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白无常他谁都不爱[天作之合]——阿喵星阑

时间:2020-05-17 08:57:55  作者:阿喵星阑

 

 
  文案:
  白无常吴子愉的新搭档洛玉欢,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而且是个话本子看多了的小少爷。
  这种富家子弟,总会带了一些天真属性,譬如看重世间情义二字,总是想当正义使者;譬如未经世事胆小娇弱,勾魂散魄的时候,泪流满面,手却稳得一匹。
  作为他的前辈,吴子愉非常有必要操心他的将来。能怎么办?手把手教他如何心冷如磐石,如何只做分内之事。
  然后,吴子愉就开始操心怎么委婉地拒绝洛玉欢的求/爱(不是。
  然后的然后,吴子愉又开始操心如何让洛玉欢那个小混蛋离自己远一点,以及……当一个腰不酸背不疼的健康鬼。
 
  【一个前辈妄图将后辈变得和自己一样,后来栽倒的故事。】
  【全世界都以为我一见钟情对象和他知己是一对,我却强行转正的故事。】
  白无常年上受x黑无常年下攻
  (有些用词可能有点现代,雷勿)
  一句话简介:黑白无常勾魂日常
 
 
第1章 第十一任黑无常
  他的头发被蛮人狠狠揪起,被迫扬起脸面对敌人。
  “怎么样?弹还是不弹?”
  “吾之琴音,非尔等粗蛮刁鄙之人可听。”一字一句,从齿缝里挤出来。
  “你还要不要命了?!”
  “琴音大义,绝非吾苟且偷生之道!”他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在对方脸上,换来了一个狠狠的巴掌,打得他眼冒金星,缓了很久眼前才重新清明。
  他忍痛从地上支撑着起来,右手抹掉嘴角流出来的血,朗声笑道:“路已绝!”
  转身,看着不远处被重重敌人包围的青年,继续道:“如今,尸横遍野,唯有二人坚守在此。”
  “家国大义,无非此乎。此时身死,无愧于心。”
  “唯愧于你。”
  四目相对,青年读懂了他眼里的那抹决绝,扯开嗓子大叫,却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怎么也叫不出来。
  凡音!凡音!
  “凡音!!”榻上的人猛然坐起,大喘几口气。梦醒了,眼前的血色却怎么也消散不开。
  “碧绿!!”吴子愉大喊。
  “八爷!”从外间慌忙跑进来一个身着绿裙的鬼婢,“您有何吩咐?”
  吴子愉听到碧绿的声音,陡然松了一口气,道:“外面是何人如此吵闹?”他最烦有人吵他睡觉。
  “八爷,秦广王殿早先通知了,说是今日新上任的黑无常要入府。”鬼婢找出一封信函,双手恭敬地递给吴子愉。
  地府的黑白无常在阳间听着骇人无比,其实和跑腿的没啥两样,上天入地勾人魂魄,回来再交由阎王殿审核。而黑白无常也不是专指两个人,而只是个职称罢了,每五百年一换。他吴景吴子愉,不多不少,恰好是这地府第十任白无常。
  吴子愉拆开那个信函,从秦广王长篇大论的废话里挑出了几个关键字“三日后,第十一任黑无常到府”。
  原本吴子愉是有个搭档的,第十任黑无常,谁曾想那老哥因为一系列扯淡的原因遇到了自己死前暗恋对象阿红来投胎转世,死活求了阎王和小情人转世私奔去了。其实那老哥还有十年就期满,可以选择是去是留,但是无奈爱情太上头。十殿阎王在一起商量着见黑无常五百年功大于过,只剩十年不成什么问题,故而就放他去了。
  于是只剩了吴子愉一只鬼。
  可是黑白无常向来成双勾魂散魄,少了一个怎么工作?这不,阎罗殿快马加鞭找到了一只新的鬼,来接替这黑无常的工作。
  而等待新搭档的三天过程中,吴子愉在逛街的时候不小心被一群打架的鬼误伤,一根大棍正中天灵盖。虽然说鬼没有天灵盖,但是打中要害,着实让吴子愉散了一些鬼气。终日在床上昏昏沉沉地修养,连脸上惯有的笑脸也懒得支撑了。许是生前的糟心事,吴子愉面热心冷,表面看着和和气气,实际上就是个硬心肠,这一点,精于世故的鬼都看得出来。
  “碧绿,你们消息比较多,给我讲讲这新来的黑无常。”吴子愉把自己往上提了一提,坐得直一些。白无常一贯是笑脸相迎,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相比较于黑无常的凶神恶煞,鬼们更喜与白无常交流。再加上吴子愉爱听小道消息,各个鬼总是带着“你懂的”的表情和吴子愉侃大山,为地府消息从下层流到上层的速度提升贡献了不少。
  旁边那唤做碧绿的鬼婢点头称是,双手交叠放在腹部,清了清嗓子:“说起这第十一任的黑无常,那模样可真的百里挑一的俊俏。”
  “哦?俊俏。”说起脸蛋,吴子愉可就有兴趣了。这位八爷除了爱听消息,还喜欢美人,故而整个院内的鬼婢鬼奴无一不长得标致,是地府里难得的一道风景线。
  “是啊,八爷,那位黑无常啊,年纪不大才十七岁,是今年刚死的新鲜鬼,据说在阳间的时候是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呢!”碧绿可真不愧是吴子愉教出来的鬼婢,说起八卦消息那可真的是绘声绘色,跟说书人似的。
  “怎么死的?”
  “说是……家里被灭门了,一个不留。和家里人过地府的时候被秦广王殿挑中了,这才留了下来。”
  “娇生惯养的小少爷……这种年轻鬼有朝气,看来我以后生活不会寂寞了。”吴子愉已经缓过了神,嘴上笑语却腹诽,这秦广王平日不正经也罢,这事怎么干得这么不靠谱?本以为是从有资历的鬼差里提拔一个上来当黑无常,直接挑了一个毛头小鬼,这还得了?
  “这种没有资历的小鬼,以后还少不了八爷您操心,万一活干不完怎么办?”碧绿皱眉。
  吴子愉摆摆手:“年轻鬼比较会学习,想来也是比较好带的。”
  其实吴子愉倒是不介意新鬼,只是他介意麻烦。要是对方是个乖巧听话安静如鸡的,他还是很愿意带一带的。
  黑白无常的府邸是共用的,名为长生殿。府邸不大,前院一个后院两个,再加个小花园里面一派荒芜。要去找黑无常或者白无常,这府邸也不至于迷路,因为左黑院为黑无常住所,右白院为白无常住所。
  吴子愉想着新来一任黑无常,自己总还是要去迎接一下的,于是就带着碧绿朝前院走去,走过一个门廊便见着一个灵活的矮胖子在一个身姿挺拔的少年旁边转来转去,满脸笑意像是捧了个香饽饽。
  洛玉欢此刻正对胖子判官的过分热情不知所措,眼角余光瞥见一白衣角,心想终于来救星了,扭头一看便立刻认出了来人——是白无常——他的衣服和自己一样只不过颜色不同,个子比自己稍微矮些,一头乌发有些散乱地垂在腰间,遮住了三分之一的脸,面上热情,笑意却不达眼底。
  尽管他已经看过吴子愉的画像,直面真人,哦不,真鬼的时候还是让他的心尖儿打了个颤。
  “哎哟,八爷!”判官眼尖,立马迎了上去,“您怎么亲自来了前院?照理应该是这新鬼来拜见您这长辈啊!”历届历代的黑白无常都有个敬谓为七爷、八爷。
  吴子愉拱拱手,笑道:“判官大人言重了,怎么说也是我的搭档,我哪有不来的道理?还麻烦判官大人跑一趟,进来喝口茶水如何?”
  “诶诶,不必了,我那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且送到这了,还麻烦您多照看这新来的小鬼了!”判官回礼,迈着短腿颠颠儿地走了。
  等判官走了,吴子愉才有闲心正眼看一下新来的黑无常。黑无常看起来和吴子愉想象的有点出入,他以为应该像上任老哥那样粗壮魁梧,或者凶气外漏,可眼前这黑无常,一口大白牙露在外面,笑得有点不太聪明的样子。模样倒是长得俊——只不过这五官轮廓,为什么总有熟悉之感?
  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这鬼右眼角半根食指长的伤疤给吸引了。不是说是小少爷吗?脸上为什么会有疤?稍加一想,这鬼是因为被仇家灭口死的,可能是死的时候被刀划伤了吧。
  不过,这小鬼眼圈怎么是红的?
  虽然并不是很在意,但是碍于自己的该有的热情还是问了:“你哭了?”
  想不到吴子愉这么一问,洛玉欢的心思早已千百回转,那眼泪说流就流:“我刚刚和父母兄姊拜别,他们要去投胎了。”虽是真事,但是刚才那股伤心劲儿早已过去了。可面对眼前的鬼,无端就想装个哭。
  吴子愉随口道:“投胎转世乃是好事,阎王愿意破例为你们家提前不用排队,你应该心生感激才对,哭又是做什么。”
  “呜,他们去转世了就剩我一个了……我从小到大就没有离开过爹娘,呜,连死都是一起的!”说着说着假意借袖子抹眼泪实则透过缝在观察吴子愉。
  然而吴子愉没有什么动静,脸上的笑就像画上去一样。
  嘁,还真被那些嚼舌根的鬼说中了,这白无常热面心冷,我哭成这样,身为同僚好歹也稍微安慰我一句吧?
  其实吴子愉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只好问:“叫什么名字?”
  “姓洛,名玦,字玉欢。”洛玉欢委屈答道,像是要极力掩饰住自己的哽咽。
  “你字叫玉欢,有什么寓意吗?”
  洛玉欢道:“我是玉字辈的,娘说我刚出世的时候哭得比一般小孩要久,所以取了个欢字希望我开开心心。”
  也没见得少哭。吴子愉想道。
  “我是第十任白无常,叫吴景吴子愉,变成鬼快五百年了,大了你不少。你初来地府就担任要职,许多事情不懂就来问我,看在我的面子上那些鬼也不会来为难你。”吴子愉边说,边带着洛玉欢往他的院子里走。
  洛玉欢亦步亦趋地跟在吴子愉身后,看着他垂在腰间的长发随着他走路的幅度轻轻晃动。
  “这就是你的院子了,这是第十任黑无常留下的几个旧婢仆,这是我给你新找的几个鬼婢鬼仆,你且怎么舒服怎么用。”吴子愉指了指站成两拨的鬼,又带着洛玉欢往里走,给他介绍这院子的格局。
  吴子愉一张笑脸,声音清冽,语速不急不缓,还很注意细枝末节,这处处为洛玉欢着想的态度一看就是做习惯了表面功夫。洛玉欢在生前见多了吴子愉这种人,若不是凭着吴子愉的那张脸和外头的传说,他才懒得和他绕绕弯。
  “子愉兄,您真的是个好人,不,好鬼!”洛玉欢似是感动得稀里哗啦。
  吴子愉隐藏在笑脸下的神经抖了抖:“谢谢夸奖,但是我可不是什么好鬼。”
  “子愉兄你不要谦虚,我虽然没见过多少形形色色的人,但是来地府这几日我也见过形形色色的鬼,在这之中,除了您,其余人对我笑脸相迎都是因为有秦广王在我背后撑着。”
  这时候吴子愉已经把洛玉欢带到了他的房门面前,闻言他懒散地靠在旁边的柱子上,笑:“那你怎知我就不是因为秦广王殿的关系才对你热情的呢?更何况白无常天生一张笑脸,你该如何辨别?”
  “因为我是您的搭档,既然是搭档必须就得培养默契关系,不交与真心,日后该如何工作?白无常的笑脸只是工作需要,皮笑和肉笑我还是分得清楚的。”洛玉欢认真道,没了那哭唧唧的模样还真的是一位风华恣意的少年模样,除了脸色苍白了一些。
  “看来令尊令堂的家教十分好,不经世事的小少爷对人心也有一套。”吴子愉赞赏地点点头。你清楚个屁,我还真的是来敷衍你的,更何况,鬼根本没有肉好吗?!
  这洛玉欢还真是如碧绿所说,是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模样俊俏身姿挺拔,好在脾气不傲脑子灵活,比较好教。虽说这面容不太符合黑无常要求的凶神恶煞,但是好在那疤给他增添了点气势,除了爱哭了些,好像也没什么缺点了。
  吴子愉跟商家评判完商品一样想了一堆后,直起身来带碧绿回了自己院子,意思是让洛玉欢自己收拾去,末了还留下一句话:“一个时辰后,我们去阳间。”积压了那么多任务,有紧急的都拜托手下鬼差去办了,那些次要如果不加紧干会严重妨碍自己的休假。
  两只做戏的鬼这才分开。
  “七爷,需要婢子做什么吗?”旁边一位身穿鹅黄的鬼婢上前,她是统领这院子的管事。
  洛玉欢看了她一眼,双手背在身后:“没什么好收拾的,你叫什么名字?”
  “鹅黄。”
  “他取的?”洛玉欢失笑。他可不是什么都没做准备就来的,早知道自己要接任黑无常的时候就已经细细询问过判官了,知道这位白无常身边的得力鬼婢就叫碧绿。这鹅黄和碧绿,怎么看都是同一个地方出来的名字吧?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历史,不要细究。关于地府的那些事情,网上说法不一,我有挑,也有自己胡诌的,全为情节做准备。望各位看官不要细究,看文嘛,快乐就好。
  大家你们看这个跳出来的收藏香不香?大家你们看最后的评论栏孤不孤独?点就对了嘛!
 
 
第2章 勾魂第一课
  过了一个时辰,吴子愉准时地出现在了左黑院。他与方才并无什么不同,还是白衣、披发,只不过头上多戴了一个帽子。为了防止帽子掉下来,吴子愉特地给帽子加了两条带子系起来,在下巴上绑了个漂亮的结。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每到要出去勾魂,吴子愉的职业笑容就过分热情,“知道一个合格的黑无常应该有什么样的外在形象和行为吗?”紧接着就看到洛玉欢端端正正地束发、戴帽,一身黑衣,面瘫似的站在那。不禁赞赏地点点头。
  果然扮冷漠比扮笑脸容易,想当年自己为了在脸上挤出点笑容练了多久才到现在这种完美假笑状态。
  “准备好了。”绷着一张脸,话也不多了,十分符合冷漠无情的气质。但是,只有洛玉欢自己知道,这是紧张到面无表情,紧张到惜字如金。
  “那便走吧,第一次出任务难免紧张。虽然吸魂散魄很简单,但是难免你会遇到一些难纠缠的死者,所以你以后也要多修炼。”吴子愉领着洛玉欢往地府大门走。
  “这地府分成十殿阎罗,我们黑白无常除了和一殿秦广王、十殿转轮王联系较多以外,和其他殿都不怎么熟,所以和其他八殿的人客气为主,少惹是非。”吴子愉最怕的就是麻烦,不是没有解决的能力,只是懒得去耗费那个心力。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