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首富白月光男妻(穿书)——灰剑如羽

时间:2020-05-19 08:19:16  作者:灰剑如羽

 

 
  文案:
  容玉穿到一本狗血文中,成为被三个哥哥宠坏的任性炮灰。
  穿来第一晚,为不走上炮灰的道路,躲开男主,结果睡错了房间……
  当翌日清晨,男主站在他们房间喊他身边男人舅舅时
  ——
  容玉os:我艹,他居然睡了南城首富顾朝辞!
  容玉:我说我们就当各取所需,以后各自安好,行吧?
  顾朝辞:……
  后来
  容玉得了不和顾朝辞接触就心脏疼的病,每次发病都必须要顾朝辞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好。
  容玉:我这真是为了治病(真诚.jpg)
  顾朝辞:……
  ——
  传闻南城首富顾朝辞大龄未婚的原因是有一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顾朝辞表示:谣言!
  后来有人撞见顾朝辞把新晋影帝按在车里——
  众人哗然:白月光攻陷了!!
  容玉:……
  顾朝辞:官宣!
 
  因为单身被误会有白月光沉稳多金霸道攻vs正直却总被误会的假戏精受
  1vs1,双洁,高甜,互宠。
  本文非双.性,同性可结婚,生子番外里写。
  一句话简介:我得了见不到你就心脏疼的病
 
 
第1章 
  容玉一手撑墙一手解着衬衫顶扣,身体越来越热,大脑也开始昏昏沉沉,但并不妨碍他做出判断。
  十分钟前他在酒店房间醒来,脑子里涌进很多信息,他没想到一周前因为无聊看的一本烂尾小说,一周后他会成为书中爬床失败最后被男主搞到下场凄惨的任性炮灰。
  更要命的事,这个蠢货不仅给男主水里下药,连同自己也没有放过。
  可偏偏承受药物反应的却是他。
  身体越来越热,视线也开始失焦,耳边依稀传来几道清冷的声音,容玉下意识找回避的地方,突然碰开手边的房门。
  忍着身体上的躁动,找到浴室摸进去,冷水冲下来的一刻,整个人舒服很多,但很快,那种沸腾的火焰就再次反噬回来,撤掉身上的衣服……
  顾朝辞从电梯出来,只觉得身体烫的要命,连同视线也有些模糊,不耐得撤开领带,想到几分钟前,夏惊鸿递给他的酒,眸色阴沉起来。
  已经很多年没人敢算计到他头上。
  维持着理智刷开门,下一秒怀里一暖被人牢牢抱住……
  ……
  明媚的阳光穿透纱帘辐照进来,洒向大床上熟睡的人。
  容玉被阳光晃醒,下意识抬手去遮,动作却牵扯腰部以下传来的酸痛,让他忍不住闷哼出来,翻身的瞬间僵在那里,看着睡在另一侧的男人,属于昨天晚上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中。
  画面太美有些不太敢回忆。
  熟睡中的男人短发凌乱洒在枕头上,卷翘修长的睫毛在下眼睑上形成一小片可爱的阴影,高挺的鼻翼下薄唇轻轻抿着,睡觉时都轻蹙着眉头,这个人会不会不好惹?
  目光触及到男人露在外面的肩膀时,呼吸都屏住了。
  虽然能看到的纹路不多,但蓝色的妥妥的是个纹身。
  他不会睡了个社会大哥吧?
  抬眸再次朝男人脸上看去,就见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看着他:“!!!!”
  顾朝辞看着身边少年猝然睁大的猫眼里出现慌乱,身体更是因为惊吓本能的向后缩,这让本就在床边的人,身体晃了下,往下面掉。
  容玉在后坠的一刻,下意识伸手想要抓点什么,可惜根本没有着力点,男人忽然伸手抓住他胳膊,将他拽回来,而于此同时鼻子和男人的胸膛来了次亲密接触。
  瞬间涌出的酸涩感,疼得眼角都红了。
  两人来不及做反应。
  就听:“舅舅,你们……”
  容玉被这一声舅舅叫的有些懵,下意识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的玄关,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青年,对方五官俊帅,此时一双黑眸里透着满满的惊讶,显然没想到开门会看到这样旖旎的一幕。
  容玉意识到自己和男人的姿势有些问题,轻轻推了下,顾朝辞松开手,对门口的青年道:“惊鸿你先出去。”
  惊鸿!
  夏惊鸿?
  小说男主角???
  容玉猛得抬头朝正浑浑噩噩往外走的男主看去,眼睛里满是震惊。
  如果他是男主夏惊鸿的话,那他刚刚叫了舅舅的男人……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是那部小说,从头到尾只出现过名字,却从来没有具体描写的南城首富,顾朝辞了!
  他居然睡了个首富!!!
  顾朝辞看着身边少年脸上变来变去的神情,沉声道:“多少钱?”
  男人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一点沙哑,却并不严肃,反而多了几分慵懒。
  容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就听见这句话,圆圆的猫眼猝然瞪大,仿佛不敢相信男人会说出这三个字一样:“你说什么,你把我当成什么?”
  被子拢起来,容玉侧身愤愤的站起来,拿起客房电话,要了一套衣服,这么光着和对方吵架,实在是没什么气势!
  转头看向对方:“我告诉你,我不要你的钱,我也不是做那种事的,昨天晚上就是进错房间,这一切都是意外,我们就当各取所需……你,你干什么?”
  忽然看见男人站起来,容玉抱着被子下意识往后退了下。
  顾朝辞额发依旧乱着,一双桃花眼沉甸甸的看着他,像是一只酝酿情绪的雄狮,仿佛在酝酿什么时候向他伸出利爪捕获他想要捕获的猎物。
  容玉不想成为他的猎物。
  眼睛不着痕迹的扫过男人肩膀上的纹身。
  他想不出一个首富为什么会有·社·会·大·哥一般的青龙纹身。
  “先生,您的衣服……”
  突然听见客房的声音,容玉瞪了男人一眼,转身走过去,接过对方手中的衣服道了声谢。
  穿好衣服,顺便在浴室找到钱包和手机,容玉一边从下往上系着衬衫扣子,一边看向站在门口的顾朝辞,男人见他出来,一张空白的支票递到他面前:“价格随便你填!”
  一句话气的容玉手上的动作都忘了,偏头看向对方,圆圆的猫眼里像是镀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漂亮又透着一股妖气,单手撑在男人身侧墙壁上,将顾朝辞框在自己和墙壁之间,薄薄的红唇轻启:“咳,这位先生,你有钱很了不起啊?”
  声音顿了下,从男人手中抽走支票,当着男人的面将支票撕碎抛到空中:“我不稀罕!”
  男人黑沉沉的眸子里透出一股冷意:“你不要钱,那你想要什么?”
  容玉单手插在口袋里:“我什么都不要,不要钱也不要负责,大家都是男人,何况昨天晚上你还在上面,要说吃亏该是我,你突然掏钱算怎么回事,你们有钱人也该学会尊重人,没别的事我先走了,以后也不会再见,就各自安好吧!”
  想到顾朝辞和夏惊鸿的关系,容玉只想快点和男人撇清楚关系。
  如果他昨天晚上知道躲开狼窝又入虎穴,他肯定会选择·报·警。
  哪怕丢人,哪怕被所有人嘲笑,哪怕死外边,他也绝对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
  转身时胳膊突然被抓住,下一秒他被男人按在墙上,就见顾朝辞垂眸看着他,黑色的眸子里透不出光,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你,你要干什么?”
  “我不喜欢贪心的人。”顾朝辞松开手,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黑卡,伸到容玉面前。
  容玉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考虑接了这张卡摆脱男人,还是把男人揍一顿先解气再说?
  但很快他就有了选择,顾朝辞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容玉转头朝里面看去:“你手机响了,先接电话,咱们一会在说”
  容玉瞪着圆圆的猫眼,无害的样子,惹来顾朝辞深深一眼。
  好似没感觉到男人严肃似的,勾起唇角朝他没心没肺的笑了下,等顾朝辞转身拿起手机,就听“咔哒”一声,再回头,哪里还有人了!
  骂骂咧咧从酒店跑出来,直接上了停在门口等活的出租车。
  坐在车上,梳理起现在情况,他现在成了小说中那个被家人宠坏的炮灰,想到炮灰这两个字,容玉就胃疼。
  容家是南城顾夏容沈四大豪门之一,意味着家世显赫,而且作为家里的老小不仅父母宠上面三个哥哥也是对他宠着疼着,可以说只要他好好的不作不死,就可以躺到死。
  然而为了从主角受身边抢走一见钟情的男主,原主在损友的拾掇下,先是下药惹怒男主,后又不知悔改处处和主角受做对,更是仗着家里父母哥哥的宠爱,作出绑架主角受的事情,可惜书烂尾了,没看到后面结局……
  但这种智障玩意儿,活着都浪费空气,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上辈子是孤儿的容玉,没能体会过亲情,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人明明拥有一切,却能作到最后一无所有,众叛亲离。
  “到了。”
  听到司机声音,回过神来,容玉扫码下车,他现在只想好好洗个澡,白瞎顾朝辞长那么好看一张脸,活烂的一批,他后面现在都还疼着!
  门刚打开,就看到站在玄关处的容泉。
  对方看到他回来,眉头蹙起来:“你不是在剧组拍戏,怎么……你这是什么?”
  突然破掉的尾音和伸过来扯开他领子的动作,吓了容玉一跳,下意识垂眸看向容泉指的地方,就见锁骨偏下一点的位置有一个红色痕迹,而那个位置绝对不是他自己能嘬到的。
  “……”容玉想回头找顾朝辞打架的心都有了,“二哥,我说这是蚊子叮的你信吗?”
  “我信你个鬼,赶紧交代,那个男人是谁?”
  “哥,你怎么知道是男人?”
  “果然是男人!”
  容玉:“……”
  完全没想到会暴露的容玉正想着找什么理由解释,只觉得自从莫名穿到这里来之后,好似什么倒霉事都能让他撞上,结果也不知道是不是情绪波动太大,心脏猝然抽疼起来。
  突然看到容玉扶着墙捂住胸口,弯腰一脸痛苦的样子。
  “别给我装!”虽然嘴上这么说,却还是下意识快步过去看他情况。
  当看到容玉闭着眼,脸色苍白一脸痛苦时,容泉彻底慌了,将人放平:“阿玉别怕,哥在呢,哥哥是医生……”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了,还是老规矩,中午12点,一般这个时间更新,都说明是存稿箱,哈哈,好像暴露了我有存稿的事情。
  嗯,说下,攻没有白月光也没有前男友这些,年龄28,攻比受大9岁。
  求收藏~~~~~求作收~~~~~
 
 
第2章 
  容玉被容泉往嘴里塞了一颗药片后,抱到车座上。
  他整个人的感觉就是,心脏一抽一抽的疼,想死又死不过去,昏又昏不过去,生生得吊在那里饱受折磨。
  容泉一路飙车到医院,把人弄上轮椅就往急诊室推。
  容玉捂着胸口,随着呼吸心脏疼的像是马上裂开似的,忍不住想是不是昨天晚上喝的那个药有什么副作用,如果那样的话,夏惊鸿不也得……
  不对啊,他喝了药进错房间可以理解,顾朝辞呢?
  他因为药物作用情难自禁,顾朝辞难道是人就……
  想到男人活烂到那种程度,总不像是经常做这种事的人,而且是人就上,作为一个首富也实在太掉逼格了,白瞎男人那张脸了!
  可若不是这样的话,那又怎么解释昨天晚上的一切,除非顾朝辞也嗑了药。
  !!!!
  想到早上看到夏惊鸿的样子,哪里像是嗑过药的,所以那瓶水该不会是让顾朝辞喝了吧?
  “阿玉,再忍一会,我进去和徐医生说一下马上就出来!”
  脑袋被容泉撸了一把,也把容玉飞走的神撸了回来。
  忍着疼朝容泉点点头,看着他哥快步进旁边的诊室,容玉瘫坐在轮椅上,捂着胸口,想着他不会下半辈子都这么过了吧。
  正想着,忽然不疼了。
  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坐直身体深深吸了口气,真不疼了!
  正高兴着,一抬头就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差点儿没当场撅过去。
  顾朝辞没想到自己来医院看人还有意外收获。
  看着早上趁着他接电话跑掉的人,因见到他满眼惊讶的样子,早上被放鸽子的那点郁闷忽然就不药而愈了。
  “好巧啊,你也来看病吗?”容玉尽量维持着自然,心里却皱成了包子!
  “不巧,我看到你特意过来的。”话落黑眸把人从头扫到尾,只是没等他再开口,容泉从里面出来,“阿玉……顾叔?”
  听见这声叔,容玉下意识扶住额头,真是……
  顾朝辞看到容泉时黑眸微微一缩,随后看向容玉,明白过来是什么情况后,并没见他有什么不自然的情绪闪现,单手插在口袋里,自然的容泉寒暄一句:“今天值班吗?”
  “不是,阿玉突然心脏疼,我带来医院看下,顾叔我先带他进去,你……”
  “我和你一起。”
  心里有鬼的容玉:“……”
  莫名其妙的容泉:“……那好!”
  话落狐疑的看了眼用手扶额的容玉,以为他疼的受不了:“一会徐医生看过就没事了,别怕。”
  将人推进去,一位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大叔走过来:“容医生,这是你弟弟?”
  “对,我四弟,徐医生麻烦帮我们看下,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心脏疼,来的时候我给他吃了硝酸甘油,应该是有缓解。”说完又低头对容玉道,“阿玉,能说话吗,是怎么疼法?”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