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月下归

时间:2020-05-19 08:28:46  作者:月下归

 

 
  文案:
  陆西一个直男,穿成了伪娘,在校园文里扛起了女配的职责,尽心尽力跟女主抢男友。
  他要做的就是欺负女主,被男主打脸。
  主动献身男主,被男主打脸。
  煽风点火造谣,再被男主打脸。
  反正就是使点坏,最后不停给男主创造打脸机会。
  一切都是甜宠文的套路,不过甜宠的是女主,套路的是他。
  某天按剧情发展,又到了该被打脸的时刻。
  陆西将一张刻意摆拍的双人照放在女主面前,介绍说:“请看这张船照,我跟纪年已经那个那个过了,我已经是纪年的人了,所以请你主动退出这场三角恋。”
  陆西介绍完毕,坐等男主澄清事实,脸都给他准备好了。
  女主将床照摔向纪年,不愿相信:“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纪年瞥了眼照片,又看了眼坐在角落玩指甲的陆西。
  他想了想,劝女主道:“为了你好,你还是退出吧。”
  女主:“……”
  陆西:“……我擦。”
  #我为男主的追妻之路操碎心#
  ————————
  起初,陆西是拒绝接受那傻逼剧本的。
  但是放飞了一段时间后,他发现一旦不踩剧情点,身边必有人领盒饭,死状还极惨。
  甜甜的校园恋爱文崩坏成了暗黑惊悚文。
  陆西不得不跟着剧本走。
  但过程中他逐渐发现,似乎有人在背后操纵着剧情发展。
  陆西:“剧情都快走一半了,我才发现男友大有问题。”
  纪年:“我承认我大,但有什么问题?”
  “……”
 
 
 
第1章 
  “听说这玩意儿还能治早泄?”
  前桌妹子说这话时,晃了晃手中一管磨砂质感的小药瓶,药片在其中撞得“哗啦啦”作响。
  陆西听着那声音,不为所动,抬眼环顾四周,明白自己摊上事了。
  这是一间旧教室,到处都是灰蒙蒙的,角落结着蜘蛛网,一看就是废了好多年。此时他坐在座位上,身上着一套女装校服,藏蓝色百褶裙短得不能再短。
  前座是个银发女,就是最开始说话的那个,除此之外,旁边还站了个黄头发的胖妞。
  陆西第一次穿裙子,没什么安全感地并起光裸的膝盖,相互蹭了蹭。
  他稍作回想,想到自己不过是游戏玩累了,趴在电脑桌前打了会儿瞌睡,结果一睁眼就坐在了这间教室里。换了身裙装制服,身旁还有两个太妹模样的高中生谈论着“早泄”的话题。
  思及此,陆西轻轻抽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
  “真的?”黄头发的胖妹这时嚷道,“这药不仅抗抑郁,还能治早泄?”
  银发女低头捏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道:“有科学依据的,我念给你们听听哈——”
  “这小白药片叫氟西汀,最被大家熟知的功能是抗抑郁,但临床研究表明,其中的成分能够明显抑制输精管收缩……”
  还没念完,妹子“噗嗤”一声,捂着嘴先笑了。
  胖妹顿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似的跟着笑,可见很会看银发女脸色。
  两个女生“咯咯咯”地笑开,唯独陆西面无表情,盯着桌面不知道在出什么神,着实显得格格不入。
  银发女笑得向前仰,还不忘顾忌陆西,转头道:“陆西,不好笑吗?柳思逸可是整天都在吃这种药耶,难怪把标签都撕了,见不得人吧。”
  闻言,陆西动作迟缓地看向她,不点头,也不摇头,就这么略显茫然地看着。
  面对此情此景,他大概猜到发生什么了。
  他穿了。
  ***
  那是一本青春伤痛文学,名叫《思逸,我们可不可以考清北》,然而书名和内容没有半毛钱关系。
  陆西被拖着去看过原著改编的电影,后又大致翻阅了下原著,因此略有了解。
  小说中的女主就叫柳思逸。
  除此之外,书中还有一个非常难缠的女配,跟他同名同姓都叫“陆西”。当时因为这一巧合,还被一同看电影的人打趣过。
  陆西记得,此时他经历的正是小说开篇。
  女配“陆西”为了恶整女主柳思逸,联合闺蜜团偷了她的抗抑郁药,结果反倒促成男主和女主第一次碰撞出火花。
  理清前因后果后,陆西回想女配的设定——因为貌美被封为“校园第一女神”,并且还是小有名气的网红,在短视频网站上坐拥九十万粉,可谓十分风光。
  至于女配做过的事,细数起来就不那么风光了——不停地作梗男女主之间的恋情,挑事、造谣、勾引男主,结果每次都适得其反,不仅频繁被打脸,还成了男女主之间的神助攻,促进两人感情不断升温。
  但现在的情况似乎跟书中有出入。
  陆西低头,目光越过桌沿看了眼下面。他能够感受得到,并且十分确定,裙装之下还是男儿身。
  陆西沉思半秒,忽然想通,心里“擦”了一声。
  书中“女配”应该本身就是男的,是个爱装清纯妹子的伪娘。
  这件事可能连原著作者都没想到,不然书中也不会从没提及过这事。
  就在陆西有些凌乱时,校园里响起一阵音乐声,顺着风从窗户里灌了进来。
  银发女撩撩头发,道:“走吧,午休结束了。”
  说完,她站起身,顺便将一个纸袋放到陆西面前。
  陆西看了眼纸袋子里,问:“是什么?”
  “上次你借给我的外套呀。”银发女答道,“本来想国庆长假前还给你,但是那天台风红色预警,学校停课,后来又直接放假了,见不到你人,只能今天还。”
  陆西“哦”了一声应付过去。
  紧接着,一只药瓶毫无预兆地塞进他手中。
  陆西再次抬头,银发女看着他笑,道:“药,我们给你偷来了,接下来你自己处理吧,要是不想被抓住,劝你扔远一点,到时候沾了一身腥可别连累我。”
  ……倒是个明白人。
  那两人走了,陆西看着手中的药瓶,陷入沉思。
  瓶身上的标签被撕了,想来女主柳思逸是不想让大家知道她患了抑郁症。
  陆西知道氟西汀这种药,或者说熟的不能再熟,因为他哥哥曾经就患过抑郁症。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一旦药物中断,很有可能会病情发作,情绪崩溃。
  原主为了恶整柳思逸而偷了她的药,在陆西看来,是件十分缺德的事。
  权衡一番,他打算把药再放回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陆西也知道自己这么做违反了剧情走向,但是如果让他遵从女配剧情,他觉得选择死亡可能会更轻松点。
  ***
  陆西拆开纸袋,从里面掏出一件外套,抖开一看,是一件红白色的棒球服。
  正好派上用场。
  他将棒球服系在腰间。穿裙子还是不习惯,能遮一点是一点。
  陆西走出教室,才发现这是一幢废弃的教学楼,走廊上空荡荡的不见人影,阳光照过来时,灰尘都是金的。
  因为上课铃刚响,陆西走在校园的林间小道上,倒是没看到其他的学生。
  他记得女配跟男女主同班,都在高二八班。顺着路标,很轻易地找到了“凹”字型的教学楼。
  快走近教学楼时,陆西忽而听到篮球叩击地面的声音,“哐”,“哐”,“哐”,一下接一下,跟着又传来几个男生模糊的笑语。
  闻声,陆西抬头,看到前方有几张石桌石凳,四个男生就坐在那处休息。
  显然对面的也看到了走近的陆西,不自觉停止了交谈。
  四个男生中,另外三个都坐在石凳上,唯有一个男生坐在桌子上,尤其醒目。
  因此,陆西最先注意到的就是坐在石桌上的那人。
  那人一双运动鞋大喇喇地踩在凳子上,微微驼着背,但看得出个子很高,利落的短碎发,隔远了也能看出立体的五官。明明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身上却已经有了近似于男人味的东西。
  男生似乎也在打量陆西,目光绕着他打转,手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篮球。
  经过那张石桌旁时,陆西听到有人吹了声口哨,紧接着窃语声传来:“喂!纪年,你们班那个网红刚走过去,同学之间好歹也要打声招呼啊,顺便给介绍介绍呗。”
  陆西倏地停下脚步,立在原地。
  刚刚一直没想起来,纪年就是男主——
  长相好,身世佳,武艺全能,根正苗红小白杨,同学喜欢,师长疼爱,天生聚光体,是所有光明的代名词。
  正是因为遇见了纪年这样的阳光之子,患有抑郁症的女主最终才得以治愈。
  看来男主纪年就在刚刚经过的那伙人之中。
  这么想着,陆西突然被点醒。
  如果他就这么直接把药瓶还给柳思逸,男主纪年和女主柳思逸将会失去第一次产生交集的机会。
  原书中,“陆西”将药瓶扔进了绿化带里,女主正在焦心寻找之际,遇到了男主,男主热心地伸出援助之手,最终帮忙找到了药。
  男主和女主也正是在那时注意到了彼此,然后才有后面的剧情发展。
  陆西看了眼手中的白色药瓶,犹豫了。
  若是没有男主帮着找药,男女主说不定会错过彼此,一辈子都没办法擦出爱的火花。
  虽然不愿掺和男女主之间的事,但陆西觉得怎么样也得先让男女主有个接触的机会。
  灵光一闪,干脆把药瓶给纪年得了。
  按照纪年热心助人的性格,应该会去寻找失主,这样就能当面把药还给柳思逸。
  既能让他俩搭上线,又能物归原主。一举两得。
  石桌旁,两个男生还在窃窃私语——
  “嘿,说实话,这妹子跟视频里看到的不太像,视频里看着倒是清纯得很,笑得也甜,刚才一看,嚯!那粉抹得也太白了吧?假睫毛贴了起码三层。”
  “现在当网红,拼的不都是滤镜?”
  “我听说她喜欢纪年?”
  “你听谁说的?”
  “得了吧,你们班的人都传了,说她买了跟纪年同款的棒球服,有次两人正好一起穿着来上学,这小妞别提笑得多开心。还有那天台风,记得吗?听说她还约纪年出去玩了。”
  “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
  “你除了记得要学习,还记得什么?”
  “滚一边去,碍着我写作业。”
  “体育课就好好放松,写什么……哎?哎?那网红妞朝我们这边来了,卧槽,不会是听到了吧?”
  “你说得这么大声,瞎子才听不见。”
  “……”
  陆西垂眸掠了眼系在腰间的棒球服,没想到这件跟纪年的还是情侣装。
  走到石桌旁,陆西环顾了一眼。
  一个男生戴着银丝边眼镜,面前摊着本习题册。他对面那个男生一头锡纸烫,正心虚地东瞄西看。
  想来刚刚在他身后议论的就是这两人。
  里侧还有一个男生趴在石桌上睡觉,头上蒙着藏蓝色的制服外套,一动不动,跟死了一样。
  陆西继而看向坐在石桌上玩篮球的大男孩,开门见山道:“纪年?”
  不想话一说出,男生微微挑了下眉梢,顶着一张帅脸,有了点淡淡的笑意。
  男生背后,眼镜男和锡纸烫对视一眼,同时“噗嗤”一声,憋不住笑了。
  陆西见他们的反应,想了想,面不改色,目光自然地移向趴在石桌上那位跟死了一样的人,道:“纪年。”
  “纪年。”帅哥侧过身,一手转着篮球,一手去拍蒙着头睡觉的男生,唤道,“纪年,醒醒,妹子找。”
  被叫成“妹子”,陆西心里怪怪的。
  外套底下的那人没动,仍然趴在桌上,因为弓着背,脊椎骨透过白衬衫节节分明。瘦,但绝不单薄。
  “纪年!”锡纸烫接着狠拍了一下那人的背,“咚”的一声闷响,丧心病狂。
  制服下终于有了反应,蠕动了两下,从领口处慢慢钻出一个脑袋,发梢翘着,微微凌乱。
  陆西不禁想到雨后春笋。
  接着那人抬起脸,下巴慵懒地搁在手臂上。
  纪年揉了揉眼,睡眼惺忪地看向对面的锡纸烫,声音有些哑,淡笑道:“找死?”
  “哪敢?”锡纸烫翘着大拇指朝陆西这边甩了甩,一脸坏笑。
  纪年看到了陆西,随意地抓了抓头发,之后坐起身,问:“陆西,有什么事?”
  陆西看着那张脸,一时间倒忘了来找他的目的,心想能当男主的果真都是万里挑一的长相。
  纪年扯下桌上的制服披上,看样子是睡饱了,他朝站在桌旁的陆西露出一个笑容,道:“嗨?”
  提醒对方回神。
  陆西拿出药瓶,微微倾身将药瓶放到纪年面前,没什么表情,说:“收好。”
  所有人都看着陆西的举动,神色茫然。
  纪年垂眸看了眼磨砂的药瓶,依然笑着,翻折外套衣领的手却顿了下。
  “这什么呀?”锡纸烫好奇。
  锡纸烫刚要伸手拿药瓶,不想纪年的动作更快,将药瓶捡起来,放面前晃了晃,接着看向陆西,道:“这是什么?”
  陆西不愿解释过多,如果说是氟西汀,无疑会将柳思逸有抑郁症的事给透露出去。
  他站直身正要离开,道:“拿着,对你有用。”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