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会员中心 | 我要投稿 | RSS
福书网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2020

失落缪斯——陈淤青

时间:2020-05-20 08:23:17  作者:陈淤青

 

 
 
 
第01章 初次见面
  宋漪是丑闻里的主人公。
  「喂宋漪,他们说给一百块就能上你是不是真的啊?」
  正在厕所窗户旁边抽着烟的男生,好像看不到围过来的多张脸孔上肮脏猥琐的笑容一样,自顾自地吻一下烟嘴那端,又徐徐把白雾吐向窗外。
  「操你妈的,装什么逼?跟你谈生意呢有没有听到啊!」青春期男孩的面子尊严大过天,带头挑事的大个子马上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一边肆意喷着脏字,一边跨步上前要抓宋漪的校服衣领,却被对方突然抬起的手臂一挡,拦住了黑皮的粗胳膊。
  「不是一百。」薄荷爆珠里浸过的嗓音听得耳朵发冷,「是一千块。」
  「我操,你一个男的怎么比外面的鸡还贵啊?女的有逼,你有啥?」
  「晕,听说男的跟男的是用那个哪儿来着…」
  「哦哦哦是屁眼对不,说不定滋味儿更好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起哄之间,下流刺耳的字眼不断地从这群高中男生的嘴里讲出来。类似的人性黑暗面在代表着美好阳光的校园里是压倒性的强大。没有接过吻的粉嫩的嘴,可以念着温润的《诗经》与英文单词,也可以传开亦真亦假的八卦与丑闻。
  一个月的时间里,宋漪从高冷帅气的学霸插班生,变成犯贱勾引老师失败只能转校的死变态,最后沦为现在三个年段里引人侧目的收费妓女。
  从始至终,无论是对于哪个身份,宋漪都保持沉默,没有辩驳,没有解释。苍白的脸像总是没有表情的石膏塑像,给别人一种永远无法把他弄脏的错觉。而叛逆期的大脑们就偏偏想要把这册公共的白纸本拿到手里蹂躏个尽情彻底。
  「开不起荤的处男就乖乖回家看av自撸吧。」宋漪侧过脸来看着面前这几个垃圾东西,耸耸鼻子笑了。
  「你妈的,一个卖的瞧不起谁呢!」
  「你的屁股到底有什么金贵的,一次一千块包爽吗?让我们先验验货怎么样?」大个子跟另外三个男生一起凑近,一水儿的篮球队队服跟散着汗水味的肱二头肌把纯白的校服衬衣围住,是在播纪录片的动物世界,狼群捕猎落单的绵羊。
  猛扑上去,把人压倒,拉住衣摆,扯掉裤腰。
  他拼命反抗,抬起腿狠狠踹开摸到他腰腹上的人,挣扎中又把指间夹着的烟头按在某只掐住他脖子的大手上。
  怒吼辱骂,瞪红眼睛,青筋暴起,愈演愈烈。
  他从压制中勉强拔出右边手臂,忍着痛挥出拳头,另一只手死死抓着裤子,拔刀杀人的念头在胸膛里膨胀了几十倍,就在爆炸边缘。
  「教导主任来了!」
  厕所门口放风的一声高喊给这一场荒唐的暴行按下暂停键。
  「宋漪,你他妈给老子等着!」满头是汗的大个子被一旁的兄弟拉起来,低头看看手背上那块血红的圆水泡,咬牙切齿地丢出一句狠话,留下被掼在地上的男孩,匆忙地走了。
  宋漪坐在冰凉的地砖上,喘着气,缓缓驼下后背去系帆布鞋的鞋带。他微微颤抖着手指,花了十几秒钟打好一个蝴蝶结。接下来该做什么呢?脑袋里一片白茫茫,像是没有一点头绪只能空着的数学答题卡。
  上课铃响起来了,他的耳朵捕捉到厕所隔间被拉开的吱呀声,接着是走近的脚步,一声一声凿在紧绷的神经上。
  「你还好吧。」
  此时的宋漪像玛丽苏偶像剧里的一幕,仰起脸迷茫地看着眼前的男生。对方露出温柔的笑脸,说的话却不留情地剖开一瞬间幻想的泡泡,「不会影响你继续“做生意”吧?」
  送走一群垃圾,怎么还剩一个。宋漪马上收回目光,没听见一样,小心地摸了摸刺痛的嘴角。
  「别担心,我付得起钱。」
  男生居高临下地向他伸出手,指尖的好意在日光的投射下格外刺目。宋漪没握,抓着身后的窗台沿站了起来,绷着一张脸等待下文。
  「做爱是一千,那么,口交的价格呢?」
  对方舔舐意味的眼神让他觉得不适,宋漪拢拢纽扣走失的校服上衣,遮住了凸出的锁骨与雪白的胸口,冷冷地回道,「五百块。但是不能射在我嘴里。」
  「好。那一千块,你帮我吃干净,怎么样?」似笑非笑说着这样露骨直白的要求,对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依旧亮晶晶,修长的手不慌不忙地转动着手机。
  宋漪沉默地想了一会儿,点点头。眼睛暗下去,像玩久了的玻璃弹珠。他伸手摸到左边裤兜,顿了一下,又去掏右面的,掏出在刚刚的争执中压出几道裂纹的手机。
  转账成功。
  宋漪收起手机,公事公办地开口,嗓音还有一些脆弱的低哑,「那这样…你定个时间地点,到时候…」
  「好啊。那就现在,这里。」不待他回应,面前高出他一头的男生保持着依旧礼貌的笑容,猛地抓住他的卷发,另一只手臂飞速绕过来扼住他还残有余痛的脖颈,把他拖进了最近的隔间里。
  作者:
  支付宝到账,一,千,元。
 
 
第02章 欢迎再来
  拿钱办事,天经地义。
  「你他妈…」宋漪陷在天旋地转里,膝盖通地一声撞上马桶脚,痛得他脏话都没力气骂完。
  对方卸掉力气,手指仍落在他烫卷的头发上,把他的脸强硬地按在那片白色的衬衫下摆里,「帮我脱。」
  「靠,你不会好好讲话的吗。」宋漪扶着对方的膝盖,缓过神,一边拧着眉毛低声抱怨,一边听话地摸去腰带前扣,露出被内裤包裹的沉甸甸一大团来。他的表情平得像打开作业卷纸。那一根深红的性器跳在眼前。
  形状好看,尺寸优越,目前最大的优点是没有异味。之前宋漪帮打完球赛的篮球队队长口过,咸腥的味道弄得他想逃。点评服务过的生殖器们,大概是他的恶趣味之一。不会有人比他更能苦中作乐。
  拿钱办事,天经地义。
  他跪在对方的球鞋上,嘴唇慢慢裹住前端,舌头讨好地画着圈。那根阴茎青筋暴露地抵进嘴巴,淡淡的腥膻气息随着渐渐粗重的呼吸声从四面八方漫过来。他艰难地吃到根部,同时又伸手小心翼翼地去揉下面的囊袋。没想到这次职业性的关照惹得对方猛地顶腰,撑开刚被大个子们打破的嘴角,牵得伤口折磨地痛。
  宋漪赶快推着男生的小腹吐出那根阴茎,骂人话转一圈好不容易忍回去变成礼貌用语,「不好意思,我嘴边有伤,别这么急…」
  「抱歉抱歉。」因为情欲沙哑了嗓音的男生抬起他的下巴,又把自己送进来。
  不跟处男计较。宋漪默默叹口气,小心地张圆嘴巴,慢慢含进整根热而硬的柱身,他前后伴随啧啧水声晃着自己,吞进又放出。客人发出低沉的叹声,他也不禁为自己的业务能力骄傲起来。
  高潮渐近,嘴里的阴茎脱离掌控,压过舌根深深地撞向喉头,他下意识地想躲后,却被死死扣住了脑后,处于呕吐反应边缘的喉管一缩一缩,更像是热情饱满的吮啜。宋漪被操得不停呜咽,眼圈跟着泛红流泪。十几下的冲撞好像酷刑,象征解脱的精液终于射进嘴里,念着刚落进账户的一千块钱,他乖顺地咽下去了。
  身前的客人也爽得不行的样子,握住他后颈的掌心又汗又烫,脸颊染上潮红,意犹未尽地回收征战的武器,在他发红的唇瓣间拖出一条口水丝,宋漪想起对方「舔干净」的要求,赶快抿紧嘴唇,扯断最后一点混浊的脏。
  「满意了?」他颤抖着发麻的双腿站了起来,忍着火燎过似的嗓痛,问道。
  对面的男生在胸膛的起伏余波里点点头,「嗯。」
  宋漪没说话,抬手解锁,一脚踢开隔间的门便去水龙头前面合着双手接水漱口。身后的人也利落地整理好衣服出来,抱着双臂站在一旁看他。
  「干嘛?」他抬起湿漉漉的眼跟脸看过去,不知道对方还想讨要什么售后服务。
  「宋漪,我还会来找你的。」那双桃花眼温柔地给人一种看情人的错觉。
  而宋漪清楚得很,爽完的下半身动物都是尤其甜嘴蜜眼,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嗯嗯,慢走不送。」他敷衍地点点头,恢复了冷腔冷调,接着埋下头去洗脸。
  门口的男生迈出脚步前略微停顿,回头望了一眼,满脸抑不住的兴奋,好似刚偷到一颗星星藏在发狂的眼眸里一般。
  他在走廊上越走越快,索性跑起来,白衬衫兜起夏天的风,散去刚刚偷腥的味道。狂奔到教室后门的时候差点撞上组织午休纪律的班长。「我靠夏立,你干嘛啊!吓我一跳!」
  顾不上注意女生娇怨连连的模样,夏立径直扑回自己的座位,从书包里摸出牛皮纸的记事本,兴奋地战栗着的手指哗哗翻开,捏起一根铅笔便写。
  他赶快倒带回味,生理跟心理上的快感,触电般的麻酥感尚未逝去,还有温热的口腔、瘦白的后颈、剔透的眼泪——刚刚花钱买来的灵感自笔尖流水一样倾淌,冲走了噎住他一周的瓶颈。写出那段小说里关键的第一次口交后,他长舒一口气,抖着脚尖,反复回看淋漓透彻的文字,满意,惬意,得意,整个人快乐得简直要飘起来。
  真他妈爽爆!宋漪,物超所值。
  作者:
  回头客真的很重要,影响业绩与口碑。
 
 
第03章 干炒牛河
  怎么又遇见这群垃圾。
  晚上。宋漪坐在书桌前复习着明天小测的内容,出租屋的小房间里圈着六神花露水的味道,但蚊子们根本不怕这一套,嗡嗡着嘴巴围住细皮嫩肉打转个不停。
  被吵得实在看不进书,他忍无可忍地跳起来,抓起一旁窗台上的电蚊拍叉着腰挥舞起来,滋啦滋啦地处理掉两只还觉得火没泄完。正屏息凝神地觉察着蚊子的动向,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非常严谨:学霸大神!
  非常严谨:江湖救急!!
  非常严谨:我英语作业写不完了还没准备明天的考试我die了!!!
  是班里经常来接作业抄的严谨。人负其名,一点都不严谨,学渣一个,还热衷于捕风捉影、传播八卦。宋漪知道关于自己的传闻里也有这个人参与的份,但送上门来的商机他不会放过。
  宋漪:50
  非常严谨:好好好多谢多谢!别说50了多少我都给!
  收下对方的红包之后,宋漪才把两张作业卷子拍了照片发过去,答案加做题痕迹,面面俱到,包人满意。退出一方喧闹一方冷寂的对话,看到另外一条新消息。
  Derek:明天下晚自习之后来天台。
  上一次聊天还停在一个多月前,五百块的转账。没有备注,宋漪想不起来是谁。算了,回忆起来是谁又有什么关系。他不过是泄欲工具与赚钱机器,各取所需,下了床再见面都是陌生人,插进嘴里的阴茎倒是比人更真实好懂。
  他回了个“好”过去。想了想又查过账户里的钱,心安下来,多谢出手大方的桃花眼,下个月的房租跟生活费都足够了。7月8月的暑假有充足的时间去打工,这样算来他可以少伺候几根傻逼鸡巴了。
  宋漪微微翘起嘴角,白皙的脸上游过短暂的几秒微笑,像坠进水里瞬间充盈鲜艳的干花。他放下手机,重新回到书页里。
  初夏的晚风从纱窗的细孔间流进来,宋漪一边轻轻用指甲去切手腕上的蚊子包,一边垂着眼帘复习,直到深夜。
  晚自习结束之后,宋漪揣好湿巾跟分装润滑剂,依约爬上五层来到天台门口。这里是所有坏学生心照不宣的秘密基地。他小心地把摆设的锁链一圈一圈绕下来放在脚边,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跨了上去。
  客人还没来。他打开书包拿出两张演算纸垫在地上坐下等。
  望着远处从教学楼里涌出又冲向校门口的人群,热闹的,渺小的,许多个移动的点,像在俯瞰蚂蚁窝。天真而残忍的小时候,曾经看到别的伙伴向藏着无数繁忙生命的地砖缝隙倒水,把人替换成蚂蚁一次,他们就该尝到教训的苦果了吧。
  正胡思乱想着,身后锈住的铁门被推得吱扭尖叫。他慢慢地回头。红蓝的篮球队队服闯进眼里,靠,他真的快得篮球队ptsd了。对方转身关门,没能欣赏到宋漪翻的白眼。
  「还记得我吧?」高大的男生阔步走过来,笑出一口白牙。
  宋漪不明白这样的问题有什么意义,还是礼貌性地点头。嗯,就那位汗味很重的大哥。
  「待会儿临时要开个会,时间比较急,所以就…」壮得像一堵墙的男生有些不好意思地停顿住,把显示着转账界面的手机递过来给他看。
  二百元。喔懂了,那就是打个飞机。宋漪不知道是该高兴不必吃咸味鸡巴,还是该难过少赚到一些钱。
  他又扯下几张纸铺在地上,挑挑下巴,示意对方自己坐过来脱掉裤子。滚烫的东西握在抹过润滑液的掌心,他却相对地冷下去,凝着脸好像在对待严肃的工作。慢慢撸动一整根,时而画画圈圈,指尖故意去揉蹭敏感的马眼。狗一样大声粗沉的喘息里,宋漪走着神想起来等会要去给坏掉的校服买新纽扣。直到他的手腕动得都酸痛,收紧手指加快速度,客人才终于射出来,黏腻的精水顺着瘦瘦的指尖淌下去。
  一根根地擦干净指头,包裹着肮脏秘密的湿巾被随手丢在积满尘土的地上。「走了。」他背起书包,留下高潮余韵里的男生独自平复呼吸。
  买好纽扣后,已经快六点了。宋漪的肚子咕咕叫着,自己可怜自己,他决定多走一段路去巷子口打包一份干炒牛河回家。
  他坐在店门边的位置等餐,无处可看的眼睛落在斜对面的奶茶店。店铺里的姐姐声音比全糖的奶茶还要甜上几分,卖力地推销着当季新品。他拿上打包盒,走过去站在柜台外读着菜单,想点一杯没那么腻的,却被人从后面重重撞到膝窝。宋漪没防备地跪下去,额头“咚”地一声碰上台面磕得眼前发黑。
  「哎原来是小妓女啊!真不好意思啊。」耳边响起丝毫没有歉意的话,又是那一群没完没了的狗东西。宋漪缓过神,勉强站起来,瞥了一眼站得最近的大个子,僵着表情不说话。
  「干嘛啊你们,不买别影响我们生意!」店员姐姐看气氛不对,赶忙尖着嗓子把潜在破坏分子们轰走。大个子一把搭住他的肩膀,千斤坠一般压着宋漪,状似嬉闹地应了一句,「姐姐您别生气,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边说边把人「请」到旁边的窄巷深处。
  「今天可要好好收拾收拾你。」对方轻哼一声,凑近他的耳边,低声威胁着,另外一只手不老实的掐住他的腰侧。宋漪没作反应,只把后槽牙咬得发酸,慢慢捏紧拳头。
  踏入阴影的下一秒,他便先一步动手,甩起手里的牛河粉砸在来不及变脸的大个子脸上。趁着一嗓子惨叫,他连忙挣脱开,推开一个挡路的,又一脚踹开拽着他书包带子的,接着拼命向更亮更宽的路上冲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