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小皇子——今天也不要脱发

时间:2020-05-20 08:19:27  作者:今天也不要脱发

 

 
 
 
第1章 
  小皇子是煜朝的小皇子,名唤宋惊鹊,弱冠取字子清,因年纪最小,为权势滔天、纵横后宫的瑜贵妃所生,自幼便是金枝玉叶,娇生惯养,被宫人们捧在手心,含在嘴里宠着长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连饭后擦嘴这种小事都要宫人伺候。
  可见,成了亡国之奴后,这日子得有多难过。
  熹帝荒淫无度,夜夜笙歌,暴虐无道,残害忠良,导致民不聊生,种种行为将“暴君”这个词体现得淋漓尽致,众人敢怒不敢言,横赋暴敛,贪官污吏众多,国力日渐衰微。
  而等到北边的封金国打进城门的时候,熹帝还正在大设宴席,欣赏美人跳舞,兴致来了,便要加入,然而下一秒便被一支箭射中了头颅,直直倒下身亡。
  宫人们、美人们纷纷尖叫,抱头鼠窜,场面混乱不堪。
  内部早已如虫蛀腐朽皇室这时都慌了阵脚,如同被人喊打的老鼠到处抱头乱窜。宫中人多冗杂,皆想着逃跑,也顾不得礼节,顾不得自己脚下是否踩了人,偷拿珍宝的,趁机报复的,通通乱成了一锅粥。
  小皇子就是在这时被抛下的,伺候他的宫人们本想拉着他一起逃跑,可是小皇子惦念着母妃,迟迟不肯走 ,而这些宫人为保小命可来不及等待,扔下他便自己跑了。
  小皇子又惊又慌又气,等了半天,叫了半天也没人应,在这硕大的禧华宫跑来跑去,寻找自己的母妃。
  终于等他找到人时,瑜贵妃早已了无声息死在了她的贵妃椅上,脖子环绕着一根白绫,皮肤紫红的一圈,是被人活活勒死的。
  小皇子觉得天都塌了,腿立刻软下跌落在地,一边摇晃着瑜贵妃,一边放声大哭。头发乱成一团,好好的锦衣也叫人扯乱,脸颊上还有被人绊倒时沾的灰,此番景象,哪里还是金贵的小皇子,分明像极了街头要饭的小乞丐。
  小皇子抱着瑜贵妃的尸体哭了半天,眼睛哭肿了,嗓子也哭哑了,他没想着逃跑,只想着和母妃待在一起。
  耳边充斥着男人、女人的惨绝人寰的哭叫声,前方还冒着烟子,空气中弥漫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人绝望。
  小皇子抹了把眼泪,颤颤巍巍取下瑜贵妃脖子上的那根白绫,想要自缢。缠上脖子后,他看了眼母亲,凄凄惨惨哽咽着说:“母妃,儿子这就下来陪你了!”
  语摆,双手用力,把白绫绞紧。
  他脸憋得通红,可是自小娇惯,力气不够,勒了半天也没把自己勒死,又开始哭,一边哭一边勒自己,这下该呼吸困难了。
  谁知,刚要勒到翻白眼了,小皇子的手竟愣是被人抓住了。
  小皇子心里一惊,难道是母妃?
  抬头一看,竟是个长相狂野,身材魁梧的男子!
  这男子眼睛犀利如狼,面额带血,如同地狱里走出的阎罗,浑身泛着煞气。长相倒是扎眼,面如刀削,五官硬朗,棱角分明,眉骨横过一条刀疤,平添一丝凶残,身材高大,手臂比小皇子的小腿都粗,力气无比大,直接把小皇子手里的白绫夺了下来,然后在小皇子惊慌的眼神中一手将他操起来卡在腰间。
  小皇子吓坏了,拼命地挣扎,“放开我!放开我!你这刁民!放肆!我叫父皇砍了你的头!”
  男子充耳不闻,带着他往前面走,小皇子被他坚硬的盔甲硌得疼,眼泪哗哗地流,直直喊道:“痛啊!刁民!!可恶……呜……”
  男子闻言不走了,淡色的眼眸瞥了小皇子一眼,这一眼可把小皇子吓坏了,瞬间呆若木鸡。
  男子开始动手,小皇子身体僵硬,默默流泪,以为这蛮夫要杀了他,心里又害怕起来,咬着嘴唇乞求他:“求求……求求你……放了我……别……别杀我……呜……”
  “呵。”男子却轻笑一声,这一声真的很轻,传到空中一会儿就没了,小皇子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并且虽是笑,可男子冷漠的表情却无任何变化。“呜……求求……”小皇子哭得话都说不清。
  男子却不理,两手并用,把小皇子横抱起来,一手放在他的膝盖弯儿,一手搂住他的肩。
  这个羞人的姿势,都是男子抱女子,新郎抱新娘的。小皇子还没被人这样抱过,惊讶得都忘记哭了,含了一汪眼泪看着男子。
  抱好后,男子又看了看小皇子垂在两边的手,眼神示意他抱着自己的脖子。
  小皇子撇撇嘴,“不!不抱!”
  男子又看了他一眼,把他给看怕了,心又虚起来,老老实实地环住男人的脖子。
 
 
第2章 
  男人抱着小皇子往前走,手里还拿着剑,直直横在小皇子的眼前,剑顶锋利,刀光渗人,刀剑还在滴着血。
  小皇子怕得很,哆哆嗦嗦,絮絮叨叨,“别、拿刀杀我……我怕……怕痛啊!”
  小皇子皮肤娇嫩,最受不得疼痛,破个皮都要抹把眼泪。再说,又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瑜贵妃的命疙瘩,谁敢舍得让他磕着碰着,只有他自己不听话,不肯吃饭疯跑被石子绊倒,哭了半天。自己死倒是可以,别来个疼死人的死法就行。
  他倒是任性惯了,如今这情景,哪里还有他选择的余地,叫唤得再厉害,男人也丝毫不理,一双大手把他的肩膀都捏得发疼。
  禧华宫大门围了一圈士兵,一手持大刀,一手拿铁盾,见男人出来,齐刷刷地跪下行礼。这边没完,另一边又一男子带着几十小兵匆匆过来,虎背熊腰,留着浓密络腮胡,眼神凶狠,小皇子见了都害怕,比起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这一位更像是活脱脱的野兽。
  这男人上前就是一个抱拳礼,掷地有声地道:“禀王上,宫中大部分活着人都已抓捕,射杀的尸体已经全部集中到西门口,南门口有少部分被踩死的。”
  王上?
  小皇子心一兢,抱着自己这人岂不是亡煜朝之祸首!
  这络腮胡男人话一落便朝小皇子投来视线,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见他身着锦衣,衣服上还有金丝线绣成的梅花,腰间还缀了块羊脂玉佩,一见便是皇室之人,他迟疑着开口道:“王上,这人……”
  “你不必管。”男人冷声道,把怀里的小皇子吓得一哆嗦,这男人说话都像带着冰碴子般,无情无感,只让人觉得害怕。
  “是。”络腮胡男人收回视线,不再多言,抱拳行礼,“王上,那些活着的人怎么处置?”
  “全交给你了。”男人把手里带血的剑扔到地下,抱着小皇子转身。
  络腮胡男人弯腰上前,将地上的剑捡起来,复命,“是,末将这就去办。”
  说完便是头也不回,起身又带着小兵们往西门去了。
  那络腮胡男人一看就是要把人全部杀光的性子,小皇子听了脸都白了,不禁抓着男人的肩膀,“你……你……”
  男人一双淡色的眼睛看向他,结果是“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小皇子的话全部都堵在喉咙口,想要说的,想要问的太多了,此时的心情如何表述呢?太多情绪变化,小皇子都快承受不住了。
  “我母妃……你……”憋了半天,小皇子忽地眼前一黑,失去意识,昏倒在男人的怀里。
  这一晕倒是沉睡得沉,小皇子惊吓悲怆过度,昏睡过程中连个梦都没做,醒来时竟还是在他的熙云殿,下意识还叫了自己贴身宫女尘香给他送水来。
  然而来的并不是尘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穿着也不是煜朝宫女的宫服,梳着两个麻花辫,妆容清淡,着装打扮素静,一副干练得随时可以打人的样子,就那双眼睛还算得上温柔。
  小皇子又再一次被证实了自己成为亡国之徒的事实,盯着这女子手里的一杯水迟迟不肯接。
  他也是有骨气有尊严的,尽管喉咙干得像火烧,也不喝这耻辱之水。
  小皇子越想越气,母妃也去了,父皇应该也去了,煜朝没了,他应该硬气到底。
  这女人斜他一眼,道:“小殿下还是快快接住吧,我们王上没有杀你,还命人把你好生伺候着,你应该觉得荣幸。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吗?”
  看着一副清纯的样子,说话却太过分了,语调也是拔高,尖酸刻薄的,听了就来气。
  小皇子的蛮横脾气也不是说说而已,当即就怼回去,“既然你们王上让你好好伺候我,你就得好好伺候我,你这样辱骂我,就是违抗你们王上的命令,你该被砍头!”
 
 
第3章 
  这女子一听,脸都煞白几分,一双眼睛恨不得喷出火来,“宋惊鹊!你以为你还算什么!我们王上留你一条狗命不过是把你……”
  “参见王上。”
  她说到一半便被门外传来的声音噎住了,闭了嘴,在门被推开那一刻欠了欠身,对着来人恭敬地行了礼:“参见王上。”
  男人却是不扫她一眼,摆摆手让她退下,女子暗自咬咬牙,还是恭敬道:“奴婢告退。”
  等她走了,这屋子里便只有小皇子和男人了。
  小皇子见他就害怕,踌躇着与他对上一眼,被他那淡色的眼眸浇了冷水,噤声地低头,左右瞧了半天,盯着刚才那女子放在一边的水。
  半天两人也不说一句话,沉默透了,小皇子刚才声音吼大了,喉咙更是干得发疼,头顶上还承受着男人投来的视线,连头皮都被盯得发麻。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小皇子在心里碎碎念道,看完赶紧走!
  这时男人却有了动作,一只大手进入小皇子的视线,小皇子被吓得小小地哆嗦了一下,见男人将那水杯拿了起来,递到他的唇边。
  小皇子惊讶地抬眸望向他,男人依旧是一副淡漠的表情,不过眉头却皱了下,示意他赶快喝了。
  小皇子硬着头皮与他僵持一会儿,男人的眸色更加冰冷,小皇子怂巴巴地触了触沿口,抿了点水。
  心里又道,喝就喝!我只喝一点点!
  “多喝点。”
  男人低沉的声音忽地响起,小皇子又抖了下,这是男人与他相遇以来第一次讲话,这样的语气不容抗拒。从来都没有人这样命令着他喝水,这么强势。宫里的人从来都是求着他吃一点东西,连瑜贵妃也是宠着他,哄着他。
  想到这里,小皇子的眼睛又蒙上一层水汽,可怜兮兮地抿一点水,喝完干巴巴道:“我、我母妃……母妃的尸身……”
  男人不理他,持着杯子的手一动不动,道:“喝完。”
  小皇子委屈极了,当即就落了泪,朝男人大喊道:“你……你这刁……蛮夫!你把我母妃弄到哪里去了?”
  喊完他就哭,哭声清亮,噙着眼泪看着男人把被子放到他自己嘴边,对着小皇子刚才碰到的杯沿喝了一口水,小皇子有些懵,抽泣道:“你……唔!”
  这个“你”还没说完,男人的唇就落了下来,直直印在小皇子的嘴唇上,男人动作迅猛,轻松撬开小皇子的嘴,将口里的水尽数喂给他。
  小皇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眼睛都瞪圆了,泪水滑到两人嘴唇相接触的地方,传来淡淡的咸味,短暂的亲距离接触中,他闻到了一股浅浅的青草香。
  但是来不及细品,男人只是喂他水,喂完之后就松开了小皇子的嘴唇,直起身。
  温水入喉,喉咙处的干涩感缓解了许多。
  小皇子惊慌失措地捂住自己的嘴唇,脸颊倏地羞红,“你……你放肆!蛮夫!你竟敢……竟敢……”
  男人神色未变,道:“在熙云殿外庭。”
  听了这话,小皇子也来不及说些什么了,急急忙忙下床,赤脚踩在地板上,连鞋都不穿,以往都是别人给他穿鞋,现在他忙着去见瑜贵妃也顾不得穿鞋了。
  还没跑几步,男人就一手把他提回来,小皇子急得直挣扎,“你放开我!我要去见母妃!”
  男人不顾他的挣扎,把他捞回来放到床上坐着,在小皇子诧异的目光下,男人俯下身去给他穿鞋。
  “你……”小皇子惊得连呼吸都不稳了,这男人是封金国王上,即将又要成为新朝的皇上,居然弯腰给自己穿鞋。
  不过小皇子向来被人伺候惯了,等男人给他穿好鞋,他也就不想这些了,急匆匆地就往殿外跑。
 
 
第4章 
  谁人不知傲慢的瑜贵妃是扬着下巴过了这一辈子,她本家兄长是护国将军,手握煜朝军权,战功赫赫,熹帝都要听他三分话,宫里便数她最受宠,可惜子嗣运薄,小产了三个孩子,这宋惊鹊是她拼了命生下来的,虽然生产时因为胎儿在腹中过久,导致脑袋出了点毛病,说得好听是比同龄人更稚幼一些,说得难听就是个傻子。
  但瑜贵妃却把他当宝贝疙瘩好好护着,瑜贵妃纵横后宫多年,打压了不少宫中女子,其他妃嫔们早在暗中眼红,千方百计要弄死他们母子俩,若不是瑜贵妃处处提防,凭宋惊鹊的头脑早就死一万次了。
  可她还是未防到最后,被人活活勒死,留下自己那个傻儿子。
  小皇子扑在瑜贵妃尸身面前嚎啕大哭,瑜贵妃早已死过六个时辰,如今尸身冰凉,面如死灰,脖子上那圈紫红便尤为显眼。
  小皇子心如刀割,他想,煜朝亡就亡了,与他何干?他只想要母妃活过来罢了。
  泪眼朦胧间,他睁着一双酸涩的眼睛望了望,熙云殿此刻便已物是人非,里里外外站的一圈人面孔都极为陌生,连他院子里扎的秋千也断了根绳子,他以前被瑜贵妃抱在那秋千上玩的。
  男人跟着他出来,负手站在一旁,神色淡漠地望着他。
  小皇子崩溃哭了两次,情绪在极悲极慌之间来回跌宕,思绪也跟着乱了,看见男人就扑上去,对着男人又是抓又是打。
  旁边站着的人立马亮出大刀要上前护男人安危,男人却扬了扬手,示意不得上前。
  小皇子一边打一边喊着:“都是你!都是你!呜呜呜……都怪你!!是你……我母妃因你而死………都怪你!!”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