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A变O怎么了[相爱相杀]——壹枚

时间:2020-05-20 08:12:25  作者:壹枚

 

 
  文案:
  作为帝国史上最年轻的少将,周奕英俊多金,身高腿长,除了有点直A癌之外,几乎无可挑剔。
  没想到在一次军事任务中,周奕不幸受到太空辐射,从钢铁直A变异成了信息素无比甜美诱人的Omega,还倒霉地跟死对头林柯上了床,不得不奉子成婚。
  婚后某天
  周奕:老子铁血Alpha,母婴用品店这辈子都不会进去逛!
  林柯把眨巴着大眼睛的小豆丁抱过来,放到周奕怀里。
  周奕:呜呜崽粑粑爱你要什么粑粑都给你买!
  ——————
  银河最大的八卦论坛里,帝国双璧粉每天都掐得不可开交。
  林粉:直A癌周奕智障语录:Omega应回归家庭,不要在军队碍事。Alpha长得跟个Omega一样,还算真Alpha?
  周粉:心机吊林柯演技大赏:这次胜利,我的舰队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实在不敢妄谈军功。当然,如果能再配5架星舰……
  没多久,帝国双璧结婚的消息轰动了全银河。
  周粉&林粉:政治联姻罢了,两人没有感情!明天就离!
  然而一周后,林柯在家中接受银河TV独家专访时,周奕的语音留言突然响起:林柯你TM换那么大的床干嘛?又想折腾死老子??
  林柯:微笑
 
 
第1章 
  银河历2020年。
  首都星太空港。
  星芒号缓缓减速,驶入一望无垠的太空港中。从宽大的透明舷窗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地面的场景,对于星舰上的人来说,这暌违了半年之久的景象显得尤为珍贵。
  驾驶舱中,一个身着银白色制服的Alpha少校快步走入,他朝站在窗边的人一颔首,低声道:“将军,十分钟后星芒号将会抵达地面。”
  站在窗边的人懒懒地嗯了一声,他转过脸,露出一张让人过目难忘的英俊面容,身姿挺拔,肩宽腰窄,深蓝色的军官制服更显得他凛然不可侵-犯。Alpha的威压从他的骨子里渗透出来,只是轻轻一瞥,军官便会意,悄无声息地退出了驾驶舱。
  周奕打了个哈欠,无聊地在椅子上坐下,让副官梁璐帮自己泡茶。
  副官看了眼长官不太有精神的样子,脸上有些担忧。
  “长官,您这几天低烧一直不退,要不要去军区医院看看?”
  “舰上的医生不是看过了吗?就是个小感冒,没什么问题。”
  梁璐是个Beta,比一般的Alpha都细心很多,她仍是有些忧心:“可是您自从从M90星系回来后就不太有精神,会不会是太空辐射的影响……”
  “行了,你别操心了。”
  周奕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头:“这次放了假好好回去休息,多陪陪爸妈。”
  梁璐应了声是,看着周奕走到休息舱,秀气的眉头仍是紧蹙着。
  交接仪式周奕交给了副舰长负责,他先回了军区向委员长报道。委员长已经年近六十,鬓发全白了,他耐心地听完周奕汇报工作,又注意到他眼下的黑青,关心道:“怎么了?这几天没睡好?”
  “小感冒而已,不碍事。”
  周奕不以为然。
  委员长点点头,又道:“我听说你有意向跟林家结亲?”
  周奕听到这话,顿时面色尴尬无比。肯定又是他父亲从中作梗,明知道他跟林柯是死对头,还要撮合他跟林柯他妹妹,这不赶鸭子上架嘛。
  林真就是家世再好,长得再漂亮,有那么一个心机深沉的哥哥,他也不敢娶啊。
  “委员长,您误会了,林家是名门望族,我们周家这种小门小户实在高攀不起。再说我就是个大老粗,林小姐那么娇滴滴的Omega,跟我这种人,岂不是暴殄天物。您说是不是?”
  委员长露出不赞同的神情,正要说话,办公室门又被敲响,他已料到来人是谁,眸中露出笑意,微微颔首。
  “进。”
  看到门后的那个身影,周奕差点飚了句脏话。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他刚吐槽林柯呢,这家伙就出现了。
  “委员长,第三舰队总参谋长,林柯前来报道。”
  随着一股清冷的Alpha气息靠近,走进来一个高挑修长的年轻军官,乍一看他的脸,不少人会把他误会成Omega,因为那张脸实在是漂亮得过分,五官精致俊美,没有任何瑕疵。遗传自生母的琥珀色瞳仁澄澈剔透,黑色长睫宛如蝴蝶的羽翼,当那双眼睛微微上挑看人时,更是惊心地魅惑。
  徒有其表的家伙。
  周奕翻了个白眼,想起上次自己在演习中发现的好苗子是怎么被林柯骗到第三舰队的时候,气都不顺了,重重哼了声。
  “真巧,周少将也在,结束联合训练了?”
  林柯朝他轻笑。
  周奕在心底“切”了声,面上带着假笑:“当然,半年没见到林上校,鄙人可甚是想念啊。”
  他加重了“想念”两个字,是个人都能听出其中的反讽之意。委员长怕自己最得力的两个手下当着他的面吵起来,不得不抬手,挡住两人针锋相对的视线。
  “林柯,你来得正好。最近帝国军大正在研发新的单兵战舰,需要你们一线指挥的改进意见。你跟周奕就作为军事顾问,有空一起去研发组看看吧。”
  林柯点点头,瞥了眼周奕。
  “我这边没问题,就怕周少将有什么意见。”
  委员长看向周奕。
  周奕在心底轻嗤了声,假笑道:“跟林上校合作,乃是鄙人之幸,鄙人怎么会有意见呢。”
  委员长这才满意地颔首,开始交待具体的工作。
  从办公室出来,周奕加快脚步,恨不得立刻消失在林柯面前。走在后面的林柯倒是慢悠悠的,还出声道:“周少将,你面色看着不太好,没什么事吧?”
  老子好得很!
  周奕根本不想理这个笑面虎,走得更快了些。看到停车场自己的悬浮车,他神情一松,迅速开启感应门,钻进了车里。
  车窗却在这时被敲响。
  林柯俊美的脸带着笑,仿佛是善意的提醒:“周少将,我听说军区医院最近报告了几起太空辐射事件,有军官因为进入过辐射区信息素受到了影响,我没记错的话,你们驻扎的M90星系就有一个S级的辐射区?”
  “林上校不管好自己辖区的事,管我们第五舰队的事干嘛?”
  周奕皮笑肉不笑。
  林柯脸上的笑更深了。
  “这不是听说周少将有可能成为我的妹夫,我才关心一下嘛。”
  妹夫你大爷!老子就是娶个硬邦邦的Alpha搞AA恋也不可能娶你妹!
  “林上校多心了,鄙人身体素质好的很,一点小辐射,不会有影响。”
  周奕说完便摇下车窗,悬浮舰飞一般驶出了军区。
  他跟林柯不是天生的死对头,非要追溯源头的话,还得从在帝国军大的时候说起。林柯低他一届,两人本来没什么交集,然而都是年级中的尖子生,且都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从帝**大毕业,又先后进了太空舰队服役,自然免不了被人比较。
  前几年半兽文明不□□分,频繁骚扰银河边缘的几个星系,两人都被派去战区历练。周奕因为几次深入后方出生入死,屡立战功,被一路擢升至少将,而林柯也表现不俗,平步青云地升到了上校。
  两人都是军政届冉冉升起的新星,且都相貌出挑,被冠上了帝国双壁的名号。既然是双壁,肯定免不了各方面的对比。林柯虽然军衔不如周奕高,但他外貌俊美,为人谦和,又出身名门望族,每次代表舰队在媒体上一亮相便收获无数Omega和Beta的追捧。
  而周奕就不同了,他虽说战功赫赫,年轻英俊,但由于骨子里有些直A癌,动不动就发表些“Omega在军队就是碍事”“Alpha长得漂亮有屁用”的言论,一公开亮相总是引起群嘲。
  被比比也就罢了,让周奕生气的是这两年林柯总是明着暗着跟他作对,他看上的训练基地刚要去申请就被林柯截胡,跟后勤申请的加急物资结果人家转头先批给了林柯,演习里他但凡看中什么好苗子也被林柯抢先一步挖到了自己的舰队……如此种种,不胜枚举。搞得他现在一看到林柯就双目喷火,恨不得直接把他那张伪善的漂亮脸皮给撕下来。
  又一杯酒灌入喉咙,周奕看着手中的玻璃杯,想到白天林柯的那副嘴脸,胸口的闷气积压得更多了。
  他酒量好,平时喝个十来杯白酒都没什么事,今天才喝了两杯却开始有些醉意。周奕皱了皱眉,手摸到额头,发现有些热。
  不太对劲,莫非是感冒加重了,开始高烧?
  周奕站起身,出了俱乐部,决定去军区医院看看。这家俱乐部在郊区,离军区医院有些距离。周奕忍着不适登上了悬浮车,还没开出两公里,仪表突然显示故障,车辆自动停了下来。
  这辆悬浮车他有半年没开了,估计哪里的零件出了问题。他下了车,正要打开车前盖看看引擎,忽然眉头一皱,往后方瞥去。
  两个戴着面罩的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侧后方,冰冷的激光□□抵在他腰侧,厉声道:“把你的光脑交出来。”
  半年不见,中央区的治安什么时候这么差了?
  周奕嗤笑一声,转过身看着两人。一个Alpha,一个Beta,身量倒是高大,不过作为劫匪,抢到一个穿着便服的军官头上,也太没脑子了些。
  周奕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三种制敌的方法,然而他刚要动作,下腹突然一痛,一股陌生的热潮从腺体周围蔓延开来,紧跟着全身的力气都好像流失了般,他双腿支撑不住,不得不跪倒在地上。
  高些的劫匪看着突然跪下去的Alpha,嗤笑道:“算你识相,赶紧把光脑——”他忽然吸了吸鼻子,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你……你是Omega?”
  周奕也闻到了一股陌生的香味,像是清甜的奶香混合着某种不知名的奇异果香,又甜又软,周奕正想骂哪个不长眼的Omega跑到这种荒郊野外来找死,又闻了闻,发现似乎是从自己身上传出去的。
  “老大,他真是个Omega,还发--情了!”
  Beta又惊又喜。
  都瞎了眼是不是,老子是铁血纯A,你TM才是Omega!
  周奕觉得自己肯定出现了幻觉,他握紧拳头,努力释放Alpha的威压,没想到空气中那股甜香反而变得更加浓郁,那个Alpha劫匪喉头动了动,眼冒绿光地掐住周奕的下巴,哑声道:“艹,老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带劲的Omega,真TM的——”
  他话音未落,脸上突然多了一个红色的光点,只听到细微的砰一声,他额头瞬间绽出一个血洞,整个人倒了下去。
  黑色悬浮车上,林柯收起枪,兴致缺缺地支起长腿。
  “郭局长,你们北区的治安不行啊。”
  郭乐干脆利落地解决掉另一个Beta劫匪,赔笑道:“林参谋,让您见笑了。我明天就回去全区整顿,加强夜间巡逻,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犯罪分子。”
  他说完话,便打开光脑,通知手下过来善后。谁想到参加个宴会的功夫,回来就在辖区碰到这种事。还好跟他坐一起的是林参谋,要是区长本人,他头顶的乌纱帽都不一定保得住。
  林柯往窗外瞥了一眼,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的Omega深夜出行遇到了劫匪。银白色的悬浮车映入视野时,他眸光一凝,眉头微微蹙起。
  “林参谋,您父亲那边——”
  郭乐从光脑上抬起头来,还想巴结一下林柯,然而一转眼的功夫,林柯人已经不在车里了。
  周奕撑着酸软的身体,倚靠着悬浮车,慢慢站起身。
  他扫了眼那两个渣滓的尸体,眸中露出冷意,正要开启光脑通信,一双黑色的长筒军靴出现在他视野中。
  周奕抬起被热潮熏得绯红的脸,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后,瞳孔紧缩了一下。
 
 
第2章 
  “周少将,你这是怎么了?”
  林柯仿佛根本闻不到空气中Omega的甜香似的,笑得无辜而关切。
  “老子刚跟个Omega睡了一觉,沾了点气味,不劳林上校挂心。”
  周奕咬牙切齿道。
  “是吗?我怎么觉得……这味道像是从周少将身上散发出来的?”
  周奕在心底直骂娘,他懒得理会林柯,勉强登上了悬浮车,还没坐稳,就发现林柯也坐到了副驾驶上。
  “你来干什么?”
  周奕阴着脸重新启动车子。
  林柯没说话,只是微微勾起嘴角,无声地释放Alpha的威压。封闭的车厢里,他身上松木的冷香混合着海盐的气息铺天盖地地涌过来,浪潮一样席卷了周奕。
  周奕脑中警铃大作,脖颈的腺体位置传来清晰而深刻的灼烧感,他全身都紧绷着,想要反抗甚至压制这股来势汹汹的冷香,然而向来强势的alpha此刻仿佛由内至外被人抽空了力气一样,不仅半点劲都使不出来,甚至在这股信息素的压迫下,几乎快从座位上瘫软下去。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真的变成Omega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周奕焦躁地在身上摸索着抑制剂,然而那是Alpha专用的,对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他啪地把那管抑制剂摔到一边,揪住林柯的衣领,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你故意来看老子的笑话是不是?”
  明明是凶狠无比的语气,可配合着男人汗湿的额发和绯红的脸颊,实在没有半点说服力。
  林柯的视线从他被烧得殷红的嘴唇掠过,笑道:“周少将,你这可就冤枉我了。要不是我路见不平,那两个劫匪还不一定对你怎么样呢。”
  “就你一个人?”
  周奕粗声粗气道,他现在最担心是被别人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还有治安处的郭局长,不过他在另一辆车里,暂时不会过来。”
  “今天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
  周奕恶狠狠地看着他。
  “放心,我会帮周少将保守秘密的。不过周少将,你现在这副样子,还能自己去医院吗?”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