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买一送一——核桃花生

时间:2020-05-18 08:15:09  作者:核桃花生

 

 
 
文案:
   赵筠是美国FBI行为分析部的犯罪心理分析师,因为一起案件的缘故,被迫停职回国。哪成想回国第一天就遇见了当年“背叛”自己的初恋情人,关键是人家还怀孕了!后因调查案件两人再次展开了些莫名其妙的交集。互怼中也是两人的相互陪伴和救赎。
FBI 身份背景纯属架空,参考了美剧犯罪心理,请不要过于纠结身份。谈情说爱为主,破案只是辅助。HE,互攻。两人都是很可爱的主啊
 
 
  ☆、重逢
 
  飞机从首都机场飞向西南小市,4小时后,满飞机的人都拖着疲惫的身姿从机上下来。Y省,典型的南方,一年四季大部分时间都明媚的让人慵懒,但3月却还夹杂着些雨水的潮湿和阴冷。
  赵筠下了飞机,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搓了搓只着了单薄卫衣的双臂,暗自后悔听了死闺蜜曲骁的鬼话,他妈的这叫不冷,等下见了面一定暴打这人一顿。等了几分钟,从传输带上拿过行李,走出大厅门,一眼就见到刚刚吐槽的那人了。
  许久未见,曲小姐倒是成长为风情万种了,就只是来接个机仍是打扮的无限妩媚,上半身是见v领的艳红色衬衫,嗯,事业线也挤出来了!下半身半包臀的黑色短裙,偏就那双白皙笔直的腿上丝毫未着,这姐姐的抗冻能力真是强哦,黑色的恨天高又给她填了一丝禁欲的气息,脸上的妆容也十分女王,赵筠差点惊掉了下巴。曲骁看见赵筠那一头金黄色短发,拿下墨镜眨了两秒眼就朝她冲了过去。赵筠暗暗诽谤,姐姐你可千万别把脚扭了,我累的要死,不想又拖行李又拖您老回去啊!
  所幸是没出啥岔子,两人多年没见,一见面便扯开了话匣子。赵筠坐上副驾驶,这才闲下眼来仔细看曲骁脸上的妆容,呵!这哪还是当年那个每天只晓得做题,一言不苟笑的曲大学霸啊,妥妥一个职场精英,事业女王。
  曲骁和赵筠是初中高中同学,两人偏偏就是有缘,高中更是又做了整整3年的前后桌,巧的是两人还有点邻居关系,两人住的小区隔了一条柏油路,闺蜜死党的这样维持了十多年。赵筠习惯了啥事都对曲骁吐槽,只是毕业后考研出国,选择一条完全出人意料的道路,原因赵筠谁也没提过。曲骁大学毕业后回了家乡B市,做起了传媒运营,B市又是靠近东南亚,这些年旅游发展的蒸蒸日上,曲骁也是看准了这点,生意倒是越做越大,混的风生水起。赵筠在国外时也时常和曲骁唠叨,说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了就回来投奔曲骁,现在赵筠想想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从机场回市上将近1个小时的车程,赵筠刚刚在飞机上休息睡了会不是太困,又或者是近乡情更怯,这会倒是精神了,赵筠不想打扰曲骁开车,侧头过去趴在玻璃上看窗外风景,不得不说,4年没回来,B市变的更多了。曲骁瞥了一眼旁边那金黄色毛茸茸的一团,她知道赵筠变了,不再是原来那个大大咧咧,随时都会憨笑的那个女孩了,上大学出国,这么多年分隔两地,偶尔的一些视频语音联系,她都感觉得到赵筠眼底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些忧郁,每次问,赵筠也只是扯出个笑说没事,可能是最近太忙了。曲骁终是没忍住,淡淡的开口,“这么多年没回来了,这次回来呆多久呢”
  赵筠恍惚了几秒,“我也不太清楚,美国那边给我放假了,说让我好好休息调整,多久,可能鬼知道。”
  曲骁皱了下眉头,这细微的动作没能逃过赵筠的眼睛,只听她幽幽的又开口说“也不是啥大事,忙了这么久,就当给自己放假了,我也好久没像这样似的闲下来了,你这个臭女人可得随时空出时间,给爷随叫随到。”
  赵筠对着曲骁扬起好看的眉眼,又得意的卖乖,“你别说资本家就是和咱不一样,我这次回来可还是带薪的呢,小妞把爷伺候满意了少不了你的。”
  曲骁差点想停下车给赵筠两嘴巴,这些年虽然赵筠变了不少,这嘴上的骚话可是越说越溜了。赵筠在一旁笑的没心没肺,曲骁想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曲骁止住自己矫情的想法,“大爷想去哪浪,我妈他们知道您老今天回来,特地约了你爸妈去你家吃火锅,爷赏个脸?”
  赵筠笑着说,准了准了,那头金黄色的毛配上赵筠的笑,快奔三的人了还是一副最美好的少年模样。赵筠读书得早,比同龄人小了两岁,因此更是常常以年轻自傲,又恰巧是这女人长的也嫩,皮肤也要比常人白一些,原来留着长发时就整一个乖乖女,五官温柔的不像话,现在剪了个短发,还给染黄了,倒是多了几分英气,她眉眼倒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瘦了好多,不像当年那个奶奶的娃娃了,侧脸的坚硬便突出来了,鼻子翘翘的,嘴唇也时薄的恰到好处,平常也习惯了带一副黑边眼镜,少年还是那个少年。
  等曲骁和赵筠到了赵家才发现,赵家二老还是从前那样坑娃的主,这次还顺带把曲家二老也给带偏了,食材啥也没有,一块火锅底料还是曲妈妈带来的,赵妈妈笑着说“你看我们聊着聊着给忘了时间了,恰好你俩回来了,开车去趟超市,看看想吃些啥,费用妈给你报销了。”
  说完便乐呵呵的推着赵筠又出了门,赵筠叹了口气,自家老妈的脾性老早就摸清了,认命的拿起曲骁的车钥匙拉着曲骁往外走。这回倒是曲骁懵逼了几秒,这都啥跟啥啊,车钥匙又塞回曲骁手上,赵筠苦笑着说“我在美国的驾照回国还要重新申请考核,曲大司机麻烦了!”曲骁头一个两个大,揉了揉赵筠的头发说,给老娘滚。两人出发去超市,这时曲骁才想起向赵筠道歉“不好意思啊,没想到我妈也这么不靠谱。”
  赵筠委屈巴巴的“那曲小姐打算怎么补偿爷呢?”
  看曲骁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赵筠不打算逗曲骁了,安慰她“我妈一直这样的,安啦,她就是知道我今天白天就到,也没啥好累的,这么久没使唤我,瘾犯了。开快点,我要饿虚脱了。”
  曲骁放心了,四平八稳的开着车,10分钟后到了超市门口,停好车赵筠就冲了下去,奔着超市旁边那个买糖葫芦的小店去了,曲骁在超市门口等了她几分钟,看到赵筠抱着一大包糖雪球回来了,咔咔咔吃的好一个开心,赵筠往曲骁那边递糖雪球,嘴上还含混不清的说“来一个来一个,想不到这么些年了还开着啊。”
  曲骁挑了了一个喂进嘴,好甜好齁,赵筠喜甜倒是吃的不亦乐乎,曲骁看赵筠开心,也难得和她多吃了几个,不一会儿两人解决完了一整包糖雪球,赵筠好似还没吃够,吐槽曲骁“下次再和爷抢你给我买一个月的!”
  说完两人终于是迈进了超市的大门。
  曲骁是个不怎么逛超市的主,赵筠也是人生地不熟的,两人幌了好几圈也没把想买的东西买齐。嘿,咋逛到母婴区了,赵筠头昏,曲骁也是了。不过下一秒两人都清醒了,两人都好像僵住了,赵筠看着那个正在挑孕妇奶粉的女人楞了神,看样子,不过可能才三四个月,还不是太显怀。曲骁回过神来了,朝赵筠尴尬的咳了两声,赵筠终于拉回自己飞奔的脑回路了。不成想,刚刚咳的那几声太突兀了,挑奶粉的女人也回过头来望着她俩,曲骁想拉着赵筠赶紧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赵筠也意识到了曲骁的动作,急忙推着购物车转身。“妈的”赵筠暗暗说了一句,真是越慌越乱,曲骁和赵筠没默契的扯了下,赵筠被购物车和曲骁的劲撞到了后面的购物架上,好死不死头上那罐奶粉还砸了下来,咚咚,一声是砸在了赵筠脑袋上,一声是落在了地上,赵筠笃定她今天是没看黄历,诸事不宜!曲骁赶紧问赵筠有啥事没,赵筠憋了一万句“fxxk you”没说出口来,脑袋疼的她呲牙咧嘴的,不过下一秒再那孕妇过来的时候脑袋的疼已经不算什么了,赵筠看着自己眼前的那张脸,刚刚原来真的不是自己眼花,然后浑身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的撕裂和疼痛提醒着赵筠是她,是她。赵筠扯出个难看的笑容,对着孕妇打招呼“嘿,那个,好久不见.....”
  孕妇见她笑了,也不像刚才那样揪心了,只在心里想着“这蠢女人还是这么不小心,什么时候能成熟点啊。”于是礼貌的说“嗯,好久不见了,你头没事吧,不舒服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说完便拿上自己刚刚挑选好的奶粉走了,曲骁把掉在地上的奶粉放回货架,两人也没啥心思再买啥了,也走向柜台结了账往回走。一路上是无尽的沉默,曲骁不知道要说啥,但也不忍心看赵筠就这样一直闷着,几次想开口又都忍回去了。
  赵筠上车就注意到了曲骁的反常,不过自己也是闹心的厉害,一会儿后赵筠实在不愿看自己的闺蜜因为自己的事这样,反复呼了几次气后,声音有点低低的“我.....应该没事,毕竟......这么些年了,你也看到了.....,人家都......有了,她过得.....不错不是吗,我....只是也需要时间消化一下,我也没心没肺惯了,你别耷拉着个脸了,说好的职场女王嘛,笑一个,笑一个。”
  曲骁好半天才说到,“今天真是........,你也看开点,我也好久没有她的消息了,她啥时候结的婚我都不太清楚,她倒是也潇洒.......”
  “够了,别说了,我.....你至少让我缓缓”
  “老娘警告你,你缓可以,酒就不要喝了,我不想才回来就把你拖进医院”
  “哎呀哎呀,知道知道了,酒早戒了”
  “你骗鬼呢!”
  “骗你这个烦人鬼啊”
  “嚯,臭女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更正一下,是四年没见了”
  说完这句,车上又沉默了。是啊,都这么多年了啊!没过几分钟,到赵家了,赵妈妈伸手接过东西,你们俩这可太小气了吧,都说了给你们报销还只买这么点东西回来。曲骁尴尬的笑了笑,“阿姨息怒啊,我们俩对超市实在不太熟,我认识这些东西,可他们不认识我啊。”
  打趣完了,赵妈妈也笑嘻嘻和曲妈妈进了厨房,赵爸爸和曲爸爸还在喝茶,赵筠心情不太好,和赵妈妈交代了一声,说是太累了回房休息会,等下吃饭再喊她。曲骁看着赵筠上楼的背影,叹了口气,和赵爸爸他们坐下喝茶。赵爸爸脾气好得不行,简直就是个大娃娃,不过曲爸爸就不同了。曲骁才坐下就被曲爸爸说“这个月公司咋样咋样了”,
  曲骁白了下眼,赵爸爸及时解围说“老曲啊,不要随时都这么公事公办啊,小曲成器你放心吧,哪天我家那个混不下去了还指望着投奔小曲呢。”
  曲骁老觉得和这两位聊下去会衰老加速,“我上去看看赵筠那边吧,好久没好好聊聊了。”
  说完便快步上楼去了赵筠的房间,敲了敲房门,赵筠说没锁,进来吧。赵筠说是休息,回房间却没闲着,整理了下自己的行李,曲骁进门看见的就是赵筠从行李了抱出一大堆书往书桌上码。好家伙,那么大个箱子,衣服倒是没几件,全是书,忍不住说她“您老真是....”,
  拿起她的书看了几眼,曲骁迅速合上了,里面满满都是些尸体解剖的笔记和案发现场的血腥照片,旁边的圈圈点点是赵筠的字迹,曲骁压着心里的恶心,“你晚上旁边摆着这么些东西睡的着啊?”
  “习惯了,这些可值钱了,你别给我弄乱了,你后天有时间吗,我还有一些发快递邮回来了,你给我搭把手。”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
  曲骁蹲下来去帮赵筠整理行李箱里面为数不多的几件衣服,拉开夹层时有张照片掉了出来,照片上的两个少女长发,身上还穿着一身全蓝色的校服,眉眼间的笑意是藏不住的,那是曾经最美好的青春,后来,那是最刺骨的心痛。曲骁想不到这张照片赵筠还留着,赵筠回过头看着曲骁拿着照片,伸手接了过来,曲骁问“你还留着啊”
  “一直放那罢了”
  赵筠不想多说,随手放进了抽屉里,两人之间又是尴尬的沉默,好在赵妈妈这时喊她们下楼吃饭了。饭桌上,翻来覆去还是那几个问题,赵筠回来呆多久啊,曲骁公司的事还顺利吗,赵筠因为下午在超市的事没啥胃口,曲骁则是因为刚刚手贱翻了赵筠的笔记恶心的也没吃多少。两人吃完饭约着出门走走散个步,曲骁主动问道“回来就闲着吗,有什么其他打算?”
  赵筠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这个职业,我倒是挺想失业的,那样的话.....,美国那边发生的事挺多的,我真的好累,那边这几次的心理测评我连及格标准都没到......”
 
  ☆、回忆
 
  赵筠失声笑了笑,去年在美国发生了什么,赵筠对谁都不提。曲骁也是真的怕面前的这个女孩就这样崩溃了,
  “我们这么多年朋友,你要是还当我是曲骁,想说什么就说一说吧,自己憋着真的好受吗?”最后这句几乎是曲骁吼出来的。赵筠也不曾想曲骁情绪这么激动,
  “你以为我是谁好吧,爷可是FBI BAU挂名的犯罪心理分析师,我要是能崩溃了,恐怕这世界也怕是要末日了。”
  曲骁不可否之,赵筠心理素质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她也只知道赵筠考研去了中政法读犯罪心理学,成绩耀眼,研一下学期就被保送去了马里兰大学深造,继续研究犯罪心理学,读了两年半,直接进了FBI的BAU,Behavioural Analysis Unit是FBI的行为分析部,分析现场证据和作案手法,给出罪犯的侧画像。赵筠凭借极为精准的判断力和分析力,在BAU的短短两年,成绩斐然。虽说美国资本家惯了,但放着这尊大佛不用,还开出无限带薪假期,只能说赵筠真的遇上事了,可偏偏这倔女人又不开口,曲骁今晚好几次都想冲上去给赵筠一拳了,然后拉着她的衣领吼“他妈倔啥啊,有啥就说啊”,不过曲骁也知道赵筠的事只有她自己消化了才是解决。曲骁只能说到“姐姐一直站你这边哈,哪天真想说了再说吧,话说你弟弟准备回来了吗?”
  曲骁给了台阶,赵筠顺着下来了“不知道,他脾气你也知道,在新疆再熬几年吧。”
  聊也聊了差不多了,一路上两人都默契的没在提起下午在超市里发生的事,不一会天色暗了下来,赵筠和曲骁在小区前分开,各回各家。晚上赵筠回了家,赵家二老也都不问赵筠为啥回来,默默削好一个橙子递给赵筠,赵筠也只是沉默的吃着,橙子下肚后,说了句妈我上楼休息了,便默默抬脚朝楼上走去,赵妈妈也只是和赵爸爸对视一眼后叹了几口气。
  一个人的时候总就开始不自觉的胡思乱想,赵筠坐在书桌前,翻开的那本微表情研究竟事一个字也没看进去。长时间的用力压着笔,墨水从笔尖浸下去,黑乎乎的染了一整片,赵筠回过神赶紧抽纸擦干净,擦着擦着,她仿佛看见那黑的变成了红的,比血还艳,然后那书似是烧起来了,火焰要整个吞噬掉赵筠,她瞳孔剧烈收缩,干脆闭上了眼打算任由那火把自己带向地狱,不过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如约而至,她睁眼,书上也只有刚刚被墨水染的黑乎乎的那块印记。这个月第几次这样了赵筠也说不清,明明都过去了不是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