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睡醒成了影帝的猫——祝辞酒

时间:2020-05-16 08:28:06  作者:祝辞酒

 

 
  文案:
  演员许涧还没红就过气了,就在他被公司放弃、心灰意冷的时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
  就在许涧猫脸懵逼的时候,他被传闻中脾气暴躁难相处的影帝秦沉小心翼翼地抱回了房间……
  ……
  重度毛绒控却被所有有毛的动物嫌弃的秦沉在小区看到一只流浪猫,然后惊喜地发现这只猫竟然不怕他!
  秦沉对这只猫万般宠爱,连去外地拍戏都要带着亲亲抱抱举高高。
  ……
  就在许涧觉得永远当只猫也挺好时,某一天,他却突然恢复了人身,光溜溜地在秦沉的床上醒来。
  四目相对,二脸懵逼,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
  秦沉面无表情,内心咆哮:他猫呢!!!
  顶着秦沉的目光,习惯使然,许涧张嘴对他:“喵~”
  秦沉:!!!
  ……
  #我家的猫成精了!#
  #以为你是毛茸茸,没想到还是光溜溜!#
  
  作品简评:
  演员许涧还没红就过气了,和公司解约回家路上出了车祸,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流浪猫,还遇到了毛绒控影帝秦沉,一人一猫在相处的过程中,秦沉知道许涧原来是人的真相,两人互相吸引,从怀疑到对彼此深信不疑,渐渐的,许涧发现他变成猫,缘于一次报恩……
  本文文风轻松自然,变成猫的主角和影帝日常温馨卖萌,两人互动有爱,萌宠文全文无虐,有疑点有反派,故事引人入胜,值得一读。
 
 
第1章 变猫
  许涧已经快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准确来说,是他醒来发现自己变成猫后,就滴水未进。
  看着地上水坑里自己倒影,许涧心里很茫然,不知道自己一个好端端的人,怎么出个车祸就变成了一只长毛猫。
  没错,就是那个会喵喵叫的猫。
  倒影中的猫有一对圆溜溜的冰蓝色大眼睛,除去前左腿上有一小搓黑色的毛之外,通体雪白。
  许涧当人的时候没有养过猫,也没了解过猫,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只能根据自己那点微薄的见识,判断自己是只公猫。
  不过从品相上看,他觉得自己就算变成了一只猫,也是一只颜值超高的猫,瞧瞧他这一身长白毛。
  但是——
  许涧一脚踩在水坑里,水中的倒影瞬间被打碎呈涟漪散开,他心里又烦又乱——
  谁愿意放着人不做来做一只猫啊!
  而且还是一只流浪猫!
  看自己沾了水的右手、不…现在准确来说是右爪,许涧朝着水坑骂了一句,但是张嘴出口却是一声软绵绵的:“喵~”
  许涧:“……”
  就算已经醒来两天了,许涧也不能接受自己从人变成了一只猫的事实。
  好气好气,好想找个人来消消气。
  面无表情地离开水坑,许涧双腿虚浮回到巷子深处,攒了力地跳进自己临时的窝——
  一个已经泛潮的破烂纸箱。
  许涧两天前就是在这个破纸箱里面醒来的,所以就算他现在饥肠辘辘,也不敢离纸箱太远。
  因为他觉得自己说不定能在这纸箱上找到变回人的方法。
  但是这两天他就差把这纸箱挠坏了也一无所获。
  趴在不遮风也不挡雨的纸箱内,饥饿感一阵一阵袭来,几乎让许涧头晕眼花看不清周遭的事物。
  他现在所处的小巷子环境不算很差,离纸箱十米左右的路灯下就有两个大垃圾箱,每天都有周边的住户往里面扔垃圾,这两天他也看见了几只流浪猫流浪狗在垃圾桶里面找吃的饱腹。
  甚至还有一只狸花猫翻出半个冷硬的馒头,喵喵叫着好心和许涧分享,自从变成猫后,许涧发觉自己已经能听懂猫语了。
  对于狸花猫热心助猫的行为,许涧心里十分感动,然后一边喵一边后退着连声拒绝了。
  他做了二十多年的人,就算一朝走背运变成了流浪猫,他对垃圾桶里面的食物也接受无能。
  连路过垃圾桶的时候他都下意识屏住呼吸,四条腿蹬得飞快。
  垃圾桶周围散发出来的浓郁窒息气味,让他觉得多待一秒都是折磨。
  效果堪比毒气弹。
  除去垃圾桶里有食物之外,小巷墙角偶尔也会溜过一两只老鼠什么的。
  尤其是到了深夜,老鼠虫子之类的出来觅食,好多野狗流浪猫都追着老鼠上蹿下跳,为的就是吃两口肉。
  而许涧不同,他现在是猫的身体人的灵魂思想,垃圾桶里面的东西他都不愿吃,更别说是老鼠了。
  变成猫的第一天晚上许涧就遇到过一只肥硕的老鼠。
  变成猫后,除了夜视能力堪比红外线之外,他听觉也灵敏许多,听到动静后他转头一看,正巧对上不远处一双绿油油的小眼睛。
  许涧盯着那一小团黑影反应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一只老鼠,毫不夸张来说,他当时弓起背,差点炸毛。
  最后一猫一鼠对视几秒,还是许涧稳了稳跳得飞快的心从纸箱子里跳出来,老鼠察觉到他的动作,谨慎地往后退了近一米,一副只要许涧扑过去就立马撒丫子狂奔的模样。
  然而许涧只是咬住纸箱把它拖离墙根,空出距离后他又跳回去,对着不远处的老鼠喵了两声,那意思——
  鼠哥,路我给您让出来了,您请。
  老鼠和猫之间有沟通障碍,毕竟吱吱吱和喵喵喵还是不一样的,所以许涧刚‘喵’出声,鼠哥就‘吱’一声朝他反方向跑了。
  速度快得许涧都来不及喊一声‘鼠哥留步’来挽留。
  许涧看着瞬间跑没影的鼠哥,呆了两秒后又默默把自己的窝叼回了墙边,同时在心里郁闷——
  他看起来像吃老鼠的人吗?
  先不说鼠哥的死活,就是这个食品卫生他也不放心啊。
  万一鼠哥身上带个细菌病毒什么的,那他不亏大了?
  再退一万步,就算鼠哥无毒无害,他也过不去心里这个坎。
  在当人时,餐桌上色香味俱全的老鼠肉他都不能接受,更何况是活蹦乱跳无比新鲜的鼠哥了。
  秉持着做人时的习惯,许涧一不吃垃圾桶和地上沾了灰的食物残渣,二不吃活蹦乱跳的鼠虫,又是流浪猫,可不就得饿肚子了。
  许涧趴在纸箱里,连晃一下尾巴都觉得没力气。
  他现在无比怀念自己当人时的生活,虽然他做人时也没过得很好。
  许涧原本的身份是演员。
  不过说是演员,其实签约公司至今,他参演的角色都是男N号和群众炮灰,导致演了六年的电视,演艺圈中他现在还是查无此人。
  许涧十八岁高考后,怀着雄心壮志准备在娱乐圈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然而事实是他还没红就过气了。
  今年他就24了,在圈子里把年纪混大了,水花却没混出一星半点。
  公司比较好的资源都给比他红、比他能赚钱的艺人了,没有好的资源捧他是一方面,他没有大红大紫的命也是一个原因。
  毕竟靠一个镜头一张照片走红的人不在少数。
  许涧和公司签的是五年约,在五年期满后本着人道主义,公司没立马把他扫地出门,而是让他继续在员工宿舍住了一年。
  然而六年了,许涧一点水花都没砸起来,每个月都拿着公司给的基本工资过日子,他们公司规模不大,不可能养闲人,所以在一年人道主义期也满了后,对他下了逐客令。
  混乱六年也没混出什么名堂,许涧自己也心灰意冷,公司叫他收拾东西滚蛋时,他二话没说就开始卷铺盖。
  虽然最后铺盖卷因为是公司的财产他没能成功带走。
  而许涧回老家的路上出车祸的。
  他记得他乘坐的那辆黑车撞上了前面的大货车,失去意识后再醒来时,他就发现自己躺在了废纸箱捏,成了一只白猫。
  回顾了一下自己前24年的人生,许涧觉得不管过多久,他都无法习惯自己现在的猫生。
  用以前的手、如今的肉垫抵住自己因为饥饿而叫唤不停的肚子,许涧闭眼催眠自己说睡着就不饿了,一面在心里下决心——
  要是明天一觉醒来他还没变回人,就走远一点找吃的,顺便踩踩点看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饿着的滋味太难熬了,他总不能真的饿死自己,就这样结束自己这短暂的猫生。
  活猫才有变回人的机会,而死猫没有。
  彻底睡着之前,许涧心里最后一个念头是:
  但如果明天早上那只狸花猫还是热情地分享它找到的可食用厨余垃圾,他还是宁愿饿死算了。
  许涧由人变猫后最后的底线就是不捡垃圾吃,可以说是很卑微的要求了。
  …………
  许涧本打算一觉睡到天亮、捱过这阵要猫命的饥饿感再做打算,结果半夜睡梦中他两只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听到风中传来的几声粗重的呼吸声。
  而且这声音由远及近正朝他逼近。
  饥饿导致的无力感让许涧就这样继续趴着,而危机感却撕扯着他的灵魂,支撑着他迅速地站了起来。
  站起身看清楚周围情况后,许涧心里一毛,浑身的毛因为应激反应瞬间炸开,弓着背僵着四肢进入高度警戒状态。
  黑暗中离他不足五米处,有三双发亮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是三只野狗。
  并且看样子是和他一样,正处于饥饿状态的野狗。
  许涧精神高度紧绷,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在这三只野狗眼里,是一顿美味的夜宵。
  这个认知让他毛骨悚然。
  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和野狗们的意图后,许涧迅速在心里规划逃跑路线:
  巷子出口被野狗们堵着,他暂时不清楚野狗们的战斗力,不确定自己能不能逃脱,所以不冒这个险。
  两边围墙不低,他饿了两天体力不支,一举跳上围墙的机率也不高。
  只有巷子里面,之前熟悉周围环境的时候,他记得巷子尽头堆着废弃的杂物,其中有一张破得不能再破的桌子高度合适,可以给他做支撑点。
  但从他现在的位置到巷子尽头,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要是在这期间野狗们追了上来……
  心念电转间,许涧已经有了决定,立马转身头也不回地朝巷子尽头奔去,几乎是在他动的同时,原本还小心翼翼接近的三只野狗也呜咽一声,同时离弦的箭一般朝他追去。
  耳尖的许涧听到了野狗飞快的脚步声,忍不住骂了一句,然而从嗓子里发出来的却是一声凄厉短促的——
  喵—!
  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让许涧暂时忘却了腹中的饥饿,四条腿玩命的狂奔,野狗和他的距离逐渐拉近的同时他已经看见了尽头的那堆废弃物。
  许涧热泪盈眶,无比感谢自己现在有四条腿和把垃圾乱扔乱放那人。
  就在许涧已经感受到野狗们粗重灼热的吐息时,他眼睛微眯,两条后腿使劲一蹬,一跃而起踏上桌子。
  在许涧四肢离开桌子的后一秒,来势汹汹的野狗没收住势撞上了桌子,把原本就摇摇晃晃的桌子彻底撞散了架。
  许涧敏捷地落在高高的围墙上的同时,底下撞成一团的野狗发出吃痛的低吠,嘴里呜咽不停。
  很快许涧闻到空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传来,他冰蓝色的猫眼朝围墙下的野狗扫了扫,知道是它们力道太猛,被杂物扎出血了。
  站在窄窄的围墙上,许涧低着头看着狼狈不堪却对高墙束手无策的野狗们,嘴里发出一阵威胁的声音,耀武扬威又幸灾乐祸地对野狗张嘴:
  “喵~喵喵!”
  谁叫你们把我当夜宵,疼死活该!
  作者有话要说:
  许许:我也太惨了喵!
  秦影帝:等我下章出来你就不惨了。
 
 
第2章 秦沉
  对着三只野狗喵了一阵,欣赏够对方气急败坏却无能为力的模样后,许涧不再管它们,拖着步子往前面走几步到了光线比较亮的位置。
  围墙高目测两米五,方才情急之下没注意,现在脱离困境后许涧抬起自己右前掌看了看,心道——
  不愧是猫,跳跃能力是真强。
  这么高的围墙,就算有支撑,他做人时也绝不可能这样干净利落地跃上来。
  在心里夸了自己一通,许涧站在墙上朝地下看,思考从这里跳下去的话,自己会不会崴爪受伤。
  许涧原本身高181,两米五的高度在以前,他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随便跳!
  可惜现在他只是一只饥肠辘辘的可怜小猫咪。
  所以这高度在现在的他眼里,不亚于以前从二楼跳下来。
  虽然知道猫因为身体构造和其他动物不一样,这点高度根本不是问题,但他心里还是打鼓。
  他第一回 当猫,还不适应现在身体,要是贸然跳下去摔死了怎么办?
  迟疑间,许涧听到脚下传来一阵动静,他回身低头看去,就见那三只野狗从杂物堆里面爬出来了,正在墙下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看着不断挠墙尝试跳跃的野狗,许涧心一横——
  崴就崴吧,他现在可有四条腿,就算一条受伤还剩三条,照样健步如飞!
  心里这样想着,许涧看了一眼远处那个破烂的纸箱,随后眼一闭从围墙上一跃而下。
  落地的前一秒,许涧认为自己这一跃特别像电视里随着女主一起跳崖的男主,肯定特别帅气逼人。
  而在接触到地面时,许涧前脚掌传来一阵钝痛,随即腿一软,整只猫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堪堪停下来。
  许涧痛瘫在地上,一双冰蓝色的猫眼里满是怀疑猫生——
  难道是自己落地姿势不对?
  疼懵了的许涧缓了一阵才从地上颤颤巍巍站起来,一半是疼的,一半是饿的。
  站稳后许涧活动了下四肢,发现除了痛之外一切正常,没有崴爪也没外伤。
  看了看自己周围,许涧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老住宅区内,身后的墙把小区和街道分隔开了。
  许涧心里惦记着他那个破纸箱,等脚不那么疼了后便顺着围墙走,准备出小区去拿他的窝。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