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天晟十五年——林云茶

时间:2020-05-18 08:07:29  作者:林云茶

 

 
 
  ☆、第 1 章
 
  天启国天晟十五年二月初
  又是一年春好时,南大陆君子陶遗迹将在三月三开启,位于遗迹周遭的城池迎来一大波人流。
  白衣飘飘,仙风道骨。男的俊美如谪仙,女的如临尘仙子,个个都是仙门世家的出色弟子。
  城中最高处的望月楼已被人包下,楼中原先的小二掌柜已被撤掉,换上了随行带来的护卫。
  连轻羽从望月楼大门口进来,看着焕然一新的望月楼,欲语还休。
  擦得锃亮的楼梯上下来一个人,一手一个水桶,里面还有点点的热气飘散。
  “连姑娘。”
  “罗护卫。”
  相互打了招呼,连轻羽目送罗杨走进厨房,等他提着两桶热水出来后跟在他身后。
  从一楼到九楼,连轻羽第一百零一次同罗杨搭话,可惜直到九楼罗杨对她是一句话都没有。
  “你还没死心啊?”房门被打开,一个白衣公子坐在八仙桌前支着脸轻轻笑着,他颜如舜华,秀发丰盛飘垂,桃花眼道尽无尽风流。
  连轻羽道:“是呀,本少主不到天河心不死,我就不信了,他对我一句话都没有。”从认识到现在罗杨除了叫过她‘连姑娘’外,其他的废话一句都没有,这让她怎么能接受。
  梁非秦轻轻笑道:“那你加油了。”
  “公子。”内间传来沉稳的声音。
  梁非秦掸掸衣袖,道:“你先出去,我要沐浴。”
  连轻羽轻笑道:“咱们谁跟谁,我还会偷看你吗?”
  梁非秦粲然一笑,道:“说的也是,你偷看吃亏的是你,传出去说不定你就没人要了。”
  连轻羽嫌弃的挥手,道:“快去吧,我来找你是有事的。”故友相谈是一部分,但是最重要的是一个月后的遗迹问题。
  梁非秦沉吟道:“是为了良禹州联合的事。”他来之前千微君同他说过,他们所在的良禹州所有仙门世家可能要联合在一起行动,应对不测。
  连轻羽不满道:“也不知道谢谕测算出什么了,师父竟然听他的话,让这些一向不和的仙门世家联合在一起,他们就不怕打起来吗?”
  内间,梁非秦一边抬手让罗杨宽衣一边回答连轻羽的问题:“打起来不是正好吗?咱们正好除掉一些看不顺眼的人。”
  连轻羽笑道:“你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梁公子,你家罗护卫能借我用下不?就一天,一天就行。”
  梁非秦动作一顿,差点摔倒,还是抓住了罗杨的衣袖才稳住。他道:“做什么?你的护卫呢?”
  连轻羽道:“罗护卫的潜行术不错,我想让他帮我一个忙。我的护卫不适合,他们都是我师父给的,我做什么他们都报给师父听。”
  水温合适,梁非秦泡在浴桶里,长舒了一口气,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看了一眼在收拾衣物的男人,梁非秦伸出一只脚翘到浴桶边,唤道:“罗杨。”
  罗杨回头看一眼,继续收拾他褪下的衣物。
  梁非秦见罗杨不理他,提高声音道:“过来,不然我向父亲告状。”
  外间的连轻羽听见了,遂嘲笑道:“小梁公子,你几岁啦,洗澡还要人服侍。”
  梁非秦道:“说得好像你不是要人服侍似的,你那几十位婢女是摆设吗?”
  连轻羽道:“奴婢是来用的,但罗杨是你护卫头子,不是你的奴婢。你还告状,只怕听到你平日的作为,梁峰主会先揍你一顿。”
  梁非秦道:“揍我,他从来都没管过我,还好意思来揍我。”从小到大他见过最多的人是罗杨,从来都不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
  水温有些凉了,梁非秦站起身,跨出浴桶。罗杨拿着一块浴巾,包住湿漉漉的人。水分被吸干,罗杨将浴巾拿开,为他穿上的丝缎所织的里衣。
  梁非秦扯住罗杨的袖子,示意他为自己穿衣。
  罗杨掰开梁非秦的手,将梁非秦的衣服端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梁非秦双手抱胸,挑着眉吊着眼看他,就是不动手。
  罗杨从衣物中拿出一件外衫,披到梁非秦身上,剩下的直接放到一边,开始收拾起内间来了。
  梁非秦看了一会,摸了摸身上的外衫,脸色难看的走出去。
  连轻羽一看连外衫都没穿好的梁非秦,没忍住笑出来,道:“你又指使罗护卫替你穿衣,哈哈哈,怎么样,又没成功吧,哈哈哈。”笑到捶地。
  梁非秦道:“你不也是。”没让罗杨同她多说一句话。
  连轻羽摇摇手指,道:“不同的呀,我只是让他跟我说说除了‘连姑娘’三字外其他的字,罗杨哪怕多加一个好字,我就不闹他了。你不同,你是让他服侍你,他是你爹指下的护卫,这伺候人的活不在他的范围内。”
  梁非秦不屑道:“他就是我父亲捡来的,伺候我是应当的。”
  连轻羽摇头道:“他可不那么想,这么多年了你见过他做护卫以外的事了吗?”
  梁非秦道:“我管他如何想,他既跟了我,自然我说什么他就做什么,不然我要他何用。”
  连轻羽道:“保护你呀。你想想你平时得罪了多少人,要不是罗杨在,你早完了。”
  梁非秦一拍桌子,不服气道:“胡说八道,没他我还活不了吗?”
  连轻羽老实道:“你境界确实不如他,你整个护卫队里都不抵他一个人。”
  若是从小修炼到二十岁,筑基是常态,而后便是在三十岁左右结丹。五百年若是能破丹结婴,便可步入大乘,寿命也有五千岁。至于化神与飞升,则是万万分之一的概率。
  罗杨少年时被梁峰主带入松河沿,在梁峰主时不时的亲自教导下,一个月就引气入体,一年内就到筑基,又在二十三岁结成金丹。在松河沿虽然他性格不讨喜,却也没人敢欺辱他,凭仗的就是他的境界。再加上他又主修杀气纵横的剑道一派,更是弄得他十丈之内少有人近。
  梁非秦不服气道:“等这事一完,我就闭关结金丹。”
  连轻羽道:“等你闭关后,罗杨也闭关,等你们一出来,一个元婴一个金丹,你还是低他一重境界,还是打不过他。”
  梁非秦沉默半响,闷闷的道:“不是元婴,是大乘。”
  连轻羽惊讶了一瞬,很快反应过来,道:“元婴即可开门立派,称尊做祖,大乘的话,松河沿可是会将门下一域交于他。”梁非秦的爹就是这种情况,虽然不是大乘,但松河沿的山主放心便将一域交与他治理。
  两人相对沉默,吓着了被吩咐上来奉茶的护卫。
  连轻羽伸手接过,道:“罗护卫呢?让他上来。”
  奉茶的护卫战战兢兢的道:“队长出去了。”
  梁非秦道:“去哪了?”
  “没说。”罗杨其人沉默寡言,跟他们这些护卫不熟,平日里只有几个字吩咐,哪会说他去哪,护卫们也不敢问。
  连轻羽见梁非秦脸色不好,怕他把火发到护卫身上,遂连忙道:“赶紧出去,没事别上来。”
  护卫连滚带爬的出去了,梁非秦火没处发,随手将茶盏扔了一地,扔完后才觉舒服许多。
  连轻羽抱着唯一幸存的杯子,见他消气,递上杯子开口劝道:“喝点茶,消消火。”
  梁非秦道:“我没生气,习惯了,他都是元婴了,自然不用当我护卫了。”
  连轻羽道:“别这样,你从小被他看着长大,他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梁非秦被她一劝,怒火更盛。他道:“他敢,他想离开,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连轻羽道:“你至于吗?不过一个护卫至于这么生气吗?难道说……”想到这些年他们共同看过的书,一个常常冒出来的念头又涌上心头。
  梁非秦道:“难道说?说什么,你不要老实吞吞吐吐。”
  连轻羽摇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咱们出去玩吧,我还没逛过这里,你陪我一起吧。”随便看看能不能找到罗杨,她还有事找他帮忙呢。
  梁非秦道:“行吧。我去换下衣服,你到楼下等我,一会就下来。”
  连轻羽欣喜道:“需要我帮忙吗?”搓搓手,一脸期待。
  梁非秦黑着脸推她出门,道:“滚,赶紧滚。”他又不是不会穿衣服,只是喜欢为难罗杨,才故意不穿好衣服,虽然罗杨一次都没管过他,但是他乐此不疲,每次都这么玩。
  换好衣服,配好佩饰,梁非秦拿着剑出了门,下了楼。楼上楼下的护卫们都凑上来,想同他一起出门,被他不耐烦的斥开了。
  护卫队副队任刺刺也凑上来,满脸谄媚的笑:“公子,你这是要去哪,带着小的一起吧,小的跟你鞍前马后,端茶送水。”
  连轻羽从门口探出半个身子来,道:“谁要带着你,我和你家公子出去玩,你去是碍我们的事。”
  任刺刺道:“连少主,你和公子可以当小的不存在,小的绝对不会碍事的,小的给连少主提东西。”
  连轻羽道:“不用。梁公子,走。”
  梁非秦亮亮手中的剑,威胁道:“谁敢跟上来,我打断他的腿。”
  任刺刺苦着脸看梁非秦同连轻羽走远,身后的护卫们小声的问道:“副队,跟吗?”
  任刺刺道:“跟个鬼哦,没听公子说谁跟上去就打断谁的腿,你们谁想试试可以去。”
  护卫们连道不敢。梁非秦的脾气并不好,发起火来是要人命的,他们可不敢违逆上命。                        
作者有话要说:  罗杨,字兰夜,道号兰音,佩剑长愿
 
  ☆、第 2 章
 
  十大禁地各有各的禁忌之法,但君子陶遗迹却与其他禁地不同。传闻里它是妖界的圣地,里面埋葬着大妖的遗骨和宝藏。
  对此,妖界不屑一顾,他们妖界的大妖放着好好的妖界不埋,跑到人间作甚,人间的风水是有多好。话虽如此说,每次一到开启的日子,混在人界修者中间的妖修可是从来没少过。
  梁非秦与连轻羽走在喧闹的街道上,周围的人一看他们衣着纷纷避开,但这也让梁非秦的脸色非常难看。
  他何时见过这么多的人挤在一处,他没当场发火已是万份幸运了。
  连轻羽瞧着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当机立断的把他拉到一处茶楼,到了幽静的包厢,梁非秦的脸色才舒缓一两分。
  小二上了茶,介绍起自家茶楼的招牌点心。连轻羽笑呵呵的让全来一份,茶水也要最好的,丢给小二一个金锭,说赏他的。小二收了金锭,喜滋滋的下去安排了。
  连轻羽倒了一杯茶,尝了一口,道:“还可以,要喝点吗?”
  梁非秦道:“不用。”她的还可以到了他的口中就是难喝了,这点他体会过就不想在验证了。
  连轻羽起身推开窗子,让楼下的喧闹声传进来,她看着楼下的摩肩擦踵的人群道:“今天的人非外多啊。”她前两天就到了,那时还没有这般多的人,今日人着实多到怪异了些。
  梁非秦道被吵得头疼,敷衍道:“是吗?”
  连轻羽关上窗子,她哀叹道:“早知道就不等你了。”
  梁非秦闭上眼,靠着椅子道:“这里还算安全,想说什么就说吧。”
  他们包下了望月楼,而连轻羽虽然住在城外的庵堂,但是在城内还是不动声色的包下一座了茶楼。他刚才探查了一番,就知道整个茶楼上下都是联盛堂的人。虽然知道连轻羽没坏心,但是身处这么一个地方,他不由自主的全身不得劲。
  连轻羽旋身坐下,把玩着茶杯,道:“不急,不急,等茶点上来再说。”
  梁非秦冷哼一声,道:“联盛堂的茶点寡淡无味,有什么好吃的。”
  连轻羽呸了一声,道:“你们松河沿的茶点甜到齁人又有什么好吃的,少看不起我们联盛堂。”
  梁非秦道:“茶点茶点,自然是要甜才能配上茶。你们联盛堂的茶点比苦丁茶还苦,有什么可吃的。”
  连轻羽道:“你把咸口酥放哪了,虽然咸口的点心少,你也不能忽视它呀。”
  梁非秦道:“除了甜的,其他的都是异端。”喝茶当然要配上甜甜的点心才安逸。
  连轻羽气道:“你才是异端。”
  梁非秦一挑眉,道:“你不是说我是纨绔子弟,何时又变了。”
  连轻羽得意的道:“女人都是善变的,尤其本少主最为善变。”
  梁非秦道:“这个有什么好得意的。”
  连轻羽笑道:“因为我高兴啊!”
  茶点摆了满满一桌,梁非秦扫了一眼,就一脸的嫌弃的站起来,坐到窗边的椅子上,道:“你赶紧吃吧,我是受不了这个苦味。”
  连轻羽道:“哪里苦了,这个抹茶就很好吃,你尝尝看?”
  梁非秦冷淡的道:“我吃过,不好吃。”从罗锦国传过来的一些吃食,他尝过一些,有些好吃,有些就难吃。
  连轻羽道:“你就挑吧。对了,咱们待会去找罗杨吧。”
  梁非秦冷冷的道:“找他干嘛?继续你那百折不饶的骚扰。”
  连轻羽笑道:“那里是骚扰啊。我找他真的有事,而且只能是他做到的事。”
  梁非秦双手抱胸,冷酷的道:“你联盛堂难道没人了吗?竟使唤起我松河沿的人来了。”
  连轻羽苦笑道:“没办法呀,我要做的事与联盛堂的目地相悖,我若指示堂里的人,第二天联盛堂少主的位置就换人了。”
  梁非秦道:“这么严重,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跟你说,太危险的事你可别坑罗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