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陈情之偷心贼——沐子冥灵

时间:2020-05-19 08:27:49  作者:沐子冥灵

 

 
 
------------
  十六年后
------------
第1章 
  十六年后
  走街串巷的道士,一边喝着酒一边吆喝着一些什么,不过,他实在是有些醉了,走路也是摇摇缓缓的,随着一阵强风来袭,他的算命幡竟然从杆子上飞走了。
  随着这阵风,就这么到了一个宅院,门匾上面赫然写着,‘莫家庄’,随即就落到了一个角落的房间门口。
  这个地方似乎没有什么人来,周围都是乱糟糟,遍地的枯叶,房间也是门窗紧闭,似乎里面有着什么东西似的。
  听着外面的风飒飒作响,魏无羡恍然看见了一个人,可是他看的不太清楚,接着就听见了有人似乎在叫他,‘噔’的一声似乎有什么掉在了地上。
  他终于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面具,他把捡了起来。
  思考刚才是叫他,刺眼的光线照在他的眼睛上,没有反应过来的他,就被人给踢了一脚,之后就是被人打了几下,等他想要提起力气反抗了,却发现自己根本用不了。
  他只能是躺在地上装死。
  “你个疯子”,莫子渊看着这个疯子生气的说道。
  “还有什么宝贝藏着的”。
  “全部都给我交出来”。
  “这里可是我家”,莫子渊,随即一脚踩在了魏婴的身上,大声的说道:“你住在这里,你的东西就是我的”。
  “还有什么东西统给我叫出来”,口气十分的嚣张。
  一起来的家仆已经把这里都翻了一遍,可是却没看见什么东西,莫子渊十分的生气。
  “公子,都找过了”,阿童是莫子渊身边的家仆。
  “找到东西没有”,莫子渊才不关心找完没有,他只想知道有什么东西在。
  “这间破屋子,剩下的就是这些东西了”,阿童说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莫子渊。
  看着手里的纸,莫子渊是有点不爽的,直接拿着蹲下,就用那些纸打了还躺在地上的魏婴,“你就这么几张破纸啊!
  ”
  “还想要住在我家”,想起这个莫子渊就不舒服,一个外人而已。
  “不要以为带你来的人会护着你”,要不是因为钱,莫子渊看他胆小的样子。
  大声的说道:“那个人都好久没有送钱来了”,随即就把手里的那些废纸扔了过去。
  “你也给我赶紧滚出去”,似乎想到什么,“就是个疯子,,我爹竟然对你比对我还好”,看了是对这个原因十分不满了。
  魏婴可没有反驳他,对他而言,手里这些纸,可能还有用一点于是慢慢捡起自己手边的这些纸。
  魏婴心里想着,看来自己来这里是另有隐情的,不过,原因,应该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就忍一下吧!
  “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
  “我早就叫人打死你了”,莫子渊恶狠狠地看着魏婴说。
  “你现在已经被人给抛弃了”。
  “公子,除祟的仙师已经到了正堂了”,一个家仆突然进来对莫子渊说道。
  莫子渊突然想到,自己娘亲说的话,这人自己有的是时间教训,不用急于一时。
  “我们走”,随着这一身,屋子里面顿时空荡了很多。
  不过,这些对于魏婴来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确认这些人都走了,魏婴这才慢慢的起身,他还有点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给自己洗了把脸,这张脸还是自己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真的没有事,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还是说,有人救了他。
  唯一他能想到的就是阴虎符的原因了,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他不明白,这些伤是怎么来的,其实心里有挺多的感慨的。
  最初想起的就是阴虎符了,这个他做出来的东西,因为可以指挥傀儡,阴气过重,自己就取了个这么的名字。
  想想一开始,自己也没有想到阴虎符的力量会这么大,他从做出阴虎符之后,就是一直做着梦,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一切都不是梦。
  可是在他很多事情确实都发生了,他开始恐惧了,随着梦见的事情越来越多,他就越害怕。
  最后,他才做出了那样的选择。一个对自己和大家都好的选择,他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可以换那么多人的命,自己真的是觉得最好不过了。
  魏婴甚至想着,这是不是另一个世界,其实自己是死了,然后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自己活着其实也没多大意思。
  刚这么想着,这一转身就遇见一个人,还是刚才动手打自己的人,这下可以套套话了。
  “你,你,你”。
  “我,我,我”,真的是怎么学着结巴。
  “你个疯子,怎么出来的”,阿童看着这人,质问道。
  “赶紧给我滚回去”,今天可是我看着他,阿童想着。
  这人要是到处乱走可是对自己不好。
  “我姓莫”,魏婴想要确认一下自己的身份。
  “这里是莫家庄,你不姓莫,姓什么”。
  “你还想姓什么”,阿童觉得非常好笑,现在还有人问这样的问题。
  “你还想着有人给你端茶送水啊”,阿童想起这人刚来的时候,自己还打算讨好一下人的,可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是疯子一个。
  “那是以前,知道了吗?”
  “今天破面具怎么不带了啊!”平时不都是带着的吗?
  “我”,魏婴刚想说点什么。
  “一直带着面具的吗?”想着这个问题比较要紧。
  “是啊!”
  魏婴得到肯定的答应,戴面具,是因为什么原因,难道是仇人太多,还是什么原因?
  “趁你今天正常,你给我说说,那送你来的人”,阿童对那个人还是有点好奇的,听说那可是仙师。
  “那人是不是仙师啊,他有没有给你留下什么宝贝啊!”
  当然了,要是他能够得到宝贝说不定,这位子就可以换一下了。
  “放在那里的啊!你要是告诉我啊!”阿童想着自己可以哄一下他,说不定就知道哪些东西在哪里了。
  到时候,这少爷要是问起来,自己可就有很多话可以说了,说不准自己还能有赏钱呢!一举两得,不是,嘴里吃着花生。
  “那我什么时候来这里的啊!”魏婴想着自己还是先套套情报好了,说不准就被他问出什么有用的来了呢!
  “三年前来的啊!”阿童看他这个样子,疑惑的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魏婴没想到自己竟然才来这里不久。
  阿童看人要走,连忙就想把人给拉住,“你去哪里啊!”
  眼看着人就要走远了,自己拦不住到时候说不准就会被罚的,看着旁边放着洗衣服的棒槌,拿着就追了上去。
  “不许走”。
  魏婴一下子没有察觉到,竟然真的被他给打到了。慌乱之中,只能是躲闪。
  “我让你不听话”,阿童看见打到了,更加是打得起劲了。
  这样看着就要被打到头了,魏婴灵活的一个转身,直接就把人给定住了。
  “定”,看见人给他定住了,魏婴开心一笑,瞅见阿童手里的花生袋,便拿来过来,尝了尝。
  “这花生真的不好吃”,尝过了之后,魏婴不禁感叹了一句。
  但是,现在也只有这个可以吃了,他就不客气的拿走了。
  ------------
 
 
第2章 
  这边,魏婴正边吃这花生边走,就听见有人在说话。
  “最近也不知道是什么作恶”。
  “已经死了好多人了”。
  死人怎么回事,魏婴想着,这里是不是有发生什么怪事。
  “夫人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这边请”。一个家仆打扮的人,带着一些人走了过来。
  魏婴一看竟然是姑苏蓝氏的打扮,连忙转过身去,竟然还有亲传弟子,看来自己应该还是在原来的世界,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那两个亲传弟子,倒是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魏婴想着,这也不知道是他跳崖之后多少年了。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人,不知道他还在不在。
  魏婴看着自己腰间挂着的面具,觉得自己有必要跟着过去看看,其他的事情,还是不要想太多了才好。
  “这次还要多谢仙师”
  “前来我们莫家庄除祟”
  “早就听说,姑苏蓝氏 雅正听训,气度不凡”
  “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莫夫人看着来的人,一个个是仪表堂堂,心里觉得高兴极了,对着大家就是一顿夸赞。
  魏婴在一旁偷偷看着,就想知道这些人来这里是什么目的,当然,还有就是自己的来历。可是没想到就听到这个莫夫人,对着人家就是拍马屁啊!
  听到莫夫人说起,她们这里有事有一个有仙缘的小辈,一想,应该就是自己了,要不然的话,这人的儿子,也不会去他那里找东西了。
  听她说的那么起劲,魏婴觉得自己要是不出去一下,大家还她是什么好人。
  眼看人就要走光了,他赶紧出去。
  “我在这”,满意的看着这些人又是惊讶,又是害怕的眼神。
  “我说谁叫我呢!”,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这莫家庄里最有仙缘的人,应该是我吧!”
  果然,魏婴一说完,这莫夫人就变得十分的奇怪。还叫人要把他带走。
  想来,应该是有什么秘密的,现在他就要让这些人说出来,魏婴这么想着,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走了。
  一下子就趴在了地上,就是要在这里赖着,嘴里还说着:“我不走”。
  场面顿时就混乱了,景仪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笑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忍不住了,可是被哥哥一瞪,也只好憋着了。
  莫子渊本来就对魏婴不满,这下子看到他这个样子,让他家,在大家面前丢尽了脸面,一下就生气的站了起来。
  直接就走了过去,拉住了魏婴的手,想要把人给带走。
  魏婴可没忘记,就是这个人,今天把自己给打了的,怎么可能听他的,自然是不会起来的。
  “我不走,不走”。
  “快给我走”,莫子渊,使劲的拉,可是这人怎么也不起来。
  景仪看见这个样子,也有点忍不住了,起身打算把人给扶起来。
  本来,魏婴是不想起来了,可是,对上这个小公子,自己总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便顺着他就起来了,但是,他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那小子。
  “走,你给我赶紧走”,莫子渊看他起来了,大声吼道。
  魏婴才不管这些,站起来就去抱一根柱子,他才不会就这么走了,多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见他又抱起柱子,莫子渊连忙就去扯,可是怎么也拉不开。
  “我,我不走,不回去”,想的倒是挺美的,一点收获都没有就走,怎么可能呢!
  “哎,我的这个侄儿就是有疯病”,莫夫人看到大家都盯着她儿子看,连忙解释道。
  “他父亲带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希望大家别介意啊!”说完就叫人去帮忙。
  魏婴才不管这些,只顾着自己抱着柱子,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还能说出一些什么话来。
  “来人,快点,过来帮忙”,莫子渊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了,简直就是给他家丢脸。
  思追看他们这个样子,很想上去帮忙,可是,自己又是个外人,这还是别人的家务事,实在不好插手。
  “要我走,除非把我的东西还给我”,这一大早就来抢东西,肯定以前就抢了不少东西了。
  莫子渊一听到他说这些,心里面更加的慌乱,“我什么时候拿过你的东西了”。
  “对对,你不是拿,是偷,是抢”,魏婴撇了撇嘴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外面的人更加是议论纷纷了。
  “哎呀,竟然抢人东西,怪不得这样了”。
  思追注意到这人竟然要去踢那位公子,只能是暗中帮助一下,毕竟,自己是来这里做事的,做得太明显了不太好。
  魏婴也感觉到了,顺势就倒在了地上,做出一副被人给踢了的样子。
  “疼死我了”,他有感觉,这莫夫人应该是还有很多话没有说的。
  “你们看看啊!他们总是这样虐待我啊!”说的那个叫惨啊!
  “我不活了”,一下变得要死要活的。
  “莫家一家人都欺负我啊!”
  “还说,我是他们的侄儿,简直禽兽不如啊!”魏婴对着外面那些人哭诉。
  “这脚印,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被打啊!”
  “再怎么说,这莫小公子,他爹走的时候,可是给了不少钱的”,大家看到这样就开始议论起来。
  “这就是翻脸不认人啊!”
  “看人家年纪小,钱全拿了,对人家的孩子就是虐待啊!”
  “就是啊!”
  “这刚回来的时候,就是不说话”
  “那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大家叹息道:“现在被逼疯了,真可怜啊!”
  莫子渊哪里受得了别人这么说,对着魏婴就是一顿骂。
  “你个死疯子,还在这装可怜”。
  魏婴才不管这些呢!可怜巴巴的,就对他说道:“我才没有装,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说着就伸出了手,可是对方明显不想还,于是他又说道:“要不然,你就跪下给我磕头认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