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听说死对头变乖了[欢喜冤家]——鱼曦草

时间:2020-05-19 08:21:19  作者:鱼曦草

 

 
  文案:
  承砚中学扛把子,叱咤风云的暴躁老哥周知重生了。
  重生后的大哥依旧走路带风,嚣张无比,脾气差得像个反派。
  与重生前不同的是,他这一世是个文科学神。
  而且他听说,他的死对头晏行这一世是隔壁那位乖巧温顺、平易近人的理科学神。
  周知开开心心地前去羞辱变乖的死对头。
  结局十分惨烈——
  调戏乖乖学神未遂反把自己赔进去的周知:为什么这傻逼也重生了?!
  -
  同学们发现,承砚中学一向不和的两位学神,最近的行为十分不对劲。
  白天搞针锋相对,晚上却一起回家。
  更有甚者,有人听见,家长会那天,理科学神对着文科学神的妈妈,脱口而出就是一声“妈”。
  同学们:?!?!这学校要完!!!!
  心机哥(晏行)×暴躁哥(周知)
  ***阅读指南***
  1.攻其实一点也不乖~
  2.本质乱写瞎编,没有逻辑~
  3.作者恋爱脑,一切都是为了谈恋爱~
  4.日更,文不长,不要养肥啦~
  围脖@晋江鱼曦草
 
 
 
第1章 
  九月中旬,南方艳阳高照,滚滚热浪扑面而来,街道两旁的树木生机勃勃,柏油路面被晒得发烫。
  周知抬眼看看刺眼的阳光,脸上难得地显现出一丝恍惚。
  他重生了。
  回到了一年前,他高二这一年。
  *
  早读铃声早已响过第二声,各个班不甚整齐的读书声汇聚在一起从教学楼里传出,学校走廊空荡荡的没几个人,栏杆上还伫立着一只小麻雀。
  周知懒懒散散地出现在学校围墙外边,对自己姗姗来迟的行为并不抱任何歉意。他侧边的黑发翘起几根,校服最上边的扣子开着,外套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一字未发便能让人感受到他渗透在骨子里的嚣张气质。
  他轻车熟路地在角落里翻出两块垫脚砖,手撑着翻身墙面一跃,不费吹灰之力便稳稳当当地站立在围墙的另一边。动作十分熟练,显然是个惯犯。
  奈何时运不济,恰好今天年级主任姜永昌心血来潮想搞突击,特意在楼下多溜达了两圈。
  姜永昌眼尖,大老远就看见有人在翻墙,当即疾步走来,“你!给我停下!”
  周知全然没有被抓包的窘迫,还真就不慌不忙地在原地站住了。他背倚着墙,挑挑眉,整张脸都写着“无所谓”三个字。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也很清楚,大概就是训话写检讨这样的常规流程——没有谁能比他周知更熟悉这套流程了。
  谁知今天姜永昌不按套路出牌,看清是周知后,张口就是一句“你这孩子今天怎么来晚了”,温柔至极,让人难以想象这居然出自“姜扒皮”之口。
  “哈?”
  正当周知思忖着这是不是什么新型训人法时,就又听姜扒皮继续和蔼可亲地说:“孩子,下次走正门就行,翻墙多危险。”
  “……”一向走路带风的周知一步迈出去差点崴脚。
  姜扒皮怎么这么反常?!
  但这只能算是玄幻新一天的开始。
  周知一如既往地踹开后门,大摇大摆地走进教室,把空空如也的书包往座位上一丢,正要坐下,却突然发现哪里不对劲。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进门动作,居然迎来了全班同学众星拱月般的注视,霎时间无数眼光聚集在周知身上,仿佛他是什么红透半边天的明星。
  “你们看什——”
  周知话刚说半截,旁边一个人“唰”地站起来,活像留守儿童见到了几年没见的老父亲。
  “知神!”
  这人周知有点印象,名叫邓旭东,他只记得这人话挺多,其他印象不太深刻。
  只见邓旭东举起右手,五指张开,紧接着全班同学跟着他异口同声地道:
  “知神!”
  且不说这声势浩大的阵仗,单是这诡异的称呼就让周知感到自己仿佛身处邪-教现场。
  “月考成绩出来了!”邓旭东激动得手舞足蹈,“你又是第一!而且市排名第七!”
  周知成绩有多差他自己知道,成绩稀烂的万年吊车尾,最后一个考场的最后一个位置就是他的黄金王座,这个火箭班还是他妈塞钱给他弄来的。
  所以邓旭东这话说出来压根就没有可信度,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胆子带着全班戏弄社会你知哥的。
  大清早起来发现自己往回长了一岁,社会你知哥现在心情算不得灿烂,抓着邓旭东的领子把他提起十厘米,俯视他,“你闲得无聊,啊?!”
  十足的恶人模样。
  “知神,我知道你谦虚,”邓旭东咽了咽口水,秉着不怕死的精神继续往下说,“但没必要,真的没必要,光荣榜都贴出来了。”
  今天的知神跟平常比十分不对劲——虽然以前也很暴躁,但是今天似乎更甚。脚后跟离地的独特感受让邓旭东虚得额头上冒汗,他试探性地开口:“您……?”
  邓旭东的模样看上去不像撒谎,事实上周知也想不出什么理由能让他对着自己撒谎,当即手一松,径直错开他向外走去。
  外面的公告栏上果然贴出了红彤彤的光荣榜,左边文科,右边理科。周知第一眼就看见自己的名字伫立在左边最上方,傲视群雄的存在。
  周知看了看他名字旁边的数字,喃喃出声:“这可真是……”
  要是他重生前也有这成绩,他妈做梦都能笑醒。
  接着他将目光移到隔壁的理科光荣榜——今日第三个惊吓出现了。
  理科光荣榜的最上方,用烫金行楷写着两个大字:晏行。
  没有人能比周知更清楚晏行是个什么德行了。此人和他差不多,也是叱咤风云的校霸级人物,比起周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俩分开来各霸一方,打起来不分伯仲,当年就有“文科周知理科晏行”的传说,谁也没在谁手上捞着什么好。
  这么一号人物,竟然和他并排出现在第一名的位置上,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难道重生一回,所有事情都按照他的记忆反着来?!
  周知忽然想起自己和晏行那不共戴天的敌对关系,如果一切都反着来——
  操,他该不会还得跟晏行相亲相爱吧!
  想想就一阵恶寒。
  这个猜想成功把他自己恶心到了,他快速走回教室,二话不说来到邓旭东桌前,劈头就是一句:“隔壁那个晏行……”
  停顿两秒,不知怎么问,便随便扯了个开放性问题:“他怎么样?”
  “挺好的啊,长得也帅,成绩又好,喜欢他的女生加起来能绕地球三圈,性格好像也不错……哎,怎么说,一看就是那种从小到大都是三好学生的类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我们学校……”
  邓旭东说到一半,惊觉自己说得有点多,赶紧补充,“当然,我觉得吧他也就那样,在我心里当然还是知神最牛逼。”
  其实邓旭东跟隔壁那位完全没有交集,现在说出来的也无非是些道听途说。
  “我问的不是——”周知打断邓旭东的废话,忽然敏锐地品味出话里不太对劲的地方,“三好学生?”
  “三好学生”这个词对周知来说是个新鲜词,他打娘胎里就跟哪吒闹海似的东踢西踹,生下来之后更是闹腾得很,身边净是些狐朋狗友,他本人跟这个词沾不上边,也从没接触过三好学生。
  在他印象里,三好学生那都是老师眼中的乖乖仔,同学眼中的优等生。
  周知燃起几分兴趣,隐隐还有些兴奋。
  三好学生版的晏行,那势必是平易近人、温和有礼、乖巧温顺,再用一个词概括——任人宰割。
  简直就是行走的小蛋糕。
  恶人周知是不会放过这么个天赐良机的。
  “我和他关系怎么样?”周知没头没尾地问道。
  邓旭东有点懵,问题也没太听明白,凭着直觉回答:“您老和他水火不容那不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
  周知眯起眼睛,不置可否:“哦。”
  一个“哦”字蕴含情感十分丰富,似是意料之中,似是可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邓旭东从这个字里还品出了一点诡异的兴奋。
  *
  和平街距离学校四五百米,街头是个垃圾回收站,街尾是片烂尾楼区,街道中间分岔众多,弯弯绕绕的像个迷宫。旁边伫立的居民楼墙体发黑,四处透着一股破旧的味道,听说最里头没人住的那间还闹过鬼。游走在这片区域的人也没比鬼魂好到哪去,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这条破烂街道又称差生聚集地,不仅是承砚的差生,外校的也很喜欢这里,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你惧怕的这里都有。
  前世周知也很喜欢呆在这儿,只不过后来这块风水宝地被晏行发现了,他就来得少了。
  这一世不一样,这破地儿脏乱差还附带凶宅,不是好学生会踏足的地方。
  周知踏进一家名叫“顺利”的便利店。
  这条街的便利店,名字大多是“顺”字打头,一排下去“顺心”“顺民”“顺意”都有,像是某种暗号似的——也的确有某种隐晦的含义,周边的不良都懂,这种“顺”字打头的,表面上看只是便利店,其实还是隐蔽的网吧。
  老板将周知打量一番,瞧见他身上的校服后,用沙哑的嗓音很熟练地问:“上网?”
  “八号上机。”
  便利店货架后面有个小门,里面暗藏玄机,摆了好几排电脑,十几个人坐在里面摇头晃脑地打游戏,嘴里还念叨着听不清的鬼话。
  八号机在最里面,机子前边坐着一个人,黑色口罩遮住他大半张脸,只露出漆黑深邃的双眼,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地敲击着,头顶的灯光将他瘦削的手腕映得冷白,他既不摇头晃脑,也不胡言乱语,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
  周知朝他的方向走去。
  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抬头望了一眼。
  意外的神色在他眼底稍纵即逝,他手下的动作略微一顿,接着又立马迅速起来。
  周知敲敲桌面:“喂,你到时间了。”
  那人缓缓抬起头来,霎时与周知四目相对。
  几乎一瞬间,周知就认出了这人是谁。尽管口罩遮住了大半,但此人就是化成灰他也认得——晏行。
  周知脸有点疼,又有点想冷笑。
  理科学神出现在这,是不是太搞笑了点。
  晏行用食指勾下口罩,眉梢微微挑起,语出惊人:“你也来学英语?”
  熟悉的嘲讽口吻,一字不脏,但从这人嘴里说出来就像“你这学渣居然也学英语”,欠揍至极。
  晏行此人狗就狗在这,明明是个烂人,成绩不算特别好,但每次都恰好比周知好上一小截,以极小的差距成为周知妈妈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如同一星火苗扔进了□□桶里,刹那间爆炸升空,巨大的蘑菇云迸发出来。周知猛地弯腰前倾,居高临下地盯着晏行:“你他妈什么意思?!”
  晏行直视他,语调带点儿漫不经心,“没什么意思啊。”
  周知正想说“来这学英语你装也装像点吧”,结果手不知道碰到了键盘的哪个键,一句夹杂着电流声的英语从漏音严重的耳机中传来:
  “It has never been explained why ……”
  周知看向电脑屏幕。
  ——还是新概念英语。
  ……这货居然真的是来学英语的。
  在不良如云的网吧学英语,清流中的战斗机。
  周知总算想起来,眼前的这版晏行是三好学生,刚刚那句话未必是嘲讽,可能真的是在认真询问。
  恍神间他又想起一件事儿,他自己好像也是第一名来着。
  理科第一问文科第一是不是来学英语的,似乎没什么毛病。
  “关你屁事。”周知不由分说地把晏行拽离座位,手覆上鼠标,光标移动到枪战游戏的时候,他发现晏行还站在他身后。
  晏行的眼神像是探究,又像是疑惑,犹如千面镜般,折射出缤纷的光线,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周知猜测自己在晏行眼里恐怕也是个好学生,来网吧玩游戏不太合适。
  谁管你合不合适,前世周知是一匹孤狼,这一世当然还是该怎么野就怎么野。
  就在这时,他旁边那位小哥正在激情团战,动作幅度大得像在砸键盘,一个肘击将周知抓着鼠标的手撞到位移。
  周知的鼠标因此清脆的“咔嚓”两声,不小心错点到视频播放器。
  紧接着激昂的音乐带着“兹拉”声从耳机中传出,听上去就很振奋人心。
  “哦,”晏行点点头,一副很理解的样子,“你来看《战狼》?”
  周遭的不良少年们不约而同地投来诧异的目光。
  ……您二位不如去学校机房叙旧?后面还有人等着决战召唤师峡谷呢!
  周知拎着耳机往头上套,懒得解释,敷衍地说:“对,你快滚。”
  “你站这儿干什么,”周知把音量调到最大,显然是不打算听他的回答,只是单纯地在下逐客令,他戴上耳机,语气依旧不善,“还想跟我一起看啊。”
  这破耳机本身漏音严重,又经音量调大,粗劣嘈杂的声音漏出来大半,旁人听了尚且觉得难受,也不知道当事人的耳膜是否能经受得住这摧残。
  晏行皱了皱眉。
  他直接伸手拔掉耳机插头。
  慷慨激昂的背景音乐公然外放,如同深沉夜色中的一道惊雷,振聋发聩得让所有沉浸在网络中的人都抬起头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