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为尔簪花插满头[仙侠修真]——有风兮

时间:2020-05-17 08:55:12  作者:有风兮

 

 
 
文案:
   偏执恶鬼攻x美人神仙受,先相杀,再相爱,打得越狠感情越深【不是
主受,强强设定,山海经背景,正剧风,已存稿,全文28w字,日三更,特殊情况可加更
第一篇文,康康我吧,球球了555
以下文案——
千年为一劫,渡过了,准神位列仙班,长生不死,煞童化为煞君,地府鬼神,但渡不过,就只能灰飞烟灭神形俱散。
于是,温和明亮的准神湛离,遇到了嗜杀成性的煞童子祟,他带着低劣算谋披上温柔假象,问:“子祟,你可愿和我一起渡劫?”
既然都不懂何为感情,那不妨一起仔细探讨,渡了劫,你做煞君,我做神仙。
彼时,痛快答应了的子祟,并不知道,准神的劫,是杀死所爱之人,以断绝七情六欲。
——他视为救赎的温柔,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致命的骗局。
 
 
过了很久很久以后,湛离才恍然大悟,原来当年子祟说的每一句人间词话,都恰到好处。
他们伉俪情深,他们忠贞不渝,他们都是彼此的心欢喜,意难平,也是对方抵抗这世界的万马与千军。
我还是不懂什么叫做喜欢,也不懂什么是感情,我就是不想你死。
——“阿离,我祝你长命百岁。”
 
 
be!be!be!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有年下有师徒!
 
 
  ☆、下界之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可爱点进我的书,世界之大,幸甚相逢,如果我的文字能带来一点点感动,就是我最大的荣耀~如有疑问,欢迎评论,感谢~
  盘古生于混沌,目不可视,一怒之下,从混沌中劈开了天地,将清而轻的东西上托为天,浊而重的东西下踩为地,化而成为两道最强的结界——九天和九泉。
  两道结界,分为三界。
  九天之上,为仙庭,主生。九泉之下,为地府,主死。而九天和九泉中间的,则是人间。
  九重天上云雾霭霭,缭绕着雪白的仙气,在瑞气雾霭之中,隐着一座如黛春山,玉石为阶,碧水如瀑,是为阴阳塾。
  穿过雕刻了二十八宿永恒星辰的大广场,复道回廊玲珑剔透,九曲八弯,行至尽头,正是一间圆形的学堂,露天的学堂中间长了一棵矮矮的桃花树,桌椅都是汉石白玉所制,摆得整整齐齐。
  湛离就一个人正襟端坐在学堂里,身穿雪白的广袖纱衣,青锻滚边,束着一条玉石革带,黑发如瀑,一丝不苟,簪着青玉螭龙银纹冠,正一个人修补着桌上堆着的旧书。
  他即将离开,得在走之前,帮这些令人操心的师弟师妹们把旧书修补好。
  “阿离又在补书,你把书都补一遍也不陪夭夭玩。”
  他身后的老桃树上突然升腾起一阵苍白的雾气,化为了一个粉衣女童,七八岁的模样,一跃而下落在他身侧,趴在了书桌上。
  “叫师兄。”
  小女童撅着嘴,一连叫了三声“阿离”。
  “不闹,夭夭。师兄要下界去,走之前,得帮你们把书补完,不然以后就没人帮你们补了。”
  她气鼓鼓的,一把把桌上的旧书全部揽进了自己怀里:“就不给你补,阿离说要教夭夭下棋,也没教,阿离是大骗子。”
  “师尊课上教的佛偈,你可记住了?课上的东西都学不会,师兄又怎么教你旁的?”
  夭夭眨了眨眼,忽然间金豆打转,扁着嘴就快哭出来了:“阿离是不是再也不回阴阳塾了?”
  他温和一笑,拿这小师妹没了法子,只好从袖间抽出一方绢帕来,帮她擦干净眼泪:“以后师兄不在了,你捣乱再没人护着,师尊罚抄的课业也没人帮你抄,所以可不能再胡闹了。”
  “那阿离把夭夭也带去好不好,夭夭不要离开阿离。”
  他眉眼温柔,将那方绢帕塞到了小姑娘手里:“夭夭,你还小,等你像师兄这么大了,也是要面对的,渡劫,就是我们的命。”
  “阿离不能不去吗?”
  “我们准神只有千年的寿命,不去渡劫,到了时辰,也会神形俱散,灰飞烟灭,只有有幸渡过了劫数,才能真正位列仙班,长生不死,你才两百岁,还早。如果我们兄妹都有幸能渡劫成神,我再教你下棋,好不好?”
  只是……
  古往今来,并不是每一个准神,都能平安归来,位列仙班的。
  夭夭垂首不语,两百岁于准神而言,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足够让这个小丫头隐隐约约明白什么叫生离死别。
  “好了,师兄下界后再没人帮你们这群皮猴补书,得赶紧补完才行,夭夭不闹了,乖。”
  她噘着嘴,依然不肯松开揽着旧书的手。
  正此时,忽然有师妹跑了过来,微微低下头:“湛离师兄,师尊说时辰到了,该下界去了。”
  “你瞧,补不完了。”
  夭夭连忙站起身,局促地将手背到身后去,以往她惹了师尊们恼怒的时候,一贯是这样的神态。
  他不忍斥责,只好叹了口气,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了句“罢了”。
  桌上的旧书还有数十册,这一次不补,他走以后就更无人关注,只能托付给前来传话的师妹,轻轻一笑,礼貌而歉疚:“师妹,我赶不及,剩下二十几本旧书,可否请你帮忙修补?”
  师妹脸一红,欢欣雀跃:“师兄放心。”
  “多谢。”
  夭夭调皮捣蛋,脾气火爆,像只猫儿炸了毛,一边追上来说送行,一边又横眉竖眼,上蹿下跳,拽住了湛离宽大的广袖,一副小大人的语气:“阿离就是太好看了,你一笑,满塾的师姐们都盯着你傻笑,你以后,不许笑了才好!”
  今天是下界渡劫的日子,他实在是不想小师妹再上了谁的房揭了谁的瓦,只好顺着小祖宗的意,一边笑得温和,一边随口应承以后再也不笑了。
  他并不知道,今日夭夭一句,竟在日后千年的岁月里,成了谶。
  她送湛离到阴阳塾门口的启星台,路上遇见的师弟师妹们,都格外热情地向他问好,只是目光里,都带着不舍和悲戚,他只能一一笑着点头应答。
  大家都清楚,今日一别,或许就是永别了。
  “快看,是湛离师兄!”
  “师兄果真是咱们塾里最好看的人,只是今日下界渡劫,以后怕是再不回来了。”
  “我前些日子听师尊们讨论,说已经荐了湛离师兄去接替春分神之位,神诏都拟好了,就等师兄渡完劫了。”
  “当真?可……花源上神不是司任了上万年的春分神了吗,怎么好端端的就要让位了?”
  “谁说不是?也不知道花源上神怎么了,无影无踪三个月,二十四节气神少了他没法工作,据说人间四时节气都乱得不得了,就指望着师兄继任,好恢复人间生机呢。”
  “不愧是湛离师兄,果真天资最佳。”
  春分神……二十四节气神之首吗?
  “瞧,师兄看我呢。”
  他连忙向两位师妹一笑,点头示意,局促于不小心偷听了她们的谈话,却又被气鼓鼓的小夭夭上蹿下跳地拉到了启星台去。
  启星台正是阴阳塾门口,那个刻了二十八宿的大广场。
  往日一向冷冷清清,别无人迹,只有在给即将下界渡劫的师兄师姐们送行时,这里才会人山人海。
  一如今日。
  湛离为人温和友好,又是现在的阴阳塾里最大的师兄,在师弟师妹们之中是口碑最好的那一个。
  因此今天他下界渡劫,大半个阴阳塾的师弟师妹都围在这里给他送行,见了他,都沉声轻唤了一声“师兄”,让出一条小道来,他一一点头,脚踏星图,向人群里的几位师尊请见。
  “弟子湛离,拜见各位师尊。”
  “湛离,今日是你下界渡劫之日,你可准备好了?”
  几位师尊已经位列仙班,各司其职,教授不同的学目,鲜少同时出现,在人山人海的簇拥之下,更显得威严肃穆,就算是他,面对这几位师尊也不禁生惧。
  一路走来,他在每一个人眼底都看见了殷切的希望和不舍,只是……
  越是这般众望所归,越让人觉得不安。
  准神们生于灵气氤氲,诞生后即送往阴阳塾,在这里生活,学习。
  千年之限一到,就被批准离开,去下界渡劫,然而成功回来的人,却寥寥无几。
  渡劫二字,从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清徽真人是阴阳塾的塾长,几位师尊之首,如今已经发须花白,佝偻着身子,两道长眉长到曳地,一双眼眯得睁不开,广袖都和袍角都一起拖在地上,像套了一只大白口袋,这一身不合身的道袍,转眼就已经穿了千年之久。
  他说:“湛离啊,你是佛前净瓶里那一片柳叶所化,最是有天分的,劫数乃命中注定,避无可避,此番下界,渡过了,便是万天神佛的一员,享无边寿命万古山河,渡不过,则灰飞烟灭,神形俱毁,不似凡人,还能有转世轮回的机会,你可通晓?”
  “弟子省得。”
  师尊们的目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肃,竟让人觉出了几分悲怆。
  ——以前他来启星台送别他的师兄师姐们的时候,犹记得师尊们也是这般神色,只是这一次,脚踏星河的人变成了他自己,则又生出了一股别样的感觉。
  “湛离,此番下界,有一条铁律,必须遵守不可擅破,便是不可擅改三界平衡,你可记住了?”
  “弟子谨遵教诲。”
  师尊们点了点头,清徽真人上前一步,手掌一翻催动神力,凭空从袖间召出一个金钵,盛着些水。
  “湛离啊,渡劫之难,甚于登天。过与不过,皆是命有定数,师尊们于此,再帮不了你,这劫,得你自己过。此乃瑶池之水,可以赐你三根冠翎,代表三次求愿,无论是什么愿望都可以满足,以助你渡劫,但若这三次机会用尽,你便只能灰飞烟灭,永不得重返仙庭,记住了吗?”
  “弟子谨记。”
  清徽真人将手沾湿,走上前去往他头上掸了三掸,他只觉头顶发痒,血肉里有什么东西在往外钻,忍不住伸手一摸,原来是头顶长出了三根羽毛,血肉相连,想来就是所谓的“冠翎”。
  “时辰到了,湛离啊,该走了,莫想莫念,启程吧,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切记,切记!”
  他依然惴惴不安,站在启星台的星图上,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生活了九百多年的阴阳塾,几位师尊们挥袖间罡风大作,脚下的星图迸发出刺眼的光芒,笼罩他全身,眼前的景象忽然颠倒扭曲,剧烈的失重感使得他头晕目眩,罡风裹挟而来,鼓动起他的广袖长衫,猎猎作响。
  空间撕裂,他只觉自己从空间的缝隙中直直向下坠去,如陷深潭,恍惚间,只听谁在耳边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对他说:“湛离,你要成功啊!”
  ——湛离,你要成功啊。
 
  ☆、命定重逢
 
  即使有师尊们的相助,穿越九重结界依然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使得他暂时失去了意识,等他再睁眼时,就已经躺在了人界的某一处山野里。
  “快看,他醒了。”
  “你说他是凡人吗?”
  “是神仙吧,凡人哪有这么好看。”
  迷迷糊糊间,耳边叽叽喳喳的,似乎有人在说话,大脑充血头晕目眩的症状依然没有缓过来,湛离伸手按在额头上,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眯着眼四下看去,却并无人迹。
  ——仔细分辨之下,才发现原是他前方树枝上的一对小松鼠。
  “呀,他看过来了!”
  “快跑!”
  两只松鼠被他的目光一惊,竞相跑开,于是茂密的山林里,复归静谧。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泥土的腥味,似乎在他来的前一晚刚下过雨,雨水在他脚尖前不远处汇聚成了一个小水潭。
  人界这会正是仲春,万物复苏的时候,但这片茂密山林里的花,似乎并不在春分神的润物谱上,阴冷而幽闭,仿佛冰霜不化,凛冬未过。
  他想起临下界前师妹们的谈论,不知何故,春分神一职正在空缺,以致余下的二十三位节气神无法正常工作,大概一时疏忽,无法关照到每一寸隐林闲野。
  ——如果此次能够渡劫成功,以后,这春回大地的重任,就该是他的工作了。
  春分神啊……
  一想起渡劫二字,本来就没缓过来的头就越发疼了,他揉了揉太阳穴,跌跌撞撞地往前挪了两步,借着那一潭积水俯下身子,果然照见头顶上有三根玉青色的羽毛,闪烁着些许萤火般闪烁的光点。
  轻轻一扯,疼得他嘶了一声。只好揉了揉,心道果然动不得这三根冠翎。
  “上神上神!”
  他抬头一看,原是刚刚那一对小松鼠又回来了,正在他头顶的枝桠上蹿下跳。
  “我不是上神,我只是来渡劫的准神,你们……可是有事?”
  “是呀是呀。我们从前面的山上来,前几天,我们住的山上来了一只怪物,带来了瘴气,连树都死光了,我们回不了家,准神大人能帮我们把怪物赶跑吗?”
  “怪物?什么怪物?”
  两只小松树从枝桠上蹿下来,一左一右灵活地跳到了他肩上,争论起来。
  “一只好大的鸟,有这么……这么大!”
  “才不是鸟,哪有鸟只长了一条腿的?”
  “鸟头鸟身鸟翅膀,怎么就不是鸟了?”
  “我说不是就不是,它的尾巴像猪一样,怎么会是鸟?”
  “它就是鸟!”
  “才不是,是怪物!”
  “鸟鸟鸟鸟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