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又被夫人送去回炉了[欢喜冤家]——黎七七七

时间:2020-05-20 08:20:28  作者:黎七七七

 

 
 
  文案:
  本文又名《夫人有病》
  一朝穿越,集沙雕与戏精一体的“死人”大佬缠身了……
  大佬貌美,明知有病,她也舍不得拒绝~
  这让柔如无骨香气醉人的大佬得寸进尺越缠越紧,她弯彻底了……
  来自大佬的宠爱? 接受!
  来自的大佬撩拨? 必须要躺下!
  谁料大佬先她一步躺下,拂过风花雪月的素手勾着她的脖子,含羞带怯:“夫君,人家想给你生个崽儿~”
  楚生震惊:“你居然不是诱攻?”
  顾悦一脸委屈,哭唧唧,“夫君,又不信人家啦,人家明明是诱受~”
  本文沙雕文,弱攻,
  受可能是万能深情受?受她沙雕又戏精还精分,所有受的戏份她都要插一脚,比如深藏不露大佬受?小可怜受?贤妻良母受?腹黑受?沙雕受?深情受等等……
 
 
 
第1章 废章……
  先给看到这章的亲们道个歉,此章是后续补的,无法锁,建议从第二章 看……
  求大家看我一眼(有话说上面的(T_T)),
  S市,透过明亮的窗子,一大一小站在办公大楼的最高层,望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辆,大人没有开口说话,小的也很是乖巧,静谧的略微有些压抑。
  不过这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外面便传来了有节奏的敲门声。
  “母亲,我去开门。”小女孩笑起来,两个小酒窝浅浅,很是可爱。
  那女子面上依旧淡漠的看不出情绪,心里却软化了许多,点了点头。
  小女孩打开了门,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拿着档案袋恭恭敬敬走到女子身后道:“顾总,经过我们调查,确是有一个人基本上符合您给出的信息 ,现在正在刚刚收购的Y市分公司内工作。”
  “嗯,此事到此为止,你下去吧。”
  那女子不曾转身看过来,目光依旧落在那渺小如蚂蚁般的车流上,细看却是微微有些失神。
  前些天,她出差路上遇到了车祸,司机及助理全部重伤,唯她只有腿上有些擦伤。
  包括医生都说她幸运,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千钧一发之间,一个小女孩出现在她面前,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银光,把她护在身下。
  车上凭空多出一人来,似乎只有她自己看得见,这有些微妙的诡异让她选择了让此事成为秘密。
  不过,她不懂的秘密,还是需要先解密。
  但是派出去调查的人还一无所获,那天的女孩便再次出现在她家中。
  唤她……娘亲,然后见过大风大浪的顾总惊呆了,她连婚都没结,哪里来的女儿。
  看在这女孩对她有救命之恩的份上,她掩饰着内心的震惊,和和气气派人送她去医院。
  没成功,因为这个女孩没让除她以外的任何人,看到她……
  她还险些被觉得车祸后,心理压力过大,出现了幻觉。
  有一个看起来挺厉害的女儿也不错,这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讲的。
  只是……顾总觉得小女孩她可能是个鬼,被缠着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于是,就问她有什么心愿未了。言下之意,我给你了结心愿,心愿满足了赶紧离开……
  女孩欢欢喜喜让她帮忙找另一个母亲救她一命,顺道再续前世缘……
  另一个……母亲?
  受到伤害+1 她可从没觉得自己喜欢女的啊,搞基?
  给老爷子罢黜她送人头?不可能的!
  还要救她一命?
  受到伤害-1
  不救!为了她的宏图大业,还不如让人死了算了……
  再续前缘?
  人不是快死了吗?
  抱歉,完不成!
  ……
  关门声传来,女子回神,神色坚定,语气凝重道:“安安,我希望你也能明白,此事到此为止……”
  那小女孩顿时惶恐起来,声音里夹杂着哭腔:“娘亲,您不要我了吗?不要母亲了吗?”
  明明就是这个意思的顾总,见此却有些狠不下心,艰难道:“不是……只是毕竟是前世,一切……一切都过去了……与此生无任何关系,毫无瓜葛。”
  “不是的,有关系的,你们还有我啊。娘亲,你是不是不信安安?也不信安安说的话?”
  顾总沉默的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些……都不是她经历过的,听她娓娓道来时会有些心动,但理智告诉她,须及时止损,如果她真的动摇了,一定特别愚蠢。
  哭的跟泪人似的安安,一脸固执的仰望着顾悦,“我就知道,娘亲真的想不要安安了。”
  “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我可以认你做女儿,享受顾氏集团小公主的待遇,但也仅仅只限如此。”说到最后,顾总的语气里已经有了警告的意味。
  “娘亲……你什么意思?”安安抹了把眼泪,直觉娘心似铁……
  跟那个一心只有她母亲,看谁都觉多余的女人,简直像两个极端。
  不过……这个娘亲的心似铁似乎只针对母亲,对她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儿怜惜吧?
  一时,楚安竟有些窃喜,这好像也是个突破口吧?
  那么,让娘亲主动去追母亲,或许也只是时间问题
  顾总挑眉,不客气的回答道:“你很聪明,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对外你就是我认的女儿。对内,亦是。”
  “好吧,不过娘亲,你好无情,明明我就是你的亲女儿。”楚安控诉道。
  顾悦语塞了片刻,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我也可以拿你当亲生女儿对待,但那些故事别再跟我讲了,我是不会屈服的。”
  “好的,娘亲,安安不说了……”
  顾悦满意的点了点头,心头莫名欣慰,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终于被她软硬兼施制服了。
  两人相处不过十几日,这丫头差点把她给洗脑了。
  饶是自诩无情无义心中只有权和钱的她也对那个未曾谋面的“前世夫君”生出了那么一点点儿的旖旎之心。
  偶尔也会幻想一下,两人再续前缘,生活恩恩爱爱比蜜甜,气死老头子,双双携手强强上阵,打倒老头子。
  只是听说前世夫君是个妹子……但看在有孩子的份上,勉强派人调查了下,幻想破灭,还真是个妹子……
  不man怎么应付老头子?
  “那还救母亲吗”楚安小心翼翼的问道。
  前缘已断,顾悦果断摇头,一脸坚决:“不救!与我无关。况且,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也不是我能左右的。”
  “娘亲,缘分天注定,安安觉得你以后可能会表演真香给我看的……”楚安不死心的说道。
  大不了她去救母亲,只是……就不能一直在这个世界陪着她们了。
  听到这话的顾总心里一咯噔,莫名有点慌,但嘴上亦是不死心的反驳道:“或许这个人根本不是呢只是长相一模一样也没什么不可能的,而且……我决定再也不踏足Y市了。”
  一大一小脸上皆是试图说服对方的固执,眉眼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只有胎记没有得到证实了,要不安安去确认一下?”
  顾总不假思索答应了,接过楚安从档案袋里拿出来的几页A4纸,还没来得及看,便听她便宜女儿跟她讲条件了。
  “只是确认无误后,娘亲你要答应我去救母亲,可以吗?”
  她犹豫了,现在应下来似乎为时过早。
  安安告诉她,那人目前应该不记得她,这让她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坦然接纳那个人,哪怕前世听起来似乎情深似海,令她心动。
  可若为那些虚无缥缈的前世,去爱一个或许不爱她的人,甚至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
  良久,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你先去吧……”
  望着离去的小丫头,一声叹息,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回荡着。
  理智与感性,哪一个左右了她的想法,似乎她自己也说不清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先给看到这章的亲们道个歉,此章是后续补的,无法锁,建议从第二章 看……
  求大家看我一眼(有话说上面的(T_T)),
 
 
第2章 正文
  明月当窗照,人眠去梦深。略显空旷的房间内,一人双手交叠置于小腹,规规矩矩躺在床上。
  睡意朦胧之际,强烈失重踩空感让楚生身子突然的抖动,她并不在意,睡眼惺忪。
  以为像往常一样,梦到从高处跌落下坠,很快就会睡意来袭陷入深度睡眠。
  失去意识之前,昏昏沉沉的还在想这次坠落啥时候落到底。
  远处的鸡鸣,近在耳边的鸟叫,楚生睁开了眼。
  头顶绿叶遮掩,繁枝栖翠鸟三三两两,穿过缝隙间是白云蓝天,忍不住感叹道:“风景真好啊”
  嗯?蓝天白云?楚生猛地坐起来,她突然想到自己不是在屋里睡吗?
  醒来却是绿色生态园?假的吧……
  倒头又睡,希望醒来不在露天之地。
  感觉脚边有软体动物爬行蠕动,滑腻腻的触感,是楚生平生最怕,没有之一,唯一。
  片刻不到,脑子出奇的清醒,连滚带爬窜起来。
  慌不择路,只要能把后面的东西甩开,让她死都愿意啊!
  不知践踏了多少花草,楚生终于看到了救命的稻草:“蛇,有蛇,美女救命啊”
  顾悦眯了眯眼,朝声音发源处看去,一衣衫不整的疯癫人物正朝自己奔过来。
  顿时面色不善:这莫不是江湖上的传说人物疯乞丐,来寻仇?
  长刀出鞘,锃亮!照见人影。
  顾悦借刀身,理花容,再抬眼,楚生只有两米远。
  唰的一声,刀锋破空,直指楚生门面:“报上名来”
  慌乱的楚生,被吓的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恐,迷茫:“啥?不应该是在事后,我问英雄尊姓大名吗?”
  一直追到楚生脚下的倔强毒蛇:说好的追到就给我咬咬咬,我下口了啊……
  顾悦冷笑,呵,糟老头子,莫不是带着这玩意儿就想暗算我?我呸……
  刀出无影,一斩疾如风,毒蛇盘中餐。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毒蛇就是吃亏在跑的不如顾悦的刀快。
  “老实交代,你是谁,再装糊涂,就如你的丑东西一样首尾分家”
  楚生惊恐的看着面前从刀身上滚落下来的血滴,打哪里儿来的?颤颤巍巍将自己全身摸了个遍,完好无损。
  这才松了一口气,估摸是蛇的?
  回首看,果然是被一刀两断,还在挣扎的毒蛇。
  楚生好言建议:“英雄,不如再补几刀”
  这活蹦乱跳的,打滚卖萌的惨样,看起来让她又恶心又觉渗人。一刀恐怕不够,保险起见,还是多来几下比较靠谱。
  等血迹流干,顾悦才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慢条斯理的擦拭着刀身。
  师傅说过,刀客远不如剑客装逼容易,所以道具要有的,造型姿势也不能少。
  行走江湖,格调很重要……
  “刀身已然干净如初,隐有寒光流动,顾悦爱怜的看了又看它那完美诱人的身躯,才去回答楚生的话。
  “怎么?看不下去了?”
  说着,瞥了眼挣扎的分外可怜的毒蛇,心底涌上无限讽刺,冷笑道:“你倒是个情种”
  楚生目瞪口呆,这女人动作帅的高人一等,说起话来像个低能儿……
  “你这么垃圾,是保护不了你爱的人,注定阴阳两隔”
  楚生她内心没有一丝丝防备,就成为垃圾……她觉得她超级有用的。
  我怎么就垃圾了?保护不了蛇有错吗?阴阳两隔不对吗?
  难道让我死在它的奇毒之下?然后你夸我优秀,可有卵用?
  “那姐姐,你心爱的蛇还在人世吗?”
  楚生一副好奇求解惑的样子,将言语里的嘲讽之意裹上鲜丽的外衣递给顾悦。
  奈何顾悦的关注点不同,闻此言,大怒。
  紧握刀柄,脚下如风,携雷霆万钧之势而来,楚生有种窒息的感觉。
  “你叫谁姐姐?糟老头子,疯乞丐”
  随着说话的幅度晃动,在楚生脖颈上的刀身轻颤,凉意刺骨。
  “妹妹,有话好好说,快把刀收起来”
  楚生不敢动,哪怕她嫌弃这刀刚刚切了蛇……
  “说,你叫谁姐姐?”
  顾悦不依不饶,越想越气。这一气,胸口起伏,执刀的手跟着也抖了。
  这一抖,楚生的脖子上出现了一条细长的红线。
  楚生一激灵 ,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快……快把刀移开,移开告诉你”
  顾悦皱着眉头看着楚生,视线落在垫刀的位置,心想:肩膀那么宽,放把刀又不影响说话。
  “为何要把刀移开?不移”
  “太重了,我扛不住”
  顾悦将刀移开,毫不客气的嘲讽:“哈哈哈,果然垃圾”。
  这次,楚生什么也不说了。这女人有病,白瞎了好皮囊。
  看着这女人笑的张狂,引不起她一丝共鸣,在心里狠狠道:笑吧笑吧,笑死你。
  “你叫什么?”顾悦突然不笑了,一脸凝重的打量着楚生,手中的长刀蓄势待发。
  老头子果然深藏不露,差点被他糊弄过去了,还好她记性好,现在也没忘问。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