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家道侣绝世无双——南耀

时间:2020-05-17 09:02:59  作者:南耀

 

 
 
  ☆、楔子
 
  一身绛紫色的华贵衣服,腰间别着一把折扇。丹凤眼微微上挑,嵌着一双紫色透亮的瞳仁,嘴角含笑,抬眸扫了台阶下层站立的各大宗门家族的人,嘴角带着三分嘲弄。
  墨堇散漫随意的拾级而下,伴着腰间清脆的铃铛声。
  衣角像是在血水中浸泡过一样,滴滴答答的沁着鲜血,一双云靴也被浸成暗红色,身后留下一行清晰地血脚印。
  “诸位,你们来迟了!”站在最后一级台阶上,只将目光放在一个黑衣男子的身上,冲他俏皮的眨了眨眼。
  一个少年突然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急急忙忙的向台阶上跑去,所有人这才醒悟过来急忙跟着向上走去,有的人路过时还不忘狠狠地瞪墨堇一眼。
  墨堇微笑着任由他们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不加阻拦。
  黑袍男子在他的身旁略微停顿了一下,问道:“你,做了什么?”
  “其实没什么。”墨堇神秘而古怪一笑,耸着肩膀,侧了侧头,想伸手却又停在了空中,转而将腰间的铃铛解了下来,扔给了他,“收好。”
  不加解释!
  “墨堇,我要杀了你。”刚才上去的少年很快又从阶梯上跌跌撞撞的飞扑下来,扯着嗓子大声怒吼,手上握着一把长剑,章法凌乱的向墨堇刺了过来。
  咣当~
  墨堇擒着少年的后领,将他手中的剑打落,摸着下巴盯着少年的脸看了好一会,最后诧异的挑眉,“我认得你,云宗的少宗主。”
  “难怪我在云宗没看见你!”露出恍然的表情。
  不消片刻,进入到云宗的人又出来了,但没了先前的气势。
  许多宗门弟子蹲在地上抱着佩剑吐得东倒西歪,再好一些的也是脸色发白,仿佛见了鬼一般的望着墨堇,至于那些领头人物都是面色铁青,怒视着笑的散漫的墨堇。
  “魔头,你竟敢把云宗上下屠戮干净,真真是丧尽天良。如此行事,就不怕我们各大宗门对你下追杀令吗?”合宗的掌门冷着脸,厉声呵斥。
  陆剑枢纵横多年,还没见过下手如此狠辣之人,杀人不算,还要将人分尸!
  云宗里面尸横遍野,到处是尸体碎块,没有一具完整尸体,每一寸土地都被鲜血浸泡成血红色,根本就没有人能立足之地。
  饶是历经风雨的他见到那般场景神魂也要震上一震,一个仅仅二十出头的人便能做下此等天理难容之事,若放任他成长下去岂不是要将这天下搅得天翻地覆。
  心下杀意上涨到无加以复的地步。
  墨堇嗤笑一声,挑衅的看着众人,“说的好像没有这件事你们就会放过我似的。”
  “你乃是无央族的人,现在手上又染血无数,怎能放过。”天河道人睁开双眼,目露精光,无情的盯着墨堇,那神情就像看待死人一般。他后悔当初没有一掌劈死墨堇,而只是将之驱赶出道宗,才能让他在此兴风作浪。
  墨堇讽刺般的大笑一声,撇撇嘴,试问在场的人,有谁的手上没有沾染过鲜血!
  伸手在少年身上拍了几掌,确定将他体内的灵力化尽后,拎少年的衣服往人群中使劲一甩,就那么随手给扔了!
  人群中不知是谁首先将武器对向了墨堇,杀了过去。瞬间起了连锁反应,各大宗门的人纷纷拿出武器杀气滔天的围攻向他。
  ······
  墨堇脑袋昏昏沉沉,眼前一片血红色,还夹杂着些黑暗,拖着沉重的步子向着某个方向走去,一步三踉跄!
  突然,一双手搭在他手上,耳边响起一个声音,但他耳朵一直在嗡嗡作响,模模糊糊听不大清楚,好像是有人在叫他。
  极度紧绷的神志,对任何近身之人都会攻击,身体先思想一步有了行动,握着匕首的手反手刺进那人的胸膛。
  一梦千年!
  (盗文记的盗全,若是不全,可以来晋江看完,放心、免费的。)
  
 
  ☆、百年之景(1)
 
  随着阳光的照射,森林中的薄雾渐渐散去,金色的阳光下在青翠欲滴的树叶上跳跃。
  突然,所有的树叶开始摇曳,朝着同一方向哗哗作响,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更像是朝着那个方向欢呼,迎接着某个存在。粗壮的树干微微弯向树林深处,树冠顶部闪烁着白色的光华。
  树林的正中央,是一座深不见底的寒潭,冷清幽寂,越靠近寒潭,阴冷之气越重,水面上弥漫着白色的雾气,温度极低,一般人连靠近都做不到。
  忽然,多年平静的水面泛起了涟漪,湖心不断冒出水泡,破灭的声音在静谧的林中突兀且诡异,水泡越冒越多,弥漫的范围越来越广,由拳头大的地方扩展到水缸大。
  哗~
  一个紫色的物体突然破水而出,定睛一看,是一个身穿紫袍的人。他破水而出后,只是站在水面上,再无其他动作,低垂着头,神情茫然,大小不定的水珠由他的身上落下,掉落在水面上啪啪作响,扰乱了一方安宁。
  男子呆呆地矗立在水面上,良久,才有了动作,双手缓缓挽于身后,衣裳不染半分水泽,柔顺的紫色长发肆意披散下来,搭在胸前背后,抬起一张俊美妖异的脸,绝色的容颜。
  紧抿着薄唇,浅淡的唇色,眼睛上蒙着三指宽的白布,长而轻柔的秀发遮住小半张脸,整个人带着不染尘世的气息,就像跌落红尘的谪仙。
  神色平静的远眺向某个方向,一只手拂过眼睛上的白布,摩挲片刻,嘴角露出了淡淡笑容,似嘲似讽。
  一百年了,他沉睡了一百年,哪怕所有的力量都恢复。
  这眼睛,还是好不了!
  低低的自言自语,“瞎了也就瞎了,至少不用看见令自己厌恶的人。”
  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透着若有若无的讥讽。如若不是自己识人不清,中了别人的奸计,也不会落得这般凄惨下场,不仅牵连无央族元气大伤,还丢了双眼睛和全身修为,真是狼狈到极点。
  现在想想,也真是可笑。
  白皙的手掌落在长发上,温凉的触感极好,想了片刻,将手中的紫色头发变成的黑色。
  他记得,这个样子才是墨堇!才该是那个人人畏惧、狠辣无情的墨堇。
  一名全身漆黑的男子丛林中窜出,没有引起半点声响,默默地跪拜在湖边,他全身包裹在宽大的黑袍中,显得臃肿无比,巨大的兜帽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苍白消瘦的下巴。
  “主上,您终于苏醒了。”沙哑的声音从黑袍中传出。黑袍男子双手隐在黑袍中,微微垂首,无比恭敬。
  这些年来,黑鸦大多数时间守在树林的边缘,不让任何人靠近一步,哪怕是族中德高望重的一些长老,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全部打回去,因而在百年里,没有人能够靠近这里一步。
  一味的守护,等待他苏醒。
  不久前林中的异动,黑鸦第一个感受到,知晓墨堇将要醒来,心里别提多欣喜了,迅速的将消息传递回无央族,便直接动身赶向了这里,急切的想要见到他,想知道他是否已无恙。
  百年间,无时无刻不在担心,毕竟当初墨堇归来时可是凄惨到极点。那时他的身体称的上是破铜烂铁,就像是一个布满了裂痕的瓷娃娃,一碰就碎。幸好的是他在无央界寒潭修养,更幸好的是他在没断气前回到了这里!不知,经过百年的修养,是否已经恢复过来?  
  黑鸦抬头看着墨堇,哪怕过了百年,面前这人没有丝毫变化,一如既往,依旧带着最初的笑容,认真中带着三分散漫。
  “嗯。辛苦你了。”墨堇踏着虚空,向黑鸦走了过来,弯腰亲自扶起跪着的他。
  “为主上效命,是我的荣幸。”黑鸦低着头,表示了一番自己的忠心,侧手躲开墨堇的手,跟在他的身后。
  他们是从何时起变得如此客气又疏远?
  “不知主上的身体?”黑鸦的声音有些犹豫,明知道不能问!却抵不过心中的担忧,所以还是小心的问了出来。
  “已无大碍。”墨堇抿了抿唇,掩饰住要上扬的嘴角,白布下的丹凤眼弯出好看的角度。
  这人还是关心自己的!
  寒潭是最好的疗养地方,无论是人神魔还是什么,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在这里都能迅速恢复,这也是为什么墨堇只用了百年便恢复过来,如果让他自己慢慢修养,怕是这辈子也无法恢复过来。
  黑鸦暗自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事!可总有一句话卡在嗓子里,怎么也问不出口,直愣愣的盯着他脸上的白布,怎么也移不开视线。
  你的眼睛,到底怎么了?
  墨堇既然不愿告诉他,他便不能多问!
  他们对对方比对自己还要了解,只要动下手指头都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更不要说语气中带着迟疑。墨堇很容易便猜测出黑鸦想要说什么,一手挡在眼前,带了些许感叹,低语道:“这眼睛,确实是瞎了!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眼睛看不见了,我总归还有其他视物的方法,并无大碍。”
  黑鸦闻言,头更低,十指握拳,手背上的青筋凸起,沉默不语,眼睛瞎了竟能说的如此轻松,但心里真的也是这般认为?
  “族中的人一直有一部分对您的身份持怀疑态度,自从百年前那件事后,族中之人对您的意见更大了。有人借此挑唆,想趁此机会将您从族中赶出去,不承认您族长的身份。”简明扼要的说了下现状。
  “是吗?”墨堇轻语,衣袍无风而动,“既然我回来了,他们便翻出什么浪花。这无央族的族长,我是当定了。”
  曾经以为千般万般的困难都能承受,到头来却发现那不过是笑谈。
  当他踏上土地时,高大葱郁的树木拔根而起,像人一样的直立行走,自动为墨堇让开一条道路,浓绿的树冠拢在一起。所有的树干都朝着他下弯,就像对着王行礼的臣子,无比崇敬。
  轻车熟路的走出树林,这条路他百年里在脑海中模拟过无数遍,连哪一步该如何下脚,踩到哪里,都无比清晰。在寒潭地下的百年,分不清日夜,只能日复一日的承受着蚀骨的疼痛。
  当走出树林时,恍如隔世,眼前其实是一片黑暗,什么景色也看不到,但他却感受到火红的曼珠沙华在摇曳,漫天铺展而开,如血般的颜色似能刺伤眼睛。
  嘲讽一笑,他已经没有眼睛可以看了!
  宽广的大殿上,凡是在无央族有地位的成员全部聚集在一起,各自为一个小团体聚在一起,互相窃窃私语,但面色全都不太好,甚至有的人面色铁青的在低声咒骂。
  一切只因,墨堇回来了。
  自从墨堇在寒潭修养以来,无央族一直处于四分五裂状态,没有族长的掌控,一些蠢蠢欲动的人都不安分了。他们的野心毫不掩饰的暴露出来,纷纷试图掌控无央族,但无央族内部关系错综复杂,相互牵制,谁也无法真正的统一无央族。
  最后退而求其次,都尽可能的扩大自己的权力。
  多年掌控权力高高在上的感觉让他们食髓知味,一时之间让他们放开权力,自然做不到,所以对墨堇的归来表现的无比抗拒。
  算起来,墨堇除了身上流着无央族皇族血能被认可以外,他整个人差不多是被排斥,只因他不是在无央族长大,而是被道修养大,许多人都在心中认为他的心不会向着无央族,就算当上族长也不会尽心尽力的为无央族。但在少部分人的坚持下,墨堇还是当上了族长,绝大部分人还是冷眼旁观,想看看这位族长有何作为。 
  墨堇确实不孚众望,当任第二天就当甩手掌柜,丢下诺大的无央族跑到了道修地界。族中反对的声音越来越大,若不是有人极力维护,他的族长之位怕早就丢了。 
  百年前,无央族的上任族长被人在回无央界的路上暗算,族长夫人带着少主躲避追杀,就此失了音信。
  族长出事,少主下落不明,无央族一夜之间便散了,内部分崩离析,但有部分忠心的人不愿意看着无央族就此改朝换代,就一直暗中寻找少主,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让他们找到了墨堇。
  墨堇便在忠心耿耿的老臣支持下当上了族长,可谓是史上最年轻的族长!但也是最为不负责任、没有实权的族长。在他当上族长没有多长时间后,无央族就因他迎来了近乎灭族的灾难。
  现如今,墨堇归来,百年前因为他差点被灭族的帐自然要好好清算一下,这也是拉墨堇下位的最好筹码。
  说到底,究竟是为无央族百年前的事算账,还是为了自己的私心,孰多孰少,只有自己内心一清二楚。
  “由于墨堇的无能,将无央族边域的弱点泄露给了道修,使得百年前的大战中,无央族惨败,元气大伤,不得不画地为牢,屈居于荒芜之地,他早已不配当族长。”终于,有人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站在殿内中央红着脸大声斥责,想要拉所有人下水,一起反抗墨堇。
  殿外,墨堇听见这话,讥讽的笑了笑,停下脚步,好整以暇的听着动静。他倒想知道,有哪些不怕死的人想要废他族长之位。
  以前他不屑于这个位置,现在却要定这个位置!
  “对!他必须要给我无央族一个解释!想我无央族曾经地域广阔,底下弟子千万。可如今,人数连五分之一也不到,他难道不该为百年前的泄露机密之事负责吗?”殿内大部分人附和,眼中闪烁着欲望的疯狂。
  还有一小部分人双手插袖,低垂着头,默不作声,但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们是老族长最忠心的部下,如今老族长已经陨落,他们自然会忠心老族长的唯一儿子,现任族长。
  哪怕这个人并非是他们想要的人,但对于老族长的愚忠使然,他们依旧会护着墨堇。
  一旦这些人想要对墨堇不利,他们便会化身成一把护主的刀,斩掉怀有二心之人。
  
 
  ☆、百年之景(2)
 
  听够了那些人的胡言乱语,墨堇抖了抖衣袍,一甩袖子进了大殿。
  踏踏~
  脚步声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随着墨堇每一步落下,越来越多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待得看清来人后自觉的禁了声。老虎虽死,余威犹在。而且墨堇这只老虎还未死,他们自然不敢当着他的面太过放肆,毕竟还担着无央族族长之名。
  殿内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墨堇的脚步声,清晰有力,敲打在殿内人的心头。
  “诸位对我百年前的做法很不满意,但是其中的种种不需要我再次说一遍吧!当年到底如何,众位心中有数,如若要将账算得清楚,在场的诸位怕是一个也跑不了。”墨堇穿过人群,站在王座前,弹了弹衣袖,自然而然的坐在殿内的王位上,面露嘲讽。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