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苦作舟[破镜重圆]——不朝

时间:2020-05-16 08:19:07  作者:不朝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归的是故人,丢的却是红尘。
  温将军家死了位庶小姐,本不算什么稀罕事,可这庶小姐死也就死了,还闹的温府鸡犬不宁,仆从们不是丧了命就是得了失心疯,当真骇人。
  温夫人请了位道士做法,说是小姐含冤身亡心愿未结,找出那凶手为她陪葬方能让其入土为安。
  这道士竟也知晓凶手是谁,次日就带着温家若干人风风火火上了这风岚山。
  于是就指无辜的苦童是杀人凶手。
  污蔑他也就算了,还要杀了他。
  杀了他也就算了,还让他进温家当妾是怎么一回事?
  全程懵逼的苦童:???
  【小剧场】
  当苦童嫁给温怀舟后。
  温怀舟:离我远点,你不要过来,本少爷才不会喜欢你,给白涟提鞋都不配。
  苦作舟
  作者:不朝
  文案:
  当苦童离他而去。
  温怀舟:夫人快回来罢……我好想你QAQ
  当苦童回来后。
  温怀舟:夫人最好看,夫人最棒,真香。
  说白了就是一名渣攻把找了十年的白月光搞错了,还把白月光当替身的狗血故事。
  前期:死鸭子嘴硬少爷攻×心如止水乖巧和尚受
  后期:没有受就要死攻×看破红尘依旧心如止水受
  温怀舟×苦童
  【排雷】 1.古代ABO 有生子情节 (Alpha=乾元 Beta=中庸 Omega=坤泽 )
  2.攻前期一直喜欢的是别人
  3.逻辑死 文笔渣 就是一篇简单的前期虐受 后期虐攻的文章 各位看官看得开心就好
  4.追妻火葬场 必是虐文一篇 看不了虐文小集美们可以绕道哦
  5.主受视角
  虐身虐心替身狗血你不想要的全都有系列
  HE 基本上日更
 
 
第1章 飞来祸
  雍昌十三年秋。
  虽是秋天,这风岚山上依旧阳光明媚,山涧波光潋滟,桃花林婆娑作响,就连不知名的花儿都格外的香。
  当然,如果没有这些“稀客”,苦童的好心情自然更甚。
  他望着山腰上那一条浩荡的人马,心里颇为纳罕。他自小在山上的青云寺长大,这么十六年来香客往来不断,还真不似今日这般阵势大的。
  昨日就有一人带若干小卒前来包围了青云寺,说是那镇国大将军一家明日要来这上山为前不久刚死的小姐烧些香火,要排查一切危险因素。可叫苦童看,那一个个官兵搜查厢房的样子分明像是杀伤抢掠的山贼。
  眼瞧着这些人快到了,青云寺的众人个个严阵以待,净空法师只身一人站在寺前,苍白的眉须下竟是愁态。苦童不知为何一向开怀常乐的师父今日也是眉头紧锁,这么想着,那些人便已经到了。
  只见领头处是两名高大威猛的侍卫,紧接着就是三辆华贵的马车。那马车约莫有四米宽,车眉上挂的是流苏,门帘都是刺了绣的金缕,先下来的是一位秀丽小丫头,对着各位法师和尚们笑了笑,才往后牵出了一个女人。
  她一身红色,却叫人品出了庄严之感,一双凤眼微微上挑,细看眼下还有些许皱纹,却也看得出她的倾城绝色。紧接着又出来一位身着黛色的女子,略显年轻,姿色亦不输前一位。这女子身后还出来一位男子,面容俊俏,给人一种纯良之感。
  那丫鬟扶着她的手缓缓下车,见着德高望重的净空法师才露出一抹笑意,净空法师却先一步上前作揖,说道:“老衲名唤净空,已在此地恭候多时。想必一路上都很劳累了,各位夫人少爷快往里头坐罢。”
  徐凝梅颔首不语,举手投足一股矜贵的气息。那二夫人牵着自家儿子紧随其后。一进去入眼的便是那尊释迦摩尼佛像,左右两方是壁画,檀香袅袅,仔细一瞧,这壁画里可是那飞天玄女,那少女的瞳孔都是镶金边儿的,有的抚弄琵琶泪雨连连,有的腾云驾雾言笑晏晏,有的随风起舞眉目含情……怎么瞧都不会腻。
  徐凝梅虽说去过镐平的不少寺庙,却的确没见过这般恢宏的壁画,可谓是大开眼界了。
  她转而又在心里冷呵一声,只可惜,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待到所有人下了马车,苦童还瞧见一位手拿拂尘的白胡子道士。除去净空法师,众和尚看见这个道士都有些面露难色,世人皆知这道法虽是同宗,却不同理,而他们却直接带一个道士来佛庙,不是来砸场子就是另有阴谋。
  苦童亦是面露慌乱,转身轻步去了后院。
  徐凝梅进到最大的一件厢房后,二话不说就坐在了那张太师椅上,手上还招呼着那道士一同进来,此时的徐凝梅依旧是端庄自若,缓摇那把锦绣团扇,凤眸在一旁的僧人上下打转。因她不言,随行仆从们也断然不会说一句,一时间整个厢房变得极其安静,静的本是闷热的房里更是汗流浃背。
  那名僧人亦是有些许害怕,轻轻给徐凝梅倒了杯茶,徐凝梅也赏脸的端起来抿了一口,这才悠悠启唇:“你叫什么?”
  常念忙认真回答:“贫僧名唤常念。”
  徐凝梅似乎挑了一下眉,问道:“那……苦童又是谁?”
  常念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儿,虽不知温夫人找这劳什子做甚,但还是憨厚的答道:“苦童是我们这儿年纪最小的,平素不学无术也就算了,现下夫人们都来了,却不知又跑哪儿玩去了,择日我们定替夫人们好好管教一番这个顽童。”
  徐凝梅轻笑一声,“还真是顽童心性。”
  其实常念这话实属诓骗,因这青云寺在山上,来此的香客自然比不上山下的各寺庙,这就导致了青云寺时常整日无人敬香的状况。常念几个和尚们便总是偷偷跑下去玩,而苦童木讷单纯,整日一派勤学苦练的架势,几人不免与他心生间隙。所以,每当下山前,众人都把活儿丢给苦童干,苦童不嫌累也不抱怨,便促成几人变本加厉的恶语相待。
  常念思来想去,也不明白这夫人究竟是何意,只干笑哂笑几声又退回一旁。
  徐凝梅忽而想一旁的丫鬟佩儿使了个眼神,那佩儿突然出了厢门,常念断断续续听那佩儿说了些话“……传令,速将苦童奸贼拿下……”
  常念心下骇然,赶紧对着温夫人作揖:“温夫人!无论这苦童做了何事!都与我青云寺无关!”
  徐凝梅以为这僧人是想为他求情,可没想到只是为了撇清关系,当下笑出声,心感这和尚识趣的紧,另一位丫鬟香檀也轻笑,而后说了句:“那是自然,我们夫人宅心仁厚,不会滥杀无辜的。”
  常念这才满脸堆着笑的忙称是,心里却咒骂那苦童当真不让人省心,要是连累整个庙了,可有他好受的。
  忽而一名侍卫进门,说是已找到整座庙里所有的和尚,便听温夫人发落。
  徐凝梅便带着道士丫鬟一众人等出了厢房,见着门外被绑着一众和尚,而身旁那道士只看一眼这些人便摇摇头。
  人不在这。
  众人正欲转身,只听一位苍老的法师说话:“不知夫人将我们绑在这里所谓何意?”
  徐凝梅冷笑一声,秀眉上扬:“净空法师竟然问我所谓何意?去问问你那好义子吧!”
  苦童确为净空法师自小带大的,说是义子也不为过。
  霎时,从后院穿过来一个少年。
  此人步调缓慢,不紧不徐,甚至悄无声息。而首先看到他的却是为绑起来的常念。
  他大喊:“温夫人!他就是苦童那个奸贼!”
  一旁的侍卫抢先做出反应,三五人上山把他包成一个圈。苦童却似乎丝毫不惧,看着伸向自己的长矛亦是没有停下脚步。
  众人审视这个不怕死的少年,明知道不合时宜,却依旧被这个容貌惊到了。
  苦童不似别的和尚那般万千青丝剃个精光,倒是用了一根朴素的木簪盘起发髻,露出整张白净的脸。剑眉怒扬,眸子平静无波,像那夜晚里沉寂的墨色苍穹,时而繁星点点,眼角还缀着一颗泪痣,极浅却与五官浑然一体。虽是男生女相却完全不似女子那般面庞秀丽,反而具备大义凛然的英气和帅气。身长七尺,却脊背□□,不卑不亢。
  徐凝梅端详片刻,才说道:“你就是苦童?”
  苦童正直视温夫人,也不说一句话,只是点了点头。
  徐凝梅忽然字正腔圆的大喊:“所有人听令!部分人将其绑起!剩余人在后院生火!”
  净空法师当下大惊失色,赶紧问道:“温夫人您究竟做甚!”
  徐凝梅转身看向他,一张艳丽的脸庞上都是愤怒:“方丈竟然问我做甚?我可想问问你们这青云寺扣押我温家小女的魂魄做甚!”
  净空法师闻言骇然,竟被噎着说不出话了。
  的确,自己此生做过最违背天理的事情就是将温怀澜的魂魄留在世上。虽说只是答应她仅留七天,却到底是阻碍了天道间的自然轮回,于出家人而言定是不义之举。
  徐凝梅看到净空的反应就知此事并非有假,当下,那手拿拂尘的道士便接上话;“净空法师,你身为一方寺庙的住持,却不让温小姐进入轮回超生,你这又是有何居心!”
  本是一直沉默的苦童却说话了,语气清冷,一双眸子紧紧盯着徐凝梅,却像是对道士说话:“怀澜曾经与我说有未完心愿,是我求着师父将她留在世上七天的,凡事便冲着我来罢。”
  那高道士立马将拂尘指向苦童:“正是温小姐还有未完心愿,所以我今日来便是替她讨回公道的!”
  苦童的双眼在俩人之间来回扫视,只觉得怀澜生在这样的家里当真可怜。怀澜本是温家庶女,自小在温家长大都没有一个人真的待她为小姐,受人羞辱不说,世家贵族都无人与她为伴。可在怀澜死后,这温家人一个两个却过来为她“讨回公道”?当真可笑。
  苦童脑里突然闪过一个可能,脱口便问了出来:“怀澜可是还在贵府上?”
  一众人眼神慌乱,竟叫这奸贼说中了。
  五日前温怀澜下葬,次日便死了两个温府的仆从,又过一日,竟死了温怀霖曾经的奶娘。这下,温府上上下下都变得人心惶惶,唯恐这种事儿就落到了自己头上。温夫人自然也觉得玄乎,赶紧叫了高道士前来探个究竟,得知温怀澜的魂魄的确还在世上,即是这青云寺之上。
  苦童暗自叹口气,只觉得怀澜早日投胎也是好的,总好过和这些披着羊皮的狼同流合污。
  他兀自说道;“温夫人还请回罢,怀澜定不会还在府上了。”
  温怀霖若有所思,眉头紧锁:“你又怎知怀澜不在了?”
  苦童忽而看了眼外面的天,“我刚送走她。”
  余下几人面面厮觑,并不只此人所说是真是假,但是徐凝梅唯恐那死丫头还会回来,今日便是给她了解一个“心愿”罢……
  苦童却还在看着茫茫天空,他忽而想起了那些日子怀澜上山找他的日子,他俩一个是庶女,一个是弃子,无人理会也无人关心。正因同年同岁,怀澜便将他当做唯一的好友,他俩虽一男一女,却不会因此心生间隙,更不会做出任何逾距之事。
  他隐隐猜到了,这些人不过是怀疑自己是杀害怀澜的凶手,却也不明白该如何解释。
  因为,这权贵真要定你罪,说再多的话也是徒劳。
  徐凝梅看着他的样子,只是冷笑一声,“你可知怀澜可是如何死去的?”
  苦童眼睛微微挣大,似是终于回神了,看着徐凝梅的眼底多了些星芒。
  徐凝梅却不看他了,良久后才说出话:“怀澜,可是活活被玷污死的……”
  苦童平静的脸庞终于出了一丝裂痕,眼里有三分疑惑,却有七分震撼。
  他竟是不知道……不知道怀澜是此等死法!
  因为怀澜当初骗她说是不小心坠入了山崖的溪谷,撞上了坚硬的磐石,所以才死去的,竟没想到……苦童深深地叹口气,像是为她鸣不平。
  徐凝梅时刻关注着他的表情,只觉得此人演技竟也如此斐然。便看着高道士说道:“高道长,你来说罢。”
  这高道士清了清嗓子,端的一派高深莫测的样子:“半月前,四小姐当日就来此庙,且莫说一定是你这奸贼杀害的,只是那日四小姐受辱后被抛在梦香楼后街,仵作发现四小姐的□□被放进一朵桃花……”
  这高道士似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继续说,又咳咳两下才继续:“众所周知,镐平郡没有一棵桃花树……可是这风岚山,就不一样了。”
  风岚山有遍地的桃树。
  似乎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但是只有净空法师和苦童知道,这并非是他所做的事情。
  “而我今天,除了要为四小姐超度,更要让你随她陪葬!”
  这老道士很有一套,来之前就与温夫人说过,若要小姐的冤魂更好超度,需将凶手活活烧成青烟为小姐的路上挡去其余邪祟,二来是为了让其知道余孽已抓,心事了解后才能一帆风顺的上路。
  苦童只觉得眼前一黑,突然被几个人绑起来,甚至他都忘记了该如何反抗。
  当他晃过神来,竟然已经被绑在了木架上,下面是层层柴火。苦童慌了,拼了命挣开绳索,却只会让自己的手腕勒出鲜血。
  他想要张开嘴大声解释,却被层层热浪和黑烟呛了喉咙。他只能循着本能转动手腕,试图能找到一线生机。
  可是带给他的只源源不断的满血流淌。
  忽而,众人在漫天的黑烟中尝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山茶花香。
  正当众人不知这味道从何而来的时候,全程未道一句话的二夫人方含情闻着这味赶紧大呼一声:“快停下——”
  “他是坤泽!”
 
 
第2章 良辰夜
  “他是坤泽!”
  方含情这句话声音虽不大,却犹如一颗平地惊雷,吓得这些人赶紧对着烈火浇水。
  苦童先前是热得迷糊,现下又被接踵而来的水浇的浑身发抖,却也清醒了不少。
  他倒在木柴的残骸下久久不能平复,衣袂被烧得近乎没法蔽体,腿上臂上满是烧伤,目光失神,却也是在为自己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