛。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解释一下,在贺阳之前还有几个被童童夺寿的人,不过他们比较惨,基本都是被童童夺取了几十年的寿命,其中一位就是本市财富榜第三的小儿子,他被童童夺走了六十年的寿命,因此他一下子从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爷爷。
  也是这位小伙子的父亲,为了救他儿子,通过各种手段找到了道教协会,而道教协会又找到了张朝,来让他帮忙处理这件事情。
  这里的道教协会有点像中介这样子,他们以前都是道门中的大族,但是奈何一代不如一代,只剩了点法器,像什么能占卜的八卦镜,能测姻缘的姻缘书,当然还有武器跟保命的法器。
  这些东西,富豪们不会花一千万两千万的来买,张朝也不会,但是富豪为了救他的儿子,无论多少钱都会出,这样,道教协会从富豪那里得到钱,张朝完成任务,从道教协会那里获得法器,三者皆大欢喜。
  我个人看小说的时候,比较喜欢受早点出现,所以就略过之前几个被童童夺寿的人,直接写到贺阳。如果有机会会在番外里写出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不影响阅读哈,即使没写到前面的几个人。
  最后还有一点要指出的是,童童虽然夺取了那几个人好几十年的寿命,但是对她来说一点用都没有哈,她还是那个四五岁的女童的样子,也只有在夺取了贺阳的五年寿数之后,童童才慢慢长大,而且,童童也只能夺取贺阳五年的寿数,再多了她也夺取不了。
 
 
第2章 第二章
  等张朝从照片上回过神,刚要跟陈小六说“我们走”的时候,却发现这小子看波妞宗介已经入了迷。
  他拍了拍陈小六的肩膀,“别看了,我们该走了。”
  哪成想陈小六也算是半大个男人了,却撒起娇来:“师叔,我好不容易下山一趟,看完这个再走嘛。”
  张朝顿时觉得肉麻,说道:“如果你不怕鬼的话,在这里看也不是不行。”
  “啊?还有鬼?”陈小六吓了一跳,急忙往四周看去,这时却听到耳边传来张朝的轻笑,他知道自己被骗了,就要控诉张朝这个师叔欺负小辈。
  哪知道张朝却不给他机会,笑完之后就往屋外走去,陈小六看了看电视,又看了看这个曾经有过鬼的房间,终是有点害怕,还是追上了张朝的步伐。
  “不过师叔,童童到底是怎么死的啊?我怎么看到她脖子上有淡淡的掐痕。”
  嗯,能看到掐痕,小六果然是年轻一辈里比较出彩的,难怪师兄会安排他来帮忙,要是别的弟子来了,能不能看到童童都是个问题,好好培养,假以时日应该能挑起青云门的大梁。
  陈小六完全不知道他师叔已经在心里给了他这么高的评价,还在那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冒着一脑门子的问号。
  张朝一想到童童的死因就一阵惋惜,但他还是说了出来:“应该是被人掐死的。”
  “?!!”
  听到这个回答,陈小六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谁能想到会有人这么丧心病狂,竟然对一个如此乖巧的女孩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