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徒弟总想撩拨我[情有独钟]——子归鱼

时间:2020-05-16 08:27:27  作者:子归鱼

  

  文案:
  本文原名【徒弟总想把我关起来】
 
  修真界传闻,北洲新任魔君看上了南洲九幽仙山的元阳仙尊。
  听到传闻的魔修长老冷哼一声:我们高贵冷艳的魔君大人怎么会瞧上那道貌岸然的正道第一人!
  远在九幽仙山的魔君奕云飞打了个喷嚏,盯着正在弹琴的师尊有些发愁。
  他现在遇到了一个难题:听说师尊要斩尽天下魔修!而我刚好是个魔修!
  提问:我该怎么办?
  多年后…
  奕云飞从林九溪的剑阁里翻出一副画,
  上面是他酱紫酿紫的出浴图。
  有些人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仙尊,私底下却画徒弟的出浴图~
  奕云飞涩然一笑:原来你是这样的九哥哥~
  林九溪泰然处之:顺手而已。
  执着于攻的美人诱受X只对受暖的清冷仙尊攻
 
  食用指南:
  1.伪师徒,受很强拜师只为撩攻。
  2.除了大致修真系统之外有很多私设。
  3.双向暗恋,因为某些原因前期攻受都没有戳穿那层窗户纸。
  4.双视角,文笔不好,雷点不多,慎入。
  修仙体系:引气入体-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大乘-渡劫-飞升
  一句话简介:恭喜获得师尊宠爱+1~
 
 
第1章 大修
  中洲卞城一家客栈内,一身红衣的奕云飞靠着柱子,坐在二楼转角处的栏杆上,他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酒壶,时不时的仰头饮上一口。
  底下的人喝酒饮茶,看似人声鼎沸,实则个个都在用余光偷瞄着二楼那道红色的身影。
  眼看着天色已晚,客栈的女掌柜哼着小曲,从后堂走到客堂柜台,低头盘算着今日又赚了多少银子。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两位佩剑的白衣少年,人还未走近女掌柜便看到了他们挂在腰间的镂空扇形玉坠,她虽不知这是哪家的身份玉坠,但她能看出这玉坠价值不菲。
  她嬉笑着迎了上去,“二位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
  坐在二楼的奕云飞目光那扇形玉坠上停留了一刻,才别开眼把玩着自己手中的酒壶。
  两位白衣少年像是不习惯客堂内过于嘈杂的声音,其中一位开口问道:“可有安静些的上房?”
  女掌柜还未答话,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壮汉便走了进来,“老规矩!给…给老子…来间上房。”壮汉应该是这里的熟客,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二楼走去。
  “喝成这个鬼样子…可别把老娘的地方弄脏了。”女掌柜一边低声抱怨一边用手里的扇子扇了扇周身的空气,然后对着后堂喊道:“二楞,送这位爷去最东边那间上房。”
  二楞是店里的小二,见壮汉走路晃晃悠悠便想上前扶着,却不想被一把推开:“给老子爬,你小子看爷像…像是喝醉的人吗?”
  “不像,爷您悠着点。”二楞摇着头,再次上前将人扶住。
  两人拉扯间,终于走到了奕云飞的身边。壮汉身上那压制在酒气下,浓重的血腥气让他侧目。
  见这人不过是个炼气期的修士,他收回目光。抬手饮了口酒,酒水顺着喉颈滴落在袒露着的胸口,抬眸间神色慵懒勾人心神,一旁见到这一幕的壮汉发出痴笑。
  “小…小公子,独自买醉?不如…嗝…不如跟哥哥快活快活?”
  他歪头看着那壮汉,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楼下原本吵吵朗朗的人都安静下来,大部分都露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唯独女掌柜一脸着急,就连那两位住店的白衣小公子都被她抛在了脑后。
  她晃着手里的团扇,急冲冲的往二楼去了。到了二楼,对坐在栏杆上的奕云飞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这位小祖宗一个月前来她家客栈住店,说是要在这旧城寻什么人,可偏偏连个人名都没有。
  说是寻人,平日里却连客栈门都不曾踏出,就整日坐在她这客栈的二楼。
  一来二去,因他容貌慕名而来的客人倒是越来越多,客人一多生意兴荣,她银子是赚不少,可操心的事儿也跟着多了起来。
  这不,三不五时的就有不长眼的去调戏这祖宗,这小祖宗也是狠,也不伤人性命,专断人命根子。
  她这小客栈被砸了几次后,她算是怕了。开门做生意本就和气生财,所以这次她必须在这祖宗动手前将这个不要命的汉子带走。
  “爷,今儿个太晚了。等明天奴家给您备上一桌好酒好菜,您再好好乐呵乐呵。”
  女掌柜拉着那壮汉的胳膊就往东边的房间去,奈何她身体羸弱根本拉不动身状如牛的汉子。
  她踹了一脚在旁边侯着的小二,吼道:“二楞,别看了。快帮忙,老娘的店要是被砸个干净,你也落不得好。”
  旁边的二楞慌忙过来扶人,可才刚碰到那壮汉,就连同女掌柜一起被甩了出去。
  那壮汉脸色明显不渝,走到奕云飞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会儿酒像是清醒了几分,他凭空取出一把弯刀横在奕云飞的脖颈。
  “不就是个倌儿,爷让你陪是看的起你,别给脸不…”
  粗鲁的说话声戛然而止,随之而来得是一声破空的尖叫以及桌椅碰撞的声音。
  刚刚还站在奕云飞面前的那汉,此时正倒在墙边,胯/下一寸的地方不偏不倚的插着一根竹筷,猩红的血液伴着不明液/体打湿了地面。
  奕云飞抱着小酒壶从栏杆上跳下来,背靠着栏杆看着坐在墙角嚎叫的壮汉,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轻声说道:“难道无人告之你,越是好看的事物越是危险?”
  那壮汉疼得脸色青白,嘴里骂着恶毒的话,伸手就去拔那竹筷,可怎么都拔不下来。
  一旁被甩出去的女掌柜揉着腰从地上坐起来,看着碎了的几张桌子心疼不已,张嘴就喊:“我的楠木桌…”
  这话还没喊完,就看到不远处笑的一脸温和的奕云飞,她咽了咽口水将剩下的话全吞回了肚子里,僵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准备先行开溜。
  奕云飞侧头看了她一眼,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荷包,转手丢向她,“接着。”
  女掌柜下意识接住,等看清荷包里的银子数量后,她的手兴奋的有些微抖:“这么多…真的都给奴家?”
  奕云飞眸子里闪过一丝戏谑,盯着女掌柜笑嘻嘻的说道:“赔偿桌椅的钱。”
  对于女掌柜来说有钱就是爷,更别提对她出手大方的爷,“祖宗…公子,您要是有事儿您尽管吩咐,奴家就不在这儿耽误您了。”
  女掌柜拿了钱就准备下楼,路过奕云飞身边时,看到被竹筷钉在墙角的壮汉暗啐了一口,“不识好人心。”
  她刚走到楼梯口突然想到,往日里这祖宗动完手后就会回屋,等她招呼人把地方收拾妥当才会出来。
  可这会儿,奕云飞任旧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她思索一番开口说道:“奴家这会儿便命人将此人抬走,免得污了公子的眼。”
  “不必。”奕云飞摆摆手坐回了栏杆上,左手手心凭空出现一把精致的小刀,也没看那还在骂骂咧咧的人,抬手将刀甩向那壮汉耳侧的墙壁,直接开口说道:“话太脏,舌头不想要可以割了。”
  女掌柜一听这话,就知道这祖宗是不想轻易放过那人了。那壮汉已经吓的快要晕厥了过去,她一介女流更是不愿意再继续看那血腥的场面。
  女掌柜离开,底下看戏的人个个都不敢出声,生怕惹怒了二楼的祖宗自己也一起遭殃。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奕云飞说完那句话后并没有直接动手。眼神一直停留在底下那两个白衣公子身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那两位白衣公子没有发觉奕云飞的目光,低声说了几句话后飞身上了二楼,两人停在了奕云飞身前站定。
  年长些的少年抱剑行礼后,才开口问道:“兄台可是修士?”
  这少年话音很低,底下人听不到说话内容,只道这两位少年是要行侠仗义救下那被竹筷钉在地面的壮汉。
  奕云飞对底下人的议论并未放在心上,倒是这两人身上带着的扇形玉坠让他十分在意。只因,这二人的玉坠与记忆中那个人挂在腰间玉坠一模一样。
  “有事?”
  “在下云茂,乃九幽门下弟子,这是在下师弟云焕。我师兄弟二人此番下山,是为追寻一盗窃之徒。”
  说着,他看了眼那已经有气无力的壮汉,“这人正是我与师弟追寻的窃贼。”
  那壮汉身上连酒气都盖不住的血腥气绝对不止盗窃那么简单,但奕云飞不是多事之人,自然也就不会问及此事。
  他盯着两人腰间的玉坠看了许久,别开头后才开口说道:“既然是你们要找的人,那便送于你们了。”
  那年长些的少年再次抱剑行礼道:“云茂在此谢过。”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云焕紧随其后道了句多谢。
  奕云飞仰头喝口酒,看着那二人走向那壮汉的背影,很想开口询问那玉坠之事,可久未与人打交道的他,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厢他还在犹豫,那边二人已经将晕过去的壮汉用束灵锁绑了起来,带着人路过他身边时,年长的少年在他面前停下。
  “我观兄台灵力清透,想来应也是仙修。我九幽为庆元阳仙尊突破大乘期将于一月后大摆宴席,天下仙修、散修皆可到场。为感谢兄台,到时可寻我为你引路。”云茂说着有些不自在,显然是第一次邀请人。
  而奕云飞并未注意到他的不自在,只是平静的眼眸里却多了丝激动。只因他要找的人,字号元阳。再加那相同的玉坠,云茂口中的云阳仙尊很可能就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
  在他兴奋之余,反应过来云茂说的是‘天下仙修、散修皆可到场’,唯独没有魔修…
  他两百年前被困在一座空间府邸之内,虽然因为意外他脑子里多了一份不属于他得记忆,可那份记忆终究是残缺不全的。
  再加上两百年前他还只是个□□岁的孩童,两百年未曾入世的他,脑子突然有些转不过弯来。
  “那若是魔修到场…会如何?”
  云茂听了他得话有些微愣,显然是没意料到他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他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元阳师叔早年便立下‘除尽天下魔修’誓约,对魔修自然是除之而后快。再则,仙修与魔修同存,只能在这中洲地界之内。出了中洲地界,不会有任何一位仙修能容忍魔修在自己面前蹦跶。”
  奕云飞面色一僵,挂在嘴角的笑意瞬间凝固。因为,他就是云茂口中会被元阳仙尊除之而后快的…魔修。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现在疫情越来越严重,如果出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哦~
 
 
第2章 已修
  在空间府邸有一座华美的宫殿,奕云飞此时正在宫殿内的丹药房里四处翻找着。
  他被困这空间府邸两百年,直到几月前突破到大乘后期才将这一方空间府邸炼化。
  两百年的时间够他了解府邸内得每一寸土地,所以他清楚的知道这里有什么丹药。
  可因他一月前将整个空间炼化时发生的灵力波动,原本炼丹房里杂乱有序的瓶瓶罐罐全乱了。
  一个时辰后,他才终于在药柜底下看到了那瓶他要找的丹药。
  奕云飞是魔修,魔修与仙修最大的不同是气。仙修取天地间与自己亲和之灵气炼化为己用,所以灵力呈五行属性。
  而魔修贪婪冒进,取一切可用的气炼化,所以灵力呈黑红色。
  云茂曾说他的灵气清透,所以误以为他是仙修。那是因他百年来都不得离开这空间府邸,而这空间府邸内有一处无属性的灵脉。奕云飞用它修炼,灵力自然不会同一般魔修一样灵力呈黑红色。
  但,魔修功法霸道,他所修的玄阴功法也不例外。
  他出了这空间府邸,只要运转功法修炼就会将周身的气都化为己用,久而久之原本清透的灵力自然会转变成黑红色。
  他想要去南洲九幽仙山寻人,就必须先将自己魔修的身份隐藏起来。而他手里这瓶丹药,只要吃下就可以做到。
  书上记载,涅槃丹,无灵无气出炉置于玉瓶之中,食之可瞬间拟出一条脉路,覆盖原本的全身经脉,不管外人如何探究,看到的都只会是那一条被拟出的脉路及根骨。
  且拟出脉路可用于修行,但此丹有一不妥之处,那就是每吸收一分灵气都会对自身造成一分损伤。
  此丹是为魔修炼药圣手知遇亲手所制,名为涅槃丹。
  奕云飞仰头吃下涅槃丹后,就开始盘腿炼化丹药之力,炼化药力的同时,抽取无属性的灵气让周身灵力覆盖到练气后期的修为。
  等他结束一切,已经过去好几日,离九幽开宴的日子将近。
  他出了空间府邸,人出现在客栈的房间内,云茂和云焕早已离开,他也没有和女掌柜打招呼的打算,在桌上留了些碎银便从窗口离开。
  他一路来到卞城城外的一处山谷,山谷深处有处墓堆,墓堆陈旧却被人施加过防护阵法所以没有一丝损坏。
  他坐在墓前,伸手摸了摸墓碑上的字迹,脸上露出一个浅笑,“阿娘许久未见飞儿,可有想念?”
  微风拂过吹起他额前的发丝,声音在空旷的山谷回荡,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在墓前坐了许久,直到日头偏西才站起来:“阿娘,我要去寻那人,虽不知结局如何,但阿娘曾说过喜欢的人理应由自己努力争取。”
  说罢在地上磕了个头,这也许会是他最后一次来看他阿娘了,他抬头看了看天空。
  “阿娘,若是有幸得其垂青,我必会带他来见你。”他说完便起身离开不再回头…
  虽离庆典还有几日,但九幽仙山山门前已经门庭若市,前来参加庆典的人,络绎不绝的从四方赶来。
  奕云飞一身红衣混在人群之中实在扎眼,站在人前的云茂一眼便看到了他。他越过人群走到奕云飞面前抱拳行礼,“兄台,在下已经等候多日了。”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在打量奕云飞。奕云飞也没在意,本就是云茂邀他前来,这会儿云茂回来迎他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