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快穿之系统翻身[成长]——唐跌跌

时间:2020-05-20 08:21:17  作者:唐跌跌

 

 
 
第1章 
  最近,H市发生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情:唐家从小被抱错的小姐找回来了,并且,为庆祝其归家,唐家决定在一个月后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
  于吃瓜群众而言,这着实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豪门恩怨总是引人眼球,易成谈资。而对于H市的那些个家族来说,这却是不容忽视的事情:交友也好,联姻也罢,唐家的大小姐换了人,这一切便都需要重新思量了。
  只是……
  “真千金回来了,唐家现在的大小姐处境岂不是很尴尬?”
  在消息没散出去之前,圈子里的各个家族是这样想的;在“还珠格格”事件登报之后,吃瓜群众也是这样想的。
  而坊间有传言,同众多小说里写的一样,唐家的真千金之所以会流落在外,是因为两个婴儿出生时被抱错了,唐家现在的大小姐鸠占鹊巢二十余年,那本该锦衣玉食的小公主却在外受尽苦楚。
  虽是传言,又有极强的戏剧性,但传来传去,竟也有不少人相信了。
  “嗯?所以你现在处境怎么样?”
  林知峡懒洋洋地团在软绵的沙发里,下巴搁在沙发扶手上,幸灾乐祸地瞧着办公桌后专心看文件的唐诗,企图在她脸上找出不一样的表情。
  唐诗权当自己聋了,无动于衷地翻了一页文件,并不理会林知峡突如其来的八卦兴趣。
  讨了个没趣儿,林知峡烙饼似地把自己翻了个面,百无聊赖地划拉手上的手机,:“刚沈助说了你晚上没会也没局,我们几个在‘清’聚一聚。一会儿完事儿了你把我载到‘清’去。”
  说着说着,他声音渐渐弱了,唐诗纡尊降贵地抬头看了他一眼,林少爷握着手机在沙发上睡熟了。
  唐诗的办公室大得很,沙发就设在落地窗前,一大半都笼在光里,下午的阳光照得沙发和人都软绵绵的,也难怪林知峡窝在上面不想动弹。刚从深山老林的剧组里出来,第一时间就来了这儿又能休息又能躲狗仔的地方,头等大事可不是要好好睡一觉么。
  又检查了一遍文件,唐诗利落地签了名字,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眉眼间似有疲态。
  唐诗,“还珠事件”的另一个主角,唐家现任大小姐。
  在原世界线中,唐诗因厌恶唐谣而屡次加以陷害,最终唐谣身败名裂,绝望自杀。而后唐谣重生在被唐家人找回的前一个月,回到唐家后,唐谣迅速充实自身,扩张势力,成长起来后第一个对付的就是唐诗。在唐谣的手段和唐诗的自作孽下,唐诗被唐家放弃,被朋友厌恶,被公司开除,最后死在唐谣的爱人手中。
  这也是002的第一个世界。
  没错,现在的唐诗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胸大无脑又爱嫉妒人的娇蛮大小姐了,而是被下放到小世界里的新生系统002。
  此时002正有些头疼地梳理庞大的世界线,思考她不甚明朗的未来。
  002,自主诞生不久的代理主神,同时也是首个具有情感模块的新型系统。因为没有前例可循,光脑选择不绑定宿主,而是直接对002进行世界投射,以完善情感功能。
  此外,002还有一个附加任务:找回翘班的主神。
  作为一个新生系统,002对她的任务之艰巨感到震惊。
  主神空间里的地位排序是:主神,主神光脑,代理主神。而主神又是一个及其任性的人,仗着光脑可以处理工作,又没人管得住他,总是间歇性玩失踪,溜去三千世界潇洒。这一次也是因为主神大人失踪时间过长,光脑才会想让能力勉强与主神相当的代理主神试着找一找。
  对于找回任性的主神不抱任何期待,002决定还是按部就班地走世界线。
  她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好些年了,一直按照世界线行事,只是出于计算更改了一些为人处世的方法以减少自己被厌恶的程度,算算时间,不久就是天命之女重生回来的日子。
  人生真是一片灰暗哪……
  无声地叹了口气,再睁眼,椅子上坐着的就又是冷美人唐诗了。
  等处理完剩下的文件,瘫在林知峡早已醒了。
  太阳已经坠到了人眼看不见的地方。看见唐诗收拾好东西,林知峡自觉地给她拉开办公室的门,待她去跟秘书交代事情后又自觉地跑到电梯口等着:在唐诗办公室打游击这么多年,林知峡这一套操作比拍戏还熟练。
  “走吧,先去Star吃饭。”忙碌了一天,唐诗挑了一个常去的餐厅。
  林知峡上道地打电话订座位,虽然脸上戴上了遮住半边脸的墨镜,但嘴又开始一刻不停地叨叨:“诶我说,你那‘妹妹’什么时候回来你知道吗?有没有见过她长什么样?你是不是要买点儿什么见面礼啊之类的……”
  话音未落,电梯已经到了一楼,林知峡瞧见门开了,本是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结果步子还没踏出去就收了回来。
  电梯口站着两个高大的男人,墨镜西装耳机,是保镖的标配穿着,两个男人身后是一个中年男人,也是西装打扮,只是神色间浸染谦卑:“小姐,林少爷。”
  “陆管家。”林知峡嬉皮笑脸地应了,退后一步落在唐诗稍远的地方。虽然日常有些八卦,但不去探听别家家事的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陆管家他略有了解,祖上就在唐家工作,深得唐家当家的老爷子信任,如果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不会叫他亲自到公司来的。
  唐诗淡淡点了头,脚步一刻不停地向外走去:“爷爷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陆管家稍稍弯了腰,恭敬地回答:“先生希望您晚上回老宅用餐,他有些事情想找您谈。”
  唐诗静默了一会儿,转身把车钥匙丢给了林知峡,随即调转脚步走向了停在公司门口的唐家的车。
  “晚上我不去了,你跟他们说一声。”
  “遵命。”林知峡有了车钥匙也不说什么,径自去了车库。
  “别被拍到了。”
  “了解——”林知峡拉长了声音,手挥得倒是潇洒。
  唐诗便不再管他,坐进车里朝着市区外去。
  唐家的老宅建在离市区不远的山上,与林家本家离得不甚远。
  H市站在山尖尖儿上的家族总共就那么几个:唐家,林家,裴家,傅家。唐家和林家都是经商为本,两家又住的近,唐诗与林知峡青梅竹马地长大,若是联姻,便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只是唐家顾忌着唐诗的身份,林知峡又一向没个正形,两家才默契的一直未曾开口。
  林家嫡系一脉,这一代只有一个林知峡,金尊玉贵的长大,却隐姓埋名去了娱乐圈打拼。而林父虽然正值盛年身体康健,也会为继承人的事情烦心,眼看林知峡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半点没有回来继承亿万家产的意思,林父真是要被他生生气出病来。偏偏家中长辈和妻子疼他疼得紧,林父到底是打消了封杀他的打算。
  父子俩见面就吵,势同水火,以致于林少爷每次出了剧组也不回家,在几个朋友家反复晃荡。唐诗瞧着好笑,也会不时去林家给林爷爷林奶奶和伯父伯母讲讲林知峡的近况,以免他们担心。
  一进家门唐太太就迎了上来,叠着声儿问她上班累不累,接过她手里的包催她去吃饭。
  唐诗看见唐太太脸上的神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亲生女儿被接回唐家是既定的事实,到时候她这个鸠占鹊巢的假千金虽然不会被赶出家门,但众人态度势必会变。唐太太知道自己慈母之心,待亲生女儿回来后一定对她千般万般好,就担心唐诗会觉得委屈。
  她也知道应该一碗水端平,只是人心到底是肉长的,一想到亲生女儿在外受苦她就难受,觉得是养女占了女儿的福分,可是唐诗又没有任何过错……
  “好了妈,你就别管我啦我放了包就去吃饭,你让刘婶儿给我盛碗汤晾着好不好?”唐诗拿回自己的手包推着唐太太往餐厅走。
  唐太太听着女儿的撒娇顿时整个心都软了,笑着点了点她的翘鼻尖:“你呀,整天惦记着刘婶的汤,也没见你这样想着妈妈。”
  “你还要跟汤吃醋不成?”唐诗已经走到楼梯转角的地方,远远地笑着应了一声。唐太太无奈地摇了摇头,叫人去把汤盛上。
  唐诗关了房门,随手把包丢开,疲倦地倒在床上。
  这个房间还是从前唐太太亲自布置的,后来去了唐氏实习,她也就自己在外买了房子,平常就没有回老宅住过了,所以这房间倒还保留着从前的样子。原来整个房间都是统一而隆重的公主风,直到唐诗过了中二期,怎么看怎么辣眼睛,所以又央着唐太太倒腾了一遍,换成了淡色的装饰陈设。
  拍拍脸振作精神,唐诗换鞋往餐厅去。
  进餐厅时唐爷爷和唐爸爸还没到,刘婶把汤先端上桌,唐诗顿时露出一个笑容,“谢谢刘婶儿——”声音甜得溺死人。平日里端方持重的小姐突然矫揉造作起来,倒是吓了刘婶一跳,惹得唐太太哭笑不得地瞪了她一眼。
  吃完了饭,爷爷唐世平便唤唐诗去了书房,感受到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氛,爸爸唐年风也没说什么,哄着唐太太回房间追剧去了。
  唐世平的书房和唐爸爸堆满文件的书桌比起来更像是真正意义上的书房,笔墨纸砚齐备,虽不是什么珍稀难寻的物件,但也都不是凡品,更是常年点着凝神静气的香,叫人踏进房间就觉得庄重安静。
  “爷爷。”在唐世平对面坐下,唐诗看着这个虽年过花甲,但仍精神矍铄的老人,只是尊敬地叫了一声,没有先开口说起亲孙女回家的事情。唐世平静看了会儿唐诗,发现她是真的不骄不躁,冷静稳重,在公司里表现也非常出色。可惜了……
  “你妹妹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们打算后天接她回唐家,你母亲会收拾一间房间出来,你和妹妹同龄,年轻人的喜好你比你母亲清楚,房间布置上也帮帮忙。公司不久也要休假了。你安排些课程,好叫你妹妹正式露面时不被外头笑话。”
  对于孙女的归家,唐世平其实没有什么强烈的情感变化,比起孙女,他更关心的是唐家的事业和唐氏集团的发展。亲孙女回来了固然好,但她不能对唐氏的发展造成任何损害。
  只是,到底是血脉相连,唐世平也不忍她流落在外那么多年:“你妹妹在外面不容易,你且多用些心。”
  “是。”唐诗看过世界线,对唐世平的想法早有了解,只是真的听到他这么说了,还是会觉得疑惑。
  为什么妈妈和爷爷的态度差了这么多?人类之间的血缘亲情,也会淡薄至此吗?
  话已至此,唐世平也没再交待什么,唐诗自回了房间,美美地泡澡睡觉。显然,即将迎来重要剧情点的系统把要关注天命之女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作者有话要说:
  小白上路,请多多关照。
 
 
第2章 
  清晨的闹钟响起,唐诗乍然惊醒,想起这个时间点世界线中会有很多大事发生,而唐林裴傅四大家族,每个都牵涉其中。而唐家,就是第一个发生动荡的家族。
  “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
  系统严肃地斥责了自己一番,转念一想今天不用去公司,又开开心心地收拾东西出了门,临走前还顺走了刘婶特意做的奶冻。
  刘婶看着小姐花蝴蝶似地飞出门去,不禁有些担忧:小姐莫不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怎的从昨天开始就透出点不正常来。
  林知峡也知道今天唐诗不用上班,而昨晚朋友几个都恰巧有事,也没聚全,林知峡索性把人都招呼到了自己的小公寓,还特意叮嘱每人带些吃的,否则他就要自己把自己饿死了。
  “我们如果不去,他铁定要自己把自己饿死。”
  唐诗的车昨晚让林知峡开走了,又怕麻烦不想找车钥匙,叫了小伙伴绕路来接她。裴衣深知林少爷五谷不分四肢不勤,嗤笑了一声也不管他,同唐诗一起,两人悠哉游哉吃了早饭,又悠哉游哉去逛商场。
  裴衣,裴家的千金,家中有一对5岁的双胞胎弟弟。小东西正是吵闹的时候,裴衣不堪其扰,整天在外头晃荡,偶尔想爹妈弟弟了就回家看一眼,接着又因不堪其扰被迫离家出走,仿佛是一个恶性循环。
  裴氏也是H市的老牌世家了,一大家子职业纷繁多样,士农工商无所不有。而裴衣就更厉害了,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就靠炒股囤积了大量资金,盘下了H市市郊深山老林里的连片土地。
  然后开了家连锁的农家乐,从一个清新脱俗的美女,变成了个清新脱俗的包租婆。裴包租婆除了每月去自家店里玩两天顺便收租外,其余时间就满世界晃荡,学学这看看那,快活逍遥。
  “我说,你真就眼睁睁看着那小姐回来,也不采取点什么措施?”裴衣眼睛虽是看着玻璃柜里的珠宝,嘴上却一直没闲着。唐诗了解她想知道什么就一定会了解清楚的性子,刚好今天也没什么事,就一边逛街一边慢慢和她掰扯清楚。
  最后裴衣收获了两条项链一对耳环以及若干化妆品,又给唐诗买了漂亮精致但显然唐诗并不会穿的小裙子,叫人打包送到唐诗的房子里,两人才安生地在一家咖啡厅里坐了下来。
  唐诗点了卡布奇诺,裴衣点了拿铁,两人一时倒有些相顾无言。
  “我叫沈全查过,那个女孩叫唐谣,养父是一个赌棍,养母没有工作,靠在家帮人做衣服赚钱,唐谣……”唐诗抿了一口咖啡,脸上难得不再是一副淡然神情,“唐谣没有上过大学,白天在餐馆里做厨师,晚上在酒吧卖酒赚钱。”
  裴衣年少时也看过不少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其中不乏有这样的情节。她既感叹生活的戏剧性,又惊讶于唐谣的现状:“这也算是……无妄之灾吧。但是唐唐!”裴衣看得见唐诗眼中淡淡的愧疚,不管是从自身阅历还是小说情节看,这都不是一个好现象。
  “她的痛苦不是你造成的,你不要把过错都推到自己身上,也不要想着为了补偿她做出傻事来,知道吗?”
  眼见唐诗眼里露出的一点茫然和自责,裴衣顿时母性泛滥,若非一张桌子隔着,此时已经上手撸了。
  唐诗的眼睛是标准的桃花眼,平时一直端着显不出多情,此时一双桃花眼略略睁大,便显得有些圆溜溜的,露出茫然的神色盯着她,倒看出一股子委屈来,叫裴衣一下子就想到了幼时养过的那只爱往她怀里钻的小奶狗,可爱又可怜。
  她这个朋友啊,内里的良善柔软只叫那样少的人知道,在外面上总是一副冷静持重的样子,做事又雷厉风行,所以背地里被别人戏称为“冷美人”。现在这个美人知道了唐家真正的小姐在外面过着这样糟心的日子,心里止不住在胡乱想些什么。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