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短命炮灰女[宫廷侯爵]——也算逍遥

时间:2020-05-19 08:09:41  作者:也算逍遥

 

 
  文案:
  谢扶疏穿到了自己看的一本小说中,成了被掉包的国公府真千金。
  因为作天作地,爹不疼娘不爱,最后还被假千金也就是女主咔擦了。
  谢扶疏到了国公府的第一日,所有人都要她跟假千金做好姐妹。
  谢扶疏:那行吧。
  后来,她嫁给了半年后就要病死的病秧子公主冲喜。
  她每天都盼着病秧子公主死去。
  结果,半年后无事发生。
  公主:听说你在等着我死?
 
第1章 【还巢】侯府
  谢扶疏将水绿色的袖子挽起,露出了半截雪色的胳膊。在一群呆鹅的视线中,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冲进了厨房提起了一把刀,冲着外头的几个小混混喊道:“杀千刀的二流子,你们再敢来招惹我家赵宁,老娘直接废了你们。”说罢,她又瞪了一眼蹲在墙角瑟瑟发抖的赵宁一眼。
  “今日我请客,你们大胆放心吃。”变脸只在一瞬间,说出此句话的谢扶疏眸光流眄,面上笑容灿烂如朝阳,丝毫不见方才的泼辣样。
  这般场景,在谢扶疏穿入书中,隔三差五都会上演一回。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了。想至此,谢扶疏心头有些烦躁。
  她方才瞥见了外头一辆豪华的马车,就知道书中人物的命运,她避不过去。
  她在书中的身份是一个恶毒的、给女主添堵的女配,只会成为女主高升道上的垫脚石。她并不是赵家女,而是忠勇侯家的。当初的忠勇侯夫人途径小县城,借宿在主人家,恰逢主人家也产下女儿,混乱中抱错了孩子,故而她养在民间十六年,而现在,就是忠勇侯家意识到血脉流落在外,要将她接回去了。
  书中的女主是个穿越者,早已经在京城扬名,她不愿意离去,忠勇侯府也不肯轻易放她离去。而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主比起来,原身就像是一只丑小鸭,而且还一路霉运走到底。原本属于原身的一切都书中女主占据,她如何能平衡?她在原女主的诱惑下一步步走错,最后落得个香消玉殒,无人埋尸的惨然结局。
  谢扶疏不是原女主,她当然不想要那种命运。好在她穿越到书中,不是什么都没有的。她拥有了一个“万界馆”的外挂,只要她有足够的积分,就能兑换其中的东西,而积分则是用“信仰值”来兑换的。
  角落里蹲着的赵宁溜到了谢扶疏所在的地方,抬起头开口道:“他们来接你回去了,是么?”在与姐姐相依为命的三年里,十四岁的少年强迫自己褪去了稚气,眉眼间的坚毅现出雏形。他是前夜偷听谢扶疏与一个陌生人的对话才得知真相的,他的“姐姐”并不是亲姐,要被人给接回侯府去了。
  “嗯。”谢扶疏点了点头,半晌后又道,“你的亲姐姐在长安,到时你去找她么?”
  赵宁将头摇成拨浪鼓。
  谢扶疏望着他又叹了一口气道:“等我安定下来,我会命人来接你的。”她的眼神有些飘忽。回到了侯府,她自身难保,又有什么能力将赵宁给接入京中呢?书中的女主不愿意回忆自己的出身,对她原本的家可是尤为排斥。她对陌生的“弟弟”,能有什么感情?
  “你得顾好这酒楼,不然我日后都无处可归了。”谢扶疏望着赵宁,又叮嘱道。赵家并不富裕,原先留下的只是一个糕点小摊子。赵家父母去世后,是她接手的,并在三年前将它发展成一个小酒楼。里头的人都是她亲自培养的,有那些忠心的人照顾着赵宁,她也放心。
  侯府前来接人的是一个嬷嬷和一个丫环,并没有弄出多大的动静。谢扶疏没有什么东西好收拾的,提上了一个青布小包袱就上了马车。她哪会注意不到嬷嬷和丫环那鄙夷的神情?方才的一幕定然是落在了她们的眼中,行为粗鄙的乡野村妇,怎么能与她们出口成章的小姐相比?
  书中描写的原身坐上马车的时候就是怯懦的,甚至不敢跟丫头们大声说话。侯府的人来接她的时候,赵宁跟混混们待在一起,而她则是守着小豆腐摊子,不停对顾客赔笑,哪有现在谢扶疏的底气?从踏上马车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她的悲惨命运。
  回长安的道路不算远,可仍旧要在外过上一夜。原书中是日夜赶路的,原身又惊又惧,一路颠簸回去受了凉,床上躺了好些天。谢扶疏可不想受这个苦。掀开了车帘子瞧见了客栈,谢扶疏淡声喊道:“停车。”
  嬷嬷与谢扶疏同坐一辆马车,见了她掀开帘子的动作,刚想说什么,可又被“停车”两个字给惊住了。她面色变了变,低语道:“侯爷和夫人等得着急呢,姑娘您——”
  谢扶疏轻轻地瞥了嬷嬷一眼,漫不经心道:“我等了十六年有说什么吗?爹娘在府中有吃有喝的,急什么?”她与兰心蕙质的谢扶风不同,气质是散漫而慵懒的,她与忠勇侯夫妇不太像,她的面容更似老国公,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嬷嬷心中一紧,却也不再说甚么。只是在心中暗暗记上了一笔,这外头养的姑娘忒是不懂事。
  谢家乃是京中数一数二的高门大户,谢扶疏的父亲是定勇公谢运的嫡长子谢玄威,被封为定勇侯。谢运子嗣不丰,他的次子、三子早逝,除了谢玄威,只剩下个谢玄晖。谢玄晖是个温文尔雅的文人,是衡阳长公主的驸马,平日里并不跟谢家人住一块。原书中对四房的描述并不多,只是写到了驸马与长公主的独女谢扶摇。她同样是原书女主的助攻。
  谢扶疏并不急着赶路,晌午也要车夫停下来休息一阵,等到马车回到了府上,已经是黄昏。谢家只开了一个角门,让马车进入。谢扶疏见状,心中冷笑。这是多么不待见这个女儿?既然不喜,为何要接回来呢?
  定勇侯嫡出的二子一女,长子谢扶苏已经娶崔家女为妻,而次子谢扶策则是一门心思地暗恋原书的女主,他名义上的“妹妹”。在书中,他也是对原主伤害极多的一个存在。
  谢扶疏跟着嬷嬷进入大堂的时候,国公夫人郑氏以及定勇侯夫妇都在。谢扶风正坐在老夫人身侧说笑,她的一双眸子还是红的,看样子不久前才哭过。
  定勇侯夫人王芷,也就是原身名义上的母亲不先跟女儿说温情,反倒是先瞪了那领人进屋的嬷嬷一眼,骂道:“怎么办事的?让老祖宗好等。”嬷嬷心中大喊冤枉,可也知道进了府中,这位就是真正的小姐,容不得她这个下人在主母面前嚼舌根,就忍了下去。
  谢扶疏落落大方地站在大堂中,任由一道道视线在自己的身上打转。
  原身回到谢家的时候,大病一场形容憔悴,整个人跟豆芽菜似的,但是谢扶疏不一样,她的眸光澄澈,态度不卑不亢,身段长开了些许,已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她并没有谢家人预想中的小家子气。
  王芷盯了谢扶疏好一会儿后,才装模作样哀嚎一声,喊道:“我的心肝儿啊!这十多年你受苦了!”
  谢扶疏被她这一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的身子颤了颤,努力地克制住自己情绪,不露出嫌恶的表情来。老夫人也在打量谢扶疏,至少在姿容和仪态上,她是极为满意的。
  “这是老祖宗,这是你大哥大嫂,这是你二哥。”王芷并没有询问太多谢扶疏在外的生活,而是将堂中的人一一介绍给谢扶疏。等说到了谢扶风的时候,她的话语顿了顿,半晌后才道,“这是你三姐。”果然如同剧情中那般,谢扶风留在了定勇侯府。
  “她不回赵家吗?”谢扶疏故作茫然,开口问道。
  王芷的神情一僵,半晌后才道:“咱们侯府养得起两个姑娘。”除了这句话,连点其他的解释都没有。谢扶疏对这一家人的态度心知肚明,她心中暗笑,面上仍旧是一片平静。也是原身傻,妄想得到家人的关爱。但凡有那么一点,她的下场也不至于那么凄凉。
  侯府对外宣称这二小姐因病寄养在乡下,如今才接回来,关于谢扶风的身世之谜,他们死死地瞒着,全当没有赵家那档子事情。谢扶疏到底是谢家的正经姑娘,侯府在物质上并不会短了她。她的院子在僻静的东面,两个贴身丫鬟是从谢扶风的院子里拨的,一个叫蒹葭,一个叫倚玉。在原书中,蒹葭是个心气高的,可看不起原身这个正经主子,一直替谢扶风做事。
  谢扶疏对丫头们的小心思不感兴趣。回到了侯府的第一夜,她并没有什么睡意。翻来覆去一阵,索性坐起身往外看。
  秋月当庭,流光如霰。风声簌簌,竹影离离。
  谢扶疏也没有心情回忆书中的细节,她只是看着自己面板上的“信仰值”陷入了沉思中。面板上一千的信仰值是从赵宁的身上得来的,整个万界馆中只有《太素九针》是亮着的。行医济世?这积累信仰值倒也容易方便。到了危险的侯府中,不可能没有点护身的本事。她思忖了片刻,最终点击购买。面板上的数值瞬间清零,而《太素九针》的技能书全部灌入了她的脑海中。太阳穴一阵阵刺痛,谢扶疏忍了下来,等到再睁眼的时候,她的面板多了一条技能栏。
  《太素九针》是针灸法,需佐以内力。万界馆也是阔绰,直接送了一本内功心法。
 
 
第2章 【还巣】游医
  大家族中规矩多,次日一早就要去老太太那问安。
  谢扶疏拿到了心法后就直接学习了技能,虽然睡得晚,到了第二日也精神十足。谢家并没有给她准备好衣物,都是她自己带过来的。好在她不差钱,服饰料子比不得侯府,但也不算差。
  “二小姐。”倚玉的声音怯怯的。有些东西主母忘记了,身为丫鬟却是要记在心上的。算起来,这位才是正经小姐。蒹葭想着回大小姐那儿,她倒是觉得,跟哪个主子都是一样。
  “无妨。”谢扶疏瞥了眼首饰盒中几件样式简陋的簪子,心中冷笑。侯府认回血脉倒是急切,但心也忒不诚,这大部分东西都没有准备。也是,原主就是在这般冷血的家族中被磋磨的,她可没有那假千金的运道,无法当上皇子妃,更无法成为皇后。
  谢扶疏并不打算献殷勤,她是掐着时间去的。等到的时候,几个小姐妹已经站好了。谢扶风最得老祖宗的心,不知道她说了什么趣事,红着脸,抿着唇笑,而老祖宗也是一脸开怀。众姐妹花团锦簇的,就她一个穿着素净,像是个外人。
  也确实是个外人。
  谢扶疏心中暗想道。
  “母亲。”
  “祖母。”
  谢扶疏的声音很冷淡,没有亲昵和热络,也没有初来乍到的局促不安。她这么一喊,总算让人注意到她——的一身衣裳了。她素净得像是牡丹花丛中的、不合时宜的小花。
  只是一身素衣的谢扶疏并不逊色于任何一个姐妹,若说谢扶风如牡丹国色天香,她则是明月清风,少了几分脂粉气,多了几分飘逸。
  “怎么不给姐儿做身衣服?”郑氏瞪了王芷一眼,缓缓道,“前阵子铺子送来了几批好缎子,扶疏就先挑几匹做身衣裳吧。”没等谢扶疏应声,她又转向了谢扶风,笑道,“过几日就是花会了,带着你妹妹去见见众小姐吧。”侯府的嫡亲女儿,总不能一直关在后院。不少的夫人听说侯府多了个女儿,明里暗里地打探呢。
  谢扶风抿唇一笑,眸光灵动,忙不迭地应承老夫人。
  原书中也有这个情节,谢扶风哪里是真心引荐谢扶疏的呢?原身也是唯唯诺诺的,不知道受了多少气,根本就进不了这个贵女圈,反而被人嘲笑成“乡巴佬”。谢扶风巴不得她出丑,还假惺惺出来维护她,体现了姐妹的“情意”,引得好一阵夸赞。
  谢扶疏穿入书中多年,适应了古代的生活,却不怎么适应侯府。原先在酒楼里,她成天抛头露面,吆喝来吆喝去的,有时候忙得脚不沾地,却也快活自在。可现在在侯府中,她却是整天困在院子中,起先还有心思看点书,可没多长时间,她便有些耐不住,寻思着偷偷溜出府中。本朝虽说民风开放,可公侯府上的小姐,有自己的规矩,不会成天地往外赶。
  当然,穿越来的女主除外,她可是有各种奇思妙想的。
  谢扶疏的院子里并没有姐妹们往来,她自己也乐得清闲。想着系统给的金手指还需要熟练度,她换了一身衣物,带着倚玉就出门去了。倚玉也不知道自家小姐哪里来得医药箱,也不敢多嘴,只是老实地跟在她的身后,听她的调度。
  城中并不是个适合施针问诊的好地方,不管是寻常百姓还是贵人,都会前往那些有名的医药堂去找大夫,哪里会信她这般“江湖游医”?倒是城外多贫苦百姓。谢扶疏心思定,也不顾倚玉的劝阻,直接雇了马车往城外去。
  城外两里处有一座山,山上的佛寺倒是人来人往,颇多的香客。在山脚下,也有个大村子。谢扶疏就在这山脚下,竖起了游医的招牌,她自己则是盘着腿,惬意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
  “小姐。”倚玉被谢扶疏的行为惊得肝胆颤,抖着身子小声地嘀咕。她以为姑娘家都会像大小姐那般的,可现在这个神仙似的主子,让她心生迷茫。
  “慌什么。”谢扶疏斜了倚玉一眼,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她望着道路上来往的人,没等多久,还真是有一个老婆子犹豫着上前来问诊。有了《太素九针》这金手指,谢扶疏自然是神仙手段,望闻问切后,刷刷写了一副方子递给老婆子。老婆子连声道谢,心中也暗暗嘀咕,等到她回去找了个大夫再瞧瞧,发现方子没问题,才四处宣传这山脚下新来的不收银子的游医。
  几日下来,谢扶疏帮助了不少的患者,信仰值噌噌往上涨。照这种速度,不多久,她又可以兑换新的东西了。
  “姑娘真是菩萨再世啊!老婆子被眼病困扰了多年,多亏了姑娘!”一位老婆子拎着满篮子鸡蛋来感谢谢扶疏。可谢扶疏哪里肯收下?她又不是差银子的主。这城郊村子里的人多诚挚,待她可比侯府的人热情得多。她原先是在石头上的,可现在摊子也有婆子的儿子给打起来了,有个舒舒服服坐着的地方。倚玉也熟悉了这些事情,在一侧帮忙,省了谢扶疏不少的麻烦。
  这头正热闹着,一辆马车从山上缓缓下来。前后簇拥着不少侍卫,那阵仗,想来是哪个大家族的。谢扶疏只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哪想到马车就在不远处停了下来,一个侍卫快步向前,冲着谢扶疏拱了拱手,问道:“您是医者?”他家主子突然犯病,药丸已经吃完了,这会儿赶回城中未必来得及。
  “小伙子,她可是神医,药到病除的!”谢扶疏还没开口,老婆子就笑眯眯地开口道。
  侍卫面色一凛,他又道:“我家主子有请。”主子在山上住了几天,他们这些人出门的时候也听说了山下神医的传说。这会儿也顾不得什么了,还是主子的身体最紧要。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