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声色——刀知道

时间:2020-05-20 08:19:59  作者:刀知道

 

 
 
第1章 
  钟秀没想到,时隔九年他又上了林至行的床。
  本来来的该是秦铮,可那小子倔且天真,无论如何不肯拿身体换前程。
  他不一样。
  九年前为了一张EP已经卖过身,如今不在乎多这一次。
  床榻一片狼藉。
  林至行没有因为偷梁换柱拂袖而去,但到底动了怒,剥了他的裤子直接了当一顿发泄。
  挺疼的。
  钟秀坐起来,盯着扔在床上的两个安全套发呆。
  其中一个带了点血,另一个还算干净。
  林至行情欲来得迅猛,似乎有那么点施虐倾向。领带勒住脖子后入,像架一匹马,轻易逼得钟秀流泪求饶。
  可对方毕竟是老流氓,阅人无数的长手指随便摸几把,钟秀又湿得一塌糊涂。
  他忘了自己胡言乱语求了什么,反正并没有得到饶恕,到了最后意识都有点模糊。
  他不是林至行处心积虑要睡的,当然得不到共枕同眠的资格。
  完事儿之后,林至行就衣冠整齐的离开了酒店,临走前答应推荐秦铮上万象台新出的那档综艺。
  钟秀松了口气,躺在床上眯了会儿,终于有力气下床洗澡。
  乳头破了皮,后穴酸疼,脖子上留了个深刻的带了几丝血的牙印。
  他对着镜子仔细看,发现林至行的牙齿很整齐。
  也是,林至行这样的人,不会在这种在这种细小的地方有瑕疵。
  从万象台新闻部主任到星河娱乐首席执行官,他的每一步似乎都走得游刃有余。
  钟秀一边冲水,一边整理林至行的人生轨迹——
  名校传媒系毕业,二十三岁进入万象台。三十岁出任新闻部主任。在以综艺立足的万象台中另辟蹊径,制作了一档关注社会民生的栏目——聚焦365,一度成为台里的王牌。
  接着,就是被人津津乐道引为传奇那件事。
  时任新闻部主任林至行先斩后奏,带领团队连夜制作专题,揭露市内知名食品企业产品质量问题。
  节目播出后,民众一片哗然。老台长战战兢兢,几乎吓出心脏病。
  涉事企业是市里的纳税大户,政府需要政绩,其中利益纠缠太过复杂,牵一发动全身,轻易碰不得。
  更要命的是,对方背后靠着齐家。
  然而,林至行不怕死,拍胸脯承诺一切后果由他承担。
  也是运气好,一石激起千层浪。新闻一经播出,反响异常强烈,中央很快派了调查组来到万象市。迅速关停涉事企业,接着严查地方官员,最后连带京城里的齐家伤筋动骨。
  一时间,林至行成了新闻界的传奇人物,就连国家喉舌C台也向他抛出橄榄枝,希望他赴京任职。可林主任偏偏激流勇退,等到事件平息便向台里递了辞呈……
  为正义发声这件事,其实并不那么有林至行的风格。
  他向来圆滑精明,锋芒不露。
  对他来说,前途多少要比新闻理想重要些。
  有人说,林主任这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因为报道播出那晚,正好是林至行未婚妻宋眠的头七。
  宋眠是万象商报的记者,死前一直在调查涉事企业。某天回家途中遭遇歹徒袭击,身中数刀,死在一条脏污寂静的小巷,身体有被性侵的痕迹。
  警方的结论是抢劫强奸杀人,嫌疑犯很快被捕。一个亡命徒,咬死了预谋劫财,见色起意,遭遇反抗之后动了杀机。由于性质恶劣,法院判决无期徒刑,可犯人却在入狱后不久因为狱中斗殴脾脏受损死亡。
  自此,宋眠之死的真相到底为何,永远无从得知。
  或许是筹谋已久的灭口,或许真的只是临时起意的劫杀。
  然而,不论真相是什么,无比仓促的死亡足够她在林至行心中留下一个位置,就算来来往往再多人,终究无法撼动分毫……
  钟秀觉得林至行不该是长情的人。
  但也仅仅是觉得。
  自己刚拿身体跟人换了好处,在道德上,根本毫无立场。
  微博:@不要在尿尿时咳嗽
 
 
第2章 
  钟秀没在酒店过夜。
  对他来说,那是个交易场所,不是睡觉的地方。
  可到底还是太累,回到家后,钟秀立刻蒙上被子补眠。然而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他梦到了林至行第一次上他。
  凶狠的,暴虐的,像野兽一样的性交
  滋味一点也不好……
  但睡过之后,他确实得到了出歌的机会,制作宣发虽然算不上顶尖,但对一个缺乏人气热度的新人来说,公司已经下了本钱。
  捧过了,红不了,那他的是命。
  后来,钟秀渐渐熬成了老人,想红的心淡了,于是退下来,本本分分做个经纪人。
  负责的艺人和他当初一样,大都是些自身条件普通,没什么存在感的新人。真正有价值有流量的,都交给专业的团队打理,轮不到他。
  娱乐圈更新换代速度快,人来了又走,如今,他手上就只剩下秦铮一个艺人。
  秦铮年轻、漂亮、傲慢、理想主义。
  一点都不适合生存在这个花花世界。
  钟秀从别的经纪人那里接手他时,正好遇上钟灵去世,大概是移情,他总是忍不住把对方当弟弟看。
  尽管之前的经纪人一再告诫说这个艺人是个麻烦,很难管教,他还是决定要尽力帮他拼个好前程。
  于是,鬼迷心窍,帮到了替他跟林至行上床的地步。
  好在林至行还像当年一样信守承诺,秦铮很快收到了栏目组的邀请。
  一档明星与素人的恋爱真人秀。
  这种企划自然不敢请拥有大量粉丝基础的流量艺人,于是节目组就把目光放到了新人身上,原本想用的是星河的另一位,因为林至行开口,所以换成了秦铮。
  拍摄当天,钟秀也跟着去了。
  秦铮没有团队,里里外外全靠他。
  “秀哥,你就跟个保姆似的……”
  年轻人一边化妆,一边笑着揶揄。
  他生的好看,笑起来更迷人。钟秀透过镜子,看见化妆的小姑娘手抖了一下。
  秦铮显然知道自己容貌的杀伤力,他很享受别人为他着迷。
  钟秀有点无奈,却没点破。秦铮才十九岁,一点小孩子心性并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你第一次录节目,可收着点脾气,不要随便使性子,尽量不要给工作人员添麻烦……”
  钟秀语重心长又啰嗦,愈发像个老妈子。
  “知道了。”秦铮伸长腿,眼睛眯起来,垂下的睫毛又长又黑,“一个恋爱综艺,有什么好紧张的。”
  钟秀点头,心里还是担心。
  然而,确实就像秦铮说的,没什么好紧张的。整个一天的拍摄都很顺利,秦铮表现得很好,不论是搭档的素人女孩还是工作人员都很喜欢他。
  钟秀松了口气。
  由于是真人秀,秦铮需要在公寓里和搭档同居一周,公共区域的摄像机二十四小时开机拍摄。
  节目组定了附近的酒店,钟秀不是万象台的人,自然不会准备属于他的房间。
  十一月的天气有些冷了,钟秀站在路口,双手揣在口袋里等车。
  远远看见一辆迈巴赫向这边驶来,钟秀认出那是林至行的车。
  车停在不远处的酒店门口,司机打开后座车门,从上面下来一个年轻人。
  模样在夜里看不清,但只是轮廓也很好看。
  专车接送,大概是受林至行宠爱的人。
  钟秀退了一步,藏到阴影里。
  他不知道自己在躲什么,就是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第3章 
  不退还好,一退便弄倒了身后临时设置的指示立牌。
  钟秀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将那个写着摄制组注意事项的牌子扶起来。再抬头,黑色高级轿车已经停在了面前。
  “是你啊。”车门打开,林至行坐在里面,口气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上车吧,我载你一程。”
  “谢谢林先生,我叫了车,还有十分钟就到,不麻烦您了。”
  大概是因为嫖与被嫖的关系,钟秀在林至行面前确实没什么底气。
  但基本的礼貌与客气还是要的。
  “取消了。”
  林至行说。
  简简单单一句话,一下子就让钟秀失去了拒绝的立场。
  他不是不识抬举的人,硬着头皮上了车,努力挤出一个笑,坐到林至行身边的位置上。
  “谢谢您。”
  林至行似乎笑了一下,没说话,也没看钟秀。
  车厢里弥漫着事后特有的味道。
  钟秀一垂眼,就看到了一枚丢在座椅上的安全套。
  里面没有东西,大概是用到一半便被丢弃,足见之前车内的香艳激烈。
  钟秀有点脸红,眼睛盯着手指看。
  “摄影结束了?”林至行忽然探身,靠近了他。
  钟秀下意识想躲,但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不可以,不能得罪林至行。
  “嗯,真人秀收工都挺晚的……”
  他回答说。
  “倒也是。”
  林至行声音沉了些,同时一双修长漂亮保养得宜的手伸过来,灵巧的解开裤扣,指尖往里面探查,手法情色的隔着内裤摸他。
  钟秀抬眼,看了一眼司机。
  对方纹丝不动,显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他有点怕,谈不上愿意不愿意,可是阴茎被林至行摸得发硬。
  “想要了?”
  林至行问他,带着点笑,说不清是戏弄还是性欲中的愉悦。
  钟秀点头,小声“嗯”了一下,然后俯下身,温顺的替林至行口交。
  “懂事。”
  林至行一边压着钟秀的头,强迫他含得更深,一边又用低沉磁性的声音夸奖他。
  钟秀并没有很习惯这种行为,挣扎着想把快要豁开喉口的巨物吐出。
  但是,林至行不让,挺腰肏得更深。
  那根东西不久前进入过其他人的身体,仔细想多少有点恶心。
  就在钟秀快要到达极限时,林至行放过了他。
  他坐起来,一边咳嗽,一边喘气,眼眶泛红,含着泪。
  有那么点我见犹怜的意思。
  但他在林至行面前算不上温香软玉,用不着怜惜。
  钟秀不是矫情的人,都到了这一步,也没有矫情的必要。
  他拿起林至行之前乱搞遗留的润滑剂涂在手上,随便在身后抹了两下,跨坐上去,主动将对方硬热的性器吞进身体。
  “不带套吗?”
  林至行笑问。
  他享受这样的伺候,同时又要戏弄人。
  钟秀不搭腔,很认真的取悦他。
  试探着动了几下,可到底是技巧生疏,不小心让林至行的性器滑了出来。
  林至行笑了下,也没怪罪,手指伸到后面摸了摸,猛地又塞了进去。
  “得多练。”
  他评价说。
  钟秀讷讷点头,被林至行托着屁股肏。
  谈不上快感,但那种微妙的触觉很难耐。
  车里暖气开得足,钟秀渐渐出汗,浸湿了林至行的白色衬衫。
 
 
第4章 
  钟秀想叫,林至行也逼他出声,但是在车上,钟秀觉得这样不好。
  因为之前发泄过,林至行异常持久,直到车辆驶入市区才掐着钟秀的后颈射了出来。
  下体濡湿。
  钟秀从林至行身上下来,慌慌张张穿好裤子。
  乳头被反复咬过,如今衣冠加身,摩擦加剧了疼痛。
  他望着窗外,不大敢看林至行。
  “上次为什么是你?”
  林至行忽然问。
  情事过后的嗓音,慵懒低哑,没什么怒意。
  钟秀收回视线,硬挤出笑,解释说:“秦铮年纪小,脾气不好,我怕他招待不好……”
  林至行反问:“那你觉得自己招待得如何?”
  钟秀脸颊发烫,回忆起他被林至行折腾得不停求饶的情形。
  “我能配合您。”
  钟秀小声说。
  这话说得不那么有底气,但把林至行逗笑了:
  “是挺配合的。”
  钟秀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稀里糊涂的“嗯”一声。
  林至行问了地址,吩咐司机开到他家楼下,之后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钟秀也沉默。
  他抬起眼睛,透过后视镜观察林至行。
  对方年轻时曾被业内戏称为万象台台花,如今年逾四十,美貌中添了时间沉淀出的气度与儒雅,反而更招眼。
  钟秀晃了神。
  最后还是垂下眼皮,默默收回目光。
  到家已是半夜,他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发呆。
  这间屋子是钟灵去世之后租的,不大,租金便宜。
  除了床铺之外,房间几乎没什么摆设。创作相关的东西倒是占了不少地方。
  设备一应俱全,俨然一个小型的音乐工作室。
  钟秀没有父母,靠收破烂的爷爷捡瓶子养大。
  爷爷不是亲爷爷。
  他和那些瓶子纸板一样,是老爷子捡回来的。
  后来,老爷子又捡来了钟灵。
  真是天生捡破烂的命……
  钟灵身体不好,但是头脑聪明。尽管每天只有一盏五瓦的白炽灯陪她念书,却还是没能拦住这个姑娘考上名校。
  钟秀一直为妹妹骄傲。
  可先天性心脏病还是带走了她……
  都是命。
  钟秀想。
  大概真是受了太多苦,他写的歌像只站在枯树枝上叫唤的苦斑鸠。
  想寻求认同,却发现世间只喜欢光鲜漂亮的百灵鸟。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