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豪门世家]——奶炖桃胶

时间:2020-05-20 08:17:02  作者:奶炖桃胶

 

 
  文案:
  ◎类型:校园婚恋ABO
  ◎受视角:
  进入AO匹配系统,被迫相亲,池疏亦匹配到他暗恋的对象。机会千载难得,当然是要拿下他,将他变成自己老攻!
  然而第二次约会:尴尬
  第三次约会:尴尬
  结婚,还是尴尬
  虽然很尬,好歹顺利结婚了。按照进度,他家老攻应该标记他,他需要开始备孕了
  池疏亦:“你要标记我吗?”
  言倾玥:“不。”
  被禁欲的老攻逼上梁山,婚后的池疏亦花式爬床求标记,各种法子都用上了。他的睡衣从白衬衫进化成粉色蕾丝,胖次从兔尾巴进阶成火辣豹纹
  池疏亦:咬我一口?
  言倾玥(锻炼):不
  池疏亦(换上白衬衫睡衣):咬我一口?
  言倾玥(看书):不……
  池疏亦(豹纹胖次):咬我一口?
  言倾玥(睡客厅):……
  池疏亦:唉,又得换个思路再来了|||﹏|||
  ◎攻视角:
  婚检,医生明确告知言倾玥他家omega腺体发育不完全,至少要等半年才能被标记,否则这半年都会一直在发情(……)
  婚后,他那个单纯得不行超容易害羞的老婆突然变得……很奔放
  言倾玥看着坐在自己腰上的性感小兔,陷入了沉默
  他是做个人呢?还是变禽兽呢?
  开局一强一弱双箭头,先婚后爱
  FAO:
  ◎不是什么正经作者,看文名也知道这个题材比较骚气,自创甜鼾骚欲风,接受不了避雷
  ◎涉及的课程跟现实无关,按需上课(一般是一周一节课),一切为剧情服务。
  ◎逻辑死,脸滚键盘式写文。just一般般马叉虫
 
 
 
第1章 『001』
 
  临街一家开阔的咖啡厅,头顶24摄氏度的空调风吹动桌旁的绿萝,嫩绿的叶子小幅地上下摇动。
  池疏亦托腮撑在桌上,浅色的眉目下是卷翘的浓密睫毛。
  二十厘米外的手环震动了两下,来自联系人橙子。
  他们现在使用的通讯设备是手环,扁平式可携带设备,与身体内的身份ID磁性勾连。平时收缩成手环大小,丢失可自动寻回,需要使用时可以扩长为平板。
  池疏亦抬起眼。
  橙子:你去相亲了?!?!?!我的天啊不是吧?
  橙子:我看见你哥在好友圈咆哮了[默哀]
  嗯,他被迫相亲了。
  星际2020年,一项AO匹配系统——“月老”隔空出世,为广大单身alpha和omega提供了认识彼此的绝佳机会。池疏亦今天坐在这里,是“月老系统”强制安排的。
  手环那边的橙子表达欲爆棚,发来一大段文字:
  作为一个被“月老系统”伤害得体无完肤的人,我认为我很有权利说道说道自己相亲遇到的极品!这些话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不介意再来一次
  第一个,月老系统说他是有钱的潮流摆渡者。可是我见到的,又秃又矮还镶金牙?有钱怎么不镶钻呢?气死爹了!可怜我一个绝世大美O,居然匹配到这么一个捡垃圾的
  第二个,说是说跟我差不多高差不多瘦,优点全说了,缺点一个不提。他有肚腩!对不起,有大肚子的男人我无法忍受!我会以为他是奇行种!
  第三个,别提了,居然长着一双三白眼还长了一排哨牙。死月老跟我说他有可爱的小兔牙……嗯,pass
  这三个相亲对象是橙子心中难以言说的痛,导致他对爱情向往了十八年之后,一夜大彻大悟,立地成佛,再也不想认识任何alpha了。
  看完之后,池疏亦发出了一声闷笑。
  “笑什么笑?”橙子幽灵般的声音从手环那边爬过来:“现在轮到你了,你很快就体会到什么是人间炼狱。”
  一个秃头一个肚腩一个哨牙,是挺令人绝望的。池疏亦小声嘀咕:“我知道的,没抱多少想法。”
  橙子:“我只是事先给你打好预防针。”
  池疏亦:“嗯。”
  橙子:“话说回来,如果匹配度合适的话,你会不会遇见你男神?”
  池疏亦突然红了脸,一巴掌按住手环。文字画面没了,声音却还开着。
  橙子:“你跟你男神考到一个大学的吧?”
  池疏亦看向四周,确保周没人才凑近手环,小声回复:“嗯,我们考一起了,他大二,我大一。”
  他高中三年都暗恋着一个人,虽然对方从头到尾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池疏亦还是对他一见钟情。
  橙子是知道他秘密的人,“那你追他吗?我有很多方法可以教你。学弟追学长还是有很多套路的,反正高考结束了,可以谈恋爱了。”
  池疏亦:“我也不知道,我还没想好……”
  池疏亦:“我没这个胆子。”
  橙子:“算了,等你回来再说吧,保佑小池在月老那里遇到如意郎君。”
  橙子:[月老么么]
  说月老月老到,橙子下线之后,手环下侧的指示灯闪了两下,散出倒梯形的荧光。
  荧光里呈现出一个三头身的卡通形象——小月老。
  为了增加趣味性,系统特意安置了这样一个古代神话的月老形象,它是联系两方的媒介。
  手环上的小月老做着简单的扩胸运动,“小月老给你说说这男孩子的情况哦。你等下见到的ALPHA可太了不起了,挑着灯笼都找不到第二个,世间罕见绝无仅有万里挑一,多少omega排队给他生小孩。”
  池疏亦:“这么好?”
  居然跟橙子说得不一样吗?
  “就是这么好,十九岁,年纪刚刚好。”月老清了清嗓子:“不仅身高腿长,还有倒三角公狗腰、八块腹肌人鱼线!”
  这小人踮起脚,比了比自己的头顶:“真的有,这么这么高——”
  “……真的吗?”
  “应该是真的吧,我只是一团虚拟像素,也没见过。”
  “……”
  “还有还有,这个alpha大脑发育得尤其优秀,那叫一个聪明绝顶!”
  池疏亦:“……”
  橙子之前告诉过他,在相亲场上,聪明绝顶的意思是秃头了。
  小月老:“我瞅着他单身了十九年,内心实际上非常渴望脱单,非常希望能够有一位体己的omega共度一生。”
  翻译过来,就是一个秃头的alpha找不到老婆。
  池疏亦平静无波地“嗯”了一声,刚要说什么,咖啡厅的旋转玻璃门转了一转,带起门前的风铃,发出悦耳的叮咚声。
  叮咚声飘在风里,一个alpha逆着光走了过来,身形高瘦。
  有那么一瞬,池疏亦的心跳漏了半拍,光线散去,他看清了来人。
  一个alpha长着三白眼,镶了金牙,顶着一个硕大的啤酒肚,穿着波西米亚上衣和波西米亚短裤。
  小短腿上有浓密的腿毛,脚上穿了一双桃红色的高跟鞋。
  “……”池疏亦从头到脚打量了那位alpha一番,又从脚到头看上去。居然,真的秃头了。
  他缩了缩脖子。这不会就是小月老口中聪明绝顶的绝世好A吧?他应该没那么惨吧?
  那位自我感觉良好的腿毛alpha“邪魅一笑”,大步流星地朝他走了过来。
  池疏亦抖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次性集齐了橙子遇到的所有缺点,他太难了。
  他往自己的位置里边挪了一挪,竖起菜单挡脸,假装看不到那个人。
  这是什么人间惨案?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荧光里的小月老继续夸耀它给池疏亦匹配到ALPHA:“我听回来一个八卦,这个alpha信息素的味道以前高中的时候就风靡全校,很多omega对他特别着迷。”
  小月老牛逼都吹上天了:“小主人你的信息素匹配度跟他高达99.99%,四舍五入100%!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不离不弃直到白头的!你一定会喜欢他的信息素的!”
  “……我想他的信息素一定很好闻。”池疏亦维持着基本的礼貌,僵硬地说。
  这人应该只有这一个优点了。怎么办?匹配度那么高,怎么丑拒?
  在池疏亦装死的时候,那个ALPHA真的走过来了,声音清朗:“你好。”
  池疏亦没有勇气去面对残忍的现实,“我,我不认识你……”
  “请问你是池疏亦吗?”
  居然真的是来找他的……池疏亦疯狂躲避:“你认错人了,我是池疏亦的双胞胎弟弟。”
  “啊!他来了他来了!”手环上的荧光小月老开心地叫起来,继续口述抒情性说明文:“虽然小主人不问,我也要说。我们家ALPHA的信息素是月光香水的味道,之前推出的那款九号香水就是他信息素的味道!最棒啦!”
  听到这句话,池疏亦娇躯一震,血液突然飞奔起来。
  九号,九号香水?
  初调是浅浅的松木香混薄荷,沁人心脾,基调是清冷的鸢尾花,悠长,却很难捕捉,后调就开始浓郁的九号香水……因为味道像月光,所以又叫月光香水的九号香水?
  那不就是?
  “哦对了,我好像一直没告诉你他的名字,他姓言!”小月老跳起来欢呼。池疏亦心有灵犀地拔起头,大脑一瞬间是空白的。
  言倾玥……?
  白衬衫衣领上的喉结微滚,高挺的鼻子上长了一双桃花眼,眼角一颗浅淡的泪痣。虽然是风流的长相,眼神却很正经。
  他平静地说:“你好,我叫言倾玥,希望你喜欢我的花。”
  池疏亦大脑炸出万千烟花。
  他男神……他暗恋了三年的男神……
  就这样,出现了。
  言倾玥倾身微微点头,一只修长的手将一小束粉色玫瑰放在桌上。他松开手指,尾指上有一枚弯月牙的黑色戒指,衬得手指关节白皙。
  他坐在池疏亦面前,双手放在桌上十指相扣,眼中划过一丝讶异: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作者有话要说:  有一种香水叫月光香水,就是那个味道
 
 
第2章 『002』
  桌上摆着一杯咖啡,带把的瓷杯里装满香醇的深色咖啡,上面浮着一朵挤满杯子的白色云朵奶油。
  那束粉色的玫瑰花被放在一边,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周围只有咖啡厅前台放外语歌的声音,咿咿呀呀唱着绵滑的曲调。
  池疏亦怔怔地看着眼前的alpha。
  仿佛一瞬间失语了,世界按了静音键。他耳畔全是自己不争气的心跳声,血液倒流到脸上,各个脏器里绞成一团,身体失衡,非兵荒马乱不能形容。
  这是一个意外。
  这个意外就这样出现了,坐在他对面。
  言倾玥看着他,深邃的眉头显得温和极了,他问:“你需要来点甜点吗?”
  池疏亦飞快地低下头,修长的白色脖颈后凹凸出几节骨骼,红色的耳廓藏在碎发里。
  他沉默了五分钟,终于再次抬眼,按了按自己发烫的脖子,调整好呼吸,看向他对面的alpha。
  言倾玥笑,“你是今年T大的新生?”
  池疏亦直直地望向他,嗯了一声。
  言倾玥垂下眼,“我也是T大的学生,算你师兄了。”
  顿了顿,他说:“系统告诉我你是T大的,我比你大一级,你入学后应该是我给你上的军训课。T大对omega的军训并不严苛,你不用担心。”
  池疏亦:“……”
  言倾玥:“以前高中的时候,我是不是在学校见过你?”
  池疏亦面上一烫,微微地、僵硬地点了点。
  言倾玥那双眼似笑非笑,“那你是我直系小师弟了。”
  池疏亦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后脑勺,腼腆笑了笑。
  言倾玥:“你对T大的生活感兴趣吗?或许我可以讲给你听。”
  池疏亦整个人都呆呆的。
  言倾玥:“又或者你对飞行器感兴趣?”
  池疏亦脸一红:“……嗯。”
  言倾玥娓娓道来,“我们学校的机械专业分支很多,其中最出名的飞行系,学校的博物馆里保管着近一百年来所有的飞行器,包括一台火箭。”
  池疏亦咬了咬牙,心不在焉地看着桌上的瓷杯。
  言倾玥:“……我们可以开火箭到空间站去,只要身体素质达标。你对这个有兴趣吗?”
  池疏亦:“……”
  不知道自己的视线应该停在哪一个角落,他思绪飞出好远,凝视着咖啡馆里的绿色叶子。
  他的心跳快得不正常,他的脸好烫,他完全不敢直视坐他对面的alpha。
  言倾玥:“你还好吗?”
  池疏亦猛地拔起头,张了张嘴,最后皮球漏气般低声说道:“嗯……”
  言倾玥:“你,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这感觉像车子开着200迈,带着他一路狂飙。池疏亦不敢听他说这么多话,果断地摇摇头。
  言倾玥垂下眼,“那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
  他愣了一下,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然后脸一红,还是摇了摇头。
  言倾玥:“……”
  桌上是两个空空的瓷杯,和一束依旧新鲜的粉色玫瑰。午后的时光过得很快,一晃,一个小时过去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