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穿成暴娇少爷的白月光[豪门世家]——慕丛歌

时间:2020-05-20 08:22:30  作者:慕丛歌

 

 
  文案:
  ◎斯文败类受×混世魔王攻
  苏清穿进了一本披着商战皮的重生虐渣文里。
  原主是朵绝世独有的白莲花,为嫁入豪门勾引霸总未果,又假装温柔利用主角。不料主角一朝重生黑化归来,虐得原主直接当场暴毙。
  苏清推了下眼镜,眯眼,
  白莲花?勾引?嫁入豪门?
  对不起,他只想赚钱。
  ·
  钟烈曾经以为苏清会是他唯一的白月光。他将自己满腔柔心付出去,最后却惨遭背叛。
  重生归来后,他无视生意场上的规矩,闹了个天翻地覆。狠厉手段让人闻风丧胆,
  钟烈:白个屁的月光,老子要杀了他。)
  可往日那个身娇体软的可怜青年却彻底变了样。他看起来温和斯文,背后却藏着颗如狼似虎的野心。
  曾经对他避之不及的渣攻迷恋上他,生意场上盼着他死的宿敌也在暗中帮助他。
  钟烈: “艹。”
  ·
  苏清并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位混世魔王的心上白月光。
  后来他将原主的小角色做到名声大噪,诸多豪门上赶着找他联姻,苏清生意有成,转眼却被——
  主角因为他黑化了??
  苏清:???我没勾引你爹吧?
  少年跪在他面前,深情款款的用领带绑住他的手脚,眉目阴沉:你只能是我的。
  苏清: …………?
 
 
第1章 订婚
  化妆桌上放着张设计高调奢华的请柬,印刷其上的楷体每笔每划都规规矩矩,在柔和灯光下逐渐清晰。
  苏清眯缝下眼,歪头,视线逐渐聚焦在这几行字上。
  “订婚人:林家独子林檬、苏家二少爷苏清。白头之约,敬请亲临。”
  他确实是叫苏清不假,但他什么时候变成了苏家二少爷?
  “小清啊,你就别闹了,你跟钟先生完全是不可能的事。他已经结了婚,还生了个儿子!你说,就算你们俩情投意合,他可能放弃家庭吗?”
  身边的女人眼睛肿红,说话时带着浓重鼻音,正无奈替他整理领带,
  “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熬过这一天,你爸就不会再关着你了。”
  钟先生?
  订婚?
  再结合刚才在请柬上看到的那个名字,苏清逐渐缓过了神。他向后斜靠在椅子上,有些不耐的揉了揉太阳穴。
  动作间还抬眸瞥了眼镜中的自己。
  跟他原本的长相相差无二,但又有些地方不太一样。
  镜中青年长得文气,桃花瓣似的眼因着刚刚哭过泛起薄红,拉得极长的眼尾略微上扬,勾出一抹惊心动魄的艳丽。许是哭的时候抿唇抿得太厉害,镜中人的唇色泛着纸一般的苍白,唇形漂亮又单薄,看起来就让人莫名心软。
  挺秀笔直的鼻梁上架着副金丝眼镜,带些度数。
  他什么时候有了轻度近视?
  苏清想起昨晚看过的一本小说。
  他闭了下眼,逐渐意识到自己大抵是穿书了,脑海中草草回忆完书里剧情,刚要开口跟身边女士聊上几句。
  化妆间的门突然发出咯吱一声,
  女人转头看了一眼,露出个笑,“是阿檬啊,正好你过来,跟小清聊两句吧,你们都快订婚了。”
  说完,也不顾苏清是什么反应。女人飞快走离了屋内。
  苏清也回头去看,
  来者是个身着白色西装的高瘦青年,长相俊朗,但是明显不带善意。林檬显然对他存着敌意,上来第一句就是:“你答应我的事,记得吗?”
  苏清挑了下眉,“什么?”
  林檬冷着脸,“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会如约让钟先生在今天看到这场订婚,你也要按照约定拒绝订婚。”
  “你要是不想让钟先生彻底放弃你,就老老实实按照约定来!”
  这人口中的钟先生,应该就是书里的商业霸总钟虚仁。
  钟虚仁虽然已有妻儿,但婚姻破裂,与妻子常年分居,对儿子也不冷不热。这位钟先生在外面光明正大养着一群情人,沾花惹草,堪称渣男典范。
  苏清就是他招惹上的其中一株。
  书里跟他同名的苏清是朵楚楚可怜的菟丝花,为了接近钟虚仁不择手段。钟虚仁对他嗤之以鼻,他就努力接近钟虚仁的儿子,借此讨好钟虚仁。
  当时行内竞争正处水深火热,各家为了独吞利益无所不用其极。苏清为了讨好钟虚仁,把那孩子骗给对家,换来最新的高端科学技术,
  这么弱智的行为,自然是为了衬托正牌受的善良。
  “你拿一条命去换钱?”他的大学舍友谭谧痛心疾首。
  “这是阿仁想要的。”苏清很委屈的低泣着,“为了阿仁,我什么都愿意做。”他低头抹了半天眼泪,才可怜巴巴抬起头,盯着他这位唯一的好朋友,“谭哥,你不会告诉阿仁的,对吗?”
  谭谧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
  然后转脸就把这事告诉了钟虚仁。
  谭谧温柔安慰钟虚仁,还陪了钟虚仁一晚。两人本来就相互惦记,感情经由这次更是突飞猛进。谭谧安慰了没两句,两人就情不自禁滚上了床。
  至于原主,最后落了个身败名裂失心疯的下场。
  苏清之所以会看这本书,是因为这本书打了商战的标签,却没想到里面有关商战的内容寥寥无几,就是本披着商战皮的渣攻贱受文。
  看到这里时,眼睛生疼。
  注意到他居然在分神,林檬猛地踹了脚他的椅子,“听见没!”
  苏清抬手摸了下唇角,不怒反笑。
  跟林檬订婚的情节在原书里只是个插曲。原主走投无路,不想就这么跟林檬订婚,才会答应林檬的条件。只要林檬能把订婚的事透露给钟虚仁,他就愿意在订婚宴上当众反悔,以示自己对钟虚仁的赤诚爱意。
  可实际上呢?反悔就要付出代价。原主后来因为这件事被逐出苏家。而林檬呢?非旦如愿解除了婚约,还收获了一大笔苏家的违约金和补偿金。
  真他妈,蠢炸了。
  林檬也就是抓住了这个把柄,才会如此咄咄逼人。
  看见他居然笑了,林檬晃了下神。
  不得不说,苏清的长相确实无可挑剔,如果不是性格太恶心,他说不定……
  林檬迅速收回目光,心底恶寒。
  “我知道了。”
  苏清转身望向化妆镜,又漫不经心笑了声,“合作愉快?”
  身后人却也没再回他,只是传来略显气恼的脚步声,离开了。
  苏清盯着镜中自己,
  半晌后,
  他突然抬起手,狠狠揉搓眼角那抹被哭出的嫣红。
  .
  林檬赶到宾客席间时,正遇见那位钟先生。
  钟家企业历来只做网络数据管理和网络安全,轮到钟虚仁手里时,这一行正当红火,不少行内的企业都同钟家争资源,想要一举夺下行内的龙头。
  当时钟虚仁还在上大学,却仅凭一己之力在这场商战里杀出了条血路。
  至此便出了名。
  这么个人物,来了就是脸上有光。
  林檬轻咳一声,端着酒杯上前敬酒,“钟总。”
  “嗯。”钟虚仁举着手里酒杯,碰了一下,“不用这么生分。”
  林檬干笑了下,“我是真没想到你今天能来,我以为你都不会放在心上。”
  钟虚仁:“没什么事,来看热闹。”
  热闹?
  林檬脸上笑容僵了一瞬。
  他跟钟虚仁的关系其实还算不错,知道钟虚仁在外面养情人的习惯。
  他也知道,这位钟总压根就没把苏清放在眼里。
  “苏清可作了,钟总,这热闹可以看,但恐怕会有点累。”林檬衷心劝道:“你应该了解他吧?一会儿说不定还会闹出个以死相逼,当场向你倾诉爱意,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他可不要脸。”
  钟虚仁眉心一跳,眼底闪出厌恶。
  林檬看见他脸色阴沉,就知道苏清今天也就只能当个跳梁小丑。他没敢再继续说,目光顺而向后望去,看见男人身后跟着的一个少年。
  少年同样穿一身得体的黑西装,显得腰细腿长,身材削瘦高挑。少年眉眼锋利,眼瞳颜色如墨汁一般黑,沉沉不见光,透着股莫名的冷意和戾气。
  少年蹙着眉望过来时,林檬心底没忍住一个寒颤。
  他问:“这是?”
  “我儿子。”钟虚仁介绍,“钟烈。”
  他扭头看,“小烈,问林叔叔好。”
  钟烈掀眼瞥他,薄唇抿成一条线,显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林檬赶忙一摆手,“先入座吧,钟总,你是前面靠边的位置。”
  订婚宴即将开始。原本在宴席间走动的客人们纷纷落座,厅堂正上的灯光也稍微暗了些,主持人走上台,按部就班念出讲词。
  这种情况下,一些原本并不明显的议论声便逐渐清晰起来。只是几句,充其量算是主持人演讲的背景音。
  “苏家这位不愿意订婚!据说还闹过自杀,没用,哪儿是他能做主的事!”
  “怎么不答应?林家条件挺好啊。”
  “听说是因为苏家那位心里有人了,跟钟虚仁也有关系。今天这订婚八成也是要黄的,我来就是看看苏家那位到底能闹成什么样。真行。”
  钟烈低垂着眸,半边身隐没在黑暗里,攥紧了手里的高脚杯。
  上辈子他没有参加这场订婚,自然不知道那个装得温柔、事事关心他的苏叔,之所以接近自己,其实是为了讨好自己的父亲。
  母亲抛下他独自出国,父亲很少见他,钟烈自小就习惯了独自处理问题。苏清的出现在意料之外,他没有在意,自然也没抵触。
  他没见过真正的温暖,所以只要对方给他一丁半点的好意,他都会忍不住在心里用刀子刻上一笔。苏叔对他很好,他很爱这个人。
  他曾经偷偷把那个人当做白月光,
  直到那个人把他骗到仓库里,拿他换了三四张薄薄的纸。钟烈至此还清晰记着:苏叔眉眼略微弯起,眼里的温柔尽数散去。
  “钟虚仁需要这份文件。”他听见有人对苏叔说:“这个孩子对他可有可无,不如这份文件来得重要,你替他做了选择,他会感谢你的。”
  想到这儿,钟烈眼底染满血红。
  狗屁白月光!
  他突然踹了脚桌子,吓得满桌客人一个激灵。
  钟虚仁沉声训斥:“小烈。”
  钟烈冷哼了声,慢吞吞收回目光。
  然后又用力踹了桌腿一脚。
  钟虚仁:“……”
  “嘿!苏家那位上来了!”
  “……长这么漂亮还有人不喜欢?”
  苏清被灯光晃得眯了下眼,也没来得及看清楚台下都是谁。
  他推了下眼镜,站在主持人身边,半笑不笑的看了林檬一眼。
  林檬只当没有看见他。
  “林先生,您是否愿意跟苏先生订婚?”主持人声音满含深情。
  林檬面无表情,“愿意。”
  主持人立马扭头看了过来,两眼笑成了一条线,“那苏先生,您是否愿意跟林先生订婚?”
  林檬这才侧头看了过来。
  一瞬间,苏清觉得台上台下无数双眼睛都在注视自己。他很享受这种感觉,煎熬别人,折磨别人,消耗着某些人所剩不多的耐心。
  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拒绝吧,
  有多少人在等着他大闹订婚宴?等他歇斯底里的哭出声,不顾形象的从台上跳下去,再毫无尊严的将一文不值的爱情捧到渣男面前。
  苏清很轻的哼笑一声,“愿意啊。”
  “什么?!”
  林檬率先失了态。
  紧接着是台下的客人,每张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苏家的长辈们纷纷松了口气,台下某个角落里,男人的脸色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
  苏清还觉出一道视线,冰冷漠然,仿佛是要将他看穿。
  但他没找到这道视线的主人。
  “你说什么?!苏清!”林檬红着眼,上前便要扯住他的领带。
  苏清灵巧一躲,无辜又可笑的看着他,“我说我愿意啊,亲爱的,我为什么不愿意呢?你家世显赫,又身居高位。我为什么不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强强年下!小狼狗真香!
 
 
第2章 窃听
  [所以最后悔婚的是林檬?]
  [林家这位是什么意思?订婚之前连个屁都不放,临到订婚宴上又后悔了?早干嘛去了?人家苏清都想通了!]
  [想通个屁!这是倒贴钟虚仁被睡烂了,上赶着找人当接盘侠呢。]
  热搜上还有订婚宴上林檬恼羞成怒的视频。
  谭谧托着脸颊,目光定在手机屏幕上片刻不移。视频里的场景混乱,他先是看见苏清玩笑似的应允了婚约,林檬气得撸袖子动手。
  镜头猛地一转,掠过台下众人。
  他迅速按了暂停键,镜头正好停留在台下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
  订婚当晚,林檬就给他打了电话。
  “谭谧,你知道那个贱人做了什么吗??他答应了订婚!我求求你,你帮帮我,我不想跟他结婚,什么玩意儿!”
  E城的豪门圈子就这么大,他跟苏清和林檬都彼此相熟,也毕业于同所大学。只不过谭家近几年已然落魄,算不上什么豪门。
  谭谧自小长得好,又擅长歌舞,上学时便进了演艺圈,几年下来顺风顺水,还得了影帝的称号,已经算是娱乐圈男星第一人。
  也多亏他这般名气,才没被豪门圈子踢出来。
  “阿檬,小清是我兄弟。”谭谧有些为难,“我帮了你,小清怎么办?”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