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一山容二虎——寒梅墨香

时间:2020-05-17 09:01:39  作者:寒梅墨香

 

 
  文案:
  相亲桌边一左一右俩人对峙。
  仇似虎拽的二五八万“我会抽烟喝酒,我会打架斗殴,我会赌钱耍牌,我会坑蒙拐骗。”
  连漪看了他一眼。
  “那你会挨揍吗?”
  “不会,没人敢打我。”
  “今天起,有人敢了。”
 
 
 
第1章 门口有俩门神
  连漪一下飞机回家都半夜了,本来他想过年的时候再用了探亲假,可父母在电话里吞吞吐吐,似乎有点难解决的问题,正好办理调转手续,就提前回了家。
  司机大哥很热心肠,一路上都在唠嗑儿,不管连漪跟不跟他聊。给车费司机还在叨叨。
  “这世道不太平啊。前几天新闻上播出黑道血拼的新闻呢。”
  “黑道血拼”
  连漪忍不住重复了一句。眼眉一挑。
  “可不咋地,艾玛老惨了,说是黑道老大死了,然后他手底下的人就抢位置,搞不懂。”
  连漪似乎明白他父母为什么吞吞吐吐了,这点事儿闹得。
  谢过司机,连漪想快点回家,累了,从南方云贵到北方汽车运输机客机的折腾,两天多没睡了。
  凌晨三点,别墅区的保安都在打瞌睡,连漪转弯看到他家的灯光忍不住笑了,父母还等他呢,一年多没回来了,终于到家了、紧跟着也看到他家门外站着两个人,一个身材异常高大体型健硕,一个又瘦又干顶着个爆炸头,走近几步才知道这是男的,抽冷子一瞅还以为是一男一女、连漪心里一紧加快脚步,这俩人也开始看他,视线很犀利一直打量着连漪。
  尤其是那身材异常高大的男人,盯着连漪,从远到近一直到眼前了,一直在看。
  连漪也看着这两个人,灯光不太亮也看个大概,高壮男人至少一米九二,应该有功夫在身,肌肉很结实,衬衫袖子卷到手肘,手臂上一片纹身,下巴刚毅,寸头,眼角眉梢带着戾气,尤其是那俩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人时候露出来冷冷的光。
  旁边爆炸头就像多动症儿童,瘦小的脸有个明亮的大眼睛。
  连漪的视线和高壮男人对上了,站在家门口也不动,行李一扔抱着肩膀下巴微微抬起,冷着脸用审视的眼神盯着高壮男人。带着那么点挑衅眼神跟刀片一样一刀刀的飞向高壮男人。
  高壮男人眼眉一皱,脸凶的可以让胆小的人一哆嗦,刚要张嘴来一句你瞅啥,铁艺大门卡拉一下开了。
  保姆翠姐跑出来,一把拉住连漪往家里扯。
  “快回家快回家”
  就好像门口站着俩吃人野兽,连拉再拽的就把连漪扯进屋,随后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虎哥,这谁啊,真狂啊,你看他那眼神,就差隔着皮看骨头了。”
  爆炸头伸着脖子往里看,落地大窗户窗帘拉的很密实,看不到里边情况。
  “三爷有个儿子从没露过面,难道这主儿就是”
  摸摸下巴琢磨刚才和他对视的人,普通牛仔裤体恤衫,身材挺拔,腰背笔直,眼神犀利,看着又狂又傲气,关键被保姆拉回去了,三爷家里有个独子就是没露过面,估计这就是了。
  “这事儿真不好整啊。怎么办虎哥”
  “走,回去查查。”
  连漪站在落地窗边,掀开一条小缝看着外边的两个人。
  “连漪啊,走了吗他们走了吗”
  “走了。”
  连漪看着这一高一矮离开了,这才放下窗帘。
  “怎么回事他们是谁”
  回头看着沙发上坐立不安的父母,微皱了下眉头。
  “是你大伯的手下。堵门口两天了,要见你爸,你说说,我和你爸都是大学老师,不是黑社会啊,他们凶神恶煞的堵着门,我们连门都不敢开。都不敢出去。”
  连漪好气好笑、
  “两天没敢出门至于吗他们还能吃人给他十个胆子试试。”
  “跟俩门神一样守着谁敢出去啊。”
  “我大伯真的没了”
  “恩,说起这事儿你爸爸就挺难过的,虽然说你大伯这么多年不来往了,仔细想想还不是怕牵连咱们家吗逢年过节的还往家里送东西呢。要不是新闻里爆出这个消息,我们都不知道你大伯去世。你爸伤心了几天,想去祭拜,就那个大个儿,仇似虎,仇似虎就找上门了。”
  连夫人长吁短叹,连漪爸爸连礼就红了眼圈。
  连漪点点头,哦,凶巴巴的壮汉叫仇似虎。仇读qiu
  “仇似虎到咱们家寻仇胆子不小。”
  点了根烟轻轻冷哼,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觉得好笑,黑社会到少校家里寻仇吃拧了还是活腻了“他不是寻仇是有事儿求咱们、他来过家里送东西,是你大伯的心腹。仇似虎说,说有人想瓜分你大伯的产业地盘啥的。他希望你爸支持他打败那对手。”
  “胡说八道我爸是教授又不是他们黑道的,这也不关咱们的事,不管。”
  他爸,连礼,老教授了,脾气软得像团棉花,卷进黑社会的事儿让他爸面对一群纹身壮汉能吓出心脏病“这可不是不管就行的呀,你看看,我们说了不管,不就堵门口了吗”
  连夫人一辈子温婉,琴棋书画,就是没学会应付黑社会。愁得头发都快白了。
  “你大伯死得冤,这事儿不管也不行。”
  连礼红着眼圈盯着儿子、老好人难得有了脾气。
  “虽然说你大伯不是亲的,但他对咱们家很照顾,他单方面断了关系不和家里联系,就是怕影响咱们家。消息爆出来以后,有个律师来咱们家了,说是你大伯给你留了一大笔钱。你大伯一辈子无儿无女,你不能让他死得不明不白吧。他才六十三,身体一直很好,怎么就突然去世了呢。我要是知道谁害了你大伯,我,我和他们干仗去。”
  连礼攥着拳头努力装出一副义愤填膺火冒三丈。
  “得得得。”
  连漪赶紧拦住他爸,还干仗他们老两口敢走出家门就很不错了。
  “我和仇似虎谈谈吧。这事儿交给我。”
  “你能让他帮你大伯报仇吗”
  连漪看看自己的手,手指关节有老茧,那是打拳练出来的。
  “有办法。”
  说不通就打到他服,打不服那就威逼利诱,再不听,只好找地方政府剿灭了。
 
 
第2章 我一点也不吓人
  “宝宝,不能打架。一定要有话好好说。”
  连夫人有些急,拉着涟漪的手。
  “讲道理,以理服人。”
  连漪心里叹口气,和黑社会讲道理只有他这天真可爱的父母干得出来。
  “行了交给我吧。”
  还好他回来了,不然这事儿让天真父母去解决不准成什么样子。
  “宝宝,你真的可以在家一个月吗工作真的可以调过来吗”
  连夫人一脸的期待,像个小女人渴望的看着连漪。
  “需要时间,先过来办点手续。”
  “调过来会不会离开特种大队不用出任务了”
  连漪安慰的拍拍他老妈的手。
  “做老师。”
  隐藏了半句话,给特种大队做老师。
  “太好啦,咱们家就三个老师了”
  连夫人特别高兴,压根就没想过特种兵的老师,和学校的老师,有多大的差别。
  连漪真的没有觉得棘手,这事儿多简单,护送父亲去祭拜大伯,然后和仇似虎阐明,父母做学术可以不会卷进黑道,所以你们黑道谁赢谁输我家不参与。警告仇似虎不要再来家里吓唬父母,督促他彻查大伯死亡的真相,可以支付他辛苦费,如果仇似虎不听,那就把仇似虎打一顿,扔进警局,现在扫黑力度很大,这种人绝对会把牢底坐穿。
  黑道的流氓还想跟部队出来的特种兵指导老师斗开玩笑。
  多简单的事儿啊,连漪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吃了宵夜睡得特别好。
  他睡的很好,仇似虎连夜赶到二爷家里。
  二爷王叔,帮派里资格最老的一个,当年跟着连爷打江山的手下,四十岁有了儿子就洗手不干了。对连爷以前的事儿知道的很清楚。
  “连老大生前的事儿你们都不知道。就连知道三爷连礼的也就你们几个亲信。连老大七八岁的时候正好赶上自然灾害全国的人都在饿肚子,他就让连家老一辈人收养了,连家祖辈都是老实人,那时候饿死的多少谁都吃不饱还把他养大了,连老大一直很感激连家。走上这条路无非就是想多赚钱,树大招风就有人寻仇啊,连老大就带着我们几个离开了,离开本地闯荡几年,再回来就说是石头丫蹦出来的,偷偷给连家一笔钱这关系也就断了。连老大讲义气不该做的事儿也不做,怕儿女老婆被牵扯也就一辈子没结婚无儿无女。我也是跟着连老大出去办事在路上遇到了三爷连礼。连老大说那是三爷。这才有这么个三爷。”
  “我说呢,三爷是个文化人,也不是这个圈子的啊,我还以为是三爷早年混黑社会洗手以后回去做教授了。”
  爆炸头这才明白这老大二爷三爷的由来。
  “二赖,你别咋咋呼呼,是不是你怂恿似虎去找三爷的连老大在世的说过,绝度不打扰连家人。”
  二爷王叔拿着烟袋杆要敲爆炸头二赖的脑袋,二赖跟个耗子一样钻了。
  “现在这情况也没办法呀,帮派里闹的乱哄哄,警察趁机还扫黑,虎哥本来是连老大特意培养的接班人,架不住老郑那群人搅局,他们叫板,说连老大没了,虎哥上位名不正言不顺,要么公司股份占多数,要么就是有连老大家属支持虎哥,否则他们不同意把位置给虎哥。摆明了这不是想造反吗公司股份一直都在连老大手里握着,老大没了,这股份就没人继承了,只有找出连老大以前的家人继承,连老大家人支持虎哥,虎哥才好接管。我也是实在没招了,这才怂恿虎哥去找三爷。”
  二爷叹口气,真的是到寸结上了。
  “似虎啊,如何”
  “三爷吓坏了,一开门我说明来意,三爷就把门关上了。根本不听我说话。我溜溜等两天,保姆都不来出门买菜的,小区的人看见我都绕着走,就连隔壁遛狗,那条狗看到我都不敢叫,我都奇怪了,我有这么吓人吗”
  一脸疑惑的询问二赖。
  仇似虎把衬衫脱了,穿着一件黑色的工字背心,后背前胸胳膊头的肌肉结实有力,从肩膀头一直到下手臂,是一个完整的猛虎下山图案纹身,虎口半张似乎在咆哮,虎爪锋利,脚下是怪石嶙峋,一只爪子按着一个黑色骷髅头。后背上是一个夜叉鬼,龇嘴獠牙带着鬼气森森。
  夹着根烟大咧咧的往那一坐,露着纹身,皱着眉头黑着脸,他不吓人谁吓人
  “不吓人,可帅了、”
  二赖对着仇似虎挑了下大拇指,顺手摸摸他自己的像菜花一样的爆炸头。
  “我也挺好看的。”
  “我就说嘛,我挺和善的啊。”
  仇似虎得到确认,一脸得意的笑。
 
 
第3章 河水清且涟猗
  王叔上下看看仇似虎,也挺赞同二赖的话,不凶不吓人啊。
  “三爷文化人,胆子小。你客气点说话,他会支持你的。”
  “看到我就脸色发青,手机不接电话不通,门都不出,我都想把他们家窗户砸了进去,把三爷堵旮旯,逼着他同意。”
  “那你更说不通了。我出头说支持你也不行啊,洗手这么多年了,老郑都不买我的账。为今之计还是要从三爷这里下手。”
  仇似虎猛地想起那又狂又傲气的小伙子。
  “说起来,二爷,三爷家里是不是有个独生子多大了,干啥的。今天我看见一帅小伙,是不是三爷儿子啊。”
  “有,三爷家这个独生子可了不得,我听连老大说过,绝对是给他们连家增光添彩,连家唯一的男孙,成绩非常好,直接考入军校做军官了。出生的时候连老大秘密送去一个纯金的老虎,一斤黄金打造的老虎,这孩子属虎啊。连老大当年还说,他一辈子无儿无女就把这个侄子当成儿子,可惜就是没有相认。但连老大喜欢啊,有时候特意绕去学校等着那孩子放学。说那孩子像他。”
  仇似虎侧头看到自己胳膊上的老虎纹身。
  “比我大一岁。他也不像连老大啊,比老大帅多了。”
  “估计说的是脾气吧。”
  “叫啥名儿。”
  王叔抽着烟琢磨老半天。
  “连漪。对,就是这个名字。啥意思来着哦,连老大说过,是,河水清且涟漪,就是清澈的河水,水面上的波纹。还一直说三爷果然会取名字呢。”
  “难怪。”
  难怪啥
  二赖眨嘛眨嘛眼儿,听仇似虎这话有点不对劲。
  “哎,虎哥,你关注点错了吧,那是个军官啊,这才是重点,帅不帅的不关咱们啥事儿。”
  “我说难怪那么傲气。”
  仇似虎赶紧又点了一根烟,把话题转回来。
  “王叔,你说连漪回来是想继承连老大的产业吗”
  “不太可能吧,人家早就当兵入伍了,前途光明的很,回来继承黑道放着大道不走走小路说不通。”
  “他这时候回来干嘛,啥意思”
  “这么办吧,似虎,明天我跟你一块去找三爷,三爷和我认识,也许能卖我个面子。其实人家不愿意牵扯进来很正常,你态度好点,好好说别吓着人。”
  仇似虎真没觉得自己吓人,天气热呀他就穿个短袖牛仔裤也没光着膀子,为了表示尊重脏字儿都没说过,可就是想不明白,提着礼物一敲门,嘿嘿一笑保姆就脸色发白,和三夫人一打招呼,三夫人就捂心口,和三爷聊几句一皱眉,三爷就往后缩,为啥,咋的了,这文化人啊,就是胆小。
  为了表示诚意,也为了不在吓人,仇似虎大半夜的重新买了一件白衬衫,白色显的人纯良无害,用了半瓶发胶把他寸头弄得像个刺猬一样根根直立,刮胡子剪指甲,捯饬的就像新姑爷去见老丈人。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