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TF]两人一世界——若水离燕

时间:2020-05-18 08:20:03  作者:若水离燕

 

 
 
楔子 他和他
  他是手塚国光,不二周助国中3年的网球队友兼校友,高中最后一年的同班同学,大学的同舍同学,四年级开始直到现在工作中的拍档和合作伙伴。
  他是不二周助,手塚国光国中3年的网球队友兼校友,高中最后一年的同班同学,大学的同舍同学,四年级开始直到现在工作中的拍档和合作伙伴。
  现在,他们是认识了12年的好朋友。
  当然,现在还不止这些。
  原来,他们只是国中的网球队友兼校友,是默契的朋友。
  毕业后手塚直升青学,不二陪母亲去澳洲疗养,连接他们的黄色小球飞在各自的场地。
  但在高中的最后一年,他们重逢,并开始有了更深的交集。
  因为手塚国光的母亲和不二周助的母亲是国中校友,手塚国光的祖父是不二周助父亲兵役时的教官。
  而直接导致他们重逢的原因是,手塚国光的父亲和不二周助的父亲在朋友的聚会中认识相交,并且惺惺相惜,更成为合作伙伴,在知道诸上原因后,两家一个大聚会。
  手塚国光和不二周助,他们重逢了。
  四个孩子,他们相识,让大人们惊喜,他们的儿子原来又是好友,更是喜事。
  微笑的不二,讨人喜欢,被做母亲的疼爱,当下,被手塚的母亲认为小儿子,手塚的爷爷也将最爱的围棋赠与不二。
  冰冷的手塚,理智成熟,被是父亲的认可,之后,不二的父亲向手塚的父亲提出培养手塚做公司的继承人。
  后来,不二和裕太关系有了更好的改善,他们一起组过双打,因为手塚。
  后来,手塚家里多了一份欢乐,手塚发现祖父原来可以很幽默,因为不二。
  所以现在,他们不仅仅是认识了12年的好朋友。
  所以现在,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第1章 午夜习惯
  东京,午夜12点。
  手塚国光准时的抬首,看看桌上的沙漏时钟──12点。手塚随即停下了手上的工作,该保存的保存,该归档的归档,总之暂停手边的一切。
  12点2分,手塚将绷直的身体全然靠进真皮的座椅,闭幕养神,静待着时间的到来。
  今天,不,昨天是星期二,那么今天的这个时候,他会打来电话。
  想起他低柔中性的嗓音,轻缓温和的语调,手塚的唇线勾起弧度,那是一丝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浅浅的,却足以令人惊艳。
  12点11分,手塚睁开眼睛,拿起桌上的手机,站起身走向厨房,将手机放在餐桌上,准备做夜宵。
  因为独居在外,不必担心打扰到家人。这也是当初他和不二以工作为先做出的考量,搬到外面和住,可以互相关照,即方便工作又不打扰家人。虽然,手塚住在这里的时间是不二的两倍,但不二还是坚持和手塚一起交房租。
  12点12分,手机响起清悦低柔的歌,手塚没有立刻接听,不急不缓的洗手,听着歌煮咖啡。
  12点14分,手塚将面包放进烤箱,调好时间,取出干净的咖啡杯放在桌上,然后坐下,顺手拿过手机,打开。
  “呐,Tezuka……”和着音乐的是那熟悉的呼唤,这意味着一曲终了。
  手塚迅速按下接听键,冷然清朗的声音穿越过去。
  “手塚国光……”
  “呐,Tezuka……早上好!”特有的好听的中性声音,低低的带着丝丝慵懒。
  “Fuji,你该起了。还有,东京是午夜,你又这个时候打来……”手塚纠正着,后一句的语调透着无奈。
  不二出差公干,人在巴黎。他们现在有时差。
  手塚清楚的知道此刻的不二一定是趴在床上,窝在被子里打电话。大学四年同住让他了解到不二特别喜欢赖床的原因,因为起床他会有低血压的状况。
  “查勤啊?!”不理会手塚的严肃,不二忍着笑,故作认真的说,”呐,Tezuka,你不是又被我抓到还在工作吧!午夜了噢……”拖长的尾声,是善意的劝诫。
  “啊……”没有否认。
  “是不是打扰你了?”毫无歉意的说着抱歉的话。
  “没有,我在准备夜宵。”明知道他清楚,可还是忍不住多加一句解释。
  “呐,Tezuka……”不二闭上眼睛,声音喃喃的,顿了一下才道,”想你的咖啡了……”
  “嗯……”
  “最快的话要下星期四,还要再确定一下和约的细节问题。”这么大的CASE,马虎不得。
  “今天的午餐还是要吃的……”虽然已经是下午,手塚淡淡的道。他太了解他在吃饭问题上的诸多不吃的理由,估计已经睡了一天,也饿了一天了。
  “呵呵,约了朋友一起去取景,他会准备的……”不二在床上翻个身,开心的笑着,”呐,Tezuka……咖啡和面包好了。”
  “是的……”同着不二的话,手塚左手握着手机站起来,右手关掉开关,取出面包,倒杯咖啡,再坐下,一气呵成。
  “回来煮给你……”上午的时间随时可以,其他时间免谈。手塚在心里补了一句。
  “啊,时间不早了,我先挂了……”不二突然着急起来,听声音似乎是真的。
  “好的。”手塚不忘叮嘱,”注意安全。”
  “知道知道!”不二叠声应着,然后放慢语气,”呐,晚安,Tezuka……”──好梦。
  “嗯……”
  “呐,Tezuka,我发现你有个坏习惯哦!”调侃的语气,不待对方反驳回答,不二迅速挂断。
  听到那嘟的一声,手塚合上手机,放在桌上,端起咖啡,细细品着。
  又是这么急着挂断,因为知道他不习惯吃饭的时候说话吧,所以总是这么匆匆的找借口,贴心的体贴。
  “坏习惯?”想着不二最后一句调侃的话,手塚几乎要笑出来。
  我的习惯,是因为你的习惯存在。
  因为你习惯这个时候打来……
  12点32分,手塚清理好厨房,回身到书房,继续工作。
  凌晨1点47分,工作完成,手塚回卧房洗澡,准备睡觉。
  2点29分,手塚还没能入睡,开灯起来,取过枕边的原文小说,靠床阅读。
  原文小说是不二送的,不二给他的时候特意解释说全是──枕边读物,适合在临睡前看。
  当时微笑的不二眉眼间透着认真,所以尽管手塚认为不需要,但还是道了声谢收下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些”枕边读物”,对于放松情绪入睡,确实有帮。没有睡意的时候,手塚就习惯读这些原文小说。
  2点50分,手塚感到困意,放下书,关灯。
  在不二周助不在东京的日子,星期三的午夜电话后,手塚国光习惯在2点55分入眠。
 
 
第2章 特别想念(上)
  星期五早上,手塚一到公司,就接到不二由美子的电话。
  自从两家人熟识后,双方的妈妈就常常聚在一起,周末或是假日更是会举办聚餐会。裕太去年毕业后直接被带进公司实习,所以现在他和手塚不二都忙。而由美子就常常充当几边的联络官,召弟弟们回家吃饭。
  等手塚问候了家人,由美子点出惯性主题。
  “手塚,这个周末参加聚餐吗?周助和裕太都不在……你知道,我还有事情,所以──”
  手塚看看日程──空白,答应,”嗯,好的。在哪边?”
  “彩菜妈妈那边!爷爷说这次想要吃纯正的料理……”由美子也很想念手塚家的鳗鱼茶,可她正在蜜运期,最近在家的时间明显减少。
  “知道了,谢谢。”
  “OK,我转告母亲……”
  “嗯……”手塚放下电话,开始一天的工作。
  另一边的由美子听到手塚那边的挂断声后,才放下电话。
  “还是老样子啊手塚……”一句话不肯多讲,简洁之至。由美子笑的暧昧,走到餐厅。
  手塚的母亲今天约了不二的母亲去百货公司,昨晚就住到不二家。
  “怎样……”不二妈妈抬头看着进来的女儿。
  “手塚会到……裕太在大阪,周助在巴黎,他们都赶不回来。”由美子再次禀告状况。
  “还是这么忙啊……好在国光会到……”
  “是啊是啊!怎么这么忙?”两位妈妈看向由美子。
  “在三年的时间,公司突飞猛进。本土的市场……”
  由美子很认真的开始讲述公司的发展历史,吐出一堆堆专用商业名词,很快两位妈妈就听的缴械投降了。
  送走母亲,由美子喝着早茶,笑的开心,真有你的啊周助,想出这么个办法!
  想当初不二和手塚因为工作忙的几天回不来的时候,都没少被妈妈们抱怨,而由美子则成了除去父亲外最好的听众。后来由美子忍不住找不二想办法,不二笑笑的答应立刻解决姐姐的”耳朵”问题。
  不知道不二说了什么,只知道一席话后,妈妈们一下子变的百般支持,进而万般心疼,更是主动帮不二他们找了房子,让他们搬到离公司近的地方住。
  手塚自是庆幸在家逃过一轮轰炸,只是意外他和不二打算搬出住的想法被母亲抢先提了出来。手塚妈妈最后只是强调以后要常常回家吃饭,因为还是家里的有营养。手塚当然没有任何异议的同意,不过他肯定不二一定在其中做了什么。
  搬家后第二天,由美子拉着裕太来做客,并和不二做了一个交易。不二把应对方法告诉由美子,由美子交出不二小时候被强迫穿女装拍的照片底片。
  不二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是告诉母亲现在公司的状况,并把商业细节摊开说……之后,由美子一直使用这个方法,当然,偶尔她也会延伸一下。
  下午五点半,结束了会议,手塚和两个助理一起回到办公室。交代完事项已经到六点,手塚将一些文件整理好,准备带回家继续看。正当他准备走时,手机意外响起,是青学九人当年的和声──青学!
  手塚立刻接听了。
  “你好,手塚国光。”
  “手塚,我是大石!英二今天回来了,我们在河村家,桃城和海棠也在呢!你也过来吧!……”大石的声音透着兴奋。
  “部长部长……不二在吗?我打不通他电话啦!”那边的电话显然被菊丸抢了过去,手塚有些皱眉。
  “英二,不要这样,不礼貌……手塚会生气的!”大石忧心忡忡的劝诫着。
  “什么吗!人家真的好想不二喵……好久没见了啊……”菊丸冲大石撒娇的叫着。
  “菊丸!”手塚冷然的声音低了几分。
  在河村寿司店的猫咪菊丸几乎下意识的跳起躲到大石身后,把手机归还──他不想跑圈。
  “咳咳,手塚,是我──”看着猫咪的举动,大石预想到那边手塚脸上的不悦之色。
  “不堵车的话,差不多需要40分钟。还有,不二出差在巴黎,今天不到。”说完手塚就挂断电话,出发。
  红灯,停车。
  手塚看向车窗外,巨幅的海报挂在大厦上,是迹部集团关于运动休闲场的广告,上面的图景是──网球场和挥拍的运动员。
  手塚的心思不由回到九年前。
  那时的他们还是孩子,是一群为了梦想在网球场上拼搏的孩子。国中毕业那年,他们捧杯夺冠。那一晚聚会,他们在河村家欢聚到凌晨。
  绿灯,手塚收回目光,专心开车。
  手塚总是认真而专注的做一件事情,和身边的那位好友刚好相反。
  他的好友是天才,不仅仅是在网球,但他随性又漫不经心,总是带着完美的温柔微笑看着他和大家。对于网球,他努力的认真过,虽然有过败局,但手塚认为他没有输,因为认真了一些的天才很耀眼,也很让人心疼。
  “不二周助……”伴随着一声低叹,河村寿司店到了。
  手塚停好车,站在门口看着店门上的”暂停营业”告,整理一下衣服,推开门。
  “部长!”
  “手塚!”
  ……
  久未见面的大家,今天聚齐了六个。今天的河村寿司热闹的与往日不同。
  “下一次,我们大家一定要一起……”分手的时候,趴在大石背上的菊丸这样说着。
  是啊,下一次──大家点头。
  回家的路上,手塚感到有些恍惚。
  今天,他似乎特别想念他,尤其在和大家一起的时候,身边没有他,真的很难过。
  不二,在巴黎还好吗?
 
 
第3章 特别想念(下)
  星期六手塚回家吃饭,代不二和裕太向家人道歉。晚上手塚同父亲和不二伯父讨论公司一些业务前景,因为太晚留宿在家。今早晨练用餐后,手塚陪祖父在庭院享受阳光。
  半蹲在水池旁,看着池中自由自在的鱼,手塚放松了心情。
  “国光,周助的仙人掌都好吗?”一旁的手塚爷爷不知何时放下手中的盆景,走了过来。
  “爷爷?”手塚站起身,礼貌的看着祖父,”很好……昨天出来时有把它们移到光源充足处。”
  “那就好……周助不在,可要好好照顾啊……”那些仙人掌都是不二的宝贝。
  “是的……”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