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红唇依旧)——迦夜

时间:2020-05-18 08:10:55  作者:迦夜

 

 
 
 
 
第1章 MOONDANCE
 
从公墓回来的路上,一排战斗机呼啸着从叶修头顶飞过,掀起的大风吹得叶修睁不开眼。
起初战机组飞十字型编队,打头的是米格-31,僚机是鹰狮和歼-10,米24-U压阵。随后,米格-31开始垂直爬升高度,接着翻转,再水平前进。紧接着,飞行编队分别散开,两架僚机——JAS-39鹰狮和歼-10绕到米格-31左右两侧,调整一下飞行角度之后,转为45度角交叉飞行,渐渐超过米格-31的高度。米格-31再次加速,在鹰狮和歼-10之间沿8字形路线飞行。最后,三架飞机一起急速下降,配合米24-U水平绕行一周,呈一字型缓缓降落。
“漂亮!”叶修手搭凉棚,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响指。仿佛回应他的赞美,米24-U风骚地横绕机群又飞了个小旋转,惹得叶修扑哧一笑,心说这教练机绝对是老魏飞的没跑了。
叶修掏出手机,给魏琛发了条短信:“这么快就带预备役飞编队了?牛逼啊。”
难得是个好天,叶修眯着眼睛,追逐着战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的尽头。他想了想,又发了一句“都好好活着,死了就啥都没了”。
这次魏琛的反馈倒很快。还没等叶修收好手机,他的电话就过来了:“嘛呢你?发这么丧气的短信?”
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听起来魏琛也不是在发脾气。叶修想了想,问道:“今天结束得这么早?”
“老冯把人抓去做动员去了,我这也是刚开手机……哎呦我没听错吧?你这是关心后辈?不像你没有下限的风格啊叶神。咋突然想起来说这些?”
“刚从南山公墓回来。”叶修平静地说。
魏琛一愣。他拿下手机看了看日历,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这时候去看苏沐秋,有什么事?
“喂?喂?老魏你还在听么?”
“在,我在,”魏琛犹豫了一下,决定换个话题,“你拿到预备役上周的训练结果报告了?”
“没,我让大眼先看,看完给我。怎么了?”
“那你怎么知道已经开始飞编队练配合的?”
“走路上看见的,”叶修掏出一根烟点上,深吸一口,“预备役就能有这种水平,不简单呐。米格-31谁飞的?”
魏琛“嘿嘿”笑了几声:“你猜。”
叶修把预备役飞行员的名单整个从脑海里梳理了一遍,这才慢慢地说:“好像这一批里综合评定最高的是高英杰吧……”
“拉倒,那小子已经是现役水准,早被大眼挖到三中队了。算了不逗你,是卢瀚文。怎么样吃惊吧?吃惊就对了。老夫看上的苗子就没错过……”
叶修一笑,差点被烟呛到:“吹,接着吹,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下喻文州的故事?”
“哎有啥事不能回来说非要浪费我电话费,”魏琛连忙生硬地转移话题,“你坐二号线?”
“是,怎么了?交通管制?”
“不是,中山公园的家乐福还开吧?给捎两条烟回来。”
“我靠,你哪来的配额?上星期你不是才买过么?”
“老夫和大孙打牌赢来的。”魏琛得意地说。
“我了个去,”心脏如叶修,此时也有点听不下去,“大孙你也坑,太没有下限了吧你?”
“呸,他不也是靠蹭张佳乐的配额混到现在的?再者还有楼氏集团那帮小子供着他,活得比我滋润多了。”魏琛很是愤愤不平。
“老魏,是我电话坏了吗?怎么闻着一股浓浓的酸味啊?”
“滚滚滚!”魏琛气急败坏地挂了电话。
 
到虹桥机场的时候,魏琛已经好整以暇地在等着他了。
“烟呢烟呢,”一见叶修,他就急匆匆地迎上来伸出手,“快点,我的打火机已经饥渴难耐了。”
叶修扔了两条中南海给他。
“就这?”魏琛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叶修慢慢地摸出一包中华,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日,”魏琛伸手就要抢,可惜叶修手疾眼快,一把把烟揣进了裤兜,“私藏好货,没人性啊你,心忒脏了吧?”
“非常时期,有的抽就不错了,我这还是从老冯那顺的呢。”叶修笑呵呵地说。
魏琛“切”了一声,悻悻地往基地走去。
“就让我大老远给你送烟来的?老魏你不是这么无情吧?”叶修从他背后叫道。
“我就操了,大爷的你什么时候能别那么神机妙算?”魏琛冲他招招手,“来吧,今天才到的,来看个新鲜。”
仓库大门缓缓打开。见到机甲的一刹那,叶修不禁惊讶地“哟”了一声。
钛合金的机体迎着阳光,哑光的漆面折射出静谧的光彩。机身表面覆着藏蓝色的光能采集设备,据说阳光下充满电只需要五分钟。与之前的三代机甲相比,上身的重量和体积都有明显的减少,只在肩部增加了一组小型涡轮和一道侧翼。膝关节的设计明显比三代复杂许多,传动装置由齿轮改为轴承。脚部不再是履带,而采用镀铬钢板覆盖,之前想象过的为增加底盘稳定性而设置的增重部件并没有出现。不过,最显眼的还是背后悬挂的一把轻型激光炮,炮身细长,枪托处多了一个悬挂式武器匣,和肖时钦给他看过的概念模型差别不大。
叶修还没来得及感叹,气氛就被魏琛破坏了。
“君莫笑,”魏琛鄙夷地看着他,“怎么起这么酸的名字?打输了别笑话你?”
“上次环渤海战,哥九死一生给拿下了,老冯说现在发不出奖金,就把新机甲的命名交给我,”叶修蹲下身,仔细研究脚部的材料,“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多牛逼啊。”
“我怎么听着这么不吉利呢?”
“那是你俗。”叶修刚要掏烟,被魏琛拦住了。
“出去抽。”魏琛冲门外扬了扬下巴。
叶修点点头,走到门外点起烟:“去年三月交的设计图,这么快就做好了?”
“集全国之力,一年多才搞了这么一台,不容易了。”一闻到烟味,魏琛就有点把持不住,晃到叶修身边抽了几下鼻子。叶修一乐,故意吸了一大口,悠悠地吐了个烟圈。
“哎我说你孙子……”
“没试驾呢吧?”叶修抽出根烟丢给他。
“我靠,这你还要问我?试驾可是大神您的专业,全军独一家。”魏琛接住烟,放在鼻子下贪婪地嗅着,舍不得点上。
“我来玩玩?”
“滚,动一下万把钱没了,上个月才跟张新杰申请的追加预算,让他知道钱都是这么花的非念死我不可。”
“模拟系统总有吧?”
“有是有,”魏琛犹豫着说,“不过没实战过,所以没法校正,数据肯定会有误差。”
“先试试呗。你有事没?没事开索克萨尔支援我。”
“我飞猛禽吧,”魏琛一愣,随即苦笑着摇摇头,“神经接驳扛不住了。上次陪预备役上去一次,失眠了两天。”
叶修拍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嚯,霸气啊,运行系统也改过了?”一进模拟机,叶修眼前一亮。
“必须啊,动力装置几乎全部重做,没见研发部去年年底没日没夜地加班?”魏琛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这次配的什么新大招?”
“下前下前拳。”
“老魏你多大了?”
“你懂个屁,这叫童心……诶卧槽,你怎么载舟山会战啊?”
“老冯总说舟山会战输是因为一枪穿云没参战,我想看看是不是真的。”叶修淡淡地说。
魏琛沉默了一会:“如果不是呢?”
“就跟老冯说,再多做几台机甲出来。”
“你狠。”
坚硬的神经感应装置附上他的后脑,一阵轻微的刺痛后,他听见冰冷的系统提示音:“神经系统接驳完成。驾驶员:叶修。编号:S1207037。机甲:君莫笑。战役:舟山会战。时间修正完成;火力修正完成……”
叶修闭上眼睛,渐渐适应着脑中轻微的眩晕感。再睁开眼时,全息画面已载入完毕,他正站在海岸边。飘渺的海面上,灰色的地平线若隐若现。
一架F-22A猛禽战机翻飞着靠近他。
“我是魏琛,现已就位,请指示。”
“10点钟方向,侦察范围三千米,角度60度,”叶修想了想,又说,“如有发现不要行动,及时回报。”
“收到。”
五台战斗机组成的机群向10点钟方向飞去。叶修看了看表,时间是早上5点27分。迷蒙的雾气渐渐从海上升起,能见度变得很低。他想了想,操纵着君莫笑躲在战壕后,启动变色龙隐蔽装置。机体藏蓝色的外壳渐渐变成与周围环境相仿的灰黄色,肉眼几乎无法辨识。叶修架起激光炮,炮口正对着10点钟方向。瞄准器里,隐约能看到战机群微小的影子。
“12,395方向发现敌方侦察部队,正对我方驱逐舰进行骚扰。完毕。”
“靠近威慑,扩大巡逻范围200米,不要开火。”
“收到。”
通讯器里不时传来各方情况的汇报。叶修打开地图,标记了出现敌军的点——目前看来,对方是从东南一线包围过来的。但是包围圈开得很松散,仿佛随便一击就能拉开一条口子,不知是陷阱,还是为了迂回等待后方的大部队跟上。叶修决定先行试探。
“轰炸机组火力往157,289压,二舰队所有歼击机去骚扰,不要恋战。”
很快他便收到了反馈:“157,289敌军撤退。请指示。”
“二舰队所有机群返航。重复一遍,二舰队所有机群返航。”
“明白。”
“319,377方位有战斗反应。一叶之秋与敌军接触。敌军后撤。请指示。”
“是孙翔?”没等叶修说话,魏琛先问道。
“你别占通讯频道。”
“演习而已,绷那么紧干嘛,”魏琛叹了口气,“年轻人啊,这么明显的陷阱也冲,太嫩了。要不要捞他?”
“先让他回撤吧,”叶修说完,对系统发布指示,“孙翔撤回,原地待命。”
孙翔置若罔闻。他率领着一支小队,像一枝离弦的箭,深深射入迷雾中的敌军部队,紧接着,刚才还在海上和叶修他们兜圈子的先头部队突然快速收紧,将孙翔的小队紧紧围在其中,不断蚕食着他们的战力。眼看着包围圈越缩越小,叶修暗暗叹了口气,对魏琛说:“飞行队不管了,看能不能把机甲捞回来。”
“为啥不放弃机甲?反正就一个人。”
“因为机甲造价高。”叶修答得很实在。
“一中队的截击机组给我,你那再来点火力压制。”
猛禽在海上漂亮地飞了个旋转,带着两个舰队的战机群,如鹰隼一样,楔入敌人的部队,迅速接近了一叶之秋。它几乎是踉跄着往后退走几步,依然顽强地举起重型火炮,向着离他最近的敌舰射击。
“真猛。”叶修咧嘴笑了笑。他调转枪口,对准敌方母舰,扣下了扳机。
激光枪的枪口发射出一道刺目的红光,准确地击中了远在数公里外的敌方母舰。最上方的控制中心被击穿,舰身被击中的地方留下一圈漆黑的余烬。母舰剧烈地震颤着,掀起滚滚的浪花。靠近它的几架歼击机已经不由自主地随着波浪摇晃起来。
“老魏,捞到人赶紧回来,别贪功。”
“老夫像那种人吗?”魏琛愤愤不平地反驳,一边风骚地反身再入敌阵,击落一叶之秋身边的一个飞行单位,掩护它返回阵地。
就在他们且打且退的时候,东北方向一小股敌军悄悄地接近了。
通讯器里很快传来东北方向部队的求援信号。魏琛刚带着机群与叶修会合,就立刻马不停蹄地飞去支援东北战场了。只是这次,叶修只让他带了歼击机组,让轰炸机都转去加入了正面战场的战斗。
“凭什么啊?”魏琛有点不服气。
“相信你的能力啊老魏,一拖二不是你的专长么?多坚持一会,敌人有点多。正面要是能突破的话,这场还有希望拿下。”
“我最多能挺一刻钟,机组的战损比接近0.3了。”
“什么话,是男人就挺过半小时。”叶修半是嘲讽半是鼓励。
“滚!”魏琛暴跳如雷。
“启动高强度模式。”叶修输入命令。
“高强度模式启动。纳米级护甲启用,全部能源转化为动力。光动能装置暂时不可用。”
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后脑的刺痛感渐渐变得明显,心跳也越来越快。他蹲下身,短暂的蓄力后,猛地纵向天空。
“切换为飞行模式。”
他的右肩抵住枪托,瞄准敌军舰队,飞快地开了三枪。三条射线悉数命中一条战舰,瞬间将它击沉。与此同时,叶修赶紧关闭动力系统,借助重力飞速下坠。突然,一颗炮弹擦着他的头顶飞了过去,把他惊出一身冷汗。
“叶修你玩杂技呢?”魏琛幸灾乐祸地问道。
“新系统,还没玩熟。”
“你抓紧点,我这儿人挂得差不多了。”
“收到。”
君莫笑肩部两组涡轮全部打开,它飞速蹿到半空,继而悬停。紧接着,叶修打开武器匣,拿出等离子加农炮。
冰蓝色的光线如同毁天灭地的火焰,在一片刺耳的虫鸣声中,迅速淹没了海面上的虫群舰队。
 
直到走出模拟机舱,叶修的头依然一阵阵地钝痛着。他呲牙咧嘴地按摩着太阳穴,一抬眼,看到魏琛正倚在仓库门口,同情地看着他。
“又不是来真的,那么拼干嘛?”魏琛递了根烟给他。
叶修接过烟,魏琛又殷勤地打好了火,却被推开了。
“晕着呢,等会。”叶修又按了按太阳穴,皱着眉头轻轻抽冷气。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