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不想和你谈恋爱[快穿]——秦三见

时间:2020-05-19 08:30:25  作者:秦三见

 

 
 
  文案:
  时肆是个八十线小演员,主业是某娱乐公司的安保,副业是演员。
  他演过的电视剧不少,但全都是以路人的身份出现,连一个字的台词都没有。
  尽管如此,他却有理想有抱负,并且把当红男演员李星洲视为自己的对家,日常休闲娱乐就是看着李星洲的作品挑刺儿。
  万万没想到,在楼外巡查的时肆竟然被不知道哪儿飞来的石头砸了脑袋,再醒过来时,他穿着西装站在镜子前,身后的李星洲面带微笑地对他说:“准备好了吗?宾客已经到齐了。”
  这是一个疯狂在自己跟“对家”的CP文里试探、跳跃的故事,在这里,时肆先生跟李星洲先生携手走过了先婚后爱、替身情人、校园青春、破镜重圆等CP文套路。
  烦不胜烦,烦着烦着竟然爱上了。
  感谢我的朋友软软给画的封面。
 
 
第1章 先婚后爱:豪门霸总严重OOC(一)
  “我怕不是在做梦。”
  时肆说话的时候,正站在装修华丽浮夸到完全不像是洗手间的洗手间里,面前是镜子,身后是……小便池。
  他先是捏了捏自己的脸,确认有痛感,然后把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歪了的领结正了正。
  【当然不是在做梦,你真以为人类能做出此等美梦吗?】
  时肆扶额,对“美梦”存疑。
  【时间快到了,劝你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新生的到来。】
  “谢谢提醒,”时肆仔细地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抬手摸了摸眼角的一道浅浅的疤痕,疑惑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吹弹可破的皮肤怎么有了疤?”
  【只是这个世界的设定罢了,不用在意那些细节。】
  时肆再次扶额,这一回他对“不用在意那些细节”存疑。
  作为一个阅网文无数的当代男青年,时肆见识过话痨的系统,也见识过跟宿主搞不符合规定关系的系统,见识过高冷的系统,更见识过跟宿主不太对付的系统,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穿书了,遇见的系统,比他还不靠谱。
  一块石头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砸中了时肆的头,大概是命运垂怜,时肆被这么一砸,进入了一个叫“爱神练习室”的系统里,据这位不可靠的系统介绍,他必须在这里修满学分才能回到原世界,至于学分怎么修,每个世界的设定是什么,系统是这么回答的——
  【不知道啊,我是新来的。】
  很好。
  时肆觉得自己真的中奖了。
  就在时肆还没搞懂自己到底身处什么情况时,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白白净净看起来二十出头也穿着一身黑西装的男生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哎呀!您怎么还在这儿躲着啊!”男生一嘟嘴,一跺脚,或许是因为着急,双颊顺势绯红,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可爱。
  时肆一头雾水地问:“你找我?”
  “那还能找谁啊?”男生过来,一把拉住时肆的手腕,带着他就往外走,“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就等您过去了!”
  订婚宴?
  时肆问:“我订婚吗?我对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穷的富的?丑的帅的?”
  拉着他的男生突然愣住,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他:“您怎么了这是?昨晚上真给撞坏了头?”
  “昨晚上?昨晚上又怎么了?”
  时肆觉得自己都变成十万个为什么了。
  “嗨,算了。”男生放弃探究他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一边拉着他走一边解释说,“您的订婚对象是李家的大少爷,他可是未来的继承人,年轻英俊,富到流油!”
  时肆虎躯一震,突然娇羞一笑,摸着自己的肚子说:“妈耶,上来就是豪门未婚夫带球跑吗?有点刺激啊!”
  “啊?什么带球跑?”眼前的人一脸茫然地看向了时肆。
  就在这时,刚刚已经下线的系统重新出现。
  【不要太兴奋,不是生子文。】
  时肆:“……没劲。”
  豪门小说,没有怀孕,没有带球跑,怎么上金榜?这作者懂不懂什么叫热元素?
  时肆懒得吐槽了,对这个世界也没什么期待了。
  “那我呢?”时肆兴致缺缺地问眼前的人,“我是什么人?”
  男生疑惑地看向他。
  “撞了脑袋,有点儿失忆了。”时肆顺口胡说。
  对方将信将疑地说:“您是他的订婚对象啊。”
  “我不是问这个,我姓什么名什么,家里几口人,父母是做什么的,跟这位大少爷是怎么相识相爱的。”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宴会厅门口。
  宴会厅的大门紧闭着,此时宾客都已经进去,就等着时肆了。
  男生看着他“噗嗤”一声笑了:“您可真逗。”
  “……哪儿逗了?”时肆觉得他才逗呢。
  男生说:“您叫十四,就是一二三四那个十四,大少爷把您领回来之后觉得那听着不像是个正经名字,就给你改了个名儿,姓时,时间的时,名肆,大写的肆。”
  时肆一听,乐了,他没想到穿越到小说里他不仅保住了自己的长相还保住了自己的名字。
  “至于家里几口人……您哪儿来的家人啊!您打小就是个孤儿,是在捡垃圾的时候跟我们大少爷认识的,他人帅心善,看您挺老实本分的,就带您回来给园丁大哥当帮手的!”
  捡垃圾?
  时肆惊得眼珠子差点儿掉出来,他这肤白貌美天生丽质的,哪儿像是捡垃圾的?
  这什么破设定?凭什么他要穿到一个捡垃圾的人身上?
  时肆不服。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发出抗议的声音,宴会厅的门打开了。
  一束光从里面直接钻出来,闪了他的眼。
  他眯起眼睛看向里面,只见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踱着步子朝着他走来。
  时肆:“……卧槽?什么情况?”
  站在他旁边的男生已经退到了一边,此时订婚宴已经开始,舞台自然要交给今天的主角。
  伴着音乐和灯光,传说中年轻英俊富到流油的李家大少爷已经来到了时肆面前,他伸出一只手,微笑着说:“来吧,就等你了。”
  时肆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他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半天,说了一句:“李星洲?”
  人生究竟是有多奇妙,穿书了都能遇见自己的对家!
  就在这时,掉线好一会儿的系统终于缓缓出现,不紧不慢地说:
  【哦对了,忘了和你说,你穿的都是CP同人小说,这个男的就是你官配。】
  说完,系统再次下线,丝毫不拖泥带水。
  系统溜得快,时肆却已经石化在原地。
  要知道,在原世界,时肆是把李星洲当成眼中钉肉中刺的!
  同为演员的他们,却有着不同的命运。
  李星洲出道就当男主角,代言全都是大牌,顺风顺水跻身一线,走路带风,牛逼轰轰。
  而时肆,跟李星洲同年出道,出道作品是李星洲拍的广告的……路人。
  这么多年,时肆常年混迹男N线,微博粉丝数34万,其中33.9万都是买来的僵尸粉,另外的0.1万,不知道是哪儿来的,时肆怀疑是他妈注册了1000个小号每天在跟他互动。
  差距如此大的两人,本不应该有什么交集跟过节,毕竟,李星洲真的是时肆高攀不起的,说是“对家”,时肆越级碰瓷了。
  但不管别人怎么看,在时肆心里,李星洲就是他的对家,他对这人丝毫没有好印象。
  这事儿也不能怪时肆,要怪就得怪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李星洲的每部作品都有时肆去打酱油。
  李星洲是男一号,时肆是一句台词都没有的路人甲。
  不过这不是时肆针对他的主要原因。
  当初两人“合作”第一部 广告的时候,时肆一到现场就跟每个人打招呼,所有人都很客气礼貌地回应他,唯独李星洲,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好半天,然后一个屁都没放就走了。 
  高傲自大,目中无人。
  时肆从此记恨起他了。
  这一记恨,就是好几年。
  之后两人偶尔在拍摄现场遇见,时肆再没主动跟李星洲打过招呼,相反的,每次都在对方面前花蝴蝶似的飞来飞去,就是假装看不见对方。
  没想到啊没想到,前世的孽缘,到现在竟然以这种方式续上了。
  也太可怕了!
  时肆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儿噎着自己。
  在时肆脑中神兽奔腾的时候,李星洲已经等得不耐烦。
  这位有钱有地位的李家大少爷皱起了眉,冷着声音说:“时肆,你怎么了?”
  时肆抬手揉了揉眉心说:“如果不按剧情发展乖乖就范,会发生什么?”
  李星洲满脸疑惑地问:“你说什么呢?”
  他催促着:“快点儿跟我进来,大家都等着呢!”
  时肆看看他,咬了咬牙,决定向命运抗争!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时肆丢下自己的未婚夫,转身逃离了订婚宴现场。
  在他跑走的时候,系统突然上线:
  【我靠!你怎么回事?】
  时肆:“当代优秀年轻人首先要具备的品质就是不向命运低头!我绝对不能允许自己跟李星洲搞……啊!”
  他话还没说完,刚跑出酒店大楼,一块石头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砸中了他的头。
  系统:
  【……忘了告诉你,要是太过叛逆,会读条重来的。】
  于是,时肆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站在装修华丽浮夸到完全不像是洗手间的洗手间里,面前是镜子,身后是……小便池。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可终于开坑了,在前台看不到评论的日子里,我能有幸收获你们的悄悄话吗?
  PS:OOC的意思大家都知道的哈?【全称是Out Of Character,常出现在角色扮演和同人文学中,意为“不符合个性,预料不及”。】
  新坑来一个预告,大家走过路过收藏一个呗,可能最近就开。
  《小叔叔》算是日常温馨生活文
  荣夏生接到自己大学老师的电话,对方让他帮忙照顾一下自己的儿子。
  佟野因为跟室友闹翻,一气之下决定搬出宿舍,被他爸安排着,住进了他爸以前教过的学生家里。
  荣夏生:同学之间闹点小矛盾很正常。
  佟野:他说我抢他女朋友。
  荣夏生:无风不起浪,你是不是撩人家女友了?
  佟野:叔叔,别闹了,我是gay!
  年下,但也没至于到叔叔辈,受比攻大七岁,都是佟野瞎叫。
  同个屋檐下,一个一见钟情一个日久生情的故事。
  温润成熟见多识广受x热烈深情追梦青年攻
 
 
第2章 先婚后爱:豪门霸总严重OOC(二)
  人生重来。
  时肆无话可说。
  不过这一次他没那么多废话问了,在那个男生来洗手间找他之前,他就先一步走了出去,为的就是节省时间。
  时间就是生命,开启1.5倍速,加快修学分的进程,只有这样他才能早日离李星洲远远的。
  时肆是在通往宴会厅的半路上遇见那个男生的,他只问了一个问题:“你叫什么?”
  “哎?你怎么了?我是小丁啊!”
  时肆对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不多说,不多问,迈着步子,十分有节奏感地走向了他的“刑场”。
  宴会厅的门再次打开,灯光再次闪了他的眼。
  李星洲款款而来,十分绅士地冲他伸出了手。
  时肆微微一笑,问:“你真的想跟我订婚?”
  李星洲抬眼看看他,略显不耐烦地说:“快点,别废话。”
  然而时肆不知道的是,李星洲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狂拽酷炫的霸总形象,他对时肆表现得好像很不耐烦,实际上心里却是这样的——快牵我手!牵我手!我手!手!
  时肆讨厌他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跟原世界的李星洲性格如出一辙,时肆忍不住感慨,这篇同人文的作者对李星洲的个性还真是拿捏得很准确,把这家伙讨人厌的一面完美展示出来了!
  他抬起手,还没伸过去就被李星洲给抓住了。
  于是,他们在宾客的注视下,在热烈的掌声下,踩在红毯上,朝着里面走去。
  时肆觉得头疼,在场的各位,看起来都是社会名流,打扮得人模狗样的,但很遗憾,没有一个他认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怀疑李星洲想弄死他,不然为什么牵手的时候这么用力,这人是想顺势捏碎自己的手骨吗?
  时肆疼得不行,哀怨地看向李星洲。
  被看的李星洲还以为这没见过世面的小流浪汉怯场了,非但没稍微松松手,还握得更紧了,潜台词是:老婆别怕,有我在!
  时肆几乎窒息,直到两人终于走到最前面的高台上他才小声跟李星洲说:“能稍微松一下吗?”
  李星洲一听,表情立刻又冷了下来:“怎么?不愿意被我牵手?”
  哭了,他竟然不愿意让我牵着他!脆弱男人李星洲此刻很想问一句为什么。
  “不,不是啦,”其实是,但时肆不能说,“你太用力了,我手疼。”
  李星洲一听,赶紧松手,低头看了一眼,时肆的手都被他捏红了。
  这事儿怪他,太不淡定了。
  第一次跟喜欢的人牵手,难免有些激动。
  他眼神闪烁一下,重新握住时肆那只微红的手时没那么用力了,心里是愧疚的,表面是嫌弃的:“怎么那么娇气。”
  时肆不悦地哼哼一声,然后毫无灵魂地站在他身边,陪着他应付着这场仪式。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